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大舞台上的那些“角儿”们都在唱哪出
万科
作者: 调查清样
2015-12-22 11:34:34
分享到:
[ 久闻导读 ] 比较黑色幽默的是,面对王郁二人组的歌舞片、红磨坊,宝能出品方导出来的是对白不多的动作片:我闷头买股票、我闷头买股票,在没有人说出我哪儿有违法违规之前,我只是闷着头买股票。

刘敏/调查清样

中午起来打开手机,满眼看到的还是宝能、万科拉锯扯锯的话题,两边都有不少支持的言论,各色唱腔碰撞汇集,各路“角儿”们你方唱罢我登场,等待着城头变幻大王旗。

挺王石的“角儿”多半侧重务虚与怀旧,有隔十几秒喊一声主席的、有一口一个大哥的,甚至把原来万科企业文化上升为一种文明的程度,有点儿“伟光正”导向,就差建议以后各级领导讲话应改为“坚持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万科文明三只手来抓”了,除此之外就是质疑宝能的钱有可能是集资集来的、高利贷贷来的、洗黑钱洗来的等等总之来路不明。

挺宝能的基本出发点是宝能花钱买股票,一不抢、二不偷,不犯法、不违规所以爱谁谁,另外再扒扒老王的老底意思是生意场上大家都彼此彼此说什么都行千万别装,至于买股票钱来路的问题那也是金融监管层的问题,美国次贷危机前一条华尔街的钱都来路不明谁又去管谁了,等等。

总的来看“王石大舞台”上的“角儿”偏重花腔唱叹、“宝能歌舞厅”里的则接近硬核摇滚,听来听去只听得双方都在戏中唱到:时代变了。

一唱三叹的挺王花腔虽然稍显虚无与虚伪但也很好理解,大家感怀的是过去旧日辉煌,这些“歌手”大多与王主席相交于好时光或者说经历过好时光,也许最了解的也是那段好时光,因此极力为王背书也是在为过去的时光做肯定,但这种春秋唱法常常会在情怀的掩映下不知不觉失去逻辑。

比如有的“角儿”唱到:“王石郁亮们没有走“控制权回报”之路,他们的薪水是很高,但是他们没有任何私相授受的关联生意,没有’外快’”。这种担保就有点儿绝对了,一个人可以为另一个他认识了解的人在诚信上打保票,没问题,但为一个数以几千计的包括认识不认识的群体去打保票,稍微有点儿扯,其实实际情况也就是很扯。

“角儿”还因两件小事流露出田朴珺的钦佩,他唱到:第一次见到田朴珺,她用流利的英文。。。看到这里笔者马上脑补到的是“进行论文答辩?”、“与华尔街老炮儿进行商务谈判”?但接下来看到的两个字是——点菜,没错,用英文点菜,是想说她很会吃还是很爱吃呢?

接下来,有关被田朴珺“最触动的一件事”娓娓道来:是她到美国学校上学报道迟了两天,接待她的美国人撇着嘴说:“知道这些中国人想什么”,意思是中国学生都想留在美国,所以总会耍些手腕,田朴珺怒了,为这事找律师,1000美元一小时,写了律师函,要对方道歉,甚至想起诉学校,事情最后以田朴珺的胜利告终。不知道这“最触动的一件事”是想说明什么,总之我被触动的有两点,一是1000美元一小时,一天按8小时算得快5万人民币;二是只因为接待者说:“知道这些中国人想什么”这句话里有其他没说出来的意思,老外多得这句嘴很像这几天频现的社会新闻“西安小伙儿火锅店多看一眼被群殴”。把上述田朴珺让人触动的内容总结一下就是:爱吃、有钱、牛!在被田女士大大触动之后,“角儿”操起了央视特有的街头海采问王石:“你幸福吗?”,同时,呼吁“希望大家不要再拿王石的个人隐私作为讨论材料”。

这其实又犯了一个逻辑错误,不是大众舔着脸、没事干整天赶着赶着要关心王先生和田小姐的那些日子,而是田小姐不断把头探到大众的嘴下、眼前搞些事先张扬的秘密!回顾一下舆论场,张艺谋和陈婷差31岁零5个月,也见不到多少人将其作为讨论材料;杨振宁和翁帆差52岁,同样也没什么大众热议,为什么?因为陈婷只安安宁宁生养葫芦娃、翁帆更是仅静静地等,如果陈婷或者翁帆一会儿用流利的英文点菜、一会每天5万元雇律师打官司、然后又搞奇奇怪怪的啥子书、再弄些视频节目。。。你让大家不议论除非你全家先不议论。

万科大舞台上的那些“角儿”们都在唱哪出

接下来又是一个逻辑错误,王主席、田小姐抢入公共空间,大众讨论其生活,此为正常反应。除八卦成分之外,大众的讨论其实还有一层意思。因为王老板及追捧他的“角儿”一直、尤其在这次都在主打“以德服人”、“人品优先”的戏路,但判断人品仅靠像打造品牌一样打造管理出的公共形象往往是不够的,大众讨论其生活其实也是想了解其真实地品与德,很正常。现在一个姑娘找对象都知道“不能只听你说要对我好就信,要了解你在其他场合的真实一面才能判断”,而你一方面说要“人品优先”,另一方面当公众想通过个人真实生活了解人品时又说,不要看这里,只看我放出来让你看得就行啦,这是什么逻辑。

万科大舞台上的那些“角儿”们都在唱哪出

其实在笔者看来,现在的万科已经不是那些“角儿”们高歌、怀念的那个万科,在2011年启动精装修战略之后,万科就很快坠入质量危机和信誉危机,这4年时间里,说万科是野蛮扩张并不过分,很多以往的美誉至少在消费者那里,已经造的差不多了。

万科大舞台上的那些“角儿”们都在唱哪出

全面转向精装房是万科应对房地产开发大环境转冷的战略,道理其实也很简单,卖房子赚钱难了想从装修上赚钱,这就需要规模化,量上去之后才能在统一采购、统一施工的过程中降低成本获得利润,因此从当年开始,万科管理上改变以前“中央集权”的做法,放权给一线公司,销售目标由分公司定,大量项目公司像一样涌入万科的旗下加入开发行列,而万科针对项目公司的考核主要侧重周转率、回报率,这样泥沙俱下地扩张加上精装房行业标准缺位,让万科在全国各地陷入密集、持续的质量风波,在百度上输入关键词“万科精装房维权”,有160万条结果,涉及地区西安、苏州、长沙、南京、武汉、长春、郑州、深圳、北京等城市,事件种类包括:霉地板、纸门纸衣柜、合同陷阱、虚假宣传、霸王条款、业主被打、一天100条保修等等,而万科副总裁对这些现象的公开回应大意是,企业发展过快难免有做的不够的地方。

到2014年3月,万科宣布推行事业合伙人制度,原则上要求项目所在一线公司管理层和该项目管理人员必须跟投,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以外的其他员工自愿参与投资。其实此时已经错过了全员持股的最佳时机,因为万科已经从一条”大活鱼”变成了“病鱼”,风华正茂那会儿、黄金十年那会儿你不提全员持股这会儿你想起全员持股了,既得利益者早已吃饱喝足,剩下难啃的骨头说大家伙着吃,所以别说员工了就是中高层也跳槽的跳槽、走人的走人,内部管理和凝聚力早已不复当年,这是内因;地产整个行业面临压力,万科股权分散股价一直低迷,这是外因;这种内外因相交汇,万科此时此境下被专门干那种事儿的收购者盯上简直再正常不过了,其实按这么分析不被盯上才不正常。

而眼下,包括王万科自己和一众拥护者,有几场戏的戏路已经唱错了。首先王郁代表的管理层在强调为股东好,如果真是为股东好、王郁也真是那么有情怀,正常的举动应该是:“哥们儿,你看,现在地产这年景也不好,原来13块的股现在突然24了,想卖就卖别等什么时候又跌回来了错过机会”,或者至少也是“哥们儿,你够意思,现在24块为了挺我你不卖,我也不能含糊,底下股价要跌了,跌去的部分我补给你”,总之捞点儿干的说,别来“哥们儿,信我就跟我走,我肯定不会亏待你”那一套,否则所谓情怀就是那啥。所以说什么为股东利益着想、更有甚者是为中小股东利益着想,这种唱法估计信的人不多。

万科真正可以大唱特唱的应该是拿消费者和供应链条上的合作者说事儿,因为如果管理层出现改朝换代,许多规矩可能就变了,那些买了房出了问题等待解决的人、那些巨大产业链条上的各家大大小小合作机构受到的波动是巨大的,甚至出现不稳定因素,这场戏是可以拿出来唱的,但好像没怎么听到。

至于说为社会更美好、公平正义等等那一套,请想想两个现象,远的说90年代末开始的那次国企改制国退民进潮,一大波老字号、有传承的国企老店被股改了、被民营了、被卖了、被贱卖了,好多用的还是职工自己出的钱来控制股权;近的说,就像阿里把真正的百年子号《南华早报》说收就收了还要接着买明报,这些情景哪一个拉出来比不上万科面对的,所以谈什么为社会打造万科文明之类的,就免了吧。

比较黑色幽默的是,面对王郁二人组的歌舞片、红磨坊,宝能出品方导出来的是对白不多的动作片:我闷头买股票、我闷头买股票,在没有人说出我哪儿有违法违规之前,我只是闷着头买股票,偶尔抬头咬着冷冷的牙报以两声长啸,我不为别的,只为那传说中美丽的草原。齐秦真可以找宝能要点儿版权费了。

万科大舞台上的那些“角儿”们都在唱哪出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