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VR 3D打印,未来智能医疗的雏形已经完备?
AI VR 3D打印
作者: 马继华
2016-03-14 12:34:27
分享到:
[ 久闻导读 ] 很多人把2016年称为VR元年,最近又被称为人工智能领域的关键一年。其实,如果从技术的角度把视角挪开,我们会惊奇的发现,2016年会是互联网改变医疗的一年。

虽然现在大家都把眼光盯上了谷歌AlphaGo对阵围棋,可谷歌的心思却并非在这里,下棋只是一场商业秀,实际上,在各种版本的公关宣传中,谷歌已经非常明确的把未来人工智能的重点方向锁定医疗。

对于医疗产业的巨大蛋糕,谷歌垂涎欲滴早已经不是一天两天,谷歌在大数据上的应用最早也是从所谓的可以预测流行感冒这种传染病而被社会所知。而且,社会上真正能让谷歌手里所掌握的这种“人工智能”发挥作用的领域并不多,而医疗显然是最合适的场所。

AlphaGo之所以可以和顶尖高手下棋,主要原因是全部吸收了人类棋手千年的成果和经验,这都得益于保留和流传下来的丰富棋谱,否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AlphaGo根本就不可能会下棋。当然,下棋这个营生获利太小,对于谷歌的吸引力一点都没有,社会上的各行各业中,能够保存基本完整且具有连续性资源可供机器进行学习的,医疗的病例最与棋谱类似。当然,病例要比棋谱还要复杂的多,非标准化的记录也增加了很多麻烦,好在可验证的机会比围棋更多,操作的难度也应该适中。

在2007年微软推出 “健康库”系统,让患者可以上传病历之后,谷歌也打造了谷歌健康(Google Health)平台,让患者通过互联网,将自己的病历、健康数据上传到统一的网络平台,由自己管理,或选择与医生、朋友、家人共享。如此,谷歌已经收集和整理了大量的数据,为人工智能在医疗上的应用做足了功夫。

据报道,现在谷歌健康的合作伙伴已经包括各类研发机构、健康保险公司甚至医药零售商。谷歌通过与美国最大的药品零售商CVS(Consumer Value Stores)合作,让消费者将药物服用数据上传到谷歌健康系统,从而辐射1亿多美国人口,获得这些患者的部分病史,这相当于美国总人口的1/3。

有专家认为,医疗历来是技术驱动的重要代表。没有听诊器的发明,医生要用人耳靠在背上和胸前听诊;没有CT磁共振的发明,骨科、内科、外科都没法进展;没有无菌术和手术器械的发明,很多疾病还是不治之症;没有很多重磅药物发明,很多疾病必然素手无策。除了战争,医疗一直是应用最新科技的试验场和推动力。

在互联网改变医疗的发展途径上,据说有七个方面,但实际就是两种道路。一种是借助互联网平台的分享与众筹能力,通过全社会的资源共享来研发新药或新治疗手段。比如,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公开了13500种化合物的数据,帮助开发抑制疟原虫的新药物。葛兰素史克希望通过分享信息,帮助科学家设计出一种治疗效果更好的新药物。这是制药行业首次大规模应用开源开发模式到新药开发上,志愿者通过通力合作可能创造新药。另外一种,就是以谷歌为首的,使用网络收集整理数据,提高自己人工智能水平,然后应用到药品开发和治疗手段的研发上。

可以预见,在未来,如果谷歌AlphaGo这样的工具应用到中医领域,这个依靠艰难的经验积累才能获得治疗能力的古老行业也许会焕发青春,当流传至今的千年验方通过计算机的深度学习加以提炼吸收,也许会真的造就一位古往今来最牛的“神医”,华佗就真的重生了。

像AlphaGo这样的人工智能未来会帮助培训医生,辅助提高医生的诊疗水平,大大减少误诊率,可以拯救数以百万人的生命,甚至,未来可以是这样的人工智能来操控手术刀进行复杂的手术,毕竟,人工智能没有情绪和压力,也不会疲劳,手术的风险会更小。实际上,这只是工厂里的制造机器人在医疗上的再造。

当然,未来的医疗,很可能需要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和3D打印结合起来,构筑成完美的现代化医疗科技体系。人工智能主导诊疗,虚拟现实负责心理治疗和医生的技术训练,3D打印则在人工智能的指令下完成器官再造等治疗方案。

据报道,就在不久前,美国北卡罗莱纳州维克森林大学(Wake Forest University)再生医学研究所创建了一台可以制造器官、组织和骨骼的3D打印机,而丹佛大学的研究人员使用一台生物3D打印机打印出了一个人造心脏瓣膜。

随着在传感器、显示技术、通信手段等方面日渐成熟,低廉的VR设备出现,以谷歌等为代表的人工智能研发进入实用区间,3D打印的材料逐渐扩大,精度继续提高,智能医疗的时代正在快速到来。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