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否认指控:不受欢迎的正义使者
信息 谣言 自净
作者: 腾讯研究院
2020-06-08 10:20:21
[ 闻蜂导读 ] 2020年2月初,新的冠状病毒肺炎席卷中国,一条新闻通过社交媒体传播:临床数据显示,8岁儿童的尿液可以预防新型冠状病毒。这条新闻有详细的证据支持,很快引起了网民的注意。 根据2018年和2019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年度报告,8岁男童尿(味咸性寒)在口服中成药试剂的药品不良反应中排名第二位和第一位。 至于其在人体内“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作用,现有公开资料足以证明其

2020年2月初,新的冠状病毒肺炎席卷中国,一条新闻通过社交媒体传播:临床数据显示,8岁儿童的尿液可以预防新型冠状病毒。这条新闻有详细的证据支持,很快引起了网民的注意。

根据2018年和2019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年度报告,8岁男童尿(味咸性寒)在口服中成药试剂的药品不良反应中排名第二位和第一位。

至于其在人体内“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作用,现有公开资料足以证明其具有治疗肺阴不足引起的咳嗽、吐血、鼻出血的作用。

大众科学组织“丁香博士”在2月1日驳斥了这一谣言,这让一些读者明白了这一谣言,但许多不知名人士仍然认为这是一个有用的“偏方”。

根据美国心理学家G·奥尔波特和L·波特曼提出的谣言公式:谣言=(问题的重要性)×(事实的模糊性),在重大和不确定的社会事件背景下,谣言更加猖獗。新流行的肺炎也成为观察谣言传播的试验场。

盲目的信任和焦虑的传递。疫情下的谣言是所有人的猜谜游戏。目的是拼凑真相,减少不确定性。中国有“双黄连能抑制新皇冠肺炎”、“新皇冠肺炎病毒沙里”,国外有“社交媒体/5G引发新皇冠肺炎”和“巴西总统感染新皇冠肺炎”。

随着形势的不确定,谣言在网上一个接一个地传播,公众的焦虑进一步助长了谣言的传播。

谣言和谣言之间的拉锯战“男孩尿对抗流行病”是驳斥谣言的艰难工作的一个缩影。谣言与人类语言的历史一样悠久。它们甚至已经成为一种重要的信息形式,是实验室信息系统运行、循环和净化自身的能力。

不幸的是,网络辟谣一直处于“鼓掌不赢”的尴尬境地。科学严谨的知识并不等于全心全意地接受它。原因微妙而复杂。

首先,驳斥“不讨好”的网络谣言。

目前,中国有两大网络辟谣主体。一是内容平台下的辟谣产品,如微信辟谣助手和腾讯新闻真实平台,是为维护健康有序的内容平台而创建的。另一个是科普媒体,它通过专业内容能力向公众提供科学信息,如中国科普网、果壳和丁香博士。

在流行期间,辟谣者承担了三个角色:信息核实:核实和核实未经证实的信息。针对“某处封路”和“广州“女毒王”曝光照片”等传言。科学验证:纠正对科学的偏离。对于诸如“冠状病毒气溶胶传播”和“蚊子将成为新的宿主”等谣言。高质量的信息供应:提供实时疫情跟踪和专题科普等服务。

由于许多方面的努力,在消除流行病期间的谣言方面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

2020年2月,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公众认知和信息传播调查报告》显示,实时疫情数据是公众最关心的内容,覆盖了50%以上的关注度和40%以上的转发率。腾讯真正的抗肺炎特刊获得了5.36亿人次的访问量和超过23亿人次的实时动态访问量,了解了丁香医生的疫情。

然而,对于人们是否真的相信事实,谣言的数量是否减少,以及在相当多的观点背后传播谣言的动机是否减弱,还没有明确的结论。从经验观察,辟谣“吃力不讨好”的现象明显存在。

首先,有许多谣言,但很少反驳。谣言是公众舆论的一部分,内容制作者和消费者都深深卷入其中。谣言在无意识中有很强的自发产生和传播能力。相反,驳斥谣言更像是温室里的一朵花。每一篇被认真驳斥的文章都来自专业人士的精心编辑。在数量级上,谣言被击败了。

同时,谣言内容的传播力比谣言弱。与在社交媒体上爆炸的阴谋论相比,很难看到一篇文章驳斥了变成10多万爆炸的谣言。

克雷格·西尔弗曼(Craig Silverman)是哥伦比亚大学数字新闻谈话中心的一名记者,他开发了一个名为紧急事件的谣言传播和追踪工具,可以记录推特和脸书上每一个谣言和谣言的分享时间。人们发现大多数谣言比谣言被分享得更频繁。

只是为了印证一句老话:谣言有嘴,谣言有腿。

第二,驳斥谣言:挑战易受谣言影响的人的“精神安慰剂”。

作者有幸目睹了由长老们的谣言引起的对抗。防疫知识的民间处方性质是转发到组:

伪造者:这显然是一个偏方,不要轻信。

谣言:难道我们不应该从当前防疫物资的短缺中拯救自己吗?

然后,微信群静了下来。

为了恢复造谣者和造谣者之间的对抗,我们可以梳理出难以驳倒谣言的原因。

人们缺乏科学素养限制了判断。2019年中国互联网人口将达到8.54亿,但2018年中国公民科学素养调查显示,中国公民科学素养的比例仅为8.47%,预计到2020年将超过10%。

换句话说,不到十分之一的人有科学判断。

疫情中谣言的传播与中国科学素养所欠下的长期债务不无关系。人们普遍缺乏对科学规律的认识和科学思维的运用。与此同时,专家学者的专业意见往往被忽视,“民间科学”流行起来。果壳网副总编辑吴瓯表示,伪科学将占据真正知识不占据的地方。谣言的胜利似乎不言而喻。

谣言是公众的“精神安慰剂”。顾名思义,精神安慰剂可以缓解焦虑并产生某种自我暗示。目前,我们处于德国社会学家乌尔里希·贝克所描述的“风险社会”。技术和经济的进步带来了高效的现代生活。这种生活的背后是诸如食物、医疗、环境等社会问题。因此,人们对风险比以前更加敏感。相信谣言是风险焦虑的表现。它背后是一种“厌恶损失”和“更愿意相信他们所拥有的”的心态。

这种心态恰好是造谣者诱使人们相信伪科学的一种工具,于是真相就崩溃了。

驳斥谣言的集中方式影响有限。典型的网络辟谣有一个信息中心,辟谣内容由专业人员制作,通过自己的渠道分发给用户。这种辟谣方式有两个特点:内容生产具有权威性,传播是单向的“一对多”。

辟谣的“产销”模式与网络信息传播正好相反。在互联网时代,网络人际传播结构趋于扁平化,信息流通由自上而下变为过去的平行传播:每个用户都是信息生产和传播的节点,形成“多对多”的人际传播结构,也意味着更快的信息流动速度和更广的信息传播范围。

谣言在这种结构中迅速传播,驳斥谣言超出了他们的能力。

第三,辟谣的终点:高质量的信息生态

消除谣言只是人们的一厢情愿。只要有一个人,就会有大量的信息。没有一个聪明的组织能根除谣言。最可行的方法是培育一个具有高度自我净化和自我修正功能的信息生态,这样谣言就会少滋生、多消亡。

首先,提高全民的科学素养。这个话题的含义包括两个方面。以科学家和专业人士为代表的具有科学素养的人,愿意向外界贡献自己的一切和声音,以提供高质量的科学信息,而不会被误解或被错误伤害。

另一层是引导科学素养不足的人获得相关素养,学会用科学思维和方法看待问题。实现这两点的重要前提是在媒体环境和舆论氛围中对真实知识的理解和尊重。

其次,充分发挥内容平台的技术优势。谣言在特定国家的背景下并不是一种独特的产品。世界上几乎所有的舆论领域都在某种程度上被虚假新闻所控制。《过滤泡沫》的作者伊莱·帕里泽曾呼吁公众在选举后就谣言问题提供智慧。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技术手段的使用。作者认为,在短期内提高人们的文化素养是不现实的。使用算法来压制谣言并鼓励谣言被反驳会更快。例如,谷歌新闻、脸书和微信可以通过观察来发现谣言的内容,同时增加谣言的曝光频率。

第三,发挥社交媒体的信息自净能力。《大数据背景下社交媒体的自净功能研究》一文指出,社交媒体在谣言传播控制方面具有自净能力。当用户面对谣言或虚假信息时,他们会自动通过转载、验证、补充和纠错来接近真相,从而达到辟谣的效果。

信息生态的自我净化类似于环境的自我净化,需要更高的客观条件——相关机构更透明、更及时地发布信息;提高公民的科学素养;更加完善的法律法规。只有硬件升级,信息生态的自清洁功能才能有效发挥作用。

小节

否认网络平台上的谣言是一种技术行为,而否认在人类历史上是一个漫长的认知进化和社会发展过程。事实上,驳斥谣言是在做提高内容质量的工作。虽然它“不受欢迎”和“不讨好”,但从长远来看,它肯定会促进一个更加透明和健康的信息生态。

更多关注微信公众号:jiuwenwang

相关文章

  • 刘旷的头像

    刘旷

    购团邦资讯网创始人

  • 冯耀宗的头像

    冯耀宗

    IT评论者、互联网观察员、SEO专家

  • 卢松松的头像

    卢松松

    百强自媒体、IT博客50强、创业者

  • 康斯坦丁的头像

    康斯坦丁

    知名IT评论人,科幻星系创建人,多家知名媒体及企业特邀顾问专家

  • 王雪华的头像

    王雪华

    RUN媒体创始人

  • 月光博客的头像

    月光博客

    知名IT独立博客作者龙威廉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