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糖酸钙注射剂暴涨10倍 多省市短缺:幕后“黑手”到底是谁?
葡萄糖酸钙涨10倍
作者: 时间财经
2018-11-16 22:21:58
59.2K
[ 闻蜂导读 ] 目前国内只剩两家药厂在生产。
葡萄糖酸钙注射剂暴涨10倍 多省市短缺:幕后“黑手”到底是谁?

近日,有媒体报道,常用低价药葡萄糖酸钙注射液(10m:1g)再次价格暴涨10倍,目前已先后被广西、云南等6省纳入短缺药品清单。报道还称,葡萄糖酸钙原料药已被人为垄断,药品生产商现在如果生产只能是给原料药操控商做来料加工。

近年来,低价药垄断事件频频发生,国家相关部门也制定了相关法律规定,明确表示打击短缺药品和原料药领域的违法涨价、恶意控销等行为。但是还是不断有企业碰触法律红线,屡禁不止。

山东新华制药市场部对时间财经表示,“葡萄糖酸钙这款药我们已经不生产了,可能原料药出了问题,具体情况就不知道了。”北京紫竹药业和山西太原药业均对时间财经表示,这款药已经不再生产了,具体原因都未做出正面回答。

部分医药专家介绍,低价药更易引发垄断。由于产品价格低,利润相对较少,许多企业本不愿意生产,低价药变得紧缺。

目前,国内医药级葡萄糖酸钙原料仅有浙江瑞邦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邦药业”)与江西新赣江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赣江药业”)两家企业生产。时间财经分别拨打了这两家公司电话,均无人接听。

为何暴涨

根据报道,低价药葡萄糖酸钙注射液暴涨的背后是原料药被被人企业垄断,原料药操控商才是罪魁祸首。

葡萄糖酸钙注射剂暴涨10倍 多省市短缺:幕后“黑手”到底是谁?

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创始人赵衡对时间财经表示,的确是垄断造成的,如何破解原料药企业减少才是关键,才能杜绝随意调价的行为。

媒体矛头对准了原料药生产商瑞邦药业和新赣江药业,这两家企业到底有何来头,明目张胆漫天要价、大发横财。

其中,瑞邦药业,成立于2002年,法人郑亦铎,公司前身是浙江瑞邦药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2月22日;2015年8月21日,公司更名为浙江瑞邦药业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12月,瑞邦药业在新三板挂牌上市。

2016 瑞邦药业年报称,2016 年葡萄糖酸盐系列同比2015 年销售收入增加1310万元,主要原因是虽然葡萄糖酸盐系列今年在销量上和去年基本持平,但是葡萄糖酸钙产品的售价提高,使得该产品全年收入增长。

另一家新赣江药业,成立于2004年,由江西赣江制药有限责任公司改制,并与江西神田制药有限公司合并而成。母体公司江西赣江制药有限公司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已经成立。公司主导产品葡萄糖酸钙、葡萄糖酸锌、葡萄糖酸亚铁原料药市场份额位居行业前列。

2018年1-7月,新赣江前五名客户包括江西和力药业有限公司、澳诺(中国)制药有限公司、哈药集团三精制药有限公司等知名医药企业。

公开转让书显示,新赣江2016年、2017年、2018年1-7月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24亿元、1.19亿元、7639.68万元,净利润分别为2252.25万元、8488.06万元、4311.10万元。

公开转让说明书还显示,其葡萄糖酸钙原料药2016年度毛利率为47.98%, 2017年度毛利率为51.52 %,2018 年 1-7月毛利率陡升至64.18%。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葡萄糖酸钙原料药是被山东一家公司垄断了,垄断葡萄糖酸钙原料药的是山东康惠医药有限公司。

而瑞邦药业2016年年度报告中恰好就有这家公司,报告显示,在按欠款方归集的应收账款期末余额前五名单位情况中,其对山东康惠医药有限公司(下称:山东康惠医药)应收账款期末余额高达227.5万元。

山东康惠医药可查信息较少,根据官网显示,山东康惠医药成立于1999年,是一家以医药商业为主,以药品批发和医药电子商务为核心业务的大型公司。山东康惠医药与瑞邦药业具体合作关系不得而知。

违反《反垄断法》?

葡萄糖酸钙是国家基本药物,同时也是常用低价药。今年7月,江苏省发布《关于部分短缺药询价采购结果的通知》,公示的短缺药省级拟入围产品中,葡萄糖酸钙注射液的报价是19.8元一支。而据药智网数据显示,江苏2014年中标价在0.9元每支左右,2016年在1.9元左右,足足翻了十余倍。

葡萄糖酸钙注射剂暴涨10倍 多省市短缺:幕后“黑手”到底是谁?

相关法律人士对时间财经表示,反垄断法规定的垄断行为包括:经营者达成垄断协议;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的经营者集中。反垄断法还规定,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不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如果该这几家药企通过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在相关市场内具有能够控制商品价格、数量或者其他交易条件,或者能够阻碍、影响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一般是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上一年度销售额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尚未实施所达成的垄断协议的,可以处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该人士进一步表示,如果相关经营者就短缺药品和原料药实施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囤积居奇、串通操纵市场价格还违反了《价格法》。

像上述该人士所说的那样,如果这几家药企存在这些行为,将会面临法律的制裁。再加上随着媒体的不断曝光,涨价真相会最终浮出水面。

有医药专家表示,目前市场上一些原料药的垄断经营已非常严重,制药企业买不到原料只能任由原料控制商随意涨价。

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史立臣也曾对媒体表示,从近几年的情况来看,原料药生厂厂家直接联手垄断的情况比较少,而是生产厂家和药品制剂企业间出现的第三方经销商,厂家生产出原料药被经销商包销,从而形成垄断,然后经销商将原料药转手卖出,价格成倍上涨。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每经网报道,不仅是葡萄糖酸钙,今年以来,原料药价格上涨导致供货稳定性受影响的事情层出不穷,垄断也成为重要原因之一。例如,今年扑尔敏一个月内暴涨58倍,苯酚从230元/公斤涨到23000元/公斤,暴涨99倍。

部分业内人士表示,医药行业是最接近老百姓的,治病救人是关键,涨价谋取暴利遭人唾弃。(时间财经 李洪力)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