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锵锵行天下第二季》西北蛮荒绝境,窦文涛畅谈人生与磨难
火星
作者: 优酷文化
2021-07-22 17:08:32
[ 闻蜂导读 ] 3 月 6 日,《锵锵行天下》第二季第三期中, 窦文涛 、罗朗、周轶君三人继续深入西北,看草原赛马、赏落日明月、瞻雅丹群壮貌,谈快乐、绝境、人生、死亡…… 金句频出,美景屡现,精彩纷呈! 草原赛马,共赏夕阳 一行三人继续深入青海,在胡子哥的带领下,感受了草原游牧民族淳朴的民风。碰巧,还赶上了难得一遇的赛马大会。 许多牧民换上节日的盛装,不管是不是专

3 月 6 日,《锵锵行天下》第二季第三期中,窦文涛、罗朗、周轶君三人继续深入西北,看草原赛马、赏落日明月、瞻雅丹群壮貌,谈快乐、绝境、人生、死亡…… 金句频出,美景屡现,精彩纷呈!

草原赛马,共赏夕阳

一行三人继续深入青海,在胡子哥的带领下,感受了草原游牧民族淳朴的民风。碰巧,还赶上了难得一遇的赛马大会。

许多牧民换上节日的盛装,不管是不是专业的赛马人都赶着来凑热闹,生怕错过了这一盛大聚会。马儿们身上被系满彩绸,彩绸越多说明获得祝福越多,五彩斑斓,威风又不失萌态。

文涛难得见到这一场面,兴奋地指挥起节目组拍摄,自己还掏出手机记录下难忘瞬间。在这里,他们还遇到一匹特别的小马,他的主人和它之间有着怎样令人动容的故事?它又是如何获得了文涛的偏爱?

白天在房车上,罗朗谈起少年时打工经历和原生家庭对自己的影响,这个坚强的大男人也情不自禁地掉泪了。

黄昏下,三人共对夕阳,文涛又主动接起白天的茬,说自己对罗朗了解得越多,越觉得他当然不是一个快乐的人。因为罗朗父亲对他的教育是,光图个人的快乐是不对的。

罗朗认同父亲,并说 “快乐是分享”。但文涛却说很多时候快乐无法跟人分享,借此谈到了许多年轻人的同辈压力。比如朋友圈营造出的人人快乐的假象,本质上这种快乐是炫耀,并不能和人分享,反而会给人,特别是年轻人造成压力。

罗朗认为快乐和意义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轶君也说,快乐有两种,可以分享的快乐和不能分享的快乐,快乐不应该在文涛这里变成一个终点。

你觉得快乐需要分享吗?你更赞同谁的观点呢?

渺渺茫茫,归彼大荒

暂别罗朗,文涛和轶君长途跋涉近 700 公里,来到海西州冷湖镇,去看柴达木雅丹群。茫茫无际的雅丹地貌,一望无际尽是风雕刻而成的土丘,脚下是连绵的砂砾,荒无人烟,连个脚印也没有。

文涛说:“人没来的时候,7500 万年,它显然不是为你而设的。” 这个仿佛地球上最孤寂的角落,见证了人类不曾历经的沧桑,也让文涛生出许多关于绝境和磨难的感慨。

“很多时候加在你身上的迫害,你当时以为是倒霉,但是也许最后,你这个人成为艺术品,就是靠你经受的磨难,把你雕成这个形状的。人就是这样,年轻的时候 肯定就是逆风而上。现在我知道了什么叫顺势而为……

“其实强者都是别人眼里看的,他自己晚上咬着被子角儿,不定哭过多少回呢。所以你要说我唯一的劝告,我就是劝告就是活着、活下去。只要你还活下去,哪怕你把我这个尊严都打碎了,也不要紧,就像我跟你说的,姿势很潇洒地过了这个坎儿,也是过了。姿势很难看地过了这个坎儿,也是过了。”

苦痛快乐都是人生,只需任尔东西南北风。

中秋月夜,对饮狂想

有人说,冷湖是地球上最不像地球、最像火星的地方 —— 偏僻、无垠的戈壁滩、嶙峋的雅丹地貌和最绚丽的暗夜星空,向外方圆数百公里没有人类居住。距离最近的城市敦煌 230 公里,距离州府德令哈 430 公里。

冷湖曾是我国重要的石油产地,鼎盛时期有十余万人依托石油开采生活在这里。随着上世纪 80 年代石油资源枯竭,青海油田的生产生活区域很多被废弃,冷湖逐渐萎缩成只有 800 个居民的小镇。

如今,冷湖开始利用其酷似火星的地质地貌环境和优质的暗夜星空资源,打造科学、科普、科幻为一体的 “火星小镇”。

文涛和轶君在火星营地里体验了一把逃离地球、移居火星的感觉,雅丹地貌、集装箱、太空舱,末日感和科幻感满满。

在这里,二人遇到了一位 “奇女子”—— 火星小镇项目负责人袁振民。

她幻想整个世界是一场游戏,自己只是一个自以为有自我意识的游戏人物,她在这里梦想着移民火星,计划未来的一次太空旅行,睡在雅丹上看流星雨……

中秋月夜,三位围坐在篝火旁一边品尝月饼、饮酒赏月,一边畅想宇宙,分享彼此的世界观。

为什么文涛认为我们的影像会在宇宙中永存?为什么袁老师觉得没有现在,只有过去和未来?轶君由何对死亡产生恐惧?……

天地壮美,宇宙星辰浪漫不止,上优酷看《锵锵行天下》第二季!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