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路军女兵的回忆:被马家军俘获后,受尽了凌辱和折磨
西路军
作者: 纵谈军史
2022-10-02 07:45:02
[ 闻蜂导读 ] 西路军被俘女兵王秀玲的回忆:1936年11月,过了黄河的红四方面军九军、30军和原一方面军的五军团改编而成的红五军,还有我们妇女独立团、独立骑兵师21800人组成的西路军向河西走廊进发,准备在河西走廊创建苏区,或者到新疆去接受苏援。 我们西路军从一条山来到河西走廊东端古浪,遭遇到马步芳、马家军兄弟俩率领的马家军前后夹击堵截,因为河西走廊是他们的地盘,西

西路军被俘女兵王秀玲的回忆:1936年11月,过了黄河的红四方面军九军、30军和原一方面军的五军团改编而成的红五军,还有我们妇女独立团、独立骑兵师21800人组成的西路军向河西走廊进发,准备在河西走廊创建苏区,或者到新疆去接受苏援。

我们西路军从一条山来到河西走廊东端古浪,遭遇到马步芳、马家军兄弟俩率领的马家军前后夹击堵截,因为河西走廊是他们的地盘,西路军与马家军进行了殊死的搏斗,一路打,一路西行,在河西走廊中段,我们西路军占领了临泽县—倪家营子大土围子,还有高大的高台县城。

西路军总政委陈昌浩和总指挥徐向前决定就在这里与马家军展开决战,打退他们的追击。

西路军在倪家营子设立了总部,派红五军据守高台,临泽城是西路军的辎香队和后勤部门在此把守。

马家军和民团武装十几万人在马步芳任命的前敌总指挥马元海的指挥下,向我红军据守的这三处地方扑过来了,经过一月有余的血战,马家军采用群狼战术不断的冲击西路军的阵地,我们西路军被打败,1937年3月,剩下3000多人的西路军,在临泽的梨园口退入祁连山中。

西路军总政委和总指挥徐向前命令红九军的陈海松政委率领红九军一部和妇女独立团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接受任务后,我们团长王泉媛和政委吴富莲领着我们妇女团全体战士和红九军一起在梨园口的梨园堡设置阻击阵地。

这时马家军的队伍漫山遍野地杀过来了,红九军与我们妇女团同马家军进行了激烈的战斗,马家军的骑兵不断冲击着我们的阵地,最终,因寡不敌众,弹药耗尽,红九军全部阵亡,政委陈海松身中八弹光荣牺牲,我们妇女团女战士大部被马家军抓获,团长王泉媛和政委吴富莲也一起被俘。

马家军将我们被俘女兵全部关在临泽县的一处回民大教堂里,晚上,马家军军纪废弛,成群结队的马家军兽兵们前来对我们被俘女兵进行施暴,打斗声、哭喊声响成一片,姐妹们那个哭声呀,真是惨不忍睹。

头一天这一夜,马家军这伙兽兵们轮流施暴,蹂躏折磨了我们一个晚上。

政委吴富莲对战士们说:“姐妹们,对敌人反抗是徒劳的,只有我们吃亏,我们先顺从他们,先保全性命再说,然后寻找机会逃走,这是最好的办法。”

吴政委虽然对我们这样说,但她第二天就不甘受辱,疼针自尽了,我们多好的政委呀,平常对我们战士非常关心,临牺牲还要给我们出主意。

姐妹里也有反抗、同马家军搏斗的,但被兽兵们抓住捆绑吊打,把你折磨的半死,九军的一名女护士,就因为马家军对她施暴,她拼命反抗,抓伤了马家军士兵的脸,被活活钉死在树上。

过了几天,马家军将我们被俘女兵押往青海西宁,在押送的路上,对一些病弱的,走不动路的女兵嫌累赘,枪杀在半路的沙漠里,就连我们西路军政治部组织部部长张琴秋大姐因为身体弱,差点被马家军枪杀,多亏我们姐妹们保护,才未能下手。

(下图是被马家军枪杀的西路军官兵的遗体)到了西宁后,将我们被俘女兵一半分在了陆军医院给马家军洗绷带、护理伤员,还有的给军医当佣人,另一半被分到羊毛厂去做苦力、撕羊毛,张琴秋大姐就被分到羊毛厂撕羊毛去了。

我之前当过护士,被分在了陆军医院洗绷带,照顾马家军的伤员,这伙狗日的伤兵可难伺候了,你给他换药时,他骂骂咧咧的:“老子这伤还不是让你们这伙共匪给打伤的,好好扶持老子,服侍不好,有你们的好看。”

我们只得忍气吞声呗,到了晚上,医院里的军医和马匪兵们还要来骚扰我们,跑到我们女兵住的房子里实施强暴,有不愿意者拳打脚踢,真是生不如死呀。

有一次,在给一个伤兵换药时,我不小心弄疼了他,他跳起来用拐杖狠打我,旁边的伤兵不但不拉架,反倒起哄:“打死这个共匪婆。”

我实在无法忍受了,便和我住在一起的被俘女兵赵文秀商量设法逃走。

有一天,伤兵们抽烟引燃了绷带,发生了火灾,乘马家军的人救火之际,我和赵文秀脱逃出来,路上,我俩也跑散了,我碰上一辆拉脚的大车,好说歹说让我搭上了车,把我拉到乐都附近撇下我只管走了。

当时的乐都城一片荒凉,只有一条街道,周围全是土坯房,我害怕再往东去,有马家军的骑兵拦截我怎么办?我便在乐都城里找了一户人家借住下来,为了生活下去,我与这家主人的儿子结了婚,从此便在青海乐都这个荒凉的地方生活了下来。

解放后,也没人提起我们西路军这些流落失散人员的事,我曾经找民政部门反映过,答复说是西路军都打败了,谁还管你们的事,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央开始平反冤假错案,我们这些西路军的流落失散人员也被提上了日程。

西路军的总指挥徐向前也当上了国防部长,西路军30军政委李先念还当上了我们国家的主席,在他俩人的关照和呼吁下,政府为我们西路军流落失散人员落实了政策,我也落实了老红军流落失散人员待遇,每月还有几百元的收入,算是晚年有个依靠吧。

我参加红军一点不后悔,革命嘛哪有不牺牲的,比起那些死去的姐妹们来说,我的情况还是好的呢。

感谢徐元帅,感谢国家主席李先念和他的夫人林佳眉为我们所做的努力,感谢党,也感谢社会,没有忘记我们这些流落失散的西路军老战士。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