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永安行即使上市也仍然“不行”?
永安行
作者: 王天露
2017-08-20 12:44
[ 久闻导读 ] 8月17日永安行登陆上证所,开盘并无意外,涨幅43.99%,股价报38.66元。

在A股上市,企业必须连续三年盈利超过3000万元。这意味着在共享单车行业“流血不止”的常态下,永安行成为了唯一一个已具有“稳定盈利模式”的企业。

公开资料显示,2014、2015、2016年,永安行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6830万、9336万、1.16亿元。

上市的东风吹起来,永安行看起来似乎“很行”,但真相真的如此吗?

上市“及时雨”

事实是,永安行上市的算盘从2年前就开始打了。

早在2015年6月18日,永安行就已向证监会报送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却因当年“股灾”IPO暂停而不得作罢。今年3月23日,永安行再次向证监会报送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并于4月14日得到了首发申请核准。8月17日,永安行在上交所正式上市交易,成为了国内首间上市的共享单车企业。

毋庸置疑,上市与公开发行不仅能带来一次最为直接的融资,更是能显著提升企业的品牌知名度,对品牌建设提供巨大的助力。此次上市,永安行被推向风口浪尖,一时间内自带光环,甚至有了“共享单车第一股”的名望。有了上市公司的背书,永安行的品牌力将骤增。

此次永安行IPO计划发行2400万股,股票发行价26.85元,计划募资5.8亿元。其招股书显示,永安行将募资用于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补充公共自行车系统建设及运营项目营运资金、偿还银行借款。

为什么说永安行即使上市也仍然“不行”?

永安行于2010年8月成立,多年来长期经营公共自行车系统生产和专业运营服务。正如其在招股书中所述,“补充公共自行车系统建设及运营项目营运资金是公共自行车业务的固有需求,公司业务快速发展,迫切需要营运资金的支持。”上市的东风一来,无疑给处在亟待发展的永安行送来了一场及时雨。

永安行上次传来融资的消息是在今年3月1日,宣布完成来自于蚂蚁金服、IDG资本、深创投等多家投资机构的A轮融资。但还不出一个月,3月24日永安行挂出的招股书中就已显示其中止了与上述投资公司的合作,并因共享单车盈利困局暂停了对共享单车的投入。

但资本已成为了共享单车行业最高的壁垒。在此背景之下,行业“双霸”摩拜、ofo已分别与今年6月、7月完成E轮融资,融后估值均远超百亿元。

与之相比,永安行的体量显然是小巫见大巫。如果按照永安行招股书中显示的7200万股总股本及发行定价计算,上市前永安行估值约为19.3亿元,不足摩拜、ofo在E轮融资时公布估值(30亿美元)的1/10。

当然,现在还尚难对永安行市值进行计算,但体量相差悬殊是显见的。

自共享单车崭露头角,摩拜、ofo发展势如燎原,奠定共享单车行业第一梯队的格局。永安行紧随其后,位列共享单车第二梯队“头牌”。据极光大数据在6月对共享单车市场渗透率的排名,永安行以0.78%的市场渗透率仅次于ofo5.5%、摩拜4.9%位居行业第三名。

为什么说永安行即使上市也仍然“不行”?

但共享单车业务对永安行来说只是“小打小闹”。招股书中显示,2016年永安行主营业务中,来自于共享单车业务收入只占永安行的0.05%,与政府合作的有桩单车相关业务(公共自行车系统销售收入、公共自行车系统运营服务)的收入所占比例高达99.82%。有桩单车业务也将持续做为永安行的支柱业务持续发展。

为什么说永安行即使上市也仍然“不行”? 

与大举进驻一二线城市共享单车不同,永安行更多的将有桩单车覆盖于三线及以下城市及周边县、镇区等,形成了错位竞争。截至2016年底,这些区域的骑行会员已达约2000万人,其中线上平台注册会员约750万人,2016年为全国会员提供了超7.5亿次的出行服务。

相比于竞对,永安行以有桩单车的形式抓取了大量的三线及以下城市的用户。这是在“以大规模获取用户”为核心的互联网浪潮中,其他共享单车企业所不具有的优势。

另一方面,来自于政府采购行为的有桩单车业务使永安行能够获得稳定的收益。招股书中显示,2014年至2016年,永安行营业总收入分别为3.81亿元、6.2亿元和7.74亿元,同期净利润达到0.68亿元、0.93亿元和1.17亿元,盈利情况良好。目前永安行已经进入约210个市县,并定下了未来3年内进入约350个市县的目标。

看起来盈利模式一片大好,但这并不足以证明未来的永安行足以持续走高。

有桩单车前途堪忧

前文提到,永安行营收主要自政府及政府相关单位处收取,相关业务为以有桩单车为主体的“公共自行车系统销售收入”及“公共自行车系统运营服务收入”。二者所占比例在2016年高达99.82%。自政府采购的有桩单车业务成为了永安行毫无疑问的“绝对”核心业务。

此种政府利用非政府资金来进行非经营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本质是BT(Build & Transfer)模式,即永安行负责搭建有桩公共自行车基础设施,完成后移交当地政府,并获得来自政府采购的收入。 

为什么说永安行即使上市也仍然“不行”? 

永安行招股书显示,仅系统运营服务一项,约100个县市可为永安行在2017年带来保底6亿元的收入,而系统运营服务占永安行整体收入2014-2016年平均约65%的比例。按此比例计算,2017年永安行来自政府对于有桩单车的相关营收在9亿元以上。入驻城市政府对于有桩单车的平均支出,2017年将约为900万元。这些费用将成为政府在支持公共出行的财政支出。

相比于建设、维护均需连年付费的有桩单车,共享单车对于当地政府来说显然具有更低的成本。共享单车正在大规模吸纳社会企业融资,并在所在城市投放足量单车,免除了政府对于当地有桩单车建设、运营及维护的投入。

随着共享单车持续发展,未来相关县市政府即可引入共享单车作为公众“最后一公里”的出行解决方案,辅以相应合适的政策和监管,成为其缩减其财政的支出的手段。

不仅如此,8月3日交通部等10部门共同发布共享单车新政也成为了其发展的助力。新政肯定了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俗称“共享单车”)在更好地满足公众出行需求、有效解决城市交通出行“最后一公里”问题、缓解城市交通拥堵、构建绿色出行体系等方面发挥的积极作用,并提出一系列鼓励发展政策。其中包括各城市应引导互联网自行车运营企业合理有序投放车辆、推进自行车道建设、自行车停车点位设置和建设等要求。共享单车的发展得到了官方的公开支持。

如今,各共享单车企业如摩拜、ofo已有超百亿资金加持,在三线及以下市县的市场仍较为空白,但经过近2年的发展,已拥有相对完善的技术和运维能力。新政一出,共享单车与政府的合作关系将进一步深化。在当地政府相关管理措施出台的配合下,共享单车渠道逐渐下沉,实则只是时间问题。

在不久的将来,有桩单车在三四线及以下县市的大本营,可能面临着来自于共享单车行业的巨大冲击。永安行未来若持续以有桩单车作为盈利主体,也必然难以以扩大盈利的状态持续发展。

重新押宝共享单车

据永安行招股书的显示,未来 3-5 年内,公司将不断扩展其他区域公共自行车业务,并通过无桩共享单车向一二线城市延伸。招股书中亦多次提到,永安行未来将致力于结合有桩公共自行车和无桩共享单车、共享助力自行车的功能。此举似乎透露出永安行仍然对共享单车业务跃跃欲试。随着此次成功上市,永安行也将有更多的资金以支撑其未来在共享单车业务的发展。

自2016年11月永安行共享单车业务入局,已将无桩共享单车优先投放到成都、昆明、长沙、南昌、福州、贵阳、北京、上海等一二线永安行有桩单车业务暂未覆盖的区域。截至目前,永安行共计投放5万辆共享单车,还不及摩拜超500万、ofo超650万的投放量的百分之一。

投放量越多就意味着越有机会获取更多的用户。

据艾瑞咨询在今年6月对于共享单车行业的研究数据,永安行APP独立设备台数为160万台,远低于ofo的6464万台和摩拜的5925万台。

共享单车行业似乎摸准了互联网行业“用户当道”的脉门,各共享单车企业都在以最快的速度占据最多的城市,以迅猛势头大规模占领一二线城市街头。但大量的铺车以获取用户导致城市空间承载能力受到挑战,频繁出现共享单车违规停放、占用公共通道等事件。在共享单车上线不到两年的时间,城市容量问题随即浮出水面。

今年7月起,杭州、郑州、南京、广州等城市相继出台暂停投放共享单车的命令,各企业不得不在已有存量的基础上进行运营。城市容量上线露出,一二线城市共享单车行业格局已定,仍未进入城市的共享单车未来希望渺茫。

永安行招股书中也明确了此问题的风险提示:尚未开展有桩单车业务的一二线城市若已投放共享单车,将对铺设有桩单车的计划造成冲击;另一方面,若未来共享单车渠道迅速下沉,将影响永安行有桩单车系统的投放进度和规模。

打算剑走偏锋,绕开被摩拜、ofo双霸夹击格局,准备在其未入驻的城市主打“错位竞争”的共享单车企业不止永安行。

悟空单车在今年1月7日宣告进入重庆市场,首批投放2000辆。但看似乐观的“独霸”日子才过了3天,1月10日就传来了ofo投放重庆大学城的消息。在正式运营仅5个月后,6月13日,悟空单车在竞对快速大量铺车、资金告急难以维持单车供应等压力下,宣告退出共享单车市场。

无法回避的真相最残酷。资本裹挟下的互联网头部势力,从来没有攻不下的城市壁垒。共享单车巨头渠道下沉,进入更多三四线及以下的更多城市将会是必然。

在竞争的红海中,永安行到底行不行,就等时间给出答案了。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