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流量中心以及86版西游记
春晚
作者: 张玉淦
2016-02-01 23:28
[ 久闻导读 ] 该过去的,却不能让它过去的,你也只好受着。 该过去的,也还是能让它过去的,你还不让它过去,就四个字: 抱残守缺。

春晚流量中心以及86版西游记

这两天,关于六小龄童上不上春晚,想必刷了你的屏。现在说这事好像不是很及时(互联网上当天的事不评论就算迟到了,哈哈哈),但我还是想说说,尤其是联系互联网说说。

姜昆曾经写过一本《笑面人生》,这本97年出版的算是一种自传的书,今天估计买不到了。但抛去一些形容词副词之类的修饰语,这本书对于春晚的由来,有着很好的素材提供。我建议有可能的话,诸位可以弄来一观。

这本书其实提到了春晚出现,或者说存在的两大理由。

第一个理由是批判。春晚除了歌舞升平之外,小品是重头戏,也是早期春晚最吸引人的节目类型。那个时代的小品,具有很强的讽刺批判性。但之所以能存在,是因为早期春晚是可以向旧时代开火的——而这一点,被官方认可,叫解放思想。

今天已经不存在旧时代,这话你懂?

第二个理由是长期的精神生活荒芜。这一点,可能比第一个理由还重要。

真正意义上的春晚,发端于1983年。

十年运动结束于76年,但那场著名的真理大讨论则发生于78年,并在81年的《历史问题决议》之后,标志讨论结束。可以这么说,十年运动的清算,其实是81年以后的事。——不然哪里来什么对旧时代的讽刺批判。

经过漫长的运动时期,人们的精神生活可以说是枯燥至极,除了革命歌曲革命舞蹈革命样板戏,根本没什么可以公开欣赏的东西。套用今天的话,叫做:内容极其稀缺。

在内容极其稀缺的时代,搞点内容,就容易火爆。这个道理其实和早期公号有所谓100%打开率是一样的。

所以,早期春晚就是沾了这两点光:内容在特殊的时代背景下有其出色所在,而整个内容场域里内容极其稀缺,不火才怪。

春晚成了流量中心。

所有的广告,都是经过这个流量中心进行的有偿分配。广告后来引入了植入模式,形成了所谓不是小品中插播广告,而是广告中插播小品。

如果说一开始的流量中心还是依靠优秀且稀缺的内容自然形成的话,后来的流量中心就是靠行政力量了:在年三十这个晚上,大概也只有一些偏远的地面频道和小台,才可以播放非春晚节目。

这使得这种高收视率的流量中心,变得很不市场化,就是靠行政垄断才得以构建起来。

在春晚这个时间段,大多数人在媒介内容接受上,事实上形成了被绑架的关系。而广告商其实也是被绑架的:百事可乐不投可口可乐投了,显然就是百事输了。用户的注意力——无论是被绑架的还是自愿的——放在那里,你不争取那是你的事。

于是我们才会看到,在微信红包风光了两次后,支付宝与其竞争,2.688亿胜出了2.6亿(据传)。

假如那个时间段,允许有两个春晚,比如一个电视的,一个网络的,你们觉得,红包发放权能值多少钱?(零肯定不是,还是有人会看。但2.6亿显然也不太可能吧)

大喊要拥抱九零后九五后乃至零零后的网络公司们,对一个电视节目撒下重金,背后缘由,其实是很诡异的。

春晚是一个内容平台,因为它的内容生产人员很多不是央视的人,连临时工都不是。

但春晚不是一个开放平台。它有两个特点:极高的准入门槛,顺序播放结构。后者成为了前者的因。

春晚虽然作为一个晚会类节目时间非常长,但依然是有限的容量,而且采用顺序播放结构:你不能后退,不能前进,也不能点播。

在有限的容量下,要符合最大多数人的口味,包括政治正确和江湖正确,就不得不抬高门槛。

早期春晚面临的是一个“一元社会”,近乎所有人都对过去不满,近乎所有人都同意要发财致富。在那个一元社会里,江湖正确只有一个正确,而且江湖正确与政治正确同一。

这盘大餐并不难做,难的地方都是细节问题,比如说请个港台歌手要办点手续之类。

今天就不好做了。这是一个事实上非常多元的社会,无论有人如何鼓吹同一个梦想。越多元越不好做,门槛就会被抬得越高:所以我是能理解春晚压根就没打算请六小龄童的。59年生的章金莱,上来干什么呢?万一耍金箍棒没耍好(这个好字特别难,要让各位觉得好可不是86年那时候的好),还不被你们骂死?

马英九把国民党带到这么个份上,还记得他当选时民意气势如虹的开局吗?

他最蠢的地方就是:全民总统压根是不可能的。

全民开怀的娱乐节目,也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还是个老古董娱乐节目。

但极高准入门槛+顺序播放结构的传统的不能再传统的春晚,它那个诡异的流量分配并不会消失。

这话的意思就是,春晚本身,估计还将持续一阵子。

因为只有春晚,才是在一个时间段中排他的“一个”。这能形成“同一个”的效果:万众观看同一个节目。

这是多么好的“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台子。

在鼓吹中国梦的当下,春晚不是不重要了,而是更重要了。

这个角度讲,这货和新闻联播是一样的:在一个特定的时间段,不知情的老外可能会以为电视机坏掉了。

我承认春晚的制作人员是很辛苦的,又要植入意识形态,又要满足商业需求,又要尽可能地迎合观众,这活真心不好干。

那么辛苦的投入,最后一定还是吐槽一片。

这是怎么回事呢?

六小龄童和春晚的事,虽然有营销势力在推动,居然还能引起那么多关注和转发支持他上春晚,我是蛮诧异的。

很多人怀念86版西游记,奉为经典——这可不是营销炒出来的。

但86版西游记委实和春晚沾了一样的光:在国人没怎么见过世面的背景下,吊个威亚就可以把各位震住了。

其实86版西游记,包括央视版的另外三大名著电视剧,都是一种非常难操作的生产模式,这个模式叫“成本附加制度”:电视台在制片上有很大的投入,甚至就是电视台自产的,风险与利益都归电视台,衍生品与二级三级销售权等权益归电视台。

英国人玩的就是这个,不过这些年英国人也尝试“制播分离”——这是美国模式,学名叫“赤字财政”。

成本附加制度下,内容的生产效率不高,所以英剧比美剧量少。更关键的一点是,你得会运作IP,如果不会,你投入那么多干嘛呢?所谓“衍生品与二级三级销售权等权益归电视台”不就成一纸空文了么?

BBC还是会玩这个的,比如说天线宝宝。但中国人其实压根不会弄IP——别看最近IP、IP的叫得震天响。好不容易冒出来个最有IP像的喜羊羊,你见到它大成了么?

所以我很坦率地告诉各位:86版西游记,不叫精雕细琢。精雕细琢是有意为之,而它的慢吞吞,实在是不太会生产电视剧造成的。

至于说忠实原著,好吧,你去翻翻西游记原著,哪里写到过孙猴子大闹天宫的时候,玉帝躲到桌子底下来着?

从制作角度讲,后来的西游记(张纪中版)比86版精良很多,至少飞来飞去比86版像回事多了。

但你还是觉着张纪中版不好看,道理就一条:你眼界开了,这个时代可看的东西太多。

怀念老版的,无非就是怀念那个没东西可看好不容易有个玩意儿的岁月。

这就像你怀念饿着肚子好不容易有个包子吃的岁月——这你不是傻是什么?

86版的西游记,和早期春晚,都是沾了时代的光。

该过去的,却不能让它过去的,你也只好受着。

该过去的,也还是能让它过去的,你还不让它过去,就四个字:

抱残守缺。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