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汽车后市场”的大变革即将到来
互联网+
作者: 梅花园陈述
2015-08-28 21:56
[ 久闻导读 ] “互联网+汽车后市场”的大变革即将到来,数据生意谁来做?
“互联网+汽车后市场”的大变革即将到来

2015年被认为是“汽车后市场格局重构元年”。一方面,市场规模及融资规模空前。2014年中国汽车后市场规模超过6000亿元,预计今年将破7000亿元,离万亿规模超过美国不远了。而近两年各种汽车后市场O2O项目如雨后春笋般崛起,上线不到一年获得上千万美金的投资,已司空见惯。

 

另一方面,汽车后市场诸如维修、保养、配件零售等业务和服务,仍存在利用信息不对称牟利的情况,不公开、不规范的现象经常有之,实体汽配城依然是配件交易主战场,夫妻店仍不少见。可以预见,“互联网+汽车后市场”的大变革即将到来,而这次变革当中,数据生意将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基础数据,让讲故事更有底气

 

所有互联网改造传统汽车后市场的创业项目,几乎都从讲故事开始,既要讲给投资人听,又讲给用户听。

 

给投资人讲,重在说模式,比如采用垂直模式,原来的汽车维修、保养提供上门服务;比如平台模式,整合一定区域内的服务站点,吸引足够多的用户,双边在平台上互相选择。给投资人讲,规模及发展速度很重要。

 

而对于用户来说,更加关注服务质量,这里包括服务人员的专业水准,可以提供的自助保养建议等。举个例子,养车无忧自助保养覆盖70多个汽车品牌,不包括进口车型,能不能更多一些?竞争对手车易安就覆盖了100多个品牌。如果自身通过一定途径获得的基础数据不足,可以与第三方进行合作。比如,行业研究出身转型专做数据服务的正时汽车,其相关数据可覆盖国产和进口共137家品牌。

 

实际上,养车无忧已经算业内做的可以的了,汽车后市场基础数据缺乏问题一直存在,典型的特点是,配件流转、交易的效率不高。究其原因,汽车的售后、配件流通是一个特殊的领域,所需要覆盖的车型超过17000个,所需要覆盖的配件超过5000万个品种,没有数据的支持,想高效、高质量运转,纯属空谈。

 

对于初创企业来说,扩大客户规模固然重要。而着眼基础数据,强化服务质量,也是早晚要补的课程。做好用户体验,不应该只是空谈,而是从每一点滴做起,先做扎实,再做极致。

 

打着数据主意的,有两类玩家

 

那么,如果汽车后市场服务O2O平台、零配件电商平台、配件分销商及维修店需要相关的基础数据,到哪里去找?有谁在经营相关服务呢?这个问题比较好解决。

 

刚才提到的正时汽车,其前身嘉之道汽车咨询在汽车行业做后市场研究已经有十多年,2013年形成了正时汽车的雏形,专门做数据生意。正时通配数据库覆盖了2005年以来上市的各类国产及进口品牌137家,15000多车款的5000万条相关数据,目前已经与国内多家知名电商及零部件经销商达年度服务合作。

 

另一类玩家是保险业定损出身,车辆出现事故,要定损必须获得每款车型的零部件价格、工时费价格等,这是确定索赔金额的关键,所以这类企业具有比较精确的数据库,显然他们不会参考网站的数据。如用友旗下的精友时代,是人保数据部门独立而出成立的公司,是保险数据行业的垄断企业,占保险行业90%的市场份额。

 

翱特是定损企业里面的另类玩家,在保险行业提供奔驰宝马的定损数据,拿到了奔驰宝马的授权。模式比较独特。

 

两种玩家可以说是都有自己的长处。正时汽车数据服务范围更广,服务对象包括O2O企业、平台电商、整车及零部件公司、保险公司、定损公司等;而精友时代的服务对象主要在保险公司和定损公司,正在拓展其他的业务,相比前者,数据更加精确。

 

那么,正时汽车是否有提升数据准确度的措施呢?其CEO李斌曾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正时要做的就是让所有使用他们数据的终端(当前千余个)发生或发现数据错误的时候,把错误能报送上来,让他们的后台在24小时做核实处理,处理完成后不仅报送者能获得更准确的数据,所有用户都会一起受益。即“单点报错,全体受益”。

 

翱特的模式,如果一家一家厂商攻破,获得授权信息,那么获得的数据将是更加权威的,将对正时汽车和精友时代等形成较大的竞争。不过其目前尚无此方面的打算。

 

基础数据不只是生意,还是事业

 

在欧美,汽车数据公司有着非常成熟的运营模式。用户按其所需使用数据,不管是查车型,查配件,查保养规则,查替代配件编号,甚至是查维修故障信息,都有一个随手可获得的来源。

 

为什么在国内没有这样的公司呢?我认为是国内的企业过于注重短期效益,而基础数据的前期收集、整理是比较漫长的过程,并且获得收益和回报的时间也比较长,一般企业不愿意做。

 

但对于行业来说,这件事情的价值的确很大。可以促进产业链配件交易的效率,提升发单准确性,目前B2B配件交易通过电话询问的发单准确度不足50%。基于基础数据库的电商平台可以有更多的配件选择,带来一定的价格优势,让价格敏感型客户有适合自己的方案。此外,可以提供交易配件的追溯源头可行性,也符合国家提倡的“同质配件”战略。

 

这样的事情,听起来应该由政府来牵头做,可以投入一定的资源进行引导,快速推动基础数据完善,提升整个行业的效率。但政府并没有出手,与之有一定关系的,由十部委联合推动的《汽车维修技术信息公开实施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目前面临难产。除了政府,做数据生意的企业,能把这个事情当做一个事业来做吗?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