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鬼”的基站
基站
作者: 康斯坦丁
2017-06-12 22:05
[ 久闻导读 ] 柳园墓地基站位于城郊结合部一块墓地内,周围2公里内荒无人烟,只为覆盖通过此处的道路。可在近一段时间内,此基站在晚上8点以后流量猛增,拥塞现象一致持续到后半夜才逐渐缓解。

“闹鬼”的基站

这样一个利用率一直很低的基站为什么在近段时间突然异常,晚上、墓地、拥塞?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基站闹鬼?

这件事发生在2009年春。当年老王还叫小王,不过已干通信3年有余,这起诡异的网络问题让他抓破了头破,百思不得其解。

1 闹鬼

今天,办公室几个同事一同来到了柳园墓地基站来查个究竟。铁塔为30米独管塔,挂高与周围基站相比不算过高;天线下倾角正常,且经周围路测未发现有过覆盖的情况;硬件检查无问题,相关参数也未做过特殊修改;现场将近2公里内都荒无人烟,这不是为了覆盖旁边这条路,这个基站2/2/2的配置都嫌率用率低。要看周围环境有什么异常?貌似墓地里又添了几座新坟。

“新坟埋的是不是年轻人?是不是烧纸钱时把手机也烧上了?还用的是不限流量套餐?”

这个笑话太冷了,现场测试的所有人一点也不感到好笑。

“不行大家晚上来看看?”小王的提议没有人附和,这鬼地方白天来还凑合,晚上荒郊野岭的,胆子再大也不敢来啊。

2 找鬼

晚上8点,小王独自骑着电动车又来到墓地大门口。单位那帮人指望不上了,向主任申请车辆?那帮司机可都是的2、30年工龄的老邮电员工,才不愿大晚上跑来这野地跟着小王瞎混呢。

小王也不过是好奇,他想来想去,还是不相信这个基站会闹鬼。可如何解释半夜拥塞现象呢,唯一变数就是这个道路,会不会晚上比白天车流更多?他今晚来就是为了验证自己这个想法。

白天的墓地郁郁葱葱,颇有公园的感觉。到了晚上却是另一番景象,幽暗的路灯照出来狭长的树影,在阵阵凉风下晃动的枝杈仿佛无数只小手在向着小王招手。

小王硬着头皮走进柳园基站门口,远程电话申请打开了基站门,熟悉的载频风扇和光端机滴滴响声,让他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一些,不怎么害怕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载频逐渐由黄变绿,标志着基站业务渐渐繁忙起来。他看了看周围,仍然是一片寂静,除了沙沙的树叶作响。

闲着无事的小王摆弄起基站设备,在基层干久了,除了网优,主设备、传输都略懂一些。他理了理载频连线,紧了紧2M头,又蹲地上检查了一下光纤的标签,既然这会儿没啥事,就把隐患都排查一遍吧。

突然,蹲在地上的小王感到耳朵有些发痒,似乎是一只手突然摸了他耳朵一下。顿时让小王吓得魂飞魄散,一屁股趴到地上,杀猪似的大喊大叫,惊恐万分,想拔腿就跑,可腿软得就是站不起来。

转过身来的小王看清了碰到他耳朵的东西,顿时哭笑不得。原来自己蹲下来检查光纤盒时没注意,碰到了综合柜门上垂下来的防静电手环,自己以为真碰到了鬼了。

经过这么一惊吓,小王顿时胆怯不敢再待下去了。看看表都快10点了,赶紧骑上电动车撒欢的往家里跑。这蹲了半晚上,经过的车辆不超过10辆,人影更是没见几个。黑灯瞎火的,谁没事谁蹲墓地上网?

莫非真的基站闹鬼?这个基站就这么邪乎?

第二天上班,得知此事的同事们,一面笑小王,另一方面又对小王的无功而返感到更加疑惑。

可告警依然需要处理,毕竟有KPI考核。于是乎扩载频,加DAP,拥塞现象有所缓解。可好景不长,此站点夜晚的流量和话务量却随着扩容日益增长,直到后来配置达到了惊人的8/8/8,也挡不住晚上凶猛的GPRS用户流量。

“不行给这个站加套1800设备?”1800频段那时刚刚兴起,在话务繁忙的商业区和大专院校周围基站已经逐步布放。可在这么一个荒郊野岭的基站上,设备申请该如何写?总不能写“为了满足墓地特殊人群夜间繁忙的流量需求”?

3 求符,驱鬼

司机老李听说了大家的疑惑,胸有成熟的道:“基站闹鬼?我是信佛的,去寺里向大和尚求个符回来贴上就消停了。”

“闹鬼”的基站

大家当然一笑了之,没想到老李次日真求来张黄纸,郑重其事的跟着大家白天又去了趟柳园墓地基站贴上。

此时已经是2009年6月下旬了。那张符真的像是起了作用,这个墓地基站似乎在一夜之间回到了原来正常水平,一夜下来话务量不到1爱尔兰,流量只有几M了。

4 引来厉鬼

可基站刚刚消停了两个多月,大家都准备打报告拆载频来提高站点利用率时,时间到了2009年9月初,柳园墓地基站晚上的话务量和流量又再一瞬间猛增了。

“更厉害的鬼来了,那张符恐怕不够用了。”老李念叨起来。“跟主任说说,批点经费,我去南华寺多捐点香火钱,请更厉害的大和尚过来念经驱鬼。”

大家这次纷纷表示不屑,谁不知道上次是不是歪打正着?

“这个站点和大学里的基站的话务周期怎么这么像?”小王有些纳闷。看了看地图,最近的大学离这里好几个街口,足足3公里以上。大家纷纷表示这个想法不靠谱。

可小王依然不信邪,就算真有鬼,也得问问他每晚怎么弄出这么大动静?莫非是个色鬼,每晚还得上网看毛片?

5 捉鬼

小王的疑惑并非无道理。本站的TA6-10的占比一直很高,这个指标证明了用户的距离集中在3至5公里之间。换句话说,这个基站很有可能就是受那个大学的影响。

小王找到了校园营销中心的同事帮忙,很快就有了回话,同事给安排了这个大学的学生会干部,小王下班后专门跑过去一趟。

“我们都用的锁频软件。”学生会干部的一席话让小王大吃一惊。原来这个学校没有做室分,校园周边的基站在夜晚高峰时期拥塞非常严重,上网打电话都困难。

“我们有通信专业的学生,帮大家在塞班手机上装了Fieldtest软件,并教大家如何锁频,提供了几个频点,用了之后晚上上网快多了。”小王当场实验,那几个频点中就有柳园墓地的频点,锁频后电平值虽然只有-85DBM,但上网和通话质量并不受影响。

原来每到晚上,学生上网高峰时期,校园周围的基站拥塞严重,这些学生们锁频占上了柳园公墓基站的小区,上网自然要快许多。几个月来大家不停的扩容,也让越来越多的学生们锁频到这个基站来上网了。至于那张符的作用?不过是学生放暑假回家了,自然也没人上网了。半夜基站闹鬼的原因就这样找出来了。

8年后的小王已变成了老王,回想起当年的闹鬼基站,不禁感叹通信技术发展之迅猛。

短短8年间,移动通信就更新了两代,如今4G+网速快如飞,覆盖无处不在,连高铁上也能享受流畅上网。可4G还未完,5G已来,而5G更将前所未有的改变我们的生活。

作为见证者和参与者,每一格信号,每一Bit流量,都承载着通信人的汗水和心血。无尽唏嘘,也无比骄傲!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