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龙观医院陈红梅:得了抑郁症,可以不吃药靠调整而痊愈吗(上)
抑郁症
作者: 点击联系
2020-11-22 05:50:07
[ 闻蜂导读 ] 主持人:今天我们很荣幸地请到了北京回龙观医院情感障碍病房的主任陈红梅老师做客直播间,和我们一起聊聊精神抑郁的那些事。陈红梅:Hello,大家好,我是来自北京回龙观医院情感障碍科的陈红梅医生,很高兴今天能够和大家在线直播抑郁症专题,也感谢大家的到来。主持人:陈老师,我非常好奇,医学上究竟是怎么界定抑郁症的?抑郁症又是怎么产生的呢?陈红梅:关于

主持人:今天我们很荣幸地请到了北京回龙观医院情感障碍病房的主任陈红梅老师做客直播间,和我们一起聊聊精神抑郁的那些事。陈红梅:Hello,大家好,我是来自北京回龙观医院情感障碍科的陈红梅医生,很高兴今天能够和大家在线直播抑郁症专题,也感谢大家的到来。主持人:陈老师,我非常好奇,医学上究竟是怎么界定抑郁症的?抑郁症又是怎么产生的呢?陈红梅:关于抑郁症,其实从我们精神科专业的角度来说,它分为核心症状、附加症状。它最核心的症状是心情的低落,基本的一个临床特征是,患者的心情低落与其所处的现实处境可能不相一致。主持人:好的,谢谢陈老师。今天我们的主题是微笑抑郁症。其实,我拿到这个主题的时候,我也觉得稍微有一些诧异。因为微笑是一个很快乐的事情,抑郁症又是一个很痛苦的事情。“微笑抑郁症”这两个词好像是两个反义词合在一起的。能不能请陈老师讲一下,到底什么是“微笑抑郁症”?陈红梅:“微笑抑郁症”实际上是这些年新提出来的一个概念。我自己最早大概是在2010年左右,在工作中,我们就遇到了一例这样的患者。他刚来的时候情绪是很差的,甚至不愿意跟人交流,不愿意吃饭,他吃饭时是需要我们医务人员去喂的。即使是这样,他也不太配合。主持人:好的,谢谢您。其实听起来让人觉得伤感,这些患者一边要装出微笑,还要一边去承受内心的这种痛苦。但正像您刚才所提到的,微笑型抑郁症其实是不太容易发现的。我们除了像您刚才说到的那样,要仔细去观察他的生活之外,还有没有一些我们可以判断自己、或者说判断身边家人朋友是否罹患了微笑抑郁症的方法?能不能请您说一下?陈红梅:我们去识别微笑型抑郁也好,还是普通的抑郁症也好,是有一些共同方法的。主持人:好的,陈老师说得非常好。我们现在看到评论区有很多网友提出了一些问题,现在先抽出几个问题来请陈老师回答。这位网友提出了一个问题,抑郁症如果不靠医生、不靠药物,能够自我调整自愈吗?陈红梅: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实际上抑郁症也是分轻、中、重的。首发的抑郁症,一般来说,其实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首发,一般经过半年左右可能就自愈了。所以抑郁症是有这样一个特征的。写在最后:

虽然同为精神科医生,但我与陈红梅主任在某些问题上的看法并不一致。这主要是因为我们的角度不同,陈红梅主任主要整合了精神医学和心理学,而我除了这两门学科外,还涉及了麻醉学、成瘾医学和教育学等。

而且,陈红梅主任所掌握的心理学知识更多是传统心理学知识,如精神分析、认知行为治疗等,而我所掌握的心理学知识是基于病理性记忆及记忆再巩固理论,并结合了我们自己大量深度催眠下病理性记忆修复(TPMIH)的临床实践中的突破性发现。

所以,知识体系不一样,临床理论及经验也不一样,对待某些问题的看法自然有所不同。希望大家读者们理性对待。

首先,陈红梅主任称“微笑型抑郁”是近几年来新提出来的名词,而我则认为这更多是大众的一种俗称。

如陈红梅所说的,所谓的“微笑型抑郁”大概分为3类。

第一类患者平日与人相处时,总是表现得开朗、乐观,微笑待人,这可能出于礼貌、体贴,不想为他人带来麻烦和尴尬;又或者出于维护自己在别人眼中良好的形象。

但独处或深夜时,这些患者的抑郁情绪就会流露出来,而且平时要伪装,所以他们的内心比一般的抑郁症患者更加痛苦。而且,如果病情严重,他们的“表演”会非常吃力,所谓的微笑往往是强颜欢笑,或在不经意间流露出真实的情绪。

第二类“微笑型抑郁”患者带有非常明确的行为目的性。他们非常擅长伪装,懂得医护人员和陪护家属的心理,深知如何才能换取别人放松警惕。

我本科就读同济医科大学的一名同学阿玲也是典型的“微笑型抑郁”,罹患重度抑郁症后一心求死,偷偷服用了超大剂量的抗抑郁药、心境稳定剂。而且,她自己就是精神科医生。按理说,她的精神科同事们应该能觉察出她的异常,但阿玲伪装得非常完美,骗过了她的所有同事。

我还碰到另一种微笑型抑郁症患者,他们表现得乐观、积极,会向医护人员表达感激之情,甚至主动提出帮忙开解其他病友。但这一切仅仅为了逃避治疗或住院环境,待医生评估其大有好转并批准其出院后,他们又打回原形。

所以,“微笑型抑郁症”的患者自杀率极高,事发后身边人往往感到不可思议,“他平常那么乐观,怎么可能自杀?”患者的家长、家属一定要细心留意,如果患者的情绪突然好转,变得懂事,劝说家长不必陪自己,又或者他们的热情、开心等与所处的情境不相符时,甚至看起来有点不自然时,必须提高警惕,预防他们作出极端行为。

话虽如此,如果患者有心掩饰,即使是专业的精神科医生也很难辨别出“微笑型抑郁”。反过来,如果就诊者有心“诈病”,精神科医生也难以分辨。美国心理学家大卫·罗森汉恩曾进行过一项独特的实验,安排8名正常人卧底精神病院,结果8人无一例外都被确诊为精神病。这令传统精神病学或精神医学过于依赖症状学诊断的局限性显露无疑。

另外,陈红梅主任还提到抑郁症的病因,她将抑郁症的病因归为遗传、基因、大脑神经递质以及成长环境等综合因素。

从目前的研究来看,抑郁症的病因与传统遗传和基因没有关系,即使有,顶多是通过表观遗传学机制进行遗传,是后天可逆的。

而我们在临床中发现,抑郁症的主要心理根源是叠加性的心理创伤,是病理性记忆。或受限于直播时长,陈红梅主任未能充分地分享她对抑郁症心理社会因素的见解,希望有机会能与她深入交流。

明天推出的下集中,陈红梅主任将继续分析几个抑郁症患者、家属关心的问题:如果发现家人、朋友得了抑郁症,该如何应对?

对于重度抑郁症,一般需要接受什么样的治疗?

还有,确诊了抑郁症、或多次复发后到底是不是要终身服药?

#抑郁症# #微笑型抑郁# #精神心理#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