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领导者会成为领导者?权威不是魔法。
戴高乐 权威 韦伯
作者: 看理想©
2020-06-08 10:20:21
[ 闻蜂导读 ] “偶像”这个词在不同的时代被赋予了完全不同的含义。 尽管公众的品味和想法在不断变化,但创造神的行为总是一个接一个:从作家和摇滚歌手到明星和网络名人……每个时代都在为自己的代言人投票。 一代又一代的精神领袖来了又走,但他们的支持一直是热情的。在我们的印象中,偶像的魅力更像是一种魔力。他们的行为都被模仿,他们的话总是被坚信。只要粉丝们尖叫并服

“偶像”这个词在不同的时代被赋予了完全不同的含义。

尽管公众的品味和想法在不断变化,但创造神的行为总是一个接一个:从作家和摇滚歌手到明星和网络名人……每个时代都在为自己的代言人投票。

一代又一代的精神领袖来了又走,但他们的支持一直是热情的。在我们的印象中,偶像的魅力更像是一种魔力。他们的行为都被模仿,他们的话总是被坚信。只要粉丝们尖叫并服从,这种“你主宰,我崇拜”的模式就能顺利运行。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偶像会变成偶像?为什么偶像在特定的语境中等同于权威?粉丝崇拜从何而来?这实际上是一个关于权威的结构性问题。

几种权威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首先回到韦伯对政治社会学的兴趣。

1922年,韦伯的《经济与社会》出版。本书不仅包含了社会学的一些基本范畴和概念,还包含了韦伯关于经济社会学、法律社会学、政治社会学和宗教社会学的观点。危机权威是韦伯的政治社会学观点。

在划分政治领导的权力类型和统治模式时,韦伯提出了三种权力类型,即传统权力、法律权力和克里马权力。

首先,让我们看看传统的权威。

什么是传统权威?例如,我们熟悉的长辈制度、家长制、世袭制,都被视为传统的统治。在韦伯的理论中,传统权威的基础是对统治者权威的肯定,这是传统社会状态下权威的一种表达方式。

其核心是宗法制度。它依靠宗法制度和血缘关系来维持服从关系。权力的来源往往取决于世袭。

在传统权威中,统治者拥有“特权”,可以用他手中的特权垄断市场,压制市场中的自由竞争,而被统治者必须服从行使权威者。所谓“王土是否无处不在,王臣是否领导土地”,是传统权威的表现。

如今,传统权威很少出现。在我们这个时代,如果任何国家仍然保持传统的君主制,那么这种统治也是一种政治象征,并不代表实际的权力。

例如,在英国,我们经常看到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戴着皇冠,手持权杖。王冠和权杖代表着她的绝对权威和至高无上。然而,事实上,女王甚至无权决定英国法律的内容,尽管法律是以女王的名义颁布的。

因此,与戴皇冠的女王相比,人们更喜欢女王在不同的场合戴不同颜色的帽子。今天女王将戴什么颜色的帽子,相反,它已经成为人们喜欢谈论的话题。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第二种权力,法律权威。

在法律权威下,人们相信规则和规则是合法的,行使权力的人有资格根据法律和规则进行统治,这也被称为理性统治。

与传统权威相比,法律权威更稳定、更持久。这是一个完全依靠理性约束的权威。每个人都是组织的成员,服从组织的权威。

在我们的现代社会中,一般来说,所有的行政手段,无论是交通规则、学校考试制度还是税法的章程,都包含着对人的规则,而所有听规则的人都应该遵守法律的规章制度或法律制度的解释者和执行者。

魅力非凡的领导人

第三种权力是克里斯·马式的权威。

在《统治类型》一书中,韦伯对它的定义如下:“‘克里斯玛’在这里用来表达某种个性特征。有些人被认为是非凡的,因为这一特点,被赋予超自然和超人,或至少特殊的力量或品质。

这是普通人所没有的。他们具有神圣的或者至少是典型的特征。有些人被认为是“领导者”,因为他们的特点。"

简而言之,Crisma权威下的规则实际上是领袖的魅力规则,因此Crisma权威也被称为魅力权威。

这种权威的产生是因为人们对某个人的人格魅力印象深刻。因此,马式权威的统治者一定是一个享有特殊荣誉的人。

这个名为“克里斯玛类型”的角色有着非凡的力量或品质,在他的追随者眼中是无可挑剔的。追随者愿意追随到死,他们的崇拜是无条件的。

在当前的背景下,有些人可能会认为拥有强大粉丝基础的“爱情豆”的魅力与韦伯的魅力权威,即克里斯玛权威相同。因为在英语中,迷人这个词用来描述一个人的魅力,而魅力型英语是魅力型的。这两个词有许多相似之处。

因此,在偶像崇拜者的眼里,这些明星都是具有超凡魅力的克里斯·马式人物,品质出众,极具吸引力。

但事实上,韦伯的魅力,或克里斯·马式的权威,确实不适合这个时代的偶像。现在偶像的魅力来自娱乐时代的商业经济包装,这通常与消费主义和偶像崇拜联系在一起。事实上,韦伯的魅力具有深刻的政治和社会学意义,并且经常与革命浪潮联系在一起。

韦伯认为,克里斯·马式的人物经常出现在社会动荡时期。

当出现社会危机时,人们会期待英雄的出现来带领他们摆脱困境。

这种强烈的愿望导致了这个社会出现了一个能力出众的人。此外,这个人用自己的特殊能力和气质带领每个人打破了危机。然后,人们会对这样的人产生疯狂的崇拜和迷信,甚至人们的价值观和行为模式也会完全改变。

而这个克里斯·马式的人物通常被称为伟人。

韦伯还指出,魅力非凡的克里斯·马的权威具有强大的改革力量。这里,他指的是社会变革的政治层面。

如果法律权威是改革的外部力量,它对社会的改变首先是改变社会结构,最后是慢慢改变个人的行为和思想。克里斯玛权威是不同的。它将依靠领导者的魅力来彻底改变人们的思想和态度。这是一股内部的激烈变革力量。

当伟人不再总是正确的时候

然而,不管一个伟人有多有魅力,他并不总是伟大的,甚至是正确的。

韦伯说得很清楚,克里斯·马式的领导者经常在巨大的社会危机中带领人们走出困境,但这种权威是不可持续的。英雄人物可以领导革命,他的权威也来自他非凡的能力。然而,革命后,国家和社会将面临新的问题,即如何维持统治。这是马式权威的第一大两难。

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和秩序,我们不能简单地依靠个人魅力,还需要更合理的制度建设和法律规范。

另一方面,克里斯·马式的权威通常是脆弱和不稳定的,因为整个权力的核心要素是这种领袖。如果领导者不再有吸引力,或者他的领导时期结束,或者如果他死了,那么整个社会将陷入不稳定的困境。

那么如何解决马式权威的困境呢?有两个答案。

一是寻找新的“英雄”,或者实现统治权力的世袭或退位,向传统统治过渡。

二是转化为法律权威。韦伯支持的是向理性统治的法制社会的转变。权威的来源是法律规则和被统治者对统治者的认可,而不是个人领袖或伟人的个人魅力。

在历史上,有许多克里斯·马式权威的例子,如戴高乐、罗斯福、阿拉法特、卡斯特罗等政治人物。人们毫不怀疑这些领导人的美德和能力。直到今天,这些政治领导人仍然是著名的人物。

在这里,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个戴高乐将军的故事。

熟悉第二次世界大战历史的朋友都知道,戴高乐可以说是法国的“重建之父”,是战后帮助法国取得胜利的英雄。

1940年6月14日,德国装甲师进攻并占领了巴黎,巴黎沦陷了。法国傀儡政府向德国投降。四天后,流亡伦敦的法国将军戴高乐在英国电台发表了著名的反纳粹宣言《给法国人民的信》,呼吁法国人民团结起来,抵抗纳粹德国的入侵。

戴高乐的声音极具感染力。他说,“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不会让法国的抗战熄灭。我们的战争永远不会结束。”此后,戴高乐组建了自由的法国流亡政府,并继续与德国作战,决心恢复法国的尊严。

1940年6月18日,戴高乐将军在伦敦向法国发表了重要讲话。这是戴高乐在伦敦发表的一系列演讲中的第一次。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戴高乐接管了临时政府,因为他有很高的威望和个人魅力。1958年,戴高乐修改了法国宪法,成立了法国第五共和国,并成为第一任总统。

然而,戴高乐并不像在战场上那样擅长国家治理,甚至做出了许多错误的政策判断。然而,由于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取得的成就,戴高乐在普通法国人的心目中仍然占据着重要甚至神圣的地位。

1961年4月,法国阿尔及利亚驻军发动了反对戴高乐的武装政变,并呼吁法国人民做出回应。戴高乐总统在空之前陷入了控制危机。

面对危机,戴高乐做出了令人惊讶的举动。为了让每个人都听从他的指示,共同反对阿尔及尔叛军的将军们,他脱下了他当总统时一直穿着的西装,再次穿上将军的军装,走到电视摄像机前,发表了慷慨激昂的讲话。

在他的演讲中,戴高乐痛斥叛军为“可恶和愚蠢的冒险”,禁止所有法国人执行叛军的命令,并要求捍卫“法兰西共和国的合法性,这是国家赋予我的。”演讲结束时,他说:“士兵们!你面临着选择谁是忠实的。我是法国,她命运的工具。跟着我,服从我的命令!”

这样的场景,这样的宣言,历史是多么相似。人们似乎回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法国最黑暗的时期,当时戴高乐将军在广播中反复呼吁“我是戴高乐将军,跟我来”。

一句“跟我来”,作为一名将军,戴高乐再次激起了法国人民的团结精神,导致成千上万的巴黎人在电视讲话后涌向街头,拥挤在巴黎街头以示对领袖的支持,从而戴高乐度过了一场政治危机。

全能偶像的退出

在这里,很明显,依靠选举的合法性而成为总统的戴高乐,其权威和认可度远不如将法国人民从侵略中拯救出来的戴高乐将军。这就是为什么戴高乐在执政危机时期再次穿上他的军装,并通过展示他非凡的个人魅力赢得了公众的支持。

当他选择克雷斯马权威来激励公众而不是法律权威时,也许他已经意识到,在某些情况下,以个人魅力和荣誉为代表的克雷斯马权威甚至比法律权威更强大。

事实上,这也是事实。领导者的魅力和能力是非凡的,群众的支持和支持也是非凡的。

美国总统尼克松后来说:“当军装出现时,戴高乐触动了法国人内心深处的一串情感,激发了他们之间的团结精神,这种精神只有在形势最糟糕、他们渴望改善的时候才会存在。”

然而,尽管个人魅力扭转了危机,但并不总是能够取得最佳的政治结果。随着法国经济结构的转型,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社会意识也发生了巨大变化。最后,在1969年4月,戴高乐总统在各种棘手的社会问题和冲突下选择辞职,结束了他的政治生涯。

当然,我们没有说这是他的政治失败。事实上,当他选择离开时,他仍然有许多支持者。作为一个在法国历史上取得巨大成就的领导人,他当时的“闯荡激流”也可以被视为他伟大的另一个方面。

韦伯是第一个分离克里斯玛并分析其社会起源的人。可以说,这种权威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个人”的魅力、威望和影响力。在这个伟大时代的特殊背景下,特别是在动荡和无路可走的时候,一个神圣人物的出现的确可以平息国家的混乱,甚至可以充当救星,把群众从泥沼中解放出来。

但是,一旦政治形势进入稳定时期,对经济建设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这种权威就可能不再能够满足国家和人民的需要。这时,另一种最被韦伯认可的规则——法律权威——开始进入历史阶段。

在韦伯看来,法律权威是现代社会的统治形式,而最理想的法律权威是官僚主义,它根据权力的职能和地位对工作进行划分和分层。

韦伯认为,在官僚机构中,人们的服从只在于他们对官员的服从。他们依靠规章制度来组建一个组织,并明确规定他们的职责和权限。选举促进也依赖于规则和条例,并根据他们的资格和成就采取行动。

在这样的管理系统中,追求效率是最重要的,组织充满了个人和组织之间的合理分工。毫无疑问,它更有效、更持久,或者更能应对现代国家治理的复杂挑战。

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理想(身份证号:IKAN·李湘),原标题:“偶像的权威从来不是魔术”,作者:严飞,出处:“像社会学家一样思考”——

更多关注微信公众号:jiuwenwang

相关文章

  • 刘旷的头像

    刘旷

    购团邦资讯网创始人

  • 冯耀宗的头像

    冯耀宗

    IT评论者、互联网观察员、SEO专家

  • 卢松松的头像

    卢松松

    百强自媒体、IT博客50强、创业者

  • 康斯坦丁的头像

    康斯坦丁

    知名IT评论人,科幻星系创建人,多家知名媒体及企业特邀顾问专家

  • 王雪华的头像

    王雪华

    RUN媒体创始人

  • 月光博客的头像

    月光博客

    知名IT独立博客作者龙威廉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