如果孙宏斌来开这台奔驰C200……
奔驰
作者: IT老友记
2018-03-20 11:36:54
分享到:
[ 久闻导读 ] 一个挂名“奔驰神车手”的河南薛先生,这几天名声大噪。据说是他驾驶的奔驰C200L定速巡航系统出现了故障,在尝试了各种方法后,在豫陕交警的全力营救下,成功活命。

既然是故事,版本自然就需要几个,一说是奔驰后台远程控制下降速成功;一说是松开保险带,开车门之功……连赛车手韩寒,汽车人李想都纷纷出动,以事说理,以专业救世,认为“一个神经错乱的司机,一脸懵逼的警察,一堆异常兴奋的吃瓜群众,一碗一碗吃黄连的奔驰。”

依我这个非专业车手来看,如果是孙宏斌来开这台奔驰车,估计就不会有出现这么多“丢人现眼”的故事来。因为按照孙宏斌“拯救乐视网”的故事逻辑,轻轻松松就能降服这台不听话的奔驰。

孙宏斌轻轻松松下了“乐视网”这台车,辞掉了董事长且不担任任何职务,这就好比他把那辆高速飞驰的奔驰挡位换到了N挡上,这个英语翻译成Neutral意为空挡位置,俗称“挂空档”。

这实际上是车速失去控制后的最专业处理方式和最佳的体位,因为如果熄火,将出现方向盘锁死的风险,而拉起手刹则不仅不能降速,而且会使后轮抱死导致翻车。至于解皮带,开车门等窍门,属于“中国特色”的玩法,国际友人都不大这样干的。

成功停车的孙老板,任凭背后留下了一脸懵逼的投资人,一堆异常兴奋的吃瓜群众。乐视网股价,连续二天巨量封死跌停。

还降不下来车速?开倒车都可以!

在“组合式利空”打压之下,“祼开”的乐视网一字跌停板12个,终于将大股东贾跃亭的质押股权全部打爆,但不争气的市场却颇不听话,持续反弹,在最低点4.01元的价格反弹到6.60元,反弹近60%,这颇让人意外。

孙老板无外乎是最意外的那个,只不过想通过“市场定价”拿到贾老板的股权,成为真正的乐视网新东家,却不想来了个小插曲:市场的反弹,让贾老板的质押股价再次上扬,这会让贾老板又开始多想,搞不好已经开始与质押方重新勾搭呢。

因为贾老板的质押属于大额质押,且轮候冻结,处理起来不容易,总还是要和贾老板做一些沟通的。

不要说什么质押爆仓了,股权就是权利人说了算,巨额质押还是要多方商量的,金融的本质是风控,金额机构想多赚,却不见得想多赔。

也许孙老板还有一个意外,就是最近的大洋彼岸,似乎贾老板又开始得瑟了:新车雪地试验;打包FF“新物种”参加北京车展;据说还谈妥了广东汽车基地的事儿……这是要凤凰涅槃的节奏啊。

于是,市场开始疯,乐视股价迅速反弹,连续涨停。

以上构成了乐视网的场景:贾、孙、质押权利方各作为利益主体,形成了一级角力场;而二级市场投资人,成为了配角的角力场。尽管一级角力场不怎么听配角的声音,但配角却能形成“定价机制”,标线一级角力场的价格。

孙宏斌想要的,无外乎是较低的“市场价格”拿到贾跃亭的股权;而贾想要的,无外乎是一个较高的价格,好还掉质押方的欠款,最好还能留点,股权或者现金;质押权利人想要的,则是能够价格高点,尽可能让风险“可控”。

场外的投资人,或者说投机客,也无外乎是希望乐视多涨点,别死相那么难看。

孙贾作为博弈的主体,针对价格的矛盾早已公开化,既然价格“不合我意”,那就高速停车,再不行,我开倒车给你看。

上文开着奔驰C200的车主,忽略了连霍高速一路穿山越岭,钻隧道,拐急弯的路况,120公里时速驰骋在“难于上青天”的蜀道剑门关……

糟糕得一如乐视的路况,债台高筑,资金断流,商誉下降。但乐视致新的电视,乐视影业的电影,外加乐视网,都还是“好画儿”啊,生态经济还是一盘好菜:再差的路也依然是高速公路,再差的200也是奔驰,更何况,还有豫陕交警的一路绿灯……

所以,不像薛先生这么无耻,孙宏斌轻松从乐视网下车,轻轻地辞掉了董事长职务,且不带走一片云彩。持股5%以上的股东,你来或者不来,不增不减;增资传闻,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诡异!吃瓜群众多出此声。实际上,诡异的不至是薛先生,孙先生,还有更多人。

宋朝的那个万历皇帝,就能够20多年不出紫禁城,不早朝不经筵,即便“百无一用是书生”的海瑞,骂他犹如斥子,他也能忍住“留中不发”,一心与那个未能扶正皇后的妃子滚床单。

还有清朝的几个大太监,在致富发家之后,基本都是开始造大房子,娶姨太太,一个不够,还要多娶几个。最诡异的那个,因为患了痨病还是怎么的,自己痰多,就让四姨太做成了“肉痰盂”,自己吐了痰,由四姨太接了去,再吐掉。

这个世界上,诡异的事儿很多。不止是薛先生,孙先生,贾先生,还有皇帝、太监经常是踩急刹的,只是有的刹得好,有的刹翻了车;有的刹得好看一点儿,有的刹得自以为好看。

但按照唯物主义论,姿势十八变,到最后真相却还是只有一个。在商业的战场上,真相依然是那句,“没有谈不拢的生意,只有谈不拢的价格”。

仅仅持有8.56%股权的二股东,你大股东不急,质押方不急,二级市场上的“嚣小之徒”还乱涨,那就怪不得孙猴子“高速停车”了。

实际上,君王不早朝的历史从万历的叔祖正德皇帝开始,这哥们儿不仅“捉放曹”玩得欢,而且搞了个豹房。9岁登基的万历,也尽数学了去,不仅不早朝,而且不出门,憋死你丫和我对着干的“文官集团”。

但君王不早朝,倒也不是为了不要这个江山,也不见得就有那么多美人,其根本在于:按我的意志走,毕竟“夫人不言,言必有中”嘛。

我不怎么了解的李敖先生辞世了,也了解他的一些名言,如果以这些名言残片,套在我曾经采访过孙神车手身上,但颇有些贴切,“我很像犹太人,以色列人。我反应是立刻的……我这人就是这样,绝不吃亏!”

李敖还说过,有人向我挑战,说“你放马过来”。我不回话,只是疾驰而过,然后马后炮打倒他。

我的印象中,孙宏斌也是这种人,他也不会骂谁是王八蛋,他能证明一切人是王八蛋,证明的方法就是漂亮的刹车走人,一如周润发赌神中的风采。

至于上窜下跳的二级市场投资人,在贾孙先生二人法眼中,不过蝼蚁愚氓,何足道哉。

这些人相信,形式化的市场,表面即是实质。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