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听唐朝黄牛爆料月饼券那些事
营销
作者: yalishanda
2015-08-27 22:16
[ 久闻导读 ] 天宝二年,唐都长安城兴化坊701号。 时值八月十五中秋,皓月当空,窗外丝竹声声,燕语喧笑。 终于由一介屌丝逆袭成功上位,获封待诏翰林(相当于现在的中央办公厅秘书)的中年大叔李白

天宝二年,唐都长安城兴化坊701号。

时值八月十五中秋,皓月当空,窗外丝竹声声,燕语喧笑。

终于由一介屌丝逆袭成功上位,获封待诏翰林(相当于现在的中央办公厅秘书)的中年大叔李白,看着桌上来自各路达官显贵、堆成小山似的月饼礼券,笑开了菊花。没有PM2.5的天空,此刻月光撩人,李大叔不禁起身远望,诗意大发:“床前明月光,众人送饼尝。有券用不光,换钱找牛郎!”

其实李白诗中说的是“黄牛郎”(这时省一个字还不会有歧义),是天宝元年随着各种购物券兴起才出现的一个新行当,主要活动范围在长安西市,通过买卖各种物品券,比如茶叶券、水果券、长安洛阳一卡通等来谋生。他们的出现受到了长安城上至朝堂大员下至黎明百姓的一致欢迎,毕竟购物券这玩意虽好看然并卵,还是不如换成那一张张圣人头像令人欢喜。

说曹操,曹操到。李白的橘子6代加长镶钻土豪金突然响起,黄牛郎王元宝到了。(果然,做这行的连名字都这么有钱)

一进门,王元宝就做了个长揖,掏出自己的名帖双手递上。

李白接过名帖,瞥了一眼,“哦,王元宝王大郎,亚历山大坊……亚历山大,这应是千年前欧罗巴大陆最有名的王者吧。”

王元宝笑着恭维道:“李使君(科普乱入:唐朝时,对官员的称呼普遍是“使君”,无论官职大小。只有对丞相/宰相的称呼是“相国”,当时“大人”是指父母,后来才逐渐用于称呼官员)”真是才识过人,本坊CEO乃是该王的铁杆粉丝,故给小店取此名号。”

李白听得赞美,又添了几分高兴:“坐吧坐吧,都在桌上了,看看吧。”

未来的大唐首富,此刻的小黄牛王元宝作揖坐下,一边开始忙碌起来,一边笑着恭维道:“李使君这次真的是飞黄腾达,壮志得酬啊,王某有幸得闻前几日使君为太真妃(杨玉环)所做之《清平调》,果真是诗中之仙,天授奇才!”

李白哈哈一笑,边是回应边是有意卖弄:“诶,过奖过奖啦,主要还是太真妃实乃倾国之姿,给了李某根本停不下来的灵感。话说回来,王大你可知其实太真妃还与这月饼之间有段渊源?”

王元宝好奇道:“不知?”

李白炫耀道:“此乃宫中旧闻,王大不明所以也是自然的。月饼原名其实叫胡饼,数年前太真妃与陛下八月十五赏月时,吃到此饼发觉口感卧槽这么好,大为赞赏,遂问此饼何名。一下人答说叫胡饼,因由胡人而做,又从胡地传来,所以叫胡饼。太真妃觉得这个名字一点都不萌,再抬头看看天上的一轮明月,就说今日赏月吃到此饼,以后就叫它月饼吧,所以才有了今日之月饼。”

王元宝一边摁着计算机,一边赔笑道:“是是,还是使君知道的多。算好了,这些月饼券总计85张,折算下来一共是50贯700文,我就给51贯吧,以后还请使君多多关照啦。”

“纳尼?马撒卡?才51贯?我自己大概算过,这里的月饼券加起来至少有个100多贯,你忽悠我呢!”李白一听王元宝给的数字,有点着急了,连前几日跟日本遣唐使苍井芳子学的几句岛国话都用上了。

王元宝不慌不忙的解释到:“使君雅美蝶生气,我亚历山大坊打的名号就是要做靠谱版的57,又怎会弄虚作假?使君有所不知,这月饼券一旦到我这换成唐币,就不值几个钱了,最多原来券面数字的5折。”

“凭啥子啊!太阳你个仙人板板!”李大叔一生气,把家乡话都带出来了。(据史料记载,李白五岁时便随父迁到四川绵州昌隆县青莲乡,作者也是做过功课的好吧。)

王元宝一边陪笑,一边继续解释说:“这价钱也不是王某能定的,其中自有一番规矩。”

“啥规矩?我倒要听听。”

“比如这张杏花阁的来说,你看这券面上印的是1000文吧?”

“对。”李白确认道。

“可他们字号里实际上卖给各酒家青楼等铺子的出厂价也就是600文左右,这些铺子再以800文左右的标价出售。使君你收到这么多券也不可能都换月饼吃啊,还得想办法换成钱是不?这个时候杏花阁再来回收,价格就只有500文左右,再加上我们做黄牛的当中怎么着也得赚个快递费吧,使君你说我又能给到多少价钱呢?我是想多给点也臣妾实在做不到啊。”王元宝一脸无奈的说。

李白想了想,“哇靠,那买券的不是亏大了,买进来要800文,卖出去才500文不到,我们古人也不是傻叉好吧,谁会这么干啊。”

“如果是自己花钱,当然不会啦,愿意这么做的大多花的都是朝廷的钱,有钱任性啊。而收券的对象反正是白拿的,卖出去多少都是自己白得的,一般也不会在意那么多。”

李白听到这里,不由的点点头:“的确是这么个理”,“不过这做月饼的字号把卖出去的券都给收了,没有人再来领了,那这已经出炉的月饼又该怎么办呢?”

“哈哈哈哈”,王元宝大笑道,“使君啊使君,怎么,你以为这些字号是卖一张券就生产一份饼的在做?谬矣!”

李白不解道:“不该是如此吗?”

王元宝弹了弹手中一叠厚厚的月饼券,开口说出了让李白有些吃惊的答案:“王某不才,给使君爆个料,这些字号根本没生产月饼,他们只是做了一回纸张的搬运工而已。”(此处向大自然致敬。)

李白被王元宝的话勾起了兴趣:“愿闻其详。”

“使君你看,其实对于这些月饼字号来说,只要保证发出去的券最后能收的回来,根本就没必要生产月饼啊,是不是?”

“嗯,对。”李白沉思了一下答到。“不过怎么做到这一点呢?”

“很简单,就是通过我们这些黄牛。使君,王某冒昧的说一句,你友人真要送你月饼吃,直接送来现成的就行了,为什么要给你券,让你自己再去找铺子领用呢?其实他们送的不是饼,而是钱,只不过明着送钱太不方便,陛下那里发现了不好解释,换成月饼券就好了呀,中秋佳节礼尚往来的多正常。这些券说白了就是一张能换钱的纸。”

李白听到这,恍然大悟:“然后字号要做的就是通过你们这些黄牛,让手里有券的人能有个渠道把券换成钱,这样一来他们都会选择换钱,那么这些字号自然就不用生产月饼了。

“对,李使君果然是明白人,然后这一出空手套白狼的游戏就算顺溜了。这些字号只要卖卖纸就有每张100多文的利润啊,城里人真会玩!王某第一次搞明白这个道理时,都怀疑是不是又有哪个后人穿越过来了。”这王元宝不由得感叹道。

“果然搞商业的都是智商160啊”,李白也点头赞同,“不过我看王大你也不简单啊,能把这事情看的这么透彻,这学问这见识,不像是一般的伙计啊。”

“使君过奖了”。王元宝谦虚的笑笑,“这些都是在我们亚历山大的讲坛里学的。我们亚历山大是天朝内领先的商铺服务在线交易平台,合作的字号多、百姓也多,所以建立了一个商业型的大讲坛,大家平时都会在上面分享一些工作上的经验啊,爆爆行业猛料啊,晒晒干货什么的,我知道的都是从那上面学来的。”

........李白也笑了,这尼玛赤果果的广告啊。不过念在王元宝的确说了这么多真材实料的份上,也不计较,“行啦,赶紧给钱吧,别废话了。”

直到走出门口,王元宝还不忘转过身来跟李白讨好:“使君,常来我们讲坛哦,对了,这是我们的微信号,抬抬手给个关注呗。”

李白:听唐朝黄牛爆料月饼券那些事

本文为亚历山大网(www.yalishanda.com)原创,纯属虚构,欢迎转载。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