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公子》停刊,《色情杂志变红:成人商业垄断的新时代》
公司 杂志 花花公子
作者: 腾讯新闻棱镜深网
2020-06-08 10:20:21
[ 闻蜂导读 ] 4月初,PornHub在新的皇冠疫情期间发布了一份交通报告。 该报告显示,自3月中旬以来,世界最大的成人网站的访问量连续几天出现两位数增长。尤其是在3月25日宣布全球免费服务的那一天,流量比平时增加了24.4%,相当于增加了近3000万人。 每当世界上某个地方宣布封锁时,来自波伦霍夫的交通流量就会急剧增加:在3月11日意大利“封锁”的第一天,来自意大利的交通流量飙升了

4月初,PornHub在新的皇冠疫情期间发布了一份交通报告。

该报告显示,自3月中旬以来,世界最大的成人网站的访问量连续几天出现两位数增长。尤其是在3月25日宣布全球免费服务的那一天,流量比平时增加了24.4%,相当于增加了近3000万人。

每当世界上某个地方宣布封锁时,来自波伦霍夫的交通流量就会急剧增加:在3月11日意大利“封锁”的第一天,来自意大利的交通流量飙升了57%;英国于3月24日宣布“关闭”,第二天英国交通猛增26.9%。三月下旬印度实施戒严后的第三天,来自印度的交通流量几乎翻了一番。

由于全球有超过30亿人居住在家中,PornHub与当前的趋势背道而驰,宣布全球用户可以跳过广告,免费享受1080便士的高清视频——这项服务只有付费才能获得。

PornHub更名为StayhomeHub,呼吁用户呆在家里。

2019年,平均每天有1.15亿人访问PornHub,上传了近700万个视频。仅在过去一年,观看所有新增视频就需要170年。

在“通用”站,各种成人喜欢的内容都是不可能的。有电视连续剧、动画和游戏视频。中国用户甚至上传了名厨的烹饪秘籍、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在线课程以及郭德纲的相声表演。

当色情业的前身《花花公子》的流量激增时,它在3月中旬宣布,由于这种流行病,《花花公子》将在2020年春季发行后停止印刷纸质版,结束了这本67年的杂志。

在一个看成人电影比吃饭容易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人对“花花公子”的精英享乐文化不感兴趣。

“世界上最著名的兔子标志”

3月下旬,纽约宣布自治的那周,《花花公子》第一期于2020年发行。

和往常一样,每一期《花花公子》杂志都必须有固定的版面,比如社论、玩伴女郎和名人访谈。今年春天的名人访谈采访了“X教授”演员和著名演员帕特里克·斯图尔特。

每期杂志的亮点仍然是招牌栏“玩伴”,所以春季杂志的封面上汇集了去年去过杂志的12个玩伴。

在春季发行前夕,花花公子企业的首席执行官本·科恩发布了一封公开信。考虑到疫情对印刷和物流的影响,春季期刊将是今年《花花公子》的最后一期印刷期刊,并将在未来转为电子内容的在线出版。

自1953年以来,《花花公子》已经连续出版了30多万期,无论晴雨,甚至9·11事件也没有停止。

《花花公子》最后一期的封面来自官方网站。

事实上,《花花公子》的大股东早就停止印刷杂志了。

2011年,本·科恩的公司Rizvi Traverse资助休·赫夫纳将《花花公子》撤出市场,然后持有该公司2/3的股份。《花花公子》的状况在过去十年中持续恶化。

2016年,《花花公子》进行了大幅修改,并宣布将转型为一家流行文化杂志,与《名利场》等主流杂志竞争。修订后的杂志不仅删除了由创始人休·赫夫纳设定的花花公子哲学、笑话和漫画的固定版面,而且还减少了刚开始的兔子的照片。

这一行动不仅未能将《花花公子》从色情杂志的名称中移除,还伤害了忠实的读者。仅仅一年后,《花花公子》宣布恢复兔女郎照片。

在左右摇摆之后,杂志被削弱了。首先,它在2017年从月刊变成双月刊,然后在2019年从双月刊变成季刊。此时,《花花公子》的销量已经下降到不到50万册。

《华尔街时报》2018年报道称,《花花公子》杂志每年将损失700万美元。

根据赫夫纳的退市条件,《花花公子》杂志必须在他活着的时候出版。2017年9月,91岁的他去世了,带来了股东和其他转型机会:花花公子不再是一家媒体公司,而是一家品牌管理公司。

据现任老板本·科恩称,近年来,品牌授权和品牌合作的收入占了《花花公子》总收入的大部分,而媒体出版仅占40%。

花花公子可能拥有世界上最著名的品牌标志。从拉斯维加斯的夜总会到伦敦的赌场,再到中国制造的斗篷、鞋子和袜子,标志性的兔子标志无处不在。甚至一项调查显示,97%的世界人口都知道这个标志。

在大股东眼中,兔头标志是花花公子公司的价值所在。围绕兔头标志,《花花公子》官方授权产品和服务的年销售额高达30亿美元。

仅在中国,《花花公子》就宣称拥有3000多家授权商店,销售带有品牌标志的服装、皮具、行李和户外运动器材。

这些数字让管理层相信,是否有杂志与花花公子品牌无关。

特朗普登上了杂志封面。

花花公子的其他商标业务几乎都失败了。

从2012年到2014年,拉斯维加斯、澳门和墨西哥坎昆的花花公子俱乐部相继关闭,最长的开放时间只有六年。

2016年,《花花公子》以1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了标志性的《花花公子》大厦。1974年,休·赫夫纳花了100万美元买了一栋豪宅。

2018年,花花公子俱乐部在30年后重返纽约,举行了一场高调的开幕式,会员费为每年10万美元。短短一年后,老板决定关闭俱乐部,并把它改成了活动房和牛排馆。

花花公子伦敦赌场,官方网站

迄今为止,世界上只有一个真正的花花公子俱乐部,也只有一个花花公子赌场还活着。

哈夫纳一家已经退出了《花花公子》。在创始人哈夫纳去世不到一年后,哈夫纳遗产基金以不到4000万美元的价格将他的股份出售给了他的最后一任妻子和四个孩子,换取了公司三分之一的股份。

盖伊·特立斯是一位知名作家,多年来一直为《纽约时报》和《纽约客》等精英媒体撰稿,他与哈夫纳进行了长期交流。他把哈夫纳的生活写进了他的书《邻居的妻子》,该书讲述了美国性文化的变化。

根据这本书,赫夫纳在1953年从一家银行借了600美元出版了第一期《花花公子》。在获得贷款后,赫夫纳花500美元买了一张玛丽莲·梦露的裸照,使该杂志大受欢迎。

巧合的是,随着美国性解放运动的萌芽,《花花公子》杂志的销量在短短两年内从60,000增至400,000,三四年后又增至100万。在20世纪70年代的巅峰时期,该杂志一期就卖出了600万份。

如果我们只关注性,《花花公子》将无法在21世纪生存。

从一开始,《花花公子》就不仅仅是一个裸体女人的画报。它推销一种生活方式:性,像名酒、豪华车、音乐和文学一样,是精英男性生活方式的一部分。

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哈夫纳也坚持发表严肃的文章。起初,在没有钱的时候,该杂志出版柯南·道尔等已故作家的作品。随着钱包的增长,《花花公子》选择了当代作家的文章来增强其风格。

67年来,海明威、博尔赫斯、村上春树、007之父伊恩·弗莱明和科幻大师亚瑟·克拉克都在《花花公子》上发表过文章。约翰·列侬、穆罕默德·阿里、比尔·盖茨、迈克尔·乔丹、马丁·路德·金、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及其他各界名人都接受了《花花公子》的采访。

特朗普在1990年出现在《花花公子》的封面上。在他的总统竞选期间,选民们经常要求杂志签名。

知识分子主要群体的编辑部使该杂志在文章和采访中呈现出鲜明的自由主义风格。在越南战争期间,该杂志坚定的反战立场加强了其先锋风格。

由于深入参与政治、商业和文化等公共话题,花花公子能够真正建立品牌影响力。

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当花花公子品牌处于巅峰时,赫夫纳先后在芝加哥和洛杉矶购买豪宅,成立花花公子俱乐部,并在伦敦投资花花公子赌场。与此同时,赫夫纳还将其业务扩展到好莱坞,投资了一系列名为《花花公子》的电影。

1971年,花花公子公司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21世纪初,《花花公子》的市值一度超过10亿美元。

支持“物化女性”的恶名

随着时代的变迁,花花公子文化逐渐适应了。从《花花公子》诞生之初,大胆的裸露和戏谑就给它带来了“物化女性”的恶名。

《邻居的妻子》分析了《花花公子》提倡的“玩伴女孩”的概念:秘书、空姐妹、啦啦队长、银行家的女儿……不断变化的兔子身份满足了男人对多样性的需求,并对各种冲动和痴迷做出回应。

每天晚上上演的《花花公子》在众多媒体报道中变得越来越模糊。

哈夫纳向菲茨杰拉德(《了不起的盖茨比》的作者)学习,每个周末都在花花公子大厦宴请宾客。聚会持续了一整夜。名单由他决定。穿着兔女郎服装的女服务员穿梭于各行各业的名人之间。这种习惯几十年来都没有改变。

洛杉矶的花花公子大厦

这座大厦有几十个房间,一个能容纳十几个人的浴室,以及一个由地下游泳池建造的酒吧。客人可以边喝酒边看兔子游泳。

哈夫纳本人经常更换“玩伴”,甚至证实了“物化女性”的指控。通常是那些刚刚出现在杂志封面上的兔子,在被赫夫纳邀请进入豪宅之前,会转过头来。有谣言说哈夫纳一生都和成千上万只兔子有关系。他的最后两个妻子是《花花公子》的玩伴。

《邻居的妻子》的作者特里斯在2010年最后一次参观了花花公子大厦。83岁的赫夫纳和三个比她年轻几十年的金发女郎住在一起。

作为回应,休·赫夫纳的大女儿克里斯蒂在20世纪80年代加入了《花花公子》,并很快被提升为副总裁。

哈夫纳和他的大女儿克里斯蒂

作为一名女性高管,哈夫纳的女儿给《花花公子》带来了一种新的公关策略:赋予女性决定自己身体的权利也是女性独立的一部分。换句话说,只要兔子坚持所有的决定都是自愿的,就没有人可以干涉。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这一战略优势已经被打破。

20世纪90年代后期,随着网络带宽的扩大,越来越多的成人网站出现,先是图片网站,然后逐渐发展成为视频网站。《花花公子》的读者们突然发现根本没有必要幻想这张照片。只要你把手指指向它,大量的年轻女性自然会“自愿”在更大的范围内表演。

如此大的环境重创了《花花公子》,其股价一路下跌。2009年金融危机后,该公司的股价低至2美元。在退市前的最后一年,花花公子损失了近5000万美元。

此时,一个新的帝国正在迅速崛起。

PornHub的时代已经到来。

2011年,《花花公子》成功退出市场。退市后不久,该公司管理层决定开展更多品牌授权业务,将官方网站Playboy.com和付费电视台花花公子电视移交给一家名为曼温的公司,授权期为15年。

20世纪90年代末成人网站出现后,曼温的创始人费边·乙基曼(Fabian Thylmann)凭借专门帮助成人网站做广告的软件,首次发家致富。对数据敏感的他发现,成人网站业务潜力巨大。

在从华尔街基金借了3亿多美元后,曼温买下了像Brazzers、PornHub、Twistys、YouA rox、WebCams、RedTube、Digital游乐场、GayTube等成人网站。

其中,仅流量最大的三个网站——博客、优酷网和红管,一年就拥有数亿用户。

《花花公子》的管理层没有想到移交《花花公子》电视会是公司历史上最大的错误之一。

根据费边·特曼的说法,在花花公子电视出现之前,曼文的网站只在粉丝之间传播。有了花花公子品牌,该公司立即进入了房间,甚至有资格与谷歌、三星和网飞等大公司洽谈业务。

2013年,曼文更名为明极客。目前,世界十大成人网站中有一半处于MIndGeek的控制之下。

原本以色情为目标的《花花公子》品牌突然与一家运营全球最大成人网站的公司捆绑在一起,品牌风格一落千丈。

2014年,《花花公子》花了很多钱买回了官方网站,电视业务仍然掌握在MindGeek手中。

意识到这一点为时已晚。随着性文化的进一步发展,成人消费性内容不再是禁忌。对于千禧一代来说,PornHub早已取代《花花公子》,成为前卫和时尚的代名词。

2012年,每天有2500万用户访问保时捷中心。三年后,这个数字翻了一番。2019年,PornHub的平均每日流量超过1亿,网站流量一度位居世界前30名。

更接近年轻人的兴趣,事件营销和主题营销正在玩新把戏。

从2009年开始,PornHub推出了一个名为Aria的虚拟角色作为官方虚拟形象。无论是《复仇者联盟》的发布,苹果公司的新产品发布会,还是美国大选,艾瑞亚都能跟上时事,适时地讲笑话。

目前,@PornHubAria推特拥有200多万粉丝。

在用户体验方面,PornHub落后于所有“前辈”。虽然许多网站仍在使用个人电脑界面,但保时捷中心正在积极开发移动客户端,2014年移动用户超过一半。

2017年,PornHub使用人工智能技术来识别电视台的视频。场景、演员的脸甚至电影中的细节都可以被辨认出来。

2019年,PornHub优化了进度条的设计。用户可以根据进度条上热值的变化来判断视频的“精彩点”。

保时捷中心甚至推出了自己的虚拟现实设备,允许用户用虚拟现实观看一些视频。在收购了一家加密货币公司后,PornHub开始接受用户的数字现金支付。

实现成人电影产业的垄断

在扩张PornHub的同时,MindGeek并没有停止购买。

在其成立不到10年后,美国大多数顶级成人网站都被打着MindGeek的旗号。它们的范围从洛里到成熟女性到SM主题,从异性恋、双性恋到同性恋内容,从视频到游戏。不同偏好的用户很难注意到,在几十个网站的背后实际上是同一个公司。

这是花花公子没有做的。在最辉煌的时期,《花花公子》将不得不面对其竞争对手如“阁楼”和“妓女”的分流,其模特将被“挖走”。《花花公子》对产业链的延伸无非是将内容转化为录像带,或者推出视频来提供付费电视。

此外,MindGeek还控制着制作和分销渠道:一方面,它拥有全球最大的免费成人内容聚合网站PornHub,用户每天上传数万个小视频;另一方面,也有来自不同方向的专业生产品牌,如Brazzers、BDSM、SeanCody等。甚至在过去两年,新的内容品牌已经在市场领域建立起来,可以说是整个产业链的赢家通吃。

MindGeek的布局背后实际上是一整套不同的商业逻辑:首先,鼓励用户大量上传视频,以获得足够的流量和用户,然后大量购买专业内容品牌,以解决内容供应和版权纠纷,最后通过免费广告和付费会员获取利润。

MindGeek始于加拿大,在卢森堡注册。根据卢森堡当地媒体2018年的报道,明极客2015年的收入达到4.65亿美元,但亏损超过4700万美元。

2015年,PornHub的每日用户数量为5000万,2019年增至1.15亿。在同一时期,PornHub的付费会员从100万增加到至少1000万。付费会员的月费是9.99美元。

根据上述数据,MindGeek在PornHub的年收入至少超过10亿美元。这没有考虑到除了PornHub之外的其他网站的流量增长。

MindGeek的利润数字是一个谜。除了卢森堡,该公司还在公认的避税天堂注册了数十家公司,如英属维尔京群岛、爱尔兰和塞浦路斯。

2012年,德国当局以逃税罪从比利时引渡创始人费边·特曼。此案于2015年结束,当时特曼本人支付了500万欧元的罚款。与此同时,这位创始人宣布,他将把公司的股票出售给两名高管。

但是没有人能确定谁是这个帝国的真正控制者。自成立以来的十年里,无论是创始人费边·特曼还是他后来接手的管理层都没有接受媒体采访,甚至没有找到他们的公开照片。

明基曾明确表示不会上市。

此外,来自各种成人行业的演员发现,不管他们拍摄的是哪个品牌,MindGeek最有可能在幕后付费。一旦一个品牌出现,MindGeek将会为此买单。2014年,美国在线杂志Slate在一篇文章中直接宣称:“MindGeek已经在成人电影行业取得了垄断地位”。

据《经济学人》报道,即使反垄断组织想要攻击MindGeek,它也可能找不到这样做的机会。

这不仅是因为MindGeek的实体分散在世界各地,其用户遍布世界各地。主要原因是每个人都假装这个行业不存在,不管是演员、用户还是一些监管机构。

来源:

1.PornHub冠状病毒更新4月2日;

2.花花公子企业CEO本·科恩致我们团队和合作伙伴的公开信;

3.《花花公子》可能会为了关注《花花公子世界》而扼杀杂志;

4.路透社,《花花公子》创始人赫夫纳将公司私有化;

5.休·海夫纳& # 39;他最小的儿子库珀加入了美国空军,纽约邮报;

6.《花花公子》颠倒了位置,带回了《洛杉矶时报》的裸体画报;

7.休·海夫纳& # 39;的家族出售他们在《花花公子》、《财富》的剩余股份;

8.纽约花花公子俱乐部,今年收了10万英镑。

9.《邻居的妻子》,盖伊·特立斯,上海人民出版社;

10.千禧一代能拯救《花花公子》吗?《独立报》

11.会见色情新国王,CNBC;

12.《2012019年曼谷报告》;

13.《色情杂志报道》:庆祝色情和数据的十年;

14.《裸资本主义》,《经济学家》;

15.《卢森堡时报》报道,色情帝国收入5亿美元,但年终亏损

16.世界上最大的色情网站TNW背后几乎看不见的男男女女

17.智力奇客色情垄断,石板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