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口秀演员”雷军
雷军
作者: IT老友记
2018-06-25 08:54:34
59.2K
[ 久闻导读 ] 为了小米上市,雷军已经开启了“嘴炮”模式。但仍挡不住估值下降,加上暂缓申请CDR的风波。小米和雷军的焦虑究竟是什么?

“脱口秀演员”雷军

“小米要腾讯乘苹果的估值。”

不要怀疑,这是雷军的原话。6月21日,在香港IPO路演中,雷军就是那么和投资者说的。

全球巨头苹果的市值近9500亿美元,腾讯的市值也在雷军说这话的前一天首次突破了5000亿美元大关,而小米的最新估值不到700亿美元。

作为一个吃瓜群众,我都想拍拍雷军的肩膀问问他:Are you OK?

正是在雷军“胡言乱语”的这一天,小米更新了港股招股书。招股书显示,目前小米的估值为 539-698 亿美元。这个数字与此前的1000亿美元甚至雷军“预计”的2000亿美元估值相比,大幅下降。

面对这样的小米,若按照现代互联网口水仗史上曾有过的套路发展,腾讯此时应该说:你又不是个演员,别设计那些估值的情节!但腾讯根本没反应,想来应该是尚未把小米放在眼里吧。

小米“楚门”秀

一个普通的男人“楚门”,在30岁的一天突然发现自己的平凡生活竟然是一场戏!

身边的父母、朋友、同事和邻居都是演员,每秒都有上千部摄像机在对着他,他从出生起就生活着的岛上小镇是一个巨大的片场,就连大海和天空也是巨大摄影棚中的布景……

而他,从出生就在为全世界做“真人秀表演”,这档节目的名称正是他的名字:“The Truman Show”。

这是电影《楚门的世界》讲述的故事。而雷军在为小米搭建的,就是这样一个楚门的世界。

以印度发布会上那句“Are you ok”而出道的雷军,凭借着B站的鬼畜视频迅速走入千家万户。在参加由小米冠名赞助的综艺节目“奇葩说”时,不但在何炅、马东等人调侃他的英语时毫不介意,还积极自黑。从那时起,就能看出雷军是一个在公众面前没有架子的企业家,并且非常具有娱乐精神。

不但在娱乐节目中表现不俗,雷军还把口才发挥在了小米上市这件大事儿上,将推介会开成了脱口秀。

当被问及估值,雷军说: “这次550亿美元的定价,就是我也不想开价了,你们随便开吧。总不至于连550亿美元都不值吧?”

为了有好效果,雷军还为小米引入了一个词汇“新物种”,他说,“过去一个星期我终于想明白了,小米是全球罕见的,同时能做电商、硬件、互联网的全能型公司。”

雷军解释道,新物种往往没有天敌,很快可以蔓延猖獗,高速成长,“我不care小米是不是互联网公司。很多人问我到底是给小米腾讯的估值还是苹果的估值,我说我要腾讯乘苹果的估值,因为小米是全能型的。”

提及2014年底小米估值450亿美元的E轮融资,雷军说,小米之所以能在三年半前就得到如此估值,也是因为投资人看到了小米未来10年、20年的发展,小米是独一无二的。

“互联网公司”“新物种”“伟大的企业”“独一无二”“全能型”,这些都是“脱口秀演员”雷军为小米搭建的“楚门的世界”。

虽然不知道10年、20年后,独一无二的小米会变成什么样,但是至少在三年半后的今天,小米还没有展现出一家“伟大”企业应有的实力和姿态。

于是,小米的估值从开玩笑似的2000亿美元,到虚高的1000亿美元,再到承销商给出的750亿美元-850亿美元,最后呈现在招股书上,变成了539亿美元-698亿美元。只能说,雷军的“脱口秀”也无力兜住小米的估值。

估值下降还只是小米在港股市场的出师不利。在这之前,小米还推迟了国内CDR的申请。

当小米选择在港股和A股同步上市时,大家都激动了一把,无论上市结果如何,作为港股第一批同股不同权企业和A股首家CDR企业,小米的吃螃蟹精神似乎让人看到了昔日杀入智能手机领域的那个孤勇的小米。

但是,当6月14日证监会开出了数万字的反馈意见,小米沉默5天后选择了暂缓国内CDR。

事实上,CDR制度需要试错调整、国内资本市场不稳定的确是客观原因,但小米本身估值过高也是一大因素。推迟CDR是理性的选择,但无疑让市场对小米的燥热又冷却了不少,投资者的信心将会产生动摇。

估值下降,推迟CDR,小米的上市之路从一路高歌到退一步再退一步,其实是现实之光照进了雷军“秀”出的梦想家园,迷雾散开之后,露出了真实的小米。

为估值而秀

其实,小米和楚门还是有区别的,虽然他们都在一个被编织的美丽外衣中,但小米自知。 

小米究竟是谁,雷军是最清楚的。但心里清楚是一回事,向大众宣传是另一回事。就像在推介会上,雷军的“大话”,无非仍是在拉估值,提升投资者的信心。

这样的事儿,雷军一直在做,最典型的就是近段时间雷军强调的“互联网”属性。雷军最近说了太多遍“互联网企业”,以至于大家几乎就要相信了。不过,互联网业务营收占比20%的苹果尚不能称为互联网企业,互联网营收占比仅为9%的小米实在底气不足。

只是,“互联网企业”这个标签在上市关口实在太重要了 ,对于资本市场来说,硬件公司的估值想象空间远小于互联网公司。小米也很清楚这个定位对于估值的重要性,但要在短时间内成为一家互联网企业,“小米做不到啊”。

根据小米招股书显示,其营收主要由智能手机、IoT与生活消费产品和互联网服务构成。其中,智能手机营收占比超过七成,互联网服务营收不足10%。在2015年至2017,小米智能手机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是80.4%、71.3%和70.3%,而互联网营收占比分别为4.9%、9.6%以及8.6%,且广告是其中最大的收入来源,其它互联网服务收入主要来自线上游戏。

“脱口秀演员”雷军

今年Q1小米手机销量2841.3万台,作为入门机和中端机的红米为1106.9万台和1099.1万台,共占出货总量的77.6%。高端旗舰为49.6万台,仅占1.7%。如此产品布局下,小米2015-2017年的智能手机平均售价分别是807.2元、879.9元和881.3元,均价甚至没有过千元。 

 “脱口秀演员”雷军

从数据中可以清晰看出,小米的主业务仍是硬件,而硬件中又以手机为主,手机中红米占据近8成出货量。必须要警惕的是,性价比战术无疑正在消耗小米的品牌价值。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7年小米的忠诚度为27.9%,低于华为、OPPO和vivo,更无法和苹果相提并论。

小米倚重低端机型的巨大发货量获得主要的营收,在此基础上1.9亿MIUI用户也开始进入小米互联网业务的目标收入群。但是,低端机用户的消费习惯与高附加值的互联网服务之间,存在难以调和的矛盾,再加上低忠诚度,小米的互联网服务至今无法打出一个可持续、有吸引力的模式来,硬件+互联网+新零售的“铁人三项”战略对于如今的小米来说,仍然只是一个目标。

事实就是如此,但雷军仍在用“互联网企业”“新物种”等标签为市场洗脑。并不能说雷军浮夸,只是他也不得不这样做。

智能手机的红海中,谁的日子都不好过,主业务硬件利润低的小米尤其如此。但性价比是立足根本的同时,也是镣铐——既为小米贡献了近8成的出货量,又限制了小米向高端发展的愿望。

华为P20大卖、vivo推出了NEX、OPPO也推出了Find X,在国内智能手机厂商纷纷向高端进军的时候,小米最新旗舰机小米8还在堆砌配置和三千元关口上徘徊。

估值下降、转型困难、利润稀薄,小米的未来之路仍在迷雾之中,雷军不得不以高附加值的”互联网“招牌为自己呐喊,为小米拉来资本保证近几年的生存,为小米争取尽量多的时间。

推介会上,雷军说:“好的公司靠利润,伟大的公司靠人心。小米要做伟大的公司……未来10年,世界上最大的手机公司极有可能是一家中国公司,不是华为,就是小米。有极大的概率,就是小米”。

祝雷军和小米美梦成真。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