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小夏:什么是自由?
杂谈
作者: 富敏荣律师
2015-08-28 23:01
[ 久闻导读 ] 自由——世界上最为混乱的概念,不仅在非民主国家如此,在民主国家也是如此。

龚小夏:什么是自由?

2015年4月12日【一剑客厅】讲座实录
 
 【作者简介】龚小夏,(1956年~)生于北京。北京大学历史系本科、硕士,哈佛大学社会学系博士。长期在美国从事教学、研究、媒体工作,熟悉美国政府各个部门以及民间机构的运作,并多次亲身参加各级政治竞选活动,对美国选举政治的具体操作有深入的了解。
 
自由——世界上最为混乱的概念,不仅在非民主国家如此,在民主国家也是如此。
 
 
比如罗斯福总统在新政期间提出的四大自由:宗教自由,言论自由,免除恐惧的自由,免除匮乏的自由,现在还被美国人奉为对自由解释的经典。但是细究起来,确实站不住脚的。
 
宗教自由与言论自由,属于卢梭指的“天赋人权”,是一个自由社会中的公民应该享受的;而两个“免除”就有问题。
 
人生来面对多种恐惧,特别是对死亡的恐惧。恐惧是无法免除的,哪怕一个社会再自由也不可能。如果国家保证要免除所有恐惧,那么政府就会成为真正恐惧的对象。
 
比如,政府规定不得随意骂人,造成他人恐惧。那么如果骂了,是否就要恐惧政府抓你去坐牢?如果没有政府这个最令人恐惧的存在,如何免除每个人对他人的恐惧?“免除恐惧”是很难定义的。
 
 
“免除匮乏”就更加如此。什么算是匮乏?没有饭吃?没有衣服穿?没有电视?没有汽车?没有客厅?没有足够的零花钱?没钱下馆子?
 
 
在今天的美国,绝大多数被政府划在贫困线之下的人们是能够吃饱,能够穿暖,能有电视甚至汽车,也能够偶尔下馆子的。但是被划在贫困线下面的人这些年不仅没有增加,还在减少。那么是否就应该用高税收等方式剥夺其他人去均贫富呢?如果是这样,那是否又侵犯了那些人的自由?因为私人财产不得被剥夺,是自由的基础。
 
在今天的美国,所谓“自由派”重视的,其实是两个“免除”;而“保守派”重视的,则是个人自由。因此,今天美国的自由派与保守派的定义,是相当混乱的。
 
对自由论述得最好的有两个人:十九世纪英国的小穆勒,二十世纪有俄国犹太人背景的以赛亚·柏林。
 
约翰·斯图亚特·穆勒的《论自由》,最早有严复的翻译。他原本想译作“权界论”,这应该是比较准确的译法。
 
自由不是放任,恰恰是放任的对立面。也就是说,一个自由人,也尊重别人的自由,因此要限制自己的行为;而一个不放任的人,一个没有自我制约的人,不但会侵犯他人的自由,在自己力量不够的时候也会服从于侵犯他自由的人。
我们可以对比一下启蒙主义以后法国与英国的历史。
 
法国人讲“自由、平等、博爱”,但是法国大革命却达到了对个人权利与财产剥夺的高峰。延续这一传统的共产党革命亦如此。因为这里的“自由平等”,更多地是强调用强权——包括大众暴力——去剥夺少数人,结果最后剥夺了大多数人。
 
我们要看看,历史上以多数人的名义或者人民的名义去剥夺少数人的运动,最后都以剥夺绝大多数人告终。
 
而英国,在《大宪章》之后就一直强调个人权利。中间有过1640年代革命的疯狂,但是在1688年光荣革命之后,英国人就明白了个人权利的重要。典型的就是那句“一个人的房屋就是他的城堡”的话——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
 
法国在大革命之后,经济多年萧条。革命到了无法维系的地步,只好推出一个拿破仑。之后整整一个世界中,法国人在个人生活上是相当放任的,而在政治上也相当激进。但是这个国家一直处在不安定的动荡之中。每次打仗,必定失败。
 
而英国人,在拿破仑战争、推翻谷物法之后,进入一个工业高度发展、民主也大规模普及(1832年后数次议会选举改革)的时代。而那个时代,也恰恰是英国人在私人生活上日益保守的时代。
 
 
最后,我们都看到有所谓“维多利亚保守时代”的出现。但是,最保守的英国,恰恰也是最革命的英国。
 
美国也如此。马克斯·韦伯在《新教伦理》中已经详细阐述了这点。我就不多讲了。
 
而维多利亚时代的保守,更着重于个人对自己行为的限制,并且对行为后果负个人责任。有很过分的地方,但是其间对个人权利的尊重也很明显。
 
很多人以狄更斯小说中描写的情况来批评那个年代不够人性。不过,英国的《济贫法》以及后来的各种社会福利制度也是在那个期间奠定了基础,以至于1908年之后,英国人可以很骄傲地说,他们的人民从摇篮到坟墓都有了保障。
 
在中国,毛泽东一篇《论自由主义》就将“自由主义”打下了十八层地狱。至今无法翻身。自由主义被解释为自由放任,完全脱离了原来的精神。至今,中国的自由派中不少人也没有完全摆脱来自毛泽东的影响。
 
对于今日中国来说,如果要保证未来社会的稳定,培养自由主义精神至关重要。因为只有在这种精神的基础上才能够建设公民社会。
 
我想讲一件小事来结束讲座。
 
不久前我和几位手下的人开会,大家给编辑提意见,最后我拍板。结果有几人就问:我们这里有没有民主。我回答说:没有。我又不是你们选的。中国人里面,将自由和民主理解为泛自由和泛民主的情况非常普遍。
 
民主是选举制度,与公司管理无关;自由是明白及使用自己的权利,同时尊重他人的权利,与放任无关。
 
龚老师讲完后进入交流环节,请大家文字提问,切勿问候感谢献花等!讲座结束后随意,谢谢!
 
问:什么是泛自由和泛民主?
答:我认为,泛民主就是不分场合提出民主。比如公司管理,如果老板不听下属意见,就被认为不民主;泛自由,就是认为自己有权爱做什么就是什么,哪怕侵犯他人权利也不在乎。
 
问:民主仅仅是选举制度吗?是否还包含其他内容?
答:民主应该仅仅是选举制度以及与选举有关的事宜。公司管理从来就不是民主的,也不应该是。正如丘吉尔说的那样,民主是无效的制度,但是能够制约权力。公司是需要效率的。
 
问:freedom and liberty同被翻译成自由,两者有区别吗?
答:以我的理解,Freedom更多是从个人角度说的;Liberty更多是从制度角度看的。
 
问:谢谢龚老师!我对美国言论自由很担心,动辄肢解片语来打击政敌,强调政治正确,我认为这也是一种舆论恶意误导,不尊重常识,终究损害美国的言论自由环境,您对这有什么看法和建议
答:的确,美国的言论自由一直受到各种威胁。政治正确是如今最有害的一种。美国的国父之一潘恩写的《常识》,现在应该再版及增加。
 
问:民主是自上而下的呢,还是自下而上的呢?还是一个整体呢?普及一下常识 
答:很难从这两个角度理解民主。民主很简单,就是一种选择领袖的制度。不过在我看来,民主的前提是结社自由,因为民主是人民选择他们并不直接认识的领袖的制度。如果没有结社自由,民主选举无从谈起。
 
问:美国民主、自由的缺陷在哪里?
答:富兰克林当初就担心过美国人是否能够保住这个共和国。美式民主的设计,本来是基于殖民地时期的地方政治。而如今美国已经成为世界超级大国。民主制度造成了各种浪费与失误,这主要是因为利益集团的影响太大。美国人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不过一个自由民主社会的长处,就是其自我修正能力。
 
问:龚老师,现在有人用村级选举中存在一定贿赂o
答:贿选是世界上的普遍现象,更不用说中国的所谓村民选举,选的都是认识的人。村民选举不是现代民主,现代民主选的是不认识的人。
 
问:有群友担心美国现在对于自由缺乏保护,造成有人、甚至某些党派、族裔利用自由的漏洞,最终毁灭自由。您怎么看?
答:我也担心。保护自由是每个公民的责任。当初我投身去竞选也是这个想法。我认为,从专制社会出来的人可以拿自己的经历去进行公民教育。我在美国生活中比较满意的一点,就是能在这方面有点影响。
 
问:龚老师 以您对美国的了解。近30年来来美国的自由度是上升了还是下降了?为什么?
答:我自己的感觉,是自由度在下降。令我非常担心。现在不能说的话、不能触的红线太多。政治正确是美国的癌症。
 
问:民主的启蒙是从精英开始,由上而下还是从底层的百姓开始,由下而上?谢谢!
答:“肉食者鄙,不予以谋”。精英有时太自以为是。其实,民主是每个人的事情。老百姓对自己利益的认识,恐怖不输于精英。
 
问:可否这样认为,民主是一种制度,建立在法律的基础上,而自由是一种状态,是一种结果?
答:民主是一种选择领袖的制度,自由是一个公民社会的基础。法制的目的首先是保护自由。宪法的《权利法案》正是这样设计的。
 
问:您是否会称这种公民教育为“启蒙”?
答:对。启蒙,其实首先就是让大家认识到个人应该享有什么样的权利。
 
问:有人用村级选举里存在一定贿选现象来否定民主,请问龚老师如何在制度设计上避免贿选?
答:台湾有很好的经验,中国大陆可以学习。过去台湾的贿选非常厉害,现在越来越少了。
 
问:按照您说的,自由需要保护。那么,您认为美国现在还有能力向海外推广自由吗?我的认为是,美国应该立足于本土,建设自己的国家。美国的问题也是越来越多。
答:我觉得,推广自由最重要的,是保证自己的自由。我过去一直说,现在也还认为,民主制度是无法出口的。
 
问:有人说美国是自由先于民主,是否可以这样理解为美国民主发展程度不如英法德这些老牌民主国家,但自由程度在英法美之上?
答:我不认为这样,因为美国是一个没有专制包袱的国家,也是现代世界第一个共和国。我认同托克维尔的说法,美式民主要优于欧式民主。
 
问:同意您的关于政治正确的说法!那是美国的癌症。而我们一些华裔,特别也是最近到美国的华裔,动不动把一些小事,就上升到种族歧视的高度,发动街头抗议。对于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答:华裔的问题还不太一样。许多华人哪怕入了美国籍,宣誓效忠美国,但是在国家(不只是文化)认同上依旧留在中国,甚至对中国更加认同。看到一些所谓“侮辱中国”的事,就去抗议。问题是,那些事情都不是政府行为。与中国的政府与官媒出面做的事情不一样。
 
问:我觉得民主要有强大的法律武器来保护实施的。否则就不能民主。美国有保护民主的法律吗?中国也有保护民主的法律但都做不到。美国是怎么保证实施的呢?
答:美国有非常严格的保护民主的法律。如果选举出现作弊,刑法伺候。但是一旦人民用选票作出决定,那就除非是被选出来的人严重犯法或者人民再次举行选举,否则是不能推翻的。
 
问:美式民主和欧式民主的最主要区别在哪
答:欧洲也不是一个国家,不可一概而论。但是美国式的三权分立是多数欧洲国家没有的。欧洲国家的分权远远不像美国这样彻底。比如英国实行的就是议会政府制。
 
问:有人最近把中国的发展归为good governance, 美国最近几年选举出的领导人确实很烂,你觉得如果在选举上加入资格限制 (比如必须做过省长),违背美国宪法吗?这样做可行吗?
答:宪法有总统候选人资格限制:出生时是美国公民,三十五岁以上。除此之外,任何限制都是违宪,绝对不会通过。
 
问:民主是目的亦或手段?若是手段,目的是什麼?若是目的,最好的手段又是什麼?謝謝!
答:民主是手段,自由是目的。
 
问:有人最近把中国的发展归为good governance, 美国最近几年选举出的领导人确实很烂,你觉得如果在选举上加入资格限制 (比如必须做过省长),违背美国宪法吗?这样做可行吗?
答:说good governance这种话的人,基本不了解中国。
 
问:民主制度与福利社会是否有内在联系?
答:有。选票、利益集团,他们在民主中有影响。选票越多,影响越大。
 
问:有人最近把中国的发展归为good governance, 美国最近几年选举出的领导人确实很烂,你觉得如果在选举上加入资格限制 (比如必须做过省长),违背美国宪法吗?这样做可行吗?
答:说good governance这种话的人,基本不了解中国。
 
问:民主制度与福利社会是否有内在联系?
答:有。选票、利益集团,他们在民主中有影响。选票越多,影响越大。
 
问:为何发展中国家的民主并不能杜绝腐败,比如泰国菲利宾
答:民主国家也不能杜绝腐败,人之天性使然。杜绝腐败要靠法制。
打字有点累了。今天就到这里?谢谢各位!
【作者简介】龚小夏,(1956年~)生于北京。北京大学历史系本科、硕士,哈佛大学社会学系博士。长期在美国从事教学、研究、媒体工作,熟悉美国政府各个部门以及民间机构的运作,并多次亲身参加各级政治竞选活动,对美国选举政治的具体操作有深入的了解。
2015-4-12 转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