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6: 媒体是投资建议的上佳来源
媒体
作者: 巴曙松
2015-08-28 22:13:44
分享到:
[ 久闻导读 ] 浩如烟海的媒体除使投资者的情形变得更糟之外,干不出其它事情,只有几个孤独的声音还在不断传播我们在本书中认同的正确的投资准则。

资本市场充满了魅力与风险,自资本市场诞生以来人们不断地探索各种投资理念,试图找到战胜资本市场的法宝。但另一方面,尽管不同的投资理念可以相容共存,但确实有一些常识性的误区则几乎是各种投资理念均不认同的。甚至还有一些流行的似是而非的投资理念蒙蔽了投资者的视线,导致他们成为资本市场的牺牲品。《12大投资谎言》一书逐一分析了投资者在投资中常常陷入的十二个误区,作者杰克·J·小卡尔霍恩(Jack J·Calhoun Jr·)用朴实生动的语言分析了这些误区背后的故事,同时为方便投资者尽快步入正轨进行正确的投资决策作者还设计了走出误区的解决办法。这本书对于我国散户投资者实际投资可谓是一本轻松的、同时又具有实际价值的书籍。该书中文版由巴曙松研究员、刘孝红博士等翻译,由中南出版传媒集团、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以下为该书系列读书笔记第六篇,敬请品鉴。

谎言6: 媒体是投资建议的上佳来源

 

“如果你想知道真相,是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的。”——刘易斯·格里扎德(LewisGrizzard),(1946-1994,南方幽默作家和报纸专栏作家)

是时候透露一些不光彩的小秘密了。

我在大学里不是学金融的,甚至连商科也不是。

其实呢,我学的是新闻专业。(呼!)

实际上,我不但主修新闻专业,而且毕业后在这一行干了一小段时间,先是在亚特兰大城外的一家郊区日报当记者,然后做了杂志编辑。在从事记者行当的近两年时间里,我过了一段所有天真的大学毕业生都会经历的宝贵生活:简单的衣食住行所带来的快乐。可不要低估这种快乐,即使一年小赚15000美元也不能很好满足这些物质需要。

近两年的记者生涯是我进入新闻界很短暂的尝试。尽管时间短暂,但是掌握这一行的诀窍对我来说是十分有用的。做记者的主要诀窍是这样的:你有多理解你报道的内容并不重要,你只需要用一千多字把它聪明地报道出来,让人们感兴趣就行了。甚至你的前提是否正确也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你能让人们从你的视角看问题并相信你报道的内容。

我经常要评述比如说,学校重新划分学区计划的优点。作为一个23岁的单身男性,我对学区的重新划分实在不懂,更没有兴趣,但我必须得做这项工作。而且在同这一领域内的专家进行过三四次的谈话之后,我将能够归纳出有关重新划分学区的主要观点,然后写上一篇关于这一话题的文章,让它看起来就像我真的很在行一样,虽然我肯定不在行。

记者是受人尊敬的伪造大师,他们都是聪明人,能快速搜集他们几分钟前才初次接触到的某一对象的相关事实,并且能够以恰当的组织方式表达出来。几年前的一个圣诞聚会上我和一个报纸编辑简短地聊过,我觉得他把这一点说得最清楚了。他说,记者有一英里宽却只有一英寸深。

这个说法对投资来说也无比正确。除去少数值得特别注意的情况,负责投资报道的记者通常拜倒在华尔街广告机器的权威之下,这使得他们认为投资是激动人心的,而且极具戏剧性。

其实,投资成功的原则真的很乏味,无非就是有效分散化、控制成本和税务开支,控制你自己的情绪、要有耐心。(要打哈欠了……)当然了,就像我们已经说过的,这些原则虽然很容易领会,要想执行却很难,因为情绪迟早会战胜差不多所有的投资者。但是,投资成功的秘密是众所周知的铁一般的事实,并且也能用短短几段话表达出来。

这让记者们很为难,至少对理解投资成功原则的记者们来说是这样的。你能用多少种不同的方式来反复地陈述这些道理呢?想象一下你走进杂货店,看到《Money》杂志封面上的大字标题写着:

“这个月我们再来回顾一下投资成功的四条原则!”你拿起杂志,发现它只有一页,四条原则印在封底上。这就是整本杂志,后面没了。

那样的杂志你会买几次?

显然,你不会经常买这样的杂志。这也是媒体陷入进退两难困境的根源:简单的讲,你不可能靠经营翻来覆去讲投资原则的杂志来吸引读者吧。经营杂志而不是提供有帮助的投资建议才是这些公司真正在做的生意,这听起来可能很令人震惊。

结果是,对记者来说即使知道的很清楚的事情,他们也不能克服迫使自己对热门基金、热门基金经理、热门股票等做轰动性报道的压力,因为这些才是最为激动人心的,也是读者最想要看到的,而这也正是最大的卖点。报业辛迪加专栏作者简·布莱恩特·奎因(JaneBryantQuinn)称之为“投资的春宫文学”,她说得一点没错。这些轰动性的报道是用来激起读者购买欲的色情材料,至于它们是非常糟糕的投资建议这一事实则是无关紧要的。

如果你觉得我太过苛刻了,我呈送如下内容作为证据A:1999年,《财富》杂志推出了一个由该杂志的一名记者主持的揭秘专栏,这名记者之前在一家类似投资文摘的刊物工作,这份刊物经常刊登“你现在必须拥有的五支基金!”之类的文章。这名记者对她龌龊的过去深感羞耻,以至于要匿名开办这个专栏。考虑到她的忏悔态度,没人会责怪她:

报道共同基金的记者过着隐密的投资生活。白天我们写下“现在应该去购买的六支基金!”我们似乎更偏爱处于危险中的高科技板块,我们显得对一周内的回报十分痴迷。不过在晚上,我们投资于更切合实际的指数基金。

我知道这些,是因为我曾经就是那些记者中的一员,那时的我在为一家在线出版物做基金业的报道,上司每天都命令我去编写新的基金故事。当时的我很无知,唯一的个人经历就是误买了一个收费基金,后来经同事推荐购买了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我担心自己误导了投资者,但我能肯定在个人理财报道中投资建议是否正确并不重要,只要符合逻辑就行。你必须编造出大量“以投资决策为结尾”的报道,所以出版物都以套路替代智慧。推荐基金的套路是:根据业绩进行筛选,然后加上点儿时髦货——高科技、无科技,随便什么都行。再加上点儿其他花样,不要去购买收取费用或刚换了基金经理的基金。

问题在于,最近的业绩——无论是一个星期还是持续了三年,都不能用来预测未来的业绩。没有什么能预测到未来的结果。你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购买低成本、分散化的基金,并且无视短期波动的干扰。

不幸的是,理性的、倾向于指数基金的报道无法让杂志大卖,也无法给网站带来点击率或者提高尼尔森收视率。因此毫无疑问,只要个人理财媒体还存在,你将会继续看到充满诱惑但毫无价值的“现在应该去买的六支基金!”之类的报道。

现在你从根本上知道媒体是如何做的了吧。要知道,虽然这名记者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学到了很多,但是她承认自己在编写那些热门基金故事时还很无知。虽然不是全部媒体都这么做,但这就是典型媒体报道投资时所做的典型事例。财经记者可能来自于体育、讣告或生活栏目的记者转行,而且在商业版写投资报道往往不会超过一两年,所以他们没有时间和兴趣成为真正对成功投资有研究的专家。

结果,记者们通常拜倒在我们每天在有线电视上看到几十次的经纪业分析师的咒语之下,这些分析师想让人们相信,投资之道就在于积极行动。分析师都是些聪明而巧舌如簧的高收入人士,而且他们总是装作对自己所讲的东西很了解的样子。因此,刚入行的记者也都懒得自己思考,而乐于接受分析师们以填鸭方式向他们灌输的思想。即使是那些在投资业界有所成就的记者,他们的世界观通常也是由卖方“塑造”的,尽管他们对业界的工作和术语更为熟悉,但是并没有真正的领会投资之道。

在美国,华尔街和媒体是摧毁财富的“挛生”力量。前者是故意的,后者很大程度上是无意的。华尔街和媒体是相互依赖的,媒体渴望得到可供报道的题材并追求轰动性,而华尔街则愿意并且随时可以提供这些。在有线电视的另一端坐着孤独的观众,像个孩子抓着安全毯一样紧握着他的养老金,确信分析师先生一定知道他自己在说什么。毕竟,你记得什么时候一个上了电视的分析师因为犯错误而被批评吗?从来没有!因为没有限制因素和不需要对错误言论负责任,所以分析师们上电视后便随心所欲地胡说八道。事实上,分析师的预测越是离奇古怪,他们就越有可能在电视上露脸。由于电视台对轰动性内容的渴求,它们张开双臂欢迎这些胡说八道的分析师。

这种媒体机构中最大的一些就是财经新闻网站,比如由CNN、Fox、MSN等公司运营的那些网站。公平地讲,对这些网站的负责人来说,每天粗制滥造如此之多的稿件,却发现还未到中午,他们所写的大半内容就已经过时了,这是件相当头痛的事情。(“股票因为高油价而大量出售!”哦……嗯……等一下……“股价不理睬高油价而大涨!”等等……“随着油价波动,股市也开始震荡”再等等……删掉刚才那段话……)

就像先前摘自《财富》杂志的那个例子一样,所有这些制造稿件(并且不是任意稿件,而是那些能让人们在网站上停留的稿件)的压力又给撰稿人增加了额外的压力,这迫使他们要从轰动性角度来撰写,不仅要能被快速浏览而且还要能够吸引那些随意浏览的网民。

2003年8月,我在CNN/Money网站上读到的一则报道可以证明这一点。这篇文章的标题是“八月的枪炮”,下面的副标题写着“不难找到现在退出市场的理由”——可以让任何天真的网民停留的可怕言词。这篇文章的前提是,从历史的角度看,八月份对股票市场来说是个糟糕的月份,并且八月到十月这段时期是没有投资者愿意经历的悲惨岁月:

看上去似乎股市已经陷入了自身典型的季节性模式:自一个乱哄哄的十月一跃而出,而在夏天又渐弱地进入一段惨淡的交易时期。这就麻烦了,因为历史上八月和九月对市场来说是很糟糕的月份。

现在很容易找到理由卖出股票,更容易找到理由不去买……看起来季节效应很可能会起作用,因为这为基本面投资者提供了很好的撤离理由。

换句话说:别傻了,赶紧退出市场。对于记者,这个前提听起来完全符合逻辑。而且这个前提已被历史证实,熟悉业务的聪明人会公开地与你站在一起。

问题是,这个前提不是真的。或者更准确地说,当它是真的时它才是真的,当它不是真的时那就不是真的。确实,大多数时候,夏末秋初的几个月对股市来说不是什么好日子。如果你回顾1957年到2006年这50年,股市在八月到十月为期三个月的时间段下跌了29次,但是股市在剩下的21次中这三个月是上涨的。不管记者相信什么,对于从八月到十月这个时间段什么时候会好什么时候会坏完全是个猜谜游戏。而且这个前提也遗漏了市场择时的最难部分,即何时重返市场。

在这个例子里,听从这位好心记者建议的不幸读者没能称心如意。自那篇文章刊发之日起到2003年底,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了13%,而代表小市值股票的罗素2000指数(Russell2000)上涨了24%。这些回报都是一个听从该记者建议的投资者永远也不能赚回的——导致投资者损失真金白银的真实机会成本。

“积极行动是上策”的观念在市场动荡时期的媒体中变得特别流行。回顾1998年夏末,当一场外汇危机激起动荡时,世界股票市场在短短几天时间内急转直下。这次下跌是由亚洲和俄罗斯的几起违约事件联合触发的。现在(到我写作时为止)看起来没什么,但可以说当时市场情绪的拨号盘被调到了“恐惧”一档。

在那段最糟糕的日子里,当标准普尔500指数在单个交易日下跌了大约7%时,我接到一个《华尔街日报》记者的电话,可以说是寻求来自一线人员的观点。他的问题是,我对那些打来电话的客户说了什么?我如何在市场恐慌中处理安抚客户的艰巨任务?为应对此轮市场下跌,我们对客户的投资组合做了怎样的调整?

我什么也没做,我告诉他。没有电话、没有恐慌、没有调整,一切正常,至少在我的公司是这样。

接下来是完全的沉默,安静得可以听到某个地方的蟋蟀在啾啾地叫。

“你是在告诉我,今天你没接到来自客户的哪怕一个电话吗?”记者追问我。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怀疑,也就是说,他觉得我在跟他扯淡。

我告诉他我们真的没有接到过哪怕一个电话。我告诉他我们早就和客户沟通过了,并向他们解释了市场投资的实际情况。(回顾:在短期,股市上下起伏;在长期,股市向上。)我们也在前端努力工作,确保他们的投资策略能使他们在好的和坏的市场行情中都生存下来,所以当类似于现在的时期来临时,我们的客户都还比较满意,没有必要也不需要进行调整。

他说“谢谢”,然后以一种纽约记者特有的亲切方式挂断了我的电话。我几乎能听到在华尔街日报资料来源数据库里我的名字后面被输入了“别打电话”的字样。我知道我不会再被邀请去玩他们的驯鹿游戏了。(十年过去了,没有电话再打来,看来我猜对了。)

第二天读到那篇文章的时候,我能想象出他为什么对我恼火。在那篇文章中,所有采访到的交易员和经纪人都在谈论昨天是怎样疯狂的一天,以及他们又是如何忙于将客户资产移出市场,到“界线之外”。文章的视角全是基于面临市场的动荡如何进行积极调整的。但是这篇文章明显缺少了来自亚特兰大的、坚称一切正常的投资顾问波莉安娜(Pollyanna)的只言片语。

如果今天找到那位记者,我敢肯定他也绝对不会对那段动荡岁月证明我是对的这件事儿有什么兴趣。他写的根本就不是关于成功投资的报道,他写的是关于积极行动的报道。同样,只有关于积极行动的言论才会是他今天关注的焦点。

撰写关于积极行动本身的文章没有道德上的问题。只是众多读了此类文章的投资者都得出了错误结论,以为这就是成功投资的全部要诀,而事实上这并不是。这些文章全都是关于交易、关于投机的,而且这和长期投资成功没有什么关系。

当然也有些作者是例外,比如《达拉斯晨报》(DallasMorningNews)的斯科特·伯恩斯(ScottBurns)、《华尔街日报》的杰森·茨威格(JasonZweig)和布雷特·阿伦兹(BrettArends),彭博资讯(Bloomberg.com)的约翰·瓦希科(JohnWasik)和《Money》杂志的沃尔特·阿普德格雷伍(WalterUpdegrave),这五个人对投资成功的基本要素有深刻的理解并对华尔街这一宣传机器持有一份健康的怀疑。我们应该向所有人推荐他们的作品。

毫无疑问,还会有其他这样的人。事实上,仅仅能够马上想到的作者只有这五位本身就进一步证明了本章开头提出的观点:别采纳来自媒体的投资建议。

谎言6:媒体是投资建议的上佳来源

症状:媒体不是为了给你提供合理的投资建议而存在的(它们也没有这个义务)。媒体的存在就是为了赚取利润,而利润来自于吸引读者、观众或网络浏览者阅读或观看其内容,并让他们尽可能长时间地停留在网站上或者电视机前。这只有当内容令人印象深刻时才有可能,而谨慎投资的原则一点儿也不令人印象深刻。华尔街擅长于将轰动性内容喂给媒体,利用当前市场环境下投资者的恐惧或贪婪让他们上钩,从而促使个人投资者处于不停地进行买卖的状态之中。

处方:浩如烟海的媒体除了使投资者的情形变得更糟糕之外,干不出其它事情,只有几个孤独的声音还在不断地传播我们在本书中认同的正确的投资准则。转向这些智者,重新确认你在做正确的事情,并让其他的扯淡者走开,就像远离白噪声一样。(完)

(本文节选自杰克·J·小卡尔霍恩(JackJ·CalhounJr·)所著的《12大投资谎言》,中文版由中南出版传媒集团、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