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不满动态加价状告滴滴,最高法知产法庭公开审理并全程直播
作者: 江西政法
2019-10-10 10:06:45
[ 闻蜂导读 ] 最高法知产法庭公开审理并全程直播 当庭激辩“是否具备市场支配地位”

经常使用滴滴打车的乘客会发现,在一些特定的打车高峰期,滴滴常常以临时加价费来调节供需,这笔费用究竟合不合理、合不合法?

两年前,律师黄文得因不满动态加价与滴滴出行对簿公堂。今年3月,再次被收了6元临时加价费后,他又以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为由起诉了滴滴出行,在遭驳回后,他上诉至最高法知识产权法庭。

今年9月24日,该案在最高法知产法庭公开审理,并进行全程直播,再次引发外界关注。

◎文/新法制报首席记者康春华

动态加价 引发反垄断之诉

9月24日,最高法知识产权法庭内,原被告双方激烈争论。这是一起备受关注的案件,原告方为律师黄文得,被告方是滴滴出行。

据了解,2018年5月,黄文得在郑州用滴滴打车,使用优惠券后支付了16.39元。他发现,这笔原价为18.63的车费包括7元起步费,3.63元里程费,2元低速时长费和6元临时加价费。黄文得认为,滴滴是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收取临时加价费,因此将滴滴起诉至郑州中院。

爱较真的黄文得未能如愿,郑州中院驳回了他的诉讼请求。黄文得随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要求滴滴返还6元临时加价费用并赔偿相应损失。

中国庭审公开网上的直播显示,“黄某某诉滴滴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纠纷案件”的庭审历时3个多小时,最高法并未当庭宣判。

事实上,滴滴动态加价引发的争论由来已久,但这是第一次有人以反垄断对其提起诉讼。有分析人士指出,最终的判决事关滴滴出行乃至整个网约车行业格局。

新法制报记者注意到,黄文得在庭审中表示:“即使判决最终没有认定滴滴出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但如果认定动态加价6元违法,我也可以接受。”

滴滴出行方面的代理律师则当庭表示:“对于临时加价行为,上诉人(黄文得)曾在江西提起诉讼,江西省高院明确认定临时加价的行为不违反法律规定。上诉人又就临时加价的行为提起反垄断诉讼,我们认为这实际上是对司法资源的浪费。”

正如滴滴出行所说,这已不是黄文得第一次和滴滴出行对簿公堂了。

律师不满动态加价状告滴滴,最高法知产法庭公开审理并全程直播

两年前双方曾对簿公堂

2017年7月3日15时许,黄文得使用滴滴出行平台打车,要求提供快车类型的网约出租汽车运输服务,距离为赣州市章贡区的中航城·国际公寓东座到赣州市章贡区人民法院。黄文得在约定地点上了赣B***E9网约车,司机将其送达目的地,整个行程黄文得共支付了原价1.2倍的车费,即16.67元。

由于滴滴出行收了1.2倍车费,黄文得在调查了网约车行业普遍存在动态加价问题后,决定用法律手段维护消费者尊严,以“合同纠纷”为由向章贡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黄文得认为,滴滴出行利用未取得合法资质的车辆,违反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欺骗了自己,应当撤销原告与被告之间的出租汽车运输合同。同时,收取1.2倍车费也违反了相关规定,应当退还多收取的车费2.76元。

滴滴出行方面则认为,动态调价符合《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黄文得在手机APP上下单,司机接单并将其送达目的地,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达成,无任何欺诈、胁迫、乘人之危的情形,故应依法驳回诉讼请求。

此后,章贡区法院一审驳回了黄文得的诉讼请求并认为,原告提出“不得议价”当然解释为“不能加价”的主张不能成立。同时,被告开发的滴滴打车软件的收费规则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被告收取原告黄文得的运输合理、合法,且不能认定原告所乘车辆为未取得相应资质的网约车。

未说明加价理由是否应担责

因不服一审判决,2017年11月,黄文得上诉至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4月9日,赣州中院作出二审判决,虽然采纳了滴滴方面的说法,认为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的经营服务不适用《巡游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规定》,驳回了黄文得的上诉,但作出了一个有利于消费者的认定。

赣州中院在判决书写道,黄文得在二审中陈述,在其上车之前有加价的提示但没有说明加价的理由。经查,在车费详情里亦仅载明“临时加价0.2倍3元”,并未说明加价的理由。

二审法院认为:“滴滴出行公司应当在符合加价的条件下合理加价,并向乘客说明加价理由。”基于此考虑,“滴滴出行”适当分担诉讼费用,案件受理费共100元,双方各负担50元。

此后,黄文得以临时加价侵害了其公平交易权向江西省高院申请再审。不过,江西省高院裁定驳回再审申请:“订单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所收运费符合‘网约车运价实行市场调节价’的规定,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黄文得认为滴滴出行存在违规或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可以投诉并要求依法处理。”

10月7日,黄文得受访时坦言,自己作为法律人就想运用法律手段来抗争一下。虽然此前以合同纠纷为由起诉并没有胜诉,如今以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为由起诉滴滴至最高法,是想坚持自己的主张。

当庭激辩“是否具备市场支配地位”

新法制报记者注意到,黄文得当庭提交的滴滴官网截图证据显示,滴滴宣称公司占据99%的网约车市场份额。黄文得表示,根据官网截图,滴滴出行属于《反垄断法》中“一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二分之一”的情形,因此可以推定滴滴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滴滴出行方面则认为,巡逻出租车和网约车之前存在紧密的可替代性,属于同一相关产品市场,因此上诉人对于相关市场的界定是错误的。对于官网截图的真实性,滴滴出行予以认可,但对于该截图内容的证明力提出异议。

滴滴出行认为,截图为2015年全国数据。该案市场的地域界定应该为郑州市,目前郑州市有46家出租车公司,18家网约车公司,高德、美团等互联网公司和上游汽车厂商提供打车服务,滴滴在当地面临激烈竞争。此外,出租车出行市场一直是动态竞争,且由于市场进入门槛较低,滴滴公司一直受到较强的竞争约束,并不具备市场支配地位。

黄文得认为,在相关市场的界定方面,巡游出租车和网约车同属出租出行行业,但是两者经营模式不一样,且适应不同行政法规,因此巡游出租车不应计入网约车的相关市场。同时,滴滴的临时加价未经商议,变相强制消费者接受,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价格法》等规定。

对此,滴滴出行方面认为,临时加价是出于调节供需关系目的,具有经济合理性,不构成垄断高价,也符合当地关于网约车的相关规定。加价费用是支付给司机的,滴滴没有攫取垄断利润的意图。同时,《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价格法》与《反垄断法》的保护法益不同,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关联。

临时调价 市民评价不一

10月2日傍晚,正值出行高峰期,新法制报记者在滴滴软件中多次下单发现,“专车”产品晚高峰时段按照周围车辆的数量和打车需求,系统自动提示需要动态加价,但在订单较少的区域仍然为正常价格。

以南昌市红谷滩新区万达广场的近距离订单为例,系统自动默认动态加价0.5倍,乘客可以根据需要自主在加价0.1倍和1.5倍内手工调整。多位正在打车的乘客告诉记者,手动调节至少要加价0.5倍,否则根本打不到车。

排队打车的乘客中,如果有人愿意加价,就可以先打到车,这是否公平?

在记者随机采访中,不少市民对此评价不一,支持者认为此举可激励司机接单,反对者则认为这是对消费者“趁火打劫”。

滴滴平台上并未披露加价的具体规则和金额,只是作了以下描述:“当处于高峰时段,周围司机较少,或司机距离乘客较远时,为促进成交鼓励司机更快接单,平台会对订单适当加价。乘客加价金额全部给到司机,乘客加价会封顶。”

交通运输部网站7月12日公布的《交通运输部 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深化道路运输价格改革的意见(征求意见稿)》规定,网约车平台公司应主动公开定价机制和动态加价机制,且至少提前7日向社会公布。

10月7日,记者致电滴滴出行客服。专车客服向记者证实,动态加价一般出现在恶劣天气和出现高峰期,当出行用户较多和周边车辆较少的时候,系统便会自动启动动态加价,至少加价0.1倍才可以使用平台打车,但一般加价0.5倍能打到车的概率较大。

上述客服还向记者证实,动态加价的钱全部奖励给司机。同时,动态加价也有双封顶机制,以南昌地区为例,最高加价1.5倍,总加价金额不能超过59元。

更多关注微信公众号:jiuwenwang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