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搭上”高铁已成事实,然叫好叫座难兑现?
外卖
作者: 刘旷
2017-07-26 15:55
[ 久闻导读 ] 当有一天,人们不再为乘坐高铁出行“吃什么”而发愁,首当其冲想到在高铁上订外卖的时候,高铁外卖便是成功的。

外卖“搭上”高铁已成事实,然叫好叫座难兑现?

近日,高铁外卖首次在全国27个高铁车站上线运行,乘坐G、D开头的乘客,可以使用12306的网站和12306的手机APP来进行餐点预订,解决旅途中的吃饭问题。据了解,在高铁上“叫外卖”,除了能预订所乘列车提供的自营盒饭,更大的惊喜在于旅客能在高铁上收到来自社会上的餐点外卖,而这也为旅客在乘车途中解决吃饭问题上提供了更加丰富的选择。

“惊喜”,高铁上也能叫外卖

提到外卖平台,除了美团、饿了么和百度外卖行业的三巨头,还有肯德基宅急送等等。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移动支付的人口量超过5亿,在线外卖人口数实际超过1.5亿,预计外卖行业还将不断扩张,到2020年前后外卖渗透率在80%左右,这个巨大的“蛋糕”吸引了不少平台纷纷加入,而近日又新添了一位“大佬”级别的平台,那便是高铁外卖。

基于手机高铁购票APP,消费者打开之后转到商旅服务一栏找到订餐服务,在上面输入乘车日期和车次之后就能选择餐点,再填写姓名和座位号等信息,付款成功之后就能“坐等”外卖送达手中。据了解,由于高铁处于移动状态,因此不同于社会上普通叫外卖的订单,其有着“私人订制”的专用小票,上面印有车厢号、车次等信息。

显然高铁外卖的产生对旅客、商家和铁路部门来说具有极大的意义。

对旅客来说,高铁上解决吃饭问题有了更多选择。众所周知,高铁上的自营快餐样式不多,难以满足旅客多样化的用餐需求,并且价格相对也不够“亲民”,性价比不高。然而对于大包小包出行的旅客来说,除了吃泡面和订高铁上自营的餐食解决“温饱问题”别无选择,因此高铁开通外卖服务无疑是广大旅客的“福音”。据了解,这些高铁供餐站的餐饮以连锁品牌居多,如南京站的老娘舅、永和大王,还有杭州东站的德克士,长春站的吉野家等等。

对商家来说,新增了客源渠道。客源是一家餐饮店主要的经济来源,拓宽客源渠道对于商家来说至关重要。此次高铁外卖服务功能的开通,对于铁路沿途站点的商家来说无疑是一次不可错过的商机,这意味着自家的餐饮还能“搭上”高铁去“旅行”,提升开店的营业额。

对铁路部门来说,可以提升旅客的出行体验。旅客乘坐高铁,不仅要“坐”得舒心,“吃”得称心也是必不可少,铁路部门把两者抓好,对于提升服务口碑大有帮助。因此为了实现外卖“搭上”高铁,铁路部门和商家方面均做出了极大努力,在生产及配送过程中可能产生的问题都进行了细化处理,高铁乘务员在一个月前已经受了专业的培训,期间还有食品卫生检查人员的监督,安全有保证,另外还专门配备保温箱,保持外卖的温度等等。

此次高铁外卖作为“互联网+高铁”的一次大胆尝试,不但拓宽了外卖行业的市场蓝图,更是由于切入市场痛点而受到不少旅客的欢迎。据新闻报道,以长沙南站为例,7月17日收到订单83单,18日近130单,预计往后订单还会逐日增加,可见社会餐饮入局高铁大有可为的着力点。不过,高铁外卖让人们感到惊喜的同时,要想实现全面铺开还面临着一些阻碍。

“困境”,刚试点就已面临难题

虽然高铁外卖已经开始试点运营,但是与社会上普通的外卖配送相比,其具有不可抗拒的局限性,除了面临着美团、饿了么、百度外卖等外卖平台共同存在的如食物质量、用户体验等问题之外,还面临着一些应当深入思考的行业困境。

首先,高铁外卖配送环节太复杂和下单时间过早是商家和旅客目前的困扰之一。由于高铁到站停靠具有严格的时间规定,一般情况下停站时间只有两三分钟,因此外卖要想准确送达旅客手中,配送过程中的任何一环都不能出现延误和纰漏,一旦错过列车到站时间将于事无补,这就对商家在时间的配合上提出更高要求,如果在准备的过程中出现失误,造成的损失是无法挽回的;并且一般情况下,社会上的普通外卖只需要提前半小时或是十多分钟下单即可,高铁外卖要求旅客在发车前两小时提前下单,在那之前也许旅客处于“还不饿”的状态,所以在选择餐点样式的选择上容易拿捏不准。

其次,高铁外卖配送费价格差距过大,等待配送时间过长。据了解,高铁外卖不同商家起送费各不相同,8元的配送费是普遍价位,有些则高达二三十元,如此高昂的配送费无疑会吓跑一大批想要尝鲜的顾客;另外不可忽视的一点,旅客叫了高铁上自营的餐饮能很快送达,虽无法做到“随叫随到”,但是比起“叫外卖”来说还是要快一些,而叫了外卖之后则需要到站才能吃到食物,时间上的限制性很大,即使高铁也针对这方面做了努力,争取在最短时间内将外卖送达旅客手中,但是比起直接在高铁上叫盒饭的便捷性来说还是不占优势。

再者,相比普通的社会外卖配送,高铁外卖如果不合胃口更容易失去客源。众所周知,社会上的普通外卖是建立在“懒人经济”的经营理念之上的,人们点外卖更多是由于“没时间”、“懒得做”等因素,而叫外卖显得方便又快捷,提前下单过后不久餐点就能送到自己手中,节省了做饭或是出去吃饭的时间。而人们在高铁上订外卖更多的因素,则是其为旅客提供了更加多样化的订餐需求,在一定程度上缓解高铁自营盒饭样式太少等问题,如果旅客大费周章等了较长时间却等来了一份并不算可口的外卖,还不如依赖高铁自营餐点来得实在,因此高铁外卖如何做出差异化体验是目前面临的另一大难点。

最后,外卖商家在处理高铁外卖和普通外卖上容易出现“两头忙”的局面,轻重缓急难以界定。大多数情况下,商家不仅要准备高铁上的外卖,也许还有普通的外卖订单需要及时处理,要想实现两者的配送时间均不延误,需要商家增派人手,不仅仅是多几个外卖配送人员的事情,更多在于厨师准备食物的快慢程度,因此如何实现两者的高效统一是商家面临的又一困局。

难以破解的行业困境看似简单,但是如果不解决,则会成为高铁外卖顺利前行的大阻碍,提升消费者体验也将变成无稽之谈。

“畅想”,高铁外卖如何实现叫好又叫座

无论是普通的外卖还是高铁外卖,要想实现叫好又叫座并非一件易事,就拿高铁外卖来说,需要铁路部门和商家双方的共同努力,但是从长远看来,撇开外卖从供餐站到旅客手中这一系列复杂且难以剔除的环节不谈,更多把握权在商家手上。

因此,从商家角度来说,高铁外卖要想让旅客心甘情愿下单购买首先要做到以下两点:即价格亲民和美味。前面提到,高铁外卖配送费有些高达二三十元,这样的价格已经足够在高铁上订一份普通的盒饭,商家该意识到,使人望而却步的不是外卖价格,而是外卖配送费,因此制定一个合理的价格区间,减少出现配送费高低参差不齐的现状显得尤为必要,其次用食物“拴住”消费者的胃以此增加用户粘性也是重中之重,要知道广大乘客的评价好坏对于树立品牌的口碑至关重要,“蝴蝶效应”在外卖行业中同样适用。

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铁路旅客发送量为28.14亿人次,比上年增加2.79亿人次,其中动车组占比52%,超过了一半,由此可看出高铁外卖市场规模的庞大,潜在客户众多。据铁路方面表示下一步随着订餐工作的陆续铺开,将会有更多的商家入驻加盟,旅客在动车组上的餐食将会更加丰富,也有助于提升人们的乘车体验。

随着现时外卖正在进入精细化运营,那么高铁外卖将来进入精细化运营也是必然趋势,高铁餐饮是从垄断经营改成了特许经营,铁路部门希望提高旅客满意度,旅客希望餐饮物美价廉,餐饮企业希望赚取利润,而铁路部门又因特许经营、送餐清扫等向餐饮企业收费,这个利益博弈的循环,正是高铁互联网订餐改革的内核。改革从来不易,其深层原因在于利益的调整重构过程艰难,必须从旧的平衡通过不断博弈而达成新的更高层次的平衡。因此,只有实现多赢,才能持续长远。

因而不妨在此基础上进行大胆猜想,除了乘坐高铁能订外卖,能不能开通火车的外卖服务;其次,都说去一个地方不可错过的事就是要尝到当地的美食,那么仅仅只是“路过”的高铁能否最大限度满足车上旅客的口腹之欲,不仅限于叫餐饮外卖,还可以畅想路过某地想要尝试当地特产能不能叫外卖。

当有一天,人们不再为乘坐高铁出行“吃什么”而发愁,首当其冲想到在高铁上订外卖的时候,高铁外卖便是成功的。这种“不发愁”不仅是对外卖餐点物美价廉的畅想,更是外卖及时送达手中的那份安心。

刘旷,以禅道参悟互联网、微信公众号:liukuang110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