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乡共生,中国城市的另一个未来
深圳 城市 城中村
作者: 中科院格致论道讲
2020-06-08 10:20:21
[ 闻蜂导读 ] 孟雁,URBANUS实用建筑设计公司的创始合伙人和建筑师主席 四十年前,深圳市开始步入快速发展的快车道。 这张照片拍摄于1988年,那是我第一次去深圳。站在蛇口的海滩上,你可以看到远处的群山、新的道路、几栋高楼和一个小村庄。 当我来到深圳的时候,我从北京乘了两天一夜的火车去看看深圳,一个年轻的城市,一个现代化的城市是如何从一张白纸中诞生的。 1995年,我再

孟雁,URBANUS实用建筑设计公司的创始合伙人和建筑师主席

四十年前,深圳市开始步入快速发展的快车道。

这张照片拍摄于1988年,那是我第一次去深圳。站在蛇口的海滩上,你可以看到远处的群山、新的道路、几栋高楼和一个小村庄。

当我来到深圳的时候,我从北京乘了两天一夜的火车去看看深圳,一个年轻的城市,一个现代化的城市是如何从一张白纸中诞生的。

1995年,我再次来到深圳,跌跌撞撞来到东门。当时,我很惊讶深圳有这么一个古老的地方。我原以为深圳是一座只有十多年历史的新城市,但它似乎有意掩盖自己的历史和真实年龄。

后来,我发现深圳还有一些古老的村庄,比如这个叫蔡武威的村庄,一个被高楼环绕的原始村庄。

经过40年的发展,深圳现已成为一座充满写字楼的国际高科技创新城市。

城市中的村庄:一个平行的城市世界

这样一个城市是如何规划的?

深圳是一个非常提倡规划和设计的城市。规划师遵循现代规划理念,注重效率、功能和速度,用非常合理的方法规划出当前的城市格局。

但与此同时,另一个平行世界也在发生变化。与理性、高效、快速的发展模式相比,这个平行世界的发展模式是缓慢、混乱和混乱的。它像影子一样跟随城市。哪里有城市,哪里就有人类的聚集。我们称之为城市中的村庄。

深圳白周市村

深圳大芬油画村

深圳岗厦村

深圳乡村街景

城市中的村庄实际上是被快速发展的城市包围的原始村庄。随着城市的发展、建筑的增多和土地价格的上涨,城市中的这些村庄也正在经历一个非正式的城市化过程。它也在成长、成长和加密。

如今,深圳有2000多万人口,其中近一半生活在城市中这种非正式和无规划的村庄里。

进入这些街道,他们是拥挤的,充满活力。有些人认为这些地方非常混乱,应该被现代城市所取代。然而,其他人认为这样的城市更有活力,不仅为人们提供了居住的地方,也为一些年轻人创造了初步的创业机会。

随着城市的发展,城市中的许多村庄受到了威胁,但事实上它们承载着深圳悠久的历史。

这个叫湖北的村庄,位于深圳市罗湖区。它被高楼环绕,有500年的历史。当这些村庄被城市更新的步伐所介入,当这些村庄被摧毁时,与之相关的社会、文化和经济也随之丧失。

我们一直在思考是否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即这些村庄和城市可以在不解体的情况下共同成长和发展。

大芬村:城市村庄的样本

十多年前,我们注意到位于深圳边缘的大芬村。这里曾经是全球商业油画产业链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生产了全球近60%的商业油画。它因其油画产业而闻名。

大芬村有自己的历史。20世纪70年代,它的面积只有0.4平方公里。它逐渐从一个传统的客家村落变成了一个典型的城市村落。它具有城市村庄的所有属性和存在的所有问题。

它经历了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两种发展力量的纠结和联合作用。当地政府一直希望促进油画产业的发展,为这个村庄注入一些新的创造性活力。

2007年,我们在这个城市的乡村建立了中国第一个大型艺术博物馆。

大芬村和我们想象中的城市里的村庄不一样。它非常漂亮,因为当地政府一直在进行基础设施建设,环境卫生也得到了很好的管理。街道不仅干净,生活环境也很安全,每个人都有工作,每个人都有工作,每个人都在从事与油画相关的生产和创作。

这里不仅有房子,还有小工作室和小油画工厂。由于油画产业的发展,整个村庄的生态环境也在不断变化。这个村庄也有书店、咖啡馆和年轻人经营的小商店。

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深圳大胆地将大芬村作为案例,将其纳入上海世博会最佳城市试验区。

作为当时的主要策划人,我们有500名画家一起创作了一幅大型油画。

通过这一创作,我们向全世界讲述了大芬村的故事,告诉每个人一个普通的城市村庄是如何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和奋斗,发展成为与深圳市和谐共处的。

“世博”期间,大芬村的故事得到了很好的反响。

之后,我们邀请了许多国际和国内的艺术家在大芬村创作。他们在村子里,甚至在美术馆里涂鸦。他们讲述的故事都是关于城市和村庄之间的关系。

该博物馆绘有壁画,各种艺术形式随着村庄不断发展。我们今天仍在进行相关工作。

策展南投:一个城市/村庄共生与再生的范例

接下来,进入快速转弯模式。从2005年到2015年,深圳的土地被快速城市化占用。深圳正面临一个巨大的困境——有限发展空。

此时,城市中的许多村庄已经成为未来发展的新的和潜在的机会。城市中的许多村庄正被高楼、封闭的社区和巨大的购物中心所取代。这样的未来是这座城市唯一的未来吗?

基于多年对城市村庄的研究,我们被任命为2016年和2017年深港城市建筑双年展的策展人。借此机会,我们关注了深圳一个非常独特的地方——南投。

正如我刚才所说,深圳已经有40多年的历史了。事实上,它有很长的历史。深圳始于东晋,南投最早建于东晋咸亨年间。它有近1700年的历史。南投的地点基本上没什么变化。它经历了金、隋、元、明、清等多个朝代,并在同一时期得到发展。

明代,深圳有两个城市,东莞手鱼前胡研究所和温室手鱼前胡研究所。目前的南投古城位于原东莞手谕前胡研究所。自金代以来,香港、澳门、珠海、中山、东莞等地一直归南投管辖。明代,南投被称为新安县。鸦片战争后,香港被迫从新安县割让出去。民国时期,新安县改名为宝安县。1953年,由于广九铁路的修建,南投被迁到菜武威,变成了一个村庄。

许多城市从小村庄发展起来,只有南投从当时的一线城市变成了现在的村庄。

说到古城南投,许多游客,包括前来寻根的香港人,都认为这里充满了像丽江这样的古建筑。但直到到达这里后,我才发现这是一个非常密集的城市村庄。

2

虽然南投古城没有多少真正的古建筑,但它们就像电影一样,隐藏在城内的村庄里,叠加着层层记忆。

仔细分析会发现,这个古老村庄的格局并没有改变。九条街道、古老的建筑和东晋时期的城墙遗址仍然存在。这座塔的底座仍然是明朝的。

许多人说这是深圳?深圳不是一个年轻的城市吗,为什么会有这么古老的东西?但这是深圳。可以说,南投见证了深圳一千多年的发展历史。

作为双年展的策展人,我们希望这次展览成为一个促进古城重生的机会。在参观了半年多的村庄后,我们最终决定把这个展览介绍给这个村庄,这样它就可以和这个村庄有一个积极的关系。

传统村庄一般都有非常好的公共房间和集体精神生活,但是城市中的许多村庄已经消失了。例如,20世纪70年代,一个小广场曾是公社的打谷场,后来演变成了篮球场。

这里保存了各个时期的建筑。这些建筑不能简单地描述为“美丽”或“丑陋”。它们更多地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特殊背景和生活氛围。五种口味混合在一起,五花八门。我们希望这个地方能重建成为乡村精神的中心。

事实上,我们只做了很少的改变,把两个铁皮房子改造成了村子里一个宏伟的公共建筑,每个人都可以在那里做展览。这不仅是一个支持公共生活的地方,也为村民提供了一个更好的公共空的模式。

虽然这两栋建筑是老城区的新增元素,但它们的性质并没有根本改变。我们还完全保留了一个建于20世纪90年代的篮球场,希望这些空的房间将来能成为村里的公共使用和讨论场所。

此外,这个城市的许多村庄都有普通的厂房。虽然它们没有很高的建筑价值,但是它们可以承载新的可能性,并且有很大的潜力。

所以我们开放了原本封闭的工厂区,并把它变成了一个新的城市空房间,一个市场和一个集体生活的地方。

因此,展览本身就与城市和乡村紧密相连。在展览期间,你不仅可以看到许多艺术家、建筑师、规划师和社会学者对城市中的村庄问题的研究,还可以看到他们建造的建筑与村庄之间的关系。不仅有艺术家的新作品,还有广东原有的传统艺术形式。

双年展的开幕式变成了村里的狂欢节。许多当地村民参加了开幕式的表演。他们很乐意讲述他们在这个村子里经历的各种生动有趣的故事。

南投古城及其背后的现代城市

南投古城及其背后的现代城市(夜景)

2017深港双年展(深圳)南投古城开幕式航拍

我们还邀请了许多平面设计师和艺术家,在收集了村民、艺术家和建筑师的感受后,我们把这些感受用文字表达出来,最后设计了各种小广告,并贴在村里的各个地方。

一位村民说:“我非常喜欢南投,因为它很小,就像家里的床一样,夫妻感情会很深。因为这个地方很小,所以每个人都不能抬头看对方。”

为什么这样一个村庄有价值?为什么它能适应许多高层城市不能适应的生活?因为它有一个空的关系,可以拉近人们的距离。

街道狭窄,道路狭窄,家庭生活空房间有限。这个空的房间可能不是最理想的,但它提供了一种将人们聚集在一起的可能性。

超过4万人聚集在像南投这样的小村庄。这样的村庄有自己的生命力。我们把老百姓的意见印成小广告,贴在村子里,希望通过这种交流方式,我们可以看到不同的人对城市里村子的未来和城市的未来的看法。

一个展览不仅仅是一个展览,它也可能是一个行动和对城市未来的思考。

这是西班牙壁画家创作的作品。他们把汉字“传统”和“发展”放在一起,是为了告诉每个人,传统和发展并不矛盾,它们只是不同的层次。传统不是障碍;它可以与发展融合。

通过展览,植入一个新的机会。这个共生项目仍在继续。我也特别希望在座的各位有机会关注南投和这个城市的未来。展览结束后,该村将恢复其日常状态,所有的努力都将融入到该村的历史和文化发展中。

城乡共生:城市的另一个未来

面对一个40年快速发展的城市,我们只有一个未来吗?村庄只能被现代高层建筑取代吗?他们有机会与城市共存吗?因此,我们提出了一种理念——城市与乡村共存。

我们希望现代化和非现代化两种发展模式的存活率为0+;我希望尖端的科学技术能与传统建筑共存。我希望城市居民能够与村里的原住民、佃户和“南票”共存和融合。

城市不仅仅是为富人服务的,它不应该有一个既定的发展目标,它应该为未来提供多种可能性,这样更多的人可以分享城市的空空间,分享城市的资源,为自己的发展打下更好的基础。城市需要营养,一个共生的城市可以更好地滋养年轻人。

我们不是简单地谈论如何保护城市中的村庄,因为这似乎是一种给城市中的村庄施舍的居高临下的态度。我们需要思考如何建设城市的未来。

研究城市中的村庄,关注城市中的村庄,介入城市中的村庄,也许是我们反思未来、拯救城市的一个好方法。

更多关注微信公众号:jiuwenwang

相关文章

  • 刘旷的头像

    刘旷

    购团邦资讯网创始人

  • 冯耀宗的头像

    冯耀宗

    IT评论者、互联网观察员、SEO专家

  • 卢松松的头像

    卢松松

    百强自媒体、IT博客50强、创业者

  • 康斯坦丁的头像

    康斯坦丁

    知名IT评论人,科幻星系创建人,多家知名媒体及企业特邀顾问专家

  • 王雪华的头像

    王雪华

    RUN媒体创始人

  • 月光博客的头像

    月光博客

    知名IT独立博客作者龙威廉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