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当前中国股市最大的风险!
股市
作者: 浠远说股
2015-08-28 22:41
[ 久闻导读 ] 央行“双降”的结果,就是引发了金融股的强力反弹。然而,随着市场缺乏持续性的做多动能,结合尾盘期指的大幅跳水,金融股对市场的稳定影响也就大打折扣了。

这才是当前中国股市最大的风险!

央行“双降”的结果,就是引发了金融股的强力反弹。然而,随着市场缺乏持续性的做多动能,结合尾盘期指的大幅跳水,金融股对市场的稳定影响也就大打折扣了。于是,央行“双降”也难挡股市单日下跌的局面。

  以上证指数为例,时至今日,市场已在短短两周时间内,暴跌超过1000点,对应的跌幅也达到了25%以上。或许,用“第二阶段的股灾行情”来描述近期的杀跌走势,也是相当合适了。

  回顾A股市场的“第一阶段股灾行情”,实则自6月15日开始,并于7月9日创出3373低点后结束,历时大约三周多的时间。而期间市场的跌幅达到35%,下跌空间为1800多点。

  显然,与第一阶段的股灾行情相比,这一轮的股灾下跌行情,却显得更为迅猛。其中,用时短暂,日均跌幅惊人,当属此轮股灾行情的最大特征。如果按照第一轮股灾的最大下跌幅度计算,目前或仍有近10%的下跌空间,届时的市场也或将考验2600点整数关口的支撑力度。

  不过,笔者认为,当下市场最大的风险,并不在于指数下跌了多少,而是连管理层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或者说不知道下跌的元凶是谁?

  确实,“对症下药”才是最佳的救市策略。然而,因时下的市场,并不知道敌人身处何方,更不知道敌人的具体资料。由此一来,实则也加大了管理层救市的难度。

  实际上,第一轮股灾行情的爆发,从很大程度上是源自于管理层对市场去杠杆化的用力过猛、用时过短,并最终演变为股市暴跌的导火索。

然而,对于第二轮股灾行情的爆发,却是建立在市场去杠杆化压力骤减,场外配资业务得以大肆清理的背景之下。由此一来,若以此作为此轮股灾爆发的直接原因,其理论依据也并不足以让人信服。

  其实,从最近几天中金所的一系列举动来看,管理层也似乎逐渐意识到第二轮股灾风波爆发的源头。而从近期中金所的系列行动中,我们发现中金所也在极力寻找股市下跌的“元凶”,同时还尽可能想办法堵住这一暴跌源头。

  具体来看,中金所从分步提高股指期货各合约非套期保值持仓的交易保证金标准,到调整沪深300、上证50以及中证500股指期货日内开仓限制标准,再到提高股指期货日内平仓手续费标准等。而后,到了本周三,中金所还对164名客户采取限制开仓1个月的监管措施,并严查股指期货配资等现象。

  从本质上看,中金所的系列动作,其本意在于抑制期指的过度投机行为,尽可能让市场回归理性。但是,对于近两天的市场表现来看,中金所的系列动作,也似乎没有减缓市场的杀跌动能。

  以本周三的市场为例,本来在金融股强势上涨的刺激下,市场也一度出现了冲高上涨的格局,并一度收复3000点整数关口。然而,在当天14:00过后,期指却出现了大幅跳水的走势,其中以中证500期指IC1509为例,尾盘暴跌8.03%,而当天的午后跌幅更是高达12%以上。至于IC1510以及IC1512,则分别以跌停以及跌幅近9%报收。

  在连续多个交易日内,期指任性暴跌,显示出空头高傲的气焰。然而,随着期指的率先跳水,现货指数也难免受到冲击,并接连出现大幅下挫的走势。

  显然,对于近期中金所的系列举措,似乎也并未从本质上打击期指过度投机的行为。然而,在当前股指期货交易制度中,期现交易的不对称性,实则也为部分恶意做空的机构资金创造了更好的牟利渠道。

  笔者认为,鉴于期指过度投机的现象,实则近期中金所的种种举措,也并不能从根本上达到抑制市场投机的目的。显然,在A股这一个本已不成熟的市场环境下,结合制度的不匹配,交易制度的不平等,也容易加剧了机构的投机行为。更多时候,往往掌握着资金优势、信息优势以及技术优势的大资金大机构,才是市场中最大的投机客!

  因此,在极端的市场环境下,管理层理应采取极端的救市手段,甚至采取暂时停掉股指期货交易的策略,来稳定市场的人心。待市场投资信心得以修复,再慢慢恢复过来,也未尝不可。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