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保安励志哥那么火?
杂谈
作者: 神回复
2015-08-27 23:44:52
分享到:
[ 久闻导读 ] 清华保安励志哥怎么那么火?

@张彤:就是说2012年一个清华的报案,一边做报案,一边在清华听课,最后学业和爱情双收。

@黄涵:中山大学保安杨顺工作期间在学校自学英语,2010年跟外国留学生交流时,认识了来中大留学的瑞典姑娘晓梦,两人坠入爱河,最近在瑞典结婚。目前杨顺正在瑞典学校学习瑞典语,他表示在瑞典很快乐,可以接受免费教育。(9月10日《新快报》)

 

  这确实是一则对照、冲突很强烈的新闻。但我依旧很好奇,这些年北大清华保安、食堂员工考上大学、屌丝变凤凰的新闻,已经报道过很多,为什么每一次都会引发公众的热议?这是个值得追问的问题。在我看来,公众对北大、清华保安,包括中山大学保安杨顺的热切关注,其实反映出很复杂的社会心理。一方面,保安作为一种职业,在我们社会代表的是底层劳动者,而与之相对应的北大清华中大,则是精英或者进入主流人群的象征。

 

  或许我们可以说,初中毕业的杨顺,跟随父母从湖南来到广州打工,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中大游玩时,突然被校园内的文化气氛所触动,于是立志向学。随后,他找到中大保卫处,申请做保安,但先后两次被拒,第三次方如愿。接着苦学英语,邂逅瑞典女孩,在瑞典结婚,并享受到瑞典免费的教育……这整个故事在中国实在是太罕见了。而且杨顺的跨国爱情,还充满了爱不需要任何理由、不需要房子这样的不可思议。种种在中国少有可能,阶层、身份、思维方式等固化的东西,似乎在杨顺的新闻中全部都是浮云。

 

  底层成为精英、丑小鸭变身金凤凰,在我们社会总能成为新闻。其实保安和其他工种本只是两个不同职业,或者说人身的不同阶段,但是在当下,保安的社会地位往往是固化的,向上流动的空间十分有限。阶层流动的板结化,当然不至于保安这个职业,底层劳动者向上流动的空间都十分狭窄。更别说一个保安娶了个发达国家的女孩。

 

  和过往有关保安成才的传奇故事比较而言,杨顺似乎更幸运,但我们不要忘了,报道只是报道,所呈现的东西极其有限,杨顺的坎坷和幸运都是新闻极端呈现的结果。但也正是因为现实的悲哀和社会流动的困难,这样的新闻才被媒体所关注,才让舆论热议。如果这样的事情满大街都是,又何至于成为新闻,就算上了媒体也没有多少人在意。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小人物的“成功”,总能吸引公众的目光。关注的背后,是普通人对自身发展的关切,是公众对现状,对阶层固化、流动困难的不满。

 

  所以,我时常在想另一个问题,其实还是同一个问题:北大清华的保安包括杨顺是幸运的,但还有成千上万的保安及底层劳动者,他们的出路何在,他们没机会考上大学,也很难好好学英文,更不会遇到外国女孩,他们唯独希望社会分配能更加公平,民生能有更大的改善,努力能有对等的回报。是的,每个人资质不同,受过的教育不同,家庭背景不同,所从事的职业当然也就有高低贵贱。但这不是绝对的,社会流动的通道至少应该是畅通的。但现实中有多少普通人通过奋斗,实现了阶层意义上的流动,创造了新的生活?

 

  很多人恐怕都想过类似的问题,这是一种社会焦虑。我想,很多在名牌大学做保安的人,包括杨顺应该也想过类似问题,否则他就不会努力学英语。娶不娶外国女孩不重要,爱情是否需要或不需要房子也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每个人是否通过努力都可以买得起房子,阶层歧视能更少,并拥有一个社会顺畅流动的公平环境。这是我们的期待,正是因此,我们一次次关注并热议保安的传奇故事。

@郭晓婷:杨顺,中山大学保安,湖南人。杨顺在工作期间不仅自学英语、旁听课程,还获得了在该校留学的瑞典姑娘晓梦的青睐,两人在瑞典结婚,杨顺并已顺利拿到瑞典的居留签证,学业爱情双丰收。

2012年24岁的杨顺,自初中毕业后,就跟随父母从湖南来到广州打工。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中大游玩时,杨顺突然被校园内的文化气氛所触动,于是立志向学。随后,他找到中大保卫处,申请做保安,但先后两次被拒,第三次方如愿。杨顺用自己的努力,谱写了一段浪漫的童话爱情。勤奋好学的杨顺,在中大工作期间自学英语,并为外国留学生补习中文,期间邂逅来中大留学的瑞典姑娘晓梦,两人坠入爱河,已于2012年在瑞典完婚。获得瑞典居留签证的杨顺正在瑞典学校学习瑞典语,他的理想是能在瑞典上大学,不再当旁听生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