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私服运营商获刑5年 赔偿200余万进牢房
运营商
作者: 丁道师
2015-08-28 22:03
[ 久闻导读 ] 据《深圳晚报》报道,前不久,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就一起《魔兽世界》私服侵权案件,进行了审理并作出严厉判决。这一结果,无疑是向所有架设与经营私服的违法人员敲响了警钟。

魔兽私服运营商获刑5年 赔偿200余万进牢房

经审理查明,池裕森、池裕建等5人在2012年10月至2013年5月期间,架设名为“盛大魔兽”的《魔兽世界》私服,并以收会员费、贩卖虚拟物品等形式进行牟利,从2012年10月起非法经营额为人民币2,339,700.64元。经鉴定,“盛大魔兽”与上海网之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经授权和批准,在中国大陆地区出版运营并享有相应著作权的网络游戏《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构成实质性相似。法院据此认定,池氏兄弟等5名被告人以盈利为目的,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发行其计算机软件,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构成侵犯著作权罪,应予惩处。在共同犯罪中,池裕森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其他被告人起次要作用,系从犯。法院结合五名被告人到案后均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态度较好,其中被告人池裕森、池裕建通过家属积极赔偿被害单位的经济损失等表现,以及5人在共同犯罪中的职能分工、作用大小等情节,对其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五年不等,没收扣押在案的电脑、服务器硬盘等犯罪工具以及违法所得,并处罚金总计人民币15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起案件的相关被告在最初,显然对于这样的结果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比如这起案件的被告之一池裕森就知道创建私服是违法,但一直以为只需负民事责任。尽管池裕森认罪态度较好,而且他的妻子也已经通过抵押个人资产给予网易公司一笔233万元的赔偿,但池裕森还是免不了面对一场牢狱之灾。从2013年5月抓获池裕森,到2015年1月30日他第一次走上法庭的被告席,再到2015年6月7日本案一审宣判,案件历时两年之久,但对于计算机和互联网世界的知识产权保护具有极其深远的影响。

所谓私服,是指未经版权拥有者授权,非法获得服务器端安装程序之后设立的网络服务器,本质上属于网络盗版。私服不仅侵犯了游戏版权持有人享有的利益,也对广大玩家的游戏安全构成了威胁。因此,依法严厉打击私服既有其正当性,合法性,更有其必要性。而架设和运营私服的违法行为,有四方面显而易见的危害:

私服侵犯了著作权所有人的利益。以此案为例,池氏兄弟等5人利用其私自假设的私服,出售会员道具,短短8个月便获得近240万巨额利润,致使《魔兽世界》官方运营商直接经济利益蒙受损失。此外,私服未经授权擅自使用《魔兽世界》版权持有者投入巨额资金开发的世界观剧情、场景地图、人物形象、道具图案、游戏数值、软件程序等无形资产,也造成了一定程度的间接经济损失。可以说,架设私服对于正规游戏运营商与版权持有者而言无异于一种野蛮的盗窃行为。

私服无法对用户虚拟财产进行保护。池氏兄弟等5人的主要获利手段是向注册用户出售游戏内的所谓“会员装备”。用户需要事先向私服经营者支付昂贵的费用才能获得这些游戏道具。然而在侵权的前提下,这些私服经营者与用户之间的交易在发生之后并不能得到有效的保护,用户用真金白银换来的这些虚拟资产也无法在发生纠纷或私服停止服务时获得任何形式的赔偿。毫不夸张的讲,私服向玩家出售的这些道具正如现实世界中的三无产品一样,消费者与用户在蒙受损失之后往往维权无门,只能自认倒霉。

私服对整个游戏行业伤害巨大。网易副总裁李日强认为:“类似此次案件中架设和运营游戏私服的行为,对游戏企业造成了巨大的直接和间接损失。如果听之任之,这样的行为对于整个行业甚至都会产生毁灭性的打击。”

对于正规游戏运营商而言,私服就如同致命的危险寄生虫。相信不少玩家还记得,就在几年前,一款自韩国引进的奇幻大作,在极短的时间内即被私服淹没,而在其官方服务器关闭之后,这款游戏的私服却依旧火爆至今。这种情况如不加以遏制,必将导致整个行业陷入劣币驱除良币的恶性循环。

除此以外,在这起历时两年的案件中,私服其实也给私服运营者自身及其家庭带来极大的伤害。文章之前已经提到,尽管池裕森的妻子通过抵押个人资产凑齐了233万元,并将其赔偿给了网易公司,但池裕森还是免不了面对一场牢狱之灾。这样一笔赔偿,其实很可能让池氏兄弟之前在私服上的所有盈利都直接打了水漂。与此同时,我们也能依稀在被告人的供词中,看到这样一起案件对兄弟感情的伤害——比如池裕建就在供词中表示:“魔兽世界私服的事情是弟弟池裕森做的,他被抓了,被判多少年都是他活该,现在也恨他。”我们很难想象,当两兄弟结束了刑期,重新开启自己人生的下一篇章时,他们的兄弟之情是否还能和好如初。

私服,确实到了需要严刑峻法进行打击的时候了!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