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公关战背后:精美绸缎爬满虱子
乐视
作者: 谢璞
2015-08-28 22:10
[ 久闻导读 ] 乐视的产品命名,它的企业文化,甚至是官方声明,都是中国A股的气质延伸,是中国股民性格的公约数。

乐视公关战背后:精美绸缎爬满虱子

 

小米与乐视的公关战,最近很是火热。今天我们且不论,究竟小米电视的影视资源多,还是所谓的乐视“生态”威武,只是冷眼旁观,讨论下两家公司战争由来,以及背后暴露出的某些问题。

首先,这是蓄谋已久,双方都有过准备,甚至预演过的战争;其次,这次公关战,小米与乐视都是受益者,长期来看,乐视可能溃败;最后,这场公关战,暴露出乐视在品牌、公关层面的不足,进而暴露出乐视更多问题。

这次是蓄谋已久的战争。

小米与乐视,两三年前便为今天埋下了战争种子——两家公司都试图营造一个“硬件+软件+互联网服务”三位一体的生态。只不过,小米先有MIUI,再有手机,再到盒子、电视,再往上做包括内容在内的互联网服务,而乐视,它是现有内容,再做盒子、电视,再推系统与手机。

那时候,小米的主战场在手机,乐视的主战场是电视。

从去年开始,乐视与小米的关系一度紧张。那时候手机市场格局初定,小米赢了,是时候要在电视市场以及MIUI生态上做功夫了,也就是去年,乐视也开始做手机。两点值得注意的是:盒子之战中,乐视早就败了,不敌小米盒子与天猫魔盒;乐视今年发布的手机,原计划是去年就推出,只因为贾跃亭身陷政治风波而不得不延迟。

也正是如此,我们会看到,小米发动此次战争的是王川,他是小米电视的负责人。而乐视方面,发动此次战争的是贾跃亭,不过,具体落在了“乐视超级手机”上。两家公司都不愿意战争发生在自己家腹地,都在推自己最需要推广、曝光的产品上。

互联网公关战中,大都是以小博大,搭便车。也就是说,谁先开骂,谁便是搭便车的弱者。这一次,也是如此。小米“海纳百川”发布会后一天,“乐视超级手机”磨刀霍霍的,拿出还有余温的战斗檄文,向小米开炮,再是小米电视的回应。

从操作层面来说,小米在“海纳百川”的发布会上便已经预料到了乐视会如此炮轰自己。这是一个“请君入瓮”的布局,乐视明知道这是个坑,也是跳了进来。

尽管如此,但从文本来说,小米的官方回应却是有些局促。

面对贾跃亭与超级手机气势汹汹,小米的官方回应有理有据,但也只能说是,及格之作。当然,小米幸运的是,好在乐视的公关与品牌的恶俗趣味,乐视超级手机那篇檄文,仅从文本来说,无疑是大大的败笔之作。

我对各家公司官方声明好与坏的标准是:有理有据、不卑不亢,一句话点题,五百字之内。

 

乐视的官方声明,洋洋洒洒2000多字,没有太多数据与证据,都是文字游戏,而言词之间,几近街头谩骂,与其说是一篇战斗檄文,倒不如说是一篇冗长而啰嗦的文革大字报。

乐视的官方声明,其实可以看出这家公司的某种审美与品味。如同它的电视与手机都冠以“超级”的名字来说,这是一家缺乏基本审美与品味,极左又极富鸡血激情的创业公司。

每家公司的气质,都是创始人的品性延伸。不过,乐视倒是个意外。曾与某投资人聊天,我们的共识是,乐视贾跃亭的确是雄才大略,但乐视具体产品与业务线的操盘者将会拖累乐视步伐——譬如,这次公关战的执笔。乐视最大的瓶颈就在于,迄今为止,它没有一款产品能够填满它在资本市场许下的概念。

从乐视的整个发展来看,它其实与小米是殊途同归,都是定位“三位一体”的生态运营者,都以“梦想”、“生态”许诺投资人,概念之后、资本先行,再是产品布局。不同的是,小米在手机、MIUI与盒子上都有建树,但乐视在视频、盒子、电视方面实力还有不济之处。

 

乐视其实就是通过一系列的资本游戏完成自己本是乌托邦一样的生态布局,通过概念从股市中圈钱,再用钱去吸引操盘者,用钱把概念做实。从最初的互联网视频,到影视投资,再到电视、盒子、电商、体育直播、电动汽车,还有此刻的手机,乐视的概念性布局层出不穷,令人眼花缭乱,随即的股价也是水涨船高。

 

乐视的最大问题是,它只有概念,没有真正的生态,或者说,它给股民们所描绘的生态,暂时看不到,更没有一款产品给予足够有力的支撑。

也因为这样的运作模式,自然也就有了乐视产品,从电视到手机的命名“超级”,也就有了它与小米电视公关战时,那篇满腹戾气的大字报。这与公司的运营风格有关。乐视的产品命名,它的企业文化,甚至是官方声明,都是中国A股的气质延伸,是中国股民性格的公约数。

以上是我对小米、乐视公关论战的看法,纯粹的个人见解。我所说的都是错的。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