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牌上又领先了一步,小鹏汽车正在极速狂奔
小鹏汽车
作者: 曾响铃
2018-03-22 16:04:11
59.2K
[ 久闻导读 ] 3月21日,小鹏汽车对外宣布其1.0量产车型顺利通过广州市交警支队车辆管理所芳村分所的审查,取得中国造车新势力量产车落地的首张新能源汽车专用号牌。

号牌上又领先了一步,小鹏汽车正在极速狂奔

文 | 曾响铃

来源 | 科技向令说(xiangling0815)

至此,小鹏汽车这个新锐汽车品牌已经完成了造车新势力里的“四个第一”:第一张准生证(工信部产品资质)、第一个实现量产车下线、第一个交付量产车给车主(何小鹏)、第一张身份证(号牌),成为国内首家贯通设计、研发、生产制造、交付和上牌全流程的造车新势力。

从企业个体来看,小鹏汽车一路领先大有绝尘而去的势头,而从行业来看,小鹏汽车的做法或许能够给予媒体聚光灯下整个造车新势力以启示,从量产下线到上牌上路,互联网造车这个赛道上有自己的竞争规则。

从概念到量产,“新势力”面临 “旧鸿沟”

车展上的概念车总是十分酷炫,但下线往往遥遥无期,即便是传统掌握成套制造体系的汽车厂商也是如此,遑论新锐的互联网造车品牌,毕竟,从互联网到制造业,鸿沟必然存在,电动车2万多零件需要严谨的学习和打通的过程,不是简单说上就上的,有着“宏图大业”的互联网品牌也必须敬畏制造业的复杂与专业。

小鹏汽车1.0版本的量产打通全流程的过程,除了源于一系列资源和禀赋支撑,更重要的是体现出小鹏汽车对制造业的敬畏心态,用这种心态做产品,带着学习的心态谋求融合才让量产顺利得以实现。

1、“准生证”越来越稀缺

产品能够得到工信部认可是互联网造车的第一道关卡,相当于一张“准生证”。这个在其他智能产品(例如智能手机)看来相对简单的“例行公事”,因为汽车制造的复杂性和重要性变得更加慎重而缓慢。

2017年7月,小鹏汽车赫然出现在国家工信部《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第298批)中,成为首家产品资质公告的互联网造车企业。

个中的努力付出不得而知,但作为互联网汽车的典型代表,小鹏汽车从不单是互联网汽车还有更多传统品牌竞争的拥挤通道上一举拿下了这张“准生证”,为量产及上路提供了最前端的保证,成功“抢跑”。

2、量产是资金往上、成本往下的过程

随后的2017年10月,小鹏汽车与海马汽车合作的首批量产车小鹏汽车1.0极客版在郑州成功下线,在互联网造车领域中首次实现量产。

而互联网汽车的量产,面临的问题与传统汽车制造类似甚至更为严峻。首先是资金的保障,造车作为一件十分昂贵的事,新晋互联网品牌往往没有过往的销售现金流做支撑,在深化研究、试组装及量产下线方面都需要大量的资金(融资)支持。直白地说,这是一个比谁膀子粗的过程。截至目前,小鹏汽车A轮、A+轮和B轮融资总额已经超过50亿元人民币,据媒体报道,小鹏汽车计划今年再拿下超过10亿美元,资金保障无疑是品牌发展的基石。

除了资本资源的投入,汽车的量产还要解决一个矛盾,概念车中承诺给用户的各种新奇功能与实际生产中面临的成本限制。事实上,很多传统造车企业最终都选择了妥协,“概念范冰冰,量产罗玉凤”的情况屡见不鲜。

小鹏汽车的做法是用互联网的思维解决矛盾不妥协,例如通过简单智能实现自动雨刷、自动灯光、倒车镜自动收缩或折叠等功能,以及复杂智能实现智能网联和自动驾驶(包括最大的亮点之一自动泊车;这二者亦是小鹏汽车的技术护城河),面向年轻的互联网用户群把这些豪车才配置的功能整合,实现高颜值、高品质、高续航以及高性价比的统一。

3、核心概念的落地还需人才支撑

一辆互联网汽车要保证核心概念在量产阶段最终落地,还需要一系列的技术支撑,仅靠代工厂的力量是不够的,而且最终也要转到自主生产的轨道上。

这就需要大量的技术储备,除了制造经验,更需要要有丰富经验的人才团队,尤其是跨界能力强、各方面都能应对的综合型人才,这给互联网造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毕竟,传统车企有成熟的层级架构,对人才需求反而相对较低。

小鹏汽车的技术团队不可谓不强,例如自动驾驶技术副总裁谷俊丽曾任特斯拉Autopilot的技术负责人,曾以一己之力完成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 2.0核心计算单元50%的代码;主持汽车动力系统研发工作的副总裁刘明辉曾经是一汽技术研发院副院长和新能源汽车专家,也是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吉林省高级专家;此外,联合创始人夏衍曾供职广汽研究院,负责广汽新能源汽车及智能汽车的控制系统开发工作。

从量产到牌照,是监管+社会双重认可的结果

在小鹏汽车获取这张号牌之前,包括小鹏汽车、蔚来汽车、威马汽车等明星品牌都只能靠临时车牌上路。普通汽车简单的一张牌照,对造车新势力来说却是监管+社会双重认可的、来之不易的结果。

1、硬件上是系统能力的全面考核

拿下首个号牌,至少体现出小鹏汽车在三个层面受到交通主管部门的认可:

A、除了能够量产,还有足够的上路实测数据能够支撑产品作为一辆足够稳定、有效率的交通工具而存在,车辆足够安全不再需要监管部门额外关注,能够放心上路。小鹏汽车500万公里测试里程以及黑龙江黑河、新疆吐鲁番、青海格尔木等地一共近万小时的三高(高寒、高温、高原)测试足以符合这个需求。

B、作为新能源车,还应当在动力方面实现社会效益的增长,产品是朝着未来可持续、智能化发展的趋势制造并使用的,符合长远趋势。

C、在运营上能够充分保障汽车的售后等一系列配套服务,代表小鹏汽车品牌本身对社会负责。

这不是抢占先机,这是资金、团队及技术充分保障的结果,机会不只留给有准备的人,还留给那个准备得最充分的人。

2、社会层面认可是软性因素

虽然是互联网品牌,总部位于广州的小鹏汽车,目前已经在北京、上海、广东肇庆、美国硅谷都布局有设计、研发、生产与营销机构,拥有近1000名整车和互联网研发人员,并宣称要在2018年达到3000名员工的规模。

毋庸置疑,小鹏汽车的影响力已经远不止互联网和年轻群体,在整个社会层面都有了不小的冲击力,代表造车新势力整体逐渐受到社会认可。

每一次的小事件都代表着大突破,从许可到量产再到牌照,造车新势力真正成为能够影响社会并被社会接受的“势力”,“上牌”意味着互联网造车开始正式享受其他汽车制造一样的地位和待遇,剩下的,就看自己如何玩得更好了。

一步领先步步领先,但“慢就是快”

很明显,造车新势力的赛道,是一个充满“关卡”式节点的赛道,这意味着行业PK是一件一步领先步步领先的事。尽管小鹏汽车已经占据了这个领先优势,但它并没有急着“卖车”,按照创始人何小鹏的说法,“慢就是快”才是小鹏汽车的商业逻辑。

1、Uber事件不能中断智能汽车的未来

谈及智能汽车,不得不说最近Uber无人驾驶车祸致死的焦点事件,在一片对“未来”的质疑声中,不妨思考下,在智能汽车的大势不可逆转、我们必然要走入未来时,应当如何尽量减少甚至消除这些事故?

在Uber事件中,一方面是技术的不尽完善,另一方面是驾驶人的疏忽大意,而这毫无疑问都源自Uber技术部门过分的自信与傲慢,是人为而非意外。

无论如何,新技术的面世与最终落地都必须心存敬畏,尤其是关乎人命安全的领域中,这种价值观更是新产品的立身之本。

2、对消费者负责,所以首批用户不是消费者

小鹏汽车去年10月量产车下线时,有个细节耐人玩味,首次交付的用户就是其创始人何小鹏,此外,又陆陆续续交付给200位员工,没有任何一辆出售给普通消费者,首批用户把消费者“拒之门外”。

在何小鹏的“慢就是快”的商业哲学中,慢指的就是关注产品品质和用户体验、敬畏汽车制造的态度,即便晚些面世盈利,也需要保障体验与安全,因而,1.0量产车型本质上是完全从消费者出发的成本投入、产品打磨过程,由员工率先跑满里程和三高测试,是对消费者负责价值观的完整体现。

3、准生证、身份证顺利到手,阶段性毕业证也不会远

“快鱼吃慢鱼”是何小鹏对行业的评价之一,但这种快不是不负责任、大干快上。小鹏汽车1.0版本的“慢”,是通过获得更高的用户认可换取市场充分的信任,最终实现市场扩张的“快”。

小鹏汽车将于今年上市并交付普通消费者的G3车型,基于1.0量产车型,在制造及供应链上更为成熟,在颜值、续航、品质及自动驾驶上实现突破性进化,这也将是一款在1.0“慢”之后实现“快”的产品。

自从2016年9月在互联网造车企业里首家发布Beta版样车后,小鹏汽车的准生证、身份证都已先人一步获得,未来在一款款产品交付普通消费者上路的过程中,各阶段的阶段性“毕业证”相信不会遥远。

对于小鹏汽车的发展战略,何小鹏曾形象地打过一个比喻,“我的目标是上牌桌,起码得先在牌桌上。”而现在看起来,小鹏汽车可能需要提前关心上桌后怎么赢牌的问题了。

(完)

曾响铃(微信ID:xiangling0815)

钛媒体、品途商业评论等2016年度十大作者。

AI新媒体“智能相对论”创始人。

作家:【移动互联网+ 新常态下的商业机会】、【趋势革命  重新定义未来四大商业机会】等畅销书作者。

《商界》《商界评论》《销售与市场》等近十家杂志撰稿人,近80家网络媒体专栏作者。

“脑艺人”(脑力手艺人)概念提出者,现演变为“自媒体”,成为一个行业。

现为“今日头条问答签约作者”、多家科技智能公司传播顾问。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