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剩女太酷,我们不该单身歧视”
“中国剩女太酷,我们不该单身歧视”
作者: 一条©
2020-06-01 21:03:28
[ 闻蜂导读 ] 2007年,教育部发布《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第一次收录了“剩女”这个词,指那些超过社会普遍认为的适婚年龄、却仍未结婚的女性。某婚恋网站的近期数据统计显示,中国“剩女”人数为3800万。 一条曾围绕“剩女”做过多期报道。山东女孩JING就是一个实打实的“剩女”,但她却过得无比滋润,没有男友、不去上班,每个月的生活费不超过1000元,在深圳梧桐山里租下了一

2007年,教育部发布《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第一次收录了“剩女”这个词,指那些超过社会普遍认为的适婚年龄、却仍未结婚的女性。某婚恋网站的近期数据统计显示,中国“剩女”人数为3800万。

一条曾围绕“剩女”做过多期报道。山东女孩JING就是一个实打实的“剩女”,但她却过得无比滋润,没有男友、不去上班,每个月的生活费不超过1000元,在深圳梧桐山里租下了一间120平米的农民房,只花了3500元,就把房子改造一新,从不为钱感到焦虑。

“剩女”郭盈光是一个艺术家,她曾潜伏进上海人民公园相亲角,以34岁的“高龄”为自己征婚,没想到受到了百般羞辱。这场行为艺术,被她全程用相机拍下了,以此探讨中国式“被相亲”、“被结婚”现象,引起巨大的反响。

而当美国记者玫瑰第一次来中国时,“剩女”这个词让她震惊,为什么要用这样丑陋的词语来形容优秀的女性?

于是她花了5年时间,采访了上百位“剩女”,写了一本书《单身时代》。

“在中国,剩女正在摆脱负面的刻板印象,她们是一股使中国走向崭新未来的强大力量。”


中国剩女:影响世界的下一个强大力量

美国记者玫瑰的自述:

我第一次听到“剩女”这个词,是在来中国的第一个春节之后。

我2009年来到北京,在一个电视台做主持人。春节之后,我发现平时精力充沛的女同事们都显得很沉默,一位女同事告诉我,因为过年吃喝的时候,谈婚论嫁成了最重要的话题,她们是被催婚的重点对象,处于“剩女”的边缘。

我非常惊讶。在我看来,我身边的这些制作人、导演、编辑们都是很棒的女性,有才华、受过好的教育,能够双语交流。不仅是我同事,在我工作的地方——北京国贸,有很多这样的女性,她们在工作中独当一面,为什么仅仅因为年龄大了、没有结婚,就要用“剩女”这个丑陋的词形容她们?我决定更进一步去了解她们的处境。

于是我从身边同事开始,慢慢认识了数百名“中国剩女”,也去了中国的相亲公园、家庭相亲饭局,访问各种各样的人,包括人口学家、经济学家、调查婚姻问题的私家侦探……

我渐渐发现,“剩女”在其他国家和文化中也能找到对应的词,比如法国有“Catherinette”,日本把这样的女性叫做“圣诞蛋糕”,意思是过了25号,就不会有人购买;韩国的“金小姐”,指的是30岁以上从未结过婚,受过大学教育,年薪高于平均水平的女性。

有一次,我坐飞机从纽约飞往伦敦,和邻座的肯尼亚女人聊起了“剩女”。她告诉我,她的部落把“剩女”称呼为“Omusasusi”。肯尼亚有52个部落,每个部落虽然叫法不同,但都有表达类似含义的词。让部落首领感到不满的是,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肯尼亚女人推迟了结婚和生育的年龄,自愿跨入“剩女”行列。

我原本只是想短暂停留北京,学些中文。却因为研究“剩女”现象,在中国一待5年。研究过程中,我很为我接触到的这些优秀的“剩女”们感佩,所以这本书的英文书名直译过来就是:《中国剩女:影响世界的下一个强大力量》。

清华大学心理学系系主任彭凯平博士告诉我说,“中国的经济奇迹有两个奥秘,第一个奥秘是农民工,第二个奥秘是受过教育的年轻女性。你可以去上海浦东开发区看一看,去北京的中央商务区看一看,那里的国际公司70%的当地雇员都是年轻的中国女性。”

用彭凯平的话说,自我实现像是一杯混合个人成长、事业、爱与尊重的美酒,全世界大约只有30%的人才能如愿以偿品味到它。在中国什么人最接近这个目标?是年轻的未婚女性。

2010年,中国女性的劳动参与率高达68%,印度女性的劳动参与率只有28%,日本和韩国的这一数据接近,大约48%。

在中国,职业女性贡献了GDP的41%,这一比例全世界最高。

2016年,北京超过纽约成为世界亿万富豪之都,原因就在于白手起家的中国亿万女富豪越来越多。如今全世界124名白手起家的女亿万富豪中,有93位是中国人,占了2/3。

说女性处境是一个社会发展状况的标杆,也许并不为过。事实证明,每当女性较大程度地掌控了自己的事业、经济状况和生育时机时,贫困、婴儿死亡率、家庭暴力等问题都会得到缓解。

正在觉醒的中国女性 

据说中国有3000万光棍,一开始我在想:他们都藏到哪里去了?我是不是可以把他们介绍给我的“剩女”朋友?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处在中国的偏远地区。

单身女性和单身男性的产生原因不同,单身女性往往是有体面的工资,有自己的生活,不用依赖婚姻就能生活下去,但“光棍儿”产生的原因则是工资不高,没有受到好的教育等等,很可怜,是完全不同的问题。

一个女性之所以成为“剩女”,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她的学历。统计数据表明,女性受教育程度越高,结婚年龄就越晚,生育数量也越少。根据中国社科院的调查,女性的文化程度每提高一档,平均初婚年龄就增加一岁。

在中国,受教育程度对女性婚姻状况的影响,可能要大于美国。如今,美国女性和教育程度不如自己的男人结婚,并不少见。而美国男人对于约会学历比他们高的女性,反而感到骄傲,他们会想:她漂亮、聪明,而且她选择了我!

但是在中国,男人不太想“上娶”,女人也不大可能“下嫁”,再加上父母从中作梗,进一步降低了结婚比率。

有一些中国男人对婚姻仍然持有一种非常保守的想法,其中不乏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一个35岁的中国投资银行家告诉我说,中国男人希望妻子像原味酸奶,可以随意调味。他自己的妻子就是“原味酸奶”,“并不精致,也没有主见”,但是他喜欢她,“因为她容易控制”。

其实,美国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时候,主流意识形态也是男主外、女主内。后来经济的发展促进了改变。尤其是2008年经济危机,很多美国男人失业了,但做着教师、护士工作的美国女性,却仍然有工作,这大大缓解了男人的压力,男人们开始欣然接受女人比他们学历高、赚钱多的状况。

据我的观察,中国也开始发生类似的改变了。在我的采访中,男生越来越认可女性的社会价值。女生也开始越来越注重对方的有趣,而不是对方的收入,她们希望恋爱和婚姻能让自己的生命更丰富。

亚洲国家中,中国“剩女”过得最好 

中国不是唯一一个单身女性越来越多的国家。不过在亚洲国家中,我认为相比日本、韩国,中国“剩女”的处境其实最好。

在日本,目前35岁还没有结婚的女性,三个人里面就有一个。很多日本女性都接受了高等教育,也有正式工作,但是一旦结婚生子,就必须回归家庭,在家里相夫教子。

如果有谁想要继续出来上班,把孩子放在托班或者幼儿园,周围的人会觉得她不负责任,不是一个好母亲。这种社会舆论压力,造成了越来越多想在事业上有所追求的日本女性不得不选择“被剩下”。

在韩国,25到29岁之间的韩国女性未婚率高达70%,到了39岁时,仍有近15%过着单身生活。

她们单身的原因和日本女性类似。也是因为结了婚,就必须辞职,当10年左右的家庭主妇,等到孩子差不多小学读完了,再重返职场。

那个时候,她们已经40多岁了,中间十几年的职场空白,只能干一些工资比较低的工作。所以一旦韩国女性事业发展得比较好,工资不断上调的时候,很多人宁愿不结婚“被剩下”,也不愿意进入传统婚姻。

目前,日本和韩国都出现了生育率低、经济发展缓慢的情况,高盛公司的研究结果表明,如果日本女性的就业率和日本男性相同,日本GDP就能增长13%。也许中国是看到了这些国家的问题,所以社会并不要求女性必须在家庭和事业中只选择一个。

我听说在8个月前,中国要取消未婚女性生孩子的罚款。今年3月,人大代表提议无条件为非婚生育的孩子上户口。有些公司还为女性高管提供海外冻卵的福利。这些变化都说明了中国社会正在适应单身女性越来越多的情况。

最近我还看到一家媒体发文,《专家:没结婚没孩子的女性更快乐》。媒体会发出这样的言论,我并不感到吃惊,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说明“剩女”(leftover)不再是一个贬义词。

如今,我觉得“剩女”不是一个完全负面的标签,而是一种心态,相信自己有权利快乐,并且愿意捍卫自己的快乐。哪怕有人认为她是在过一种不循规蹈矩、值得怀疑、悲惨的生活。

就这种意义来说,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里都有一个小小的“剩女”,如果你认真听一听这个声音,好事也许就会发生。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