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雨的前一天晚上:被忽视的非洲流行病有多严重?
疫情 非洲 南非
作者: 文化纵横
2020-06-08 10:20:21
[ 闻蜂导读 ] 介绍 尽管大多数关于新发传染病的报道仍集中在欧洲和美国,但非洲发布了令人担忧的数据:确诊病例数在两周内增加了四倍。当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通过暂停其经济并通过财政和货币手段对冲流行病的影响来隔离流行病预防时,非洲国家极度缺乏抗风险能力。脆弱的公共卫生和财政系统、不合理的工业和就业结构、粮食净进口国的地位、蝗灾对收成的影响,以及西方援助国岌

介绍

尽管大多数关于新发传染病的报道仍集中在欧洲和美国,但非洲发布了令人担忧的数据:确诊病例数在两周内增加了四倍。当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通过暂停其经济并通过财政和货币手段对冲流行病的影响来隔离流行病预防时,非洲国家极度缺乏抗风险能力。脆弱的公共卫生和财政系统、不合理的工业和就业结构、粮食净进口国的地位、蝗灾对收成的影响,以及西方援助国岌岌可危的局势...这种流行病与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完美风暴”没有什么不同。

本文从前瞻性角度系统分析了非洲面临的三大潜在危机。最后,作者指出,中国不仅应该向非洲提供抗击艾滋病的单边援助,还应该促进互利共赢。这种流行病将影响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国际支付能力,而人民币已经具备了货币的国际功能,可以帮助它们进行国际交易。作为撒哈拉以南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和经济联系最密切的最大国家,中国可以探索在短期内扩大非洲货币互换规模的可行性,并在中长期内推动中国金融机构在非洲提供人民币融资服务。毕竟,中国也是一个抗流行病材料的“全球工厂”。提高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国际购买力也将有助于中国渡过艾滋病带来的经济衰退。

新皇冠病毒流行:撒哈拉以南非洲迎来“完美风暴”?

2020年初,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截至4月初,近200个国家共有130多万例感染病例。在中国最终实现了疫情的基本控制后,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尤其是西欧和北美的形势急转直下。意大利、西班牙和英国出现了自二战以来最大的传染病病例,而美国在感染人数上处于领先地位,纽约已成为全球流行病的中心。当局预测美国新增死亡人数可能超过10万。

目前,受新皇冠流行病影响最严重的区域主要是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流行病已开始在发展中国家和低收入国家迅速蔓延,特别是在南亚和非洲。这些地区脆弱的公共卫生系统和医疗能力意味着,一旦疫情扩散,肯定会导致严重感染。

然而,与其他区域相比,低收入国家面临的经济冲击和社会动荡的风险可能更为紧迫。简单的木桶理论告诉我们,它是“最短的木板”,决定了系统的承载能力。然而,全球经济活动和国际产业链停滞的最暴力和最直接的影响将首先由撒哈拉以南非洲感受到,它是系统中最脆弱的部分。

如果国际社会不能迅速形成有效的协调干预,新出现的疫情可能会形成一场“完美风暴”,蹂躏大多数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导致严重的医疗系统危机、社会和经济动荡,甚至人道主义灾难。这场完美风暴的第一波将影响公共卫生和财政。

第一场风暴:公共卫生和财政经济危机

像其他地区一样,新流行的流行病对非洲的影响首先发生在公共卫生领域。根据非洲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截至4月5日,非洲有51个国家报告了新诊断病例,累计确诊病例8736例,死亡399例。只有3个国家尚未报告确诊病例。两周前,非洲确诊病例的累计数量仅为1,654例,这意味着在两周内,非洲确诊病例的数量增加了四倍。由于非洲国家检测方法的不同水平以及新的无症状感染者的存在,实际感染规模难以估计。

然而,与其他区域不同的是,这一流行病在非洲造成的经济影响可能不会像在其他区域那样在一段时间内落后,而是将几乎与这一流行病“结合在一起”,形成双重影响。这是由非洲自身的经济结构及其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决定的。目前,绝大多数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都采取了大规模停飞、关闭边境、限制居民出行、保持社会距离等措施。首先,他们自己的国家出现了失业和通货紧缩。然而,这些国家拥有强大的金融实力和坚实的经济基础,可以采取金融和货币措施来对冲疫情的影响。

在上月底举行的峰会上,20国集团达成了超过5万亿美元的救助措施。对于低收入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来说,这种规模是不可想象的,因为它们将直接面临这一流行病的经济影响,尤其是对国家财政的严重影响。

大多数非洲国家的工业基础薄弱,大多数是穷人,国内税收基础极其薄弱,在金融上高度依赖国际资金,并且缺乏足够的外汇储备和外汇赚取能力。长期以来,非洲主要依靠出口商品(工业原材料)、汇款、旅游和国际援助来获得美元和欧元,以维持必要的国际收支平衡。近年来,非洲在欧洲债券市场的融资也迅速增加。在疫情期间,世界各国的防疫措施直接影响了非洲国家的外汇来源,这可能动摇金融和金融体系的稳定。

商品价格冲击。自2014年以来,以铜、铝、钢和原油为代表的国际大宗商品经历了严重的冷却。自疫情爆发以来,这些商品的期货价格已经减半。2月底,原油价格仍在60美元左右,但最近曾一度跌至25美元的低点。由于全球经济活动的下降和这一流行病不可预测的发展,这些生产资料的价格不可能长时间反弹。这从根本上动摇了撒哈拉以南非洲资源出口经济体的金融和金融稳定,特别是尼日利亚、刚果民主共和国、安哥拉和其他国家。

旅游业(包括交通)和海外华人的收入预计将大幅下降。非洲国家拥有丰富的旅游资源,旅游业可以直接带来外汇收入,为撒哈拉以南非洲提供超过3%的国内生产总值。近年来,汇款收入已成为许多低收入国家的重要外汇来源,为许多非洲国家带来了近20%至8%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然而,随着发达国家的旅行禁令和国内经济活动的停滞,从长远来看,这两个重要的外汇来源可能接近“零”,这将对非洲国家的国际收支产生严重影响。

非洲国家的外债水平很高,美元短缺和艾滋病造成的美元指数上升将进一步损害这些国家的债务可持续性。超过三分之一的非洲国家处于不可持续债务的边缘,它们借入的绝大多数债务都是以美元计价的,并由国家主权担保支付。疫情引发的避险情绪已导致国际货币市场迅速推高美元指数,该指数现已超过100年高点。美元汇率的上升将导致非洲国家需要支付的短期美元利息迅速增加。再加上他们无力赚取外汇,他们的金融脆弱性将继续恶化。一旦违约发生,违约国本已极低的主权信用将进一步降级,导致国际融资更加困难的恶性循环。

第二波风暴:社会经济危机和人道主义灾难

4月4日,麦肯锡发布了一份关于非洲日益严重的新皇冠流行病的影响分析报告。该报告分析了四种情况。即使在最佳条件下,非洲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也将从2019年的3.9%骤降至-0.4%,损失超过900亿美元。在最坏的情况下,非洲的国内生产总值将下降8个百分点至-3.9,损失超过2000亿美元。新皇冠风暴的第二次冲击将主要影响宏观经济领域。结果将由非洲人民承担,首先是失业。

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主要是对世界各国服务业的影响。在大多数非洲国家,服务业占第三产业结构的大多数,服务业就业和非正规就业的比例超过总就业人口的一半(见下图)。随着防疫措施的到位,所有国家的服务业都限于停滞不前,大规模失业问题不可避免。非洲的特殊性在于,除了金融等高端服务行业之外,家政工人、服务员和建筑工人等绝大多数服务工作都是按周甚至按日计酬的。

(2017年服务行业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主要经济体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份额/资料来源:中央情报局世界实况)

除了服务业之外,非洲国家通常有大量的非正规部门,这意味着大多数没有在政府机构登记并且不纳税的经济个体都是小商贩。随着防疫措施的实施,这部分经济活动也基本停止了。服务业(包括旅游业和运输业)和非正规部门合计占非洲国家国内生产总值的大多数,为整个非洲提供了数亿个就业机会。失去这部分就业机会将导致严重的失业。

另一方面,有日薪或自营职业的非正规就业群体几乎没有储蓄。一旦失去工作,他们将失去口粮,不得不依赖救济,这反过来将进一步加剧非洲各国政府的财政压力。此外,妇女和未成年人占非正规部门就业的大多数,非正规部门本身就是社会中最脆弱的群体。如何保护他们对非洲政府来说更加困难。

“食物是人民最重要的东西”是对低收入国家人民生活的真实描述。如果新爆发的流行病得不到控制,破坏非洲各国政府的财政并造成大量失业,它可能会导致以粮食危机为代表的人道主义灾难。与大多数人的经历相反,随着技术和资本投资提高了农业的单位生产效率,全球农产品的大多数出口国是发达的工业国,而大多数南方国家处于进口国的地位。

由于历史、地理、经济、文化和社会等领域的多种原因,自1980年代以来,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大多数国家已成为粮食净进口国。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东非爆发了严重的饥荒,震惊了世界。到2016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已为粮食进口支付总额超过350亿美元,预计到2025年将达到1,100亿美元。大多数非洲国家不仅需要进口大量的谷物,还需要进口大量的动物饲料、杀虫剂、化肥和农业机械。

自21世纪以来,随着商品价格进入“超级周期”,大规模基础设施资金不断涌入,撒哈拉以南非洲在世界经济增长中一直保持领先地位。埃塞俄比亚、加纳、卢旺达和其他国家长期以来一直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国家,它们的人均收入也处于稳定的增长水平。非洲已经进入“黄金发展期”。因此,非洲的粮食供应问题逐渐缓解,进口粮食占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仍低于5%。

然而,缓解非洲的粮食进口问题是在高经济增长条件下形成的脆弱平衡。一旦经济增长出现问题,它将很快反映在粮食问题上:尽管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粮食进口年增长率保持在3.4%的低水平,但人口自然增长率保持在2.6%的高水平,这意味着一旦出现国际支付问题,非洲庞大的人口基础和快速增长的人口将立即面临粮食安全问题。

如上所述,新疫情的第一个影响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国政府的财政,尤其是它们的国际支付能力。目前,新的疫情没有对农业生产造成任何损害,也就是说,没有对粮食供应方造成任何损害。相反,由于总需求疲软,全球食品价格也在3月份下跌。问题是,如果这一流行病不能迅速消退,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作为粮食净进口国,可能会由于经济衰退和外汇减少而缺乏国际市场的购买力和手段。

非洲人口超过13亿,其中大多数是年轻人和中年人,既需要就业,也需要口粮,而且人均基本营养需求也很高。失业将直接影响人们购买食物的能力。由于失业和粮食安全问题,已经相对脆弱的非洲政府也可能面临治理危机和不可预测的危机,如社会动荡。

更糟糕的是,自2019年秋季以来,一场严重的蝗灾席卷了非洲东北部,破坏了2020年的收成。许多非洲国家需要控制蝗灾,但杀虫剂和喷雾机需要进口,防治专家需要国际运输才能抵达非洲,而治蝗药物需要大规模的人类喷洒,所有这些在疫情下都充满变数。总之,各种不利因素的结合可能最终给非洲的粮食和日常必需品供应带来压力,这可能导致一场人道主义灾难。

第三波风暴:国际发展融资枯竭影响撒哈拉以南非洲的中长期发展

新流行的疾病对全人类来说是一场巨大的灾难和挑战。然而,由于其特殊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结构,撒哈拉以南非洲不仅无力抗击这一流行病的影响,而且很可能成为这一流行病和相关经济衰退的第一批受害者。不仅如此,从中期和长期发展的角度来看,如果这一流行病不能在一两年内完全解决,它还将动摇撒哈拉以南非洲的中期和长期发展前景。

从发展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没有资本的有效积累,任何经济增长和福祉的改善都是无源之水。然而,如果撒哈拉以南非洲由于其积累的能力而长期严重依赖国际发展融资来增加其发展资金,这主要表现为来自西方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绝大多数官方发展援助和贷款。

然而,正是美国、日本和欧洲等传统援助国,以及以中国、俄罗斯和海湾国家为代表的新兴援助国,受到了新流行疾病的最严重打击。这些国家目前正面临严重的国内流行病和严重的经济衰退。政府不仅在短时间内忙得不可开交,而且在中长期内继续提供足够的发展资金帮助非洲可能也很困难。

更糟糕的是,当前的国际发展领域缺乏领导力。作为二战以来国际发展基金和行动领域无可争议的领导者,美国自特朗普当选以来全面缩减了发展援助规模。孤立主义和“美国第一”原则全面渗透和侵蚀了国际发展合作。

一方面,在国际发展体系中,传统援助国在资源和经验方面仍处于绝对主导地位,尚未“移交”。然而,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援助国如果没有经验和动员物资,就无法满足整个发展中世界的需求,它们自己也面临着疫情反复爆发的风险。目前,在国际一级进行协调和组织大规模国际人道主义合作以帮助非洲应对新出现的流行病及其经济和社会影响的可能性相对较低。

希望和建议

有一句英国谚语说,“乌云有银边。”在灾难面前,仍然有人性的光辉。尽管面临严重的国内困难,新兴援助国仍然保持着良好的国际合作精神。中国、古巴和俄罗斯都向意大利伸出了援助之手。特别是,中国正在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帮助非洲抗击艾滋病:4月6日,中国医疗用品运抵加纳,其中包括18万副医用口罩、3.6万副N95口罩、3.6万套医用防护服、9,000支前额温度枪、3.6万副医用护目镜、18万副医用手套、18万套鞋套和呼吸机。这些物资将作为转运中心运往加纳,并通过联合国人道主义紧急储存渠道进一步分发给其他17个西非和中非国家,从而使在那里抗击这一流行病成为当务之急。

另一方面,全球非政府组织也在为防治这一流行病作出巨大贡献。由梅林达·盖茨基金会代表的国际慈善组织投资1亿美元,从流行病开始就支持为新的皇冠流行病开发疫苗和药物。中国马云慈善基金会和阿里巴巴慈善基金会3月16日表示,他们将向54个非洲国家分别捐赠10万个口罩、1000件防护服、1000个防护口罩和2万套检测工具,并将与非洲国家的医疗机构合作,提供新冠状病毒临床治疗的在线培训材料。截至4月6日,已有50多个非洲国家接受了中国人民的捐赠,这极大地支持了非洲防治艾滋病的努力。

对于疫情的经济影响,中国或许可以提供有效的支持,同时进一步促进中非互利共赢。如上所述,这一流行病将影响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国际支付能力。在过去的两年里,人民币已经具备了货币的国际功能,这可以充分帮助这些国家进行国际交易。作为撒哈拉以南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和经济发展联系最紧密的最大国家,中国可以研究在疫情形势下进一步扩大人民币在非洲国际化水平的方案。例如,短期内扩大货币互换规模,中长期内提升中国金融机构在非洲提供人民币融资服务的可行性。毕竟,中国也是一个抗流行病材料的“全球工厂”。提高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国际购买力也将有助于中国渡过艾滋病带来的经济衰退。

全球化不是一个理论假设,而是一个基本现实,它保证了人类社会几十年的快速发展和金融增值。因此,没有一个国家,无论大小贫富,能够免受这一新流行病的影响。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携起手来,首先帮助弱者。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