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炸弹”之后,阿里能否“斗酒诗百篇”?
阿里
作者: 吴筱凤
2017-08-26 17:18
[ 久闻导读 ] 在小杯中倒入白酒,然后把小杯放入到盛满啤酒的大杯中,白酒连同啤酒一起下肚,这种喝法叫深水炸弹,其特点是入口即炸、后劲难挡。

昨日(8月24),阿里在O2O领域掷下一枚深水炸弹,以10亿美元资金支持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稍作回顾,近一段时间,阿的深水炸弹不止一枚,而是子母弹。从8月17日晚间阿里公布2017年Q2财报,季总营收约502亿元,同增56%,各业务板块表现出较强的增长态势;接着阿里落子西安建西北总部,贵州大数据峰会上马云再爆金句,三十年后年轻人将找不到工作......

如酒入口,瞬间在科技圈引起后劲。遥想当年,打着望远镜也找不到对手的阿里,如今的集束炸弹,某种程度上还做了定向设置,目标和射程之内离不开京东,更少不了腾讯。

大象为何起舞?

阿里的市值已经突破4000亿美元市值的关口。要知道从3000亿美元跨越到4000亿美元,阿里只用了不到三个月时间,若以2016年世界各国GDP作为对比,目前阿里市值可以把泰国挤掉,位列亚洲GDP排名前十的经济体。

谁说大象不能跳舞?阿里一度拿出互联网公司的风范。

2017年Q2的季度财报显示,阿里季度营收同增56%,活跃用户4.66亿,移动端月活5.29亿,环比增加2200万,云付费用户超过100万。时间线拉长,近三年来,阿里每季度的营收几乎超过30%的增速,其新增的用户态势也比较明显。

此外,阿里的履带链条中的各项业务依然保持增长,尽管马云高喊电商消失,但阿里电商业务对营收增长的贡献率达87.9%,占比达85.7%,核心电商业务仍旧是阿里的现金牛,依然扮演给其它板块业务输血的角色。 

“深水炸弹”之后,阿里能否“斗酒诗百篇”? 

移联网的流量红利消尽,为何阿里电商依然保持活力?

不难看出,阿里2017年Q2财报特意突出了天猫的成绩,在平台建设、物流、甚至统计口径上均有彰显,无疑暴露,在电商维度,京东造成的威慑足以让阿里正视这个对手。

其实,天猫和京东正面pk有些日子了。

在今年618的战场中,天猫、京东在品类上相互攻打腹地,供应链上“逼宫”商家,公关之间的口水在为期20天的买买买盛宴中增色不少。尽管在上一财年的GMV规模,季度GMV增速,营销费用等方面,京东的数据均略低天猫一筹,京东和阿里的差距已经逐渐缩小。

“深水炸弹”之后,阿里能否“斗酒诗百篇”?

据阿里巴巴财报数据显示:2016财年,阿里电商集团GMV为30920亿元,其中天猫商城GMV为12150亿元;2017财年,阿里电商集团GMV达3.767万亿元人民币,较2016财年增长22%。增速比阿里快一倍以上的京东,若剔除增速,按照目前双方的基数估算,京东2017财年交易额约13412亿元。体量超过B2C的天猫的同时,阿里和京东的体量只有3倍多的距离。

不容忽视的是,上升到理论战略高度的阿里新零售与京东的第四次零售革命各表一枝,足以看出,京东和阿里在电商、甚至未来的金融、物流等维度均有意打造两套标准。

之于移联网的下半场,之于京东的潜在威胁,阿里必须保持提速状态。

阿里CEO张勇表示,阿里在如此大的体量上还能保持快速增长,与天猫服饰、3C数码、快消等核心业务的强劲爆发有关。天猫业务能够托起整个核心电商业务的发展的重责吗?可以说,天猫只是阿里回归电商,回归零售的核心关键点。

2016年天猫双11创下1207亿元的天量记录后,在张勇的带领下着手启动“三纵两横”的组织架构调整,天猫团队和聚划算团队实现全面一体化的网状协同体系,今年无论是天猫更换slogan、天猫超市的加大投入还是会员体系的打通、阿里妈妈全域营销,建立北京中心战略,诸如此类的动作,无一例外是围绕阿里电商的存量用户和如何做增量来考量。

通则不痛,显然阿里正各个休整和升级线上的活点,以继续发挥优势,另外,阿里新零售大网的力量潜伏已久。

据多方数据显示,30万亿的社会零售规模,线上只占15%,线下蕴藏着零售的巨大金矿,首当其冲的是用户资源。撬动这一巨量资源,新零售也好,智慧零售、第四次零售革命也罢,新零售的本质是推动线上线下的融合,真正形成数据化运营模式,实现产品的天量货架和管理,对用户形成更加精准化和生命周期数据化的满足。

这一趋势必然会对传统商业造成碾压。也是新商业世界的另一个发展新契机。

阿里的新零售战略的标志事件要数2013年与银泰的合作,目前阿里已经结成银泰、苏宁、三江购物、百联集团四大陆军“盟友”,还有从无到有孵化的盒马鲜生,其战略动作指向明确,要么针对零售业态,要么针对3C家电等品类。要知道,马云和张勇不是任何阿里的生态项目都给予站台的。

阿里新零售力量集结号已经吹响。今年7月,张勇挂帅“五新执行委员会”,包括阿里集团,蚂蚁金服集团,菜鸟网络集团等阿里生态体系内所有力量。

今年8月天猫宣布在北京中心战略,将联动盒马、苏宁、银泰、易果生鲜等启动“天猫三公里理想生活区”,根据相关数据,天猫目前线上线下打通的店铺超过100万家,有超过10万家门店实现互联网化改造,完成“商品通、服务通、会员通”。

显然,天猫在此季度带来的49%的增速,阿里电商平台还能带来巨量的新增用户,由此看来,这只是新零售后劲的一角冰山。用脚趾头都能预测,未来阿里的财报数据将会更亮眼。

其新零售“核弹”的威力还没真正暴露。

阿喀琉斯之踵

修成玉颜色,货与帝王家。

百度外卖贱卖,离不开阿里这位东家的鼎力相助,10亿美元促成O2O外卖领域的3进2格局。阿里向来具有“帝王”之气。买买买的大手笔比比皆是。这背后是阿里电商生态帝国的战略导向赋予的“职责”。

阿里的生态帝国从电商业务衍生,生态体系涵盖阿里云、支付、物流、创新业务以及大文娱这样的后手资源,在巩固电商,壮大大文娱、金融、物流为主的指向上,生态帝国边界拓展,各领域头部资源的卡位至关重要。

阿里要打通生态帝国的内循环,需要把控每个领域的流量入口。

因此,阿里在外卖领域布局了口碑网,还控股了饿了么;OTA领域布局了阿里飞猪;出行领域,“疾呼”滴滴和快的合并是个错误之后,阿里数次增持ofo小黄车;票务分发有淘票票;导航、物流、支付、影视等等各领域都进行了卡位。

阿里打造了个商业史上最复杂的生态,从B2B的阿里巴巴,到C2C的淘宝网,到B2C的天猫,不断投入,在各个领域一步一个脚印扎根。从去掉电商标签到新零售,从国内业务到全球化布局,从核心商业生态到看似边缘的大文娱战略,阿里的每一步都需要加快步伐。

所谓英雄所见略同,业界似乎普遍达成一个共识,京东和天猫的较量,实则是腾讯和阿里的对决。

腾讯靠微信、QQ两大应用,把持着9亿高粘性用户入口,而阿里却在5个多亿的交易用户身上,似乎用上了十八般武器。尽管马云放下誓言,宁可死在“来往”的路上,也绝不活着微信的群里,其社交硬伤依然无法治愈。陌陌、微博等社交布局,看到成效的恐怕只有面向B端的钉钉。阿里应该怀念,合并雅虎之后,曾经针对MSN之役,彼时雅虎通、阿里旺旺联手,拟“干掉”排名第二位的IM工具MSN,只可惜这一战略虎头蛇尾,不能不说是阿里之憾。

用户资源是互联网的第一大资源,只是企业的切口和进入的场景不同罢了。阿里从电商切入,共享出行从车切入,小米从手机切入,通过商品、信息或服务作为媒介进行连接。毋容置疑,社交的切入是相当具有优势的。

正因如此,阿里需要跑着挣钱,而腾讯则是躺着挣钱,更为重要的是,阿里是帝国心态,而腾讯更像是联盟的状态。

秉持开放的态势,腾讯在电商维度有了京东这个联盟,从微信一级入口给予京东社交力量的加持,据悉,当今,一个移动应用的人均获客成本在200元以上。在这样的趋势下,京东平台却彰显出流量的向心力。2017第二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京东过去12个月的活跃用户数为2.583亿,较去年同期的1.881亿活跃用户数,同比增长37%。2.58亿的活跃用户大概保持与阿里5个多亿平台活跃用户的1/2。

昨日(24日),京东和奇虎360共同启动“京奇”计划,是及腾讯、今日头条、百度之后又一流量入口,这是盟友状态的最好展示例,即具备重叠之后的张力,又具有取长补短的联合优势。即使是在线上线下融合的零售变革如火如荼的当下,京东和沃尔玛、永辉超市、百万家便利店计划,以及最近布局的300家3C线下体验店计划,京东在战略、物流、技术等方面的骨骼越来越强。

一城一局,京东在电商战场上已经逐步和阿里进行正面作战。然而,在大格局的视野中,腾讯更是一个挥之不去的敌手。

众所周知,蚂蚁金服支付的帝国根基支付宝正被财付通的力量逐步蚕食,据第三方数据显示,支付宝和财付通的差距只有10-15%的差距。在极差越来越小的情况下,两大剑拔弩张的支付工具的战火烧到可海外,截至2017年5月,微信已经对19个国家和地区进行合规化接入评估,已正式落地15个国家,支持超过12种外币直接结算。截止到2017年4月,支付宝已经登陆欧美、日韩、东南亚、港澳台等26个国家和地区,支持18种境外货币结算。海外支付竞争差距也不出意外地看不出差距。

阿里和腾讯看似没有交集的两家互联网头号企业,在支付落点上开始正面对抗。

此外可以看到,腾讯在共享出行领域也有金字塔顶端的滴滴、摩拜,在O2O外卖上更有综合实力位居榜首的美团点评,OTA领域的同程,途牛的卡位,即便是票务分发上,微票儿足有实力对抗淘票票。

在大格局的竞争也只有像阿里、腾讯这样的第一阵营的企业才具备足够的资金和实力抗衡。正因如此,微影和猫眼合并一度有传闻,正因如此,百度外卖出嫁此类烧钱的买卖,巨头的介入相当关键。

从腾讯的业务布局并不输于阿里,可以说,目前,阿里和腾讯竞争力量态势乃平分秋色,其压倒性优势并没有出现。然而,腾讯光在广告和游戏业务上的功力都已经冲破了4000亿美元市值的关口。

综合来看,社交是阿里的阿喀琉斯之踵,其跑着挣钱的状态似乎带有某种宿命色彩。

“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酒后的英豪,怀素宿酒《自叙帖》,羲之醉罢《兰亭序》,皆以酒为媒,凭空生出豪气,出手尽显灵动,然而,阿里能否如诗仙一般“斗酒百篇”,倒难以尽判,依当前“跑着挣钱”的路径及逻辑,与腾讯对照,少了不少灵动,其根正在:社交粘性。

不可否认,阿里是一家伟大的公司,也是一家善于变革的企业,电商的购物方式、无现金社会等改变了人民的生活,阿里代表中国力量在底特律主办了“连接世界”的中小企业论坛,去年马云为推动e--WTP飞行了8000个小时,阿里2016年直接或间接创造工作岗位3000多个,纳税238亿元。

但在商业路上,阿里立志要活102年,犹如那口“深水炸弹”,不是不醉,不要太醉。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