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的“悲伤故事”
巴西 期刊 因子
作者: 读书杂志
2020-06-19 14:35:38
[ 闻蜂导读 ] 本文是两位作者关于影响因素和学术评价的讨论的新作。在讨论了影响因素的商业和操纵方法之后,这次他们讲述了一个第三世界国家的“悲惨故事”。第三世界国家学术期刊的尴尬和困境,通过“自引”和“互引联盟”等各种无奈和强制的操作表现得尤为明显。 首先,这是说,这篇文章不是谴责影响因素指标或汤森路透或韩国-我们无意谴责任何人,但告诉读者一个悲伤的故事

本文是两位作者关于影响因素和学术评价的讨论的新作。在讨论了影响因素的商业和操纵方法之后,这次他们讲述了一个第三世界国家的“悲惨故事”。第三世界国家学术期刊的尴尬和困境,通过“自引”和“互引联盟”等各种无奈和强制的操作表现得尤为明显。

首先,这是说,这篇文章不是谴责影响因素指标或汤森路透或韩国-我们无意谴责任何人,但告诉读者一个悲伤的故事。

灾难中的四种巴西医学期刊

2013年,巴西教育部宣布对四种巴西医学期刊实施严厉处罚:《巴西医学协会杂志》、《临床医学杂志》、《巴西肺病杂志》和《巴西整形外科杂志》:

2010年至2012年间在四种期刊上发表的所有文章都被取消了参与2013年巴西研究项目的资格。

第二,这四种期刊将被取消参加教育部的资格,直到它们被美国私人商业公司ISI重新输入SCI(科学引文索引)数据库。

这种惩罚几乎杀死了四家期刊。这不仅意味着这四种期刊在上述三年内发表的所有论文都是无效的,而且直接破坏了这四种期刊的投稿来源——没有学者愿意向没有资格参与该项目的期刊投稿,就像中国学者通常不会向其文章未被行业和他们自己的单位认可为学术成果的期刊投稿一样。

巴西肺病杂志(来源:issuu.com)

然而,这四种巴西科学期刊到底犯了什么罪,应该受到巴西教育部如此严厉的惩罚?

原因是他们受到了美国科学情报研究所的惩罚——从SCI数据库中删除。

当时,“科学情报研究所”仍在汤森路透旗下(2016年被转售给韩国)。2013年6月,汤森路透如期发布了去年期刊影响因子排名报告,但这一次,通过非法操作提高影响因子的66种杂志被从SCI中删除,包括上述四种巴西医学期刊。

SCI(来源:Baidu.com)

四家杂志“犯天罪”的案例如下:

从2011年到2012年,他们在各自主编的带领下发表了7篇评论文章。这些文章通过引用2009年至2010年四家杂志发表的论文,达到了改善各种影响因素的目的。在受到“科学情报研究所”的惩罚后,这四家杂志知道他们处于危险之中,但他们表达了不同的态度:

《临床医学杂志》的主编于2013年10月被免职。与此同时,还发出通知,以"取消资格"和"非原创成果"为由,取消这两份文件。《巴西整形外科杂志》在“撤销”通知中增加了作者的声明:重申论文没有剽窃、研究方法缺陷,完全符合科学研究标准。撤销只是由于其他杂志的非标准引用。

《巴西肺病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解释说它在2013年被排除在脊髓损伤之外,因为另外两个巴西杂志的两篇文章引用了它太多——分别是80次和52次。由于它没有发表过多引用其他期刊的文章,它请求巴西教育部不要取消它对2010年至2012年间发表文章的研究项目进行评估的资格。但这样的借口不仅站不住脚,而且卑鄙——它是这一事件中唯一没有“付钱”而是“受益”的杂志。现在,当真相大白时,它试图抛弃盟友,独自上岸。

在这四份杂志中,只有《巴西医学协会杂志》表现出“骨气”——没有回应,编辑团队没有变化,发表的论文没有撤回,沉默接受和独立。

巴西整形外科杂志(来源:rbcp.org.br)

然而,在接受《自然》杂志采访时,四家巴西期刊的主编忍不住将矛头指向了巴西教育部。他们抱怨称,教育部近年来实施的学术研究量化评估标准(受影响因素的影响)正迫使巴西学术期刊走向死胡同,声称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冒险建立一个“跨领导联盟”。

为什么这些巴西期刊要冒这样的风险?

事实上,巴西教育部的管理不善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2009年,巴西“高等教育发展联合委员会”颁布了新的学术评估制度,并实施了“科技文献评级制度”。官方解释称:近年来,随着巴西研究项目水平的明显提高,超过50%的研究成果已在高水平期刊上发表。为了进行更有效的评价,有必要提高评价标准。

新的评级体系与以往学术评价体系的最大区别在于,它以汤森路透期刊引用报告(JCR)每年发布的影响因素排名为主要标准,并将影响因素置于最高位置。该系统将巴西医学期刊分为两个等级和七个等级(AA2、BB5),每三年使用一次,以评估资助研究项目的结果。

汤森路透(资料来源:Baidu.com)

检查“科技文献评级系统”医学期刊的评级标准,有影响因素的期刊,即美国国际标准学会收录在sci数据库中的期刊,可以进入上述七个文件的前四个。换句话说,所有包含在巴西国内和拉丁美洲数据库中的非SCI论文都属于最低三档!

这对巴西本地医学期刊意味着什么?

这显然意味着,在新的期刊评价的指导下,研究人员将不可避免地将他们的论文投资于具有高影响因子的欧美医学期刊,以便在评价中包括高质量的文章。这使得已经处于自然劣势的巴西地方医学期刊集体陷入恶性循环:在分类体系中,“自然”处于较低水平,它们无法获得优秀的论文投稿;没有优秀的资源,杂志自然更难升级。

巴西教育部表示,他们已经考虑到这一点,相应的补救措施是在不同文件之间建立转换关系:2份B1文件=1.2份A1文件;1 B1+1 A2 =1.4 A1,3 B2 =1.2 A1,等等。然而,这种转变不是公开强调巴西本地期刊“低端出版物”的身份吗?这难道不是对地方期刊的系统性羞辱吗?

2009年新政策一颁布,期刊主编立即提出抗议。他们认为教育部将影响因素视为评估标准的做法是武断和粗暴的,他们根本不打算为巴西的国内医学期刊留下任何余地。例如,巴西坎皮纳斯大学的医学教授Knoradin Metze指出,在这种评级制度下,由于官僚主义的压力,学者们不得不将他们的贡献投资于国外相关研究领域的高影响力期刊。

顺便说一下,梅兹还非常专业地谈到了使用影响因素的缺点,指出一些西方科学期刊利用了分子和分母规则的漏洞。

然而,40多年来,中国学术界和媒体一直误解影响因素的公式。然而,公式中的分子和分母规则通常被误解了。直到2016年,作者才第一次纠正了这一错误(参见穆和江:“为什么中国学者和媒体在表述影响因素的公式时普遍错误?”《出版发行研究》,2016年第9期。

穆·和江·:“为什么中国学者和媒体普遍错误地表述了影响因素的公式?”《出版与发行研究》,2016年第9期(资料来源:cnki.net)

巴西期刊界对“科技文献评级系统”的反对在2010年达到顶峰。60种医学期刊的主编联名上书,并在各自的期刊上同时发表了一篇题为“教育部颁布的期刊评级标准亟待改变”的文章。文章最后希望说服教育部改变“科技文献评级制度”下医学期刊的分类标准,并提出八点建议,强调期刊学术评价体系应重新考虑,影响因素不应作为唯一的评价标准。

特别是,该法第8条要求学者不仅要在具有高影响因素的国际期刊上发表论文,还要在一定比例的巴西期刊上发表论文。如果这一建议能够得到有效实施,确实能够在很大程度上缓解巴西优秀学术成果的严重外流。

60种医学期刊的联合请愿活动也应被视为一项巨大的事业。巴西教育部的反应自然引起了极大的关注。然而,奇怪的是,在查阅文献后发现巴西学术界对这一问题的讨论戛然而止,巴西教育部很可能已经“涵盖”了这一问题。

由于60种医学期刊的联合请愿毫无帮助,巴西教育部似乎决心实施“科学文献评级系统”。这一制度确实具有“强迫好人卖淫”的客观效果,并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影响因素的沉重枷锁已经套在所有巴西期刊的脖子上。我们故事中的四家巴西医学期刊,看到集体抗议请愿完全无效,不得不冒险试图通过建立“相互介绍联盟”来推高影响因素,这也是一种自救行为,但当事件发生并以耻辱告终时,却被SCI抹杀。

巴西期刊界呼吁改变教育部发布的期刊分类标准(资料来源:researchgate.net)

让人叹息的是,巴西教育当局盲目屈从于西方的话语,不仅在定期评估标准方面完全迎合西方,甚至强迫好色之徒卖淫。然而,当出现负面事件时,他们不会反思自己政策的错误方向。相反,他们强烈配合一家美国私营商业公司的行动,杀死了四家国内期刊,并急于“吓唬别人”,向西方世界展示他们“能够跟上时代”。没有人喜欢国内期刊多年来取得的小小成就。

其他巴西期刊,如《公共健康报告杂志》和《自然保护杂志》,纷纷在《自然》上发表文章,呼应汤森路透的“镇压”,并表示愿意与被撤下的期刊断绝关系。前者强调所有的巴西期刊都不应该以偏见的方式被抹黑,因为被删除的66种期刊中,巴西只有4种。后者声称采取了“更富想象力、更道德和更有效的手段”来改善影响因素——例如,邀请世界知名期刊的编辑来评论论文等。

巴西教育部管理不当的后果:优秀论文的全面流失

2014年5月23日,巴西圣保罗大学举办了首届中巴科技期刊出版交流。巴西代表向中国同行介绍了他们的期刊建设成果:巴西SCI期刊数量从2003年的17种增加到2013年的107种。在此期间,实施“科技文献评价体系”后,SCI期刊数量从2008年的28种激增至2009年的65种和2010年的89种。

这些数据似乎表明,巴西教育部实施的“科技文献评级系统”显然促进了巴西学术期刊的建设。然而,试图用上述数据来赞美“科技文献评级体系”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由于全球SCI期刊的数量逐年增加,每年都会有一些不合格的期刊被剔除,更多的新期刊将加入进来。汤森路透宣布,他们每年将收到约3500份期刊申请,注册率为10%-12%。从2006年到2006年,SCI期刊的数量每年增加约200种,但在2009年和2010年的增长急剧增加到767种和688种。巴西的SCI期刊在过去两年中显著增加,这显然是SCI期刊数量全球增长的结果。自2011年以来,全球SCI期刊的年增长量已回落至200种左右,巴西SCI期刊不再出现“大跃进”。

我们进一步检查了2006年至2007年巴西期刊影响因子的最高记录数据。巴西生药学杂志在2009年达到3.4,材料研究技术杂志在2017年达到3.3,其余年份保持在1.8和2.6之间。由于全球期刊的影响因子总数也在不断增加,2009年影响因子为3.4的期刊仍可在世界排名中排名第961位,2007年只能排名第1731位。这样,巴西顶级期刊在全球排名中实际上呈下降趋势。

影响因子排名2016年中国期刊前30名(来源:medsci.c.com)

更令人遗憾的是,自从实施“科技文献评级制度”以来,巴西医学期刊主编们的担忧已经出现——巴西优秀的学术论文几乎完全流失国外!

作者对2017年巴西学者发表的SCI“热点论文”和“高被引论文”进行了统计分析。结果显示,巴西当年发表了53,000篇SCI论文,其中65篇是“热门论文”,分布在全球43个期刊上。排名前四的期刊是:《柳叶刀》8、《新英格兰医学杂志》6、《自然》5和《物理评论通讯》4。全世界208种出版物中有355篇“高被引论文”。排名前四的出版物是《柳叶刀》杂志19种、《新英格兰医学杂志》12种、《物理评论通讯》12种和《自然》10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今年巴西的“热门论文”和“高被引论文”都没有在巴西期刊上发表过!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来源:countryofpapers.com)

相比之下,中国期刊的情况几乎相同。根据《中国科技期刊发展蓝皮书》2017年的数据,2007年至2016年间,中国作者发表了18,974篇“高被引论文”,其中只有447篇“高被引论文”发表在中国地方期刊上,仅占同期中国作者“高被引论文”的2.3%。

目前的实际情况是,发展中国家利用其优秀的学术论文来提升西方科技期刊的影响力,使其科技期刊陷入恶性循环。更荒谬的是,一些第三世界的学者和官员根本没有看到这一点。他们已经习惯于把在西方高影响力期刊上发表的论文数量作为他们学术研究水平提高的一个重要指标。

即使面对我国优秀论文大量流失的事实,有些人仍然无动于衷。他们认为这不是“损失”,因为“论文发表在国外出版物上,国内学者也能看到”。如果这种荒谬的理由也成立,那么只要海外珍贵的历史文物陈列出来,本国人民出国时也能“看得见”,那就不叫“丢了”了?

这些学者和官员没有从建立自己的科学期刊的角度认真考虑这一事实造成的严重后果。在国外顶级期刊上发表的优秀学术论文,客观上只会进一步增强那些已经高高在上的国外期刊的影响力。这只会使西方“顶尖期刊”的影响因素更高,而本土期刊的影响因素更低。从长远来看,国内科技期刊永远不会在国际竞争中脱颖而出。

席尔瓦的“杀戮与成名”

在巴西期刊《互引联盟》的活动中有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特殊人物。在这四种杂志的七篇评论文章中,有五篇是由《临床医学杂志》的主编席尔瓦签署的。这个人来自一个医疗家庭,他的父亲席尔瓦在1948年发明了著名的抗高血压药物缓激肽。他是巴西的一代医学权威,而年轻的席尔瓦·柯绍秋加入了生理医学领域。他于2004年从圣保罗大学退休,并受邀担任《临床医学杂志》的主编。

奇怪的是,为什么一个如此成功的医学教授不知道如何珍惜自己的羽毛,并深深卷入“相互介绍联盟”事件?他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

席尔瓦担任主编,即把提升期刊影响力作为首要任务。传统的方法是继续增加英文论文在期刊中的比例,并努力与英美学术界保持同步。他还将该杂志的名称从最初的圣保罗医学院临床医学杂志改为现在的杂志,以淡化第三世界国家的地理特征,从而获得更广泛的贡献。席尔瓦还表示,中国同行在这方面更为领先,喜欢将自己的期刊贴上“国际”的标签。

为了获得高被引用的文章,席尔瓦还设立了一个关注神经行为研究主题的副刊,邀请知名学者撰写评论(其中一位学者此前发表了一篇超过5000次引用的评论)。席尔瓦认为,这些评论的引用将使该出版物的影响因子在第二年超过2.0。他还向记者承认,这种方法受到了另一份巴西医学杂志《记忆》的启发,该杂志的影响因子超过了2.0,因为一篇关于美国锥虫病的补充文章的引用率极高。

席尔瓦非常熟悉影响因素规则的“可操作性”。早年,他担任《休克》杂志的编辑委员会。主编给编辑委员会成员分配了一项任务,以使该期刊尽快被SCI收录,要求每位学者提交一篇文章,并确保在未来两年内获得3至4次有效引用。因此,冲击的影响系数在出版的第一年就达到了0.7。

席尔瓦后来回忆道:“我从这次经历中了解到哪些因素会导致不同的结果。有些是道德的,有些可能不是。当然,《休克》的主编是在道德框架内这么做的。”这件事可能会使影响因素的神圣性开始在席尔瓦的头脑中溶解——与“道德”相比,“不道德”当然意味着“不道德”的操纵。

席尔瓦回忆说,在他学术生涯的第一天,他的父亲老席尔瓦给了他第一个建议:如果他有能力在外国杂志上发表论文,他就不应该在巴西期刊上用葡萄牙语发表文章,因为在国外没有人能阅读葡萄牙语学术期刊。"即使你免费赠送,人们也不会让它们在图书馆的书架上流通,这种出版物等同于不出版它们!"这种建议不仅显示了对当地科学期刊的赤裸裸的歧视,也显示了第三世界国家大多数学者的痛苦。

然而,席尔瓦后来的理解高于他的父亲。他认为巴西需要建立自己的高水平科学期刊。他的想法是,随着巴西科学的发展,将来会有高水平的论文。如果没有相应的高水平本地期刊,他们只能投资外国期刊,而外国编辑可能不会为了保护本国学者的利益而公平对待巴西学者。他认为拥有一批高质量的期刊对巴西科学的独立是不可或缺的。他对振兴巴西学术期刊有强烈的使命感。

巴西教育部实行“科学技术文献评级制度”后,席尔瓦发表文章表示反对,并给巴西教育委员会主任写了一封公开信,明确指出“新的学术评价指标完全脱离了巴西本土科学”,并强烈敦促巴西教育部退出历史舞台。

在2012年1月的一次媒体采访中,席尔瓦曾表示:“面对新的评估体系对巴西科学期刊的损害,我的战斗方式是改善期刊的影响因素。”然而,没有人会想到他最终会通过加入“交叉参考联盟”来实现自己的目标。如果说席尔瓦对教育部“科技文献评级系统”的强烈反对是出于使命感的正常反应,那么他对“交叉引用联盟”的深入参与后来就有点仓促了。

当“引文间联盟”受到惩罚时,席尔瓦重振巴西科学期刊的雄心壮志被挫败,他自己也退休了。然而,巴西教育部对此事的无情处理也给这位著名学者提升国内期刊影响力的努力蒙上了沉重的悲剧色彩。

发现“相互指导联盟”

自从影响因素成为期刊权威的评价方法以来,期刊通过各种手段增加引用次数一直是公开的秘密。2008年,三军情报局首次将“自我引用”列为违规行为。2013年,“跨领导联盟”被列为惩罚对象。

简而言之,“自引”是指期刊利用该期刊的大量文章来抬高自己的影响因素。例如,在极端情况下,瑞士杂志《发音障碍治疗杂志》的主编在2007年引用了该杂志从2005年到2006年的几乎所有论文,引用了一篇评论文章,使得该杂志的影响因子从2006年的0.66上升到次年的1.44。更常见的是,主编对论文作者施加间接压力,迫使他们增加期刊引用的数量。

2012年,《科学》杂志发表了一篇署名文章,对832名期刊作者进行了关于“学术出版物中的强制引用”问题的调查,包括经济学、社会学、心理学和一般商业。结果显示,期刊编辑强迫作者在他们的稿件修改意见中给自引期刊文章添加注释,“比想象的要普遍得多”

至于“交叉引用联盟”,它已经成为一些期刊提高影响因子的常用策略。早在1999年,《科学》杂志发表的文章就用“引用卡特尔”一词来描述这种做法。严格来说,巴西的四种医学期刊在201年和212年建立“互引联盟”并不违反规定,因为“互引联盟”直到2013年才被国际标准学会归类为违规。

2013年受到处罚的另外三种英美期刊,即《医学科学评论杂志》、《细胞移植杂志》和《科学世界杂志》,甚至更加夸张。2010年,《医学科学评论杂志》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引用了490篇参考文献,其中445篇来自《细胞移植杂志》,44篇是自引的。

本文的四位作者是:一位是《细胞移植》杂志的创始编辑,两位是副编辑,一位是一家制药通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同年晚些时候,四位作者中的两位在《科学世界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引用了124篇参考文献,96篇来自《细胞移植杂志》,26篇来自《医学科学评论杂志》。2010年,《细胞移植杂志》从这三种杂志中获益最大,为两篇综述文章贡献了541条有效引文,将杂志影响因子从4.0提高到6.2。

论文交叉引用(来源:Baidu.com)

从上述“交叉参照联盟”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明显的模式:

首先,用于交叉引用的文章都是摘要文章。因为评论文章可以利用文本特征引用被引用期刊中的所有相关文献,所以“交叉引用联盟”论文采用这种方法。其次,交叉引用联盟通常由期刊主编发起。他们通常参与许多文件的签署。席尔瓦提到早些时候签署了五份文件,而《细胞移植杂志》的创办人总编辑在第二个联盟中签署了四份文件。

在影响因素主导期刊评价的情况下,主编最有可能被认可的成就是提升期刊的影响因素,“交叉引用联盟”的效应是立竿见影的,这也是一些主编敢于冒险的主要动机。参与联盟的期刊既是投稿者又是接收者,这也有利于保证联盟的保密性和隐蔽性。

我们之前已经深入探讨了影响期刊异化的因素,并归纳出两种典型的方式:两栖捷径,概括为王(参见蒋、、等《读书》2016年第9期和2017年第8期文章)。事实上,“自引”和“交叉引用联盟”只是期刊影响因素从评价手段向追求目标转变后各种异化的更极端表现。

更多关注微信公众号:jiuwenwang

相关文章

  • 刘旷的头像

    刘旷

    购团邦资讯网创始人

  • 冯耀宗的头像

    冯耀宗

    IT评论者、互联网观察员、SEO专家

  • 卢松松的头像

    卢松松

    百强自媒体、IT博客50强、创业者

  • 康斯坦丁的头像

    康斯坦丁

    知名IT评论人,科幻星系创建人,多家知名媒体及企业特邀顾问专家

  • 王雪华的头像

    王雪华

    RUN媒体创始人

  • 月光博客的头像

    月光博客

    知名IT独立博客作者龙威廉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