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护士在武汉的38天救援
患者 武汉 防护服
作者: RUC新闻坊©
2020-06-08 10:20:21
[ 闻蜂导读 ] 2020年2月8日,山东省卫生委员会发布《关于进一步组织医疗队协助湖北省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通知》,根据国家卫生委员会的要求,增加了协助湖北省的医务人员数量。2月9日,第八批山东至湖北医疗救援队迅速集结,24小时内抵达武汉。他们在汉阳郭波广场医院战斗了26天26夜。截至3月8日,最后一批康复病人已出院。山东医疗队接收了599名患者,308名患者治愈出院。重症医

2020年2月8日,山东省卫生委员会发布《关于进一步组织医疗队协助湖北省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通知》,根据国家卫生委员会的要求,增加了协助湖北省的医务人员数量。2月9日,第八批山东至湖北医疗救援队迅速集结,24小时内抵达武汉。他们在汉阳郭波广场医院战斗了26天26夜。截至3月8日,最后一批康复病人已出院。山东医疗队接收了599名患者,308名患者治愈出院。重症医学科护士童小慧是该医疗队303名医护人员之一。她是儿子、丈夫和父亲。

当年,当童小慧来到武汉帮忙时,他并没有感觉到人们想象中的地狱,你会去哪里。相反,他看到人们在特殊情况下建立一种新的常态,然后保持他们的精神继续生活。无论多么不寻常,时间最终会抚平棱角,无论多么激动人心,它最终会融入到对受苦受难的人们的无微不至的关怀中,融入到远在他乡的同事和亲戚们相互欣赏的热情思想中。

他总觉得自己负担不起“英雄”和“任务来了,我就去了”这样的字眼。当我接受这个任务时,我没有想太多,只是因为我作为一名医生的责任。当我完成任务时,我并不感到太骄傲。我只是觉得我终于可以放下我已经带了很多天的语气了。同类之间的默契互助不需要太多的赞扬。

以下是童小慧对自己在武汉救援经历的自我描述。

童小慧和收容所医院的小病人(被调查者照片)

凌晨1点的战争命令

2月9日凌晨一点钟,我下班回家。我的妻子和孩子已经睡着了。我蹑手蹑脚地走进浴室,快速冲了个澡。我还没来得及吹干头发,洗脸台上的手机就开始嗡嗡震动。我俯下身,看到了来电显示,是部门的护士长。

我很快就捡起来了。“还没睡,我问你一件事,你愿意去武汉支持吗?”护士长在电话里问道。

我很震惊,这并不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是医院里为数不多的男性流动护士之一——流动护士在护理行业一直被称为“特种部队”,经常需要处理紧急救援工作。此外,我在重症监护室工作了10年。我年轻又强壮,早在疫情爆发之初我就签署了邀请函。他现在被医院选中并非偶然。

但说实话,突然接到去前面热浴室的命令,心里还是不免砰的一声,再加上刚刚上完夜班的身体极度缺乏睡眠,我的脑子好像被螺丝钉卡住了,各部分的操作都停止了。

“我得考虑一下。现在太晚了。我必须让我的家人知道。”我低声回答。

"这项任务相当紧迫,需要立即决定,不考虑时间."护士长的声音听起来很担心。

我沉默了一会儿,大约半分钟或十秒钟,然后对着电话说,“好的,我去。”

然后我挂了电话,擦干头发,在黑暗中爬上床,把头埋在柔软的枕头里,很快就睡着了。梦想是和平的。

早上六点,电话又来了。我半闭着眼睛按下了接听键。电话另一端的护士长用紧急的语气告诉我去医院开会。

我“跳”下床,坐了起来,知道去武汉应该是最后的决定。所以他很快起床,穿好衣服,洗好澡,边吃早餐边告诉妻子这个消息。

我妻子停下筷子,静静地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然后她对我说:“那你应该快点吃,吃完饭后去医院开会,确定是不是你。如果你确定,请立即告诉我,我会在家为你准备一些东西。”声音里没有太多感情。我知道她一直很通情达理,一直支持我的工作,但我也很清楚她心里一定很害怕。

我的嘴有点干,我没有再说什么。我点点头,在赶去医院之前,赶紧往嘴里塞了几口米饭。

当我推开医院会议室的门走进去的时候,已经是7: 50了,医院的领导都在这里,坐在他们的椅子上,直到我坐下。我快步走了过去,拉开椅子坐下,手指交叠在桌子上,感觉胸口的“砰”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快。

会议开始时,院长开门见山地宣布,我被选为山东省第八批帮助武汉的湖北医疗救援队。直到那时我才知道,我是唯一一个从全市人民医院,甚至从招远市被送到武汉的人。这时,市卫生局的局长也接到了消息,冲了过来。他一坐下,就问:“童小慧派谁来支持他?”

我“唰”地抬起手,一排排眼睛“唰”地扫过来。

“你什么时候离开?”卫生部长问我,我不知道,自然我不能回答。

“9号。”院长说话了。

“今天不是9号吗?”导演有点惊讶,我也是

“是的,今天。”院长点了点头。

会后,我立即给妻子发了微信,告诉她两小时后我会去武汉。然后我被带到护理部,接受一个关于保护理论的简短培训。传染科主任带着他迅速收集的口罩、护目镜和防护服冲向我。防护材料装满了两个手提箱。

9点30分,医院安排一名员工开车送我回家,收拾好行李,向我的家人告别。

当我到家时,我妻子已经提前收拾好了我的行李。最后,也是最难清理的,还是自己和家人的情绪。

他的妻子和母亲一遍又一遍地告诉他:“保护好自己,好好休息,多吃点,多穿点衣服。”我频频点头。我的儿子刚满三岁,不太明白我要去哪里,要做什么。他只知道要过很长时间才能见到他的父亲。豆子的眼泪一直往下掉。

我擦了擦儿子的流鼻涕和眼泪,耐心地向他解释道:“爸爸要出差了。你必须在家听妈妈的。”

我儿子的脸耷拉着,他低声说,“爸爸去打怪物了,病毒怪物。”

十点钟的时候,我拖着我的手提箱,背对着我家人的大大小小的眼睛。我开车去济南和其他帮助武汉的医务人员会合。然后我乘飞机去了武汉。

汽车行驶在通往济南的高速公路上。我在微信上刷完了亲朋好友的慰问短信。然后我看到一群朋友在我离开后不久被我的妻子释放了。它说:“我的心里充满了复杂的感情。我哥哥童去前线帮助武汉。我暂时把你借给了我的祖国。我的祖国会记得我的。”这张照片是不久前我和儿子在公园玩耍时拍的。我儿子戴着一顶红色羊毛帽,他胖乎乎的小手紧紧地抓着我。

在我的心里,各种各样的味道,甜的、酸的、苦的、热的和咸的,都混合在一起,从我的心底涌了上来,这也是事实。我默默地按下屏幕截图键来拯救我妻子的朋友圈。

晚上六点,一架载有医护人员的专机从济南姚强机场起飞。空乘人员哽咽着在广播中说,“我们会送你去战场,也会接你回家。”这句话我记得很久了,直到一个多月后我执行完任务回到家的那天,当我再次见到空乘人员时,原来哭泣的收音机的声音立刻在我耳边响起。

等待战斗的一天

到达武汉后的第二天,我起床吃了早饭。短暂休息后,我立即开始了紧张有序的准备和训练。

早上,许多人利用空的优势去理发。酒店的大厅变成了发廊。大多数男人都是秃头。在剪刀的咔哒声下,女孩们黑色柔软的头发从她们的肩膀滑落到反光的大理石地板上,然后被随意扫到一边。不一会儿,角落里就堆满了碎发,纠结成一团,分不清谁是谁,一个废弃的蓝色一次性口罩被显眼地放在了上面。

入职培训将于下午1点开始。培训模拟医务人员进入隔离病房的情况,包括如何穿戴个人防护装备,如何在确保个人防护安全的情况下开展医疗活动,以及如何在医疗活动结束后脱下个人防护装备。

经过6个小时的训练,专家们将整个医疗队的303名医务人员分成10个医疗组和1个后备组。我被分成医疗组的第十组,也是最后一个进入机舱的组。

2月11日下午4点,我们被指派支援的汉阳郭波收容所医院正式投入运营。第二天,医疗队的第一批成员进入了船舱。第一组6名医生和8名护士当天治疗了330名病人。

晚上,第一组完成了他们的工作,回到了酒店。在酒店门口,当天没有进入机舱的医疗小组成员向他们喷洒含氯消毒剂。没有一个消毒用的小喷壶,我拿起废物笔芯,在矿泉水瓶盖上戳了几个洞,做了一个简单的喷壶。完成后,我拍了一张我的成就的照片,并沾沾自喜地交了一圈朋友。没想到,当医院领导看到我的朋友圈时,他马上打电话问我还缺少什么日常用品。他想找个方法把它们寄给我。听了这话,我心里暖暖的。我没想到来自千里之外的家乡的人会一直想着我。

喷雾消毒后,他们穿的所有衣服也应放入消毒桶进行消毒。消毒桶是不够的,一些玩家会清除他们的行李空,用作消毒桶。

在居民旅馆杀人(被采访者拍照)

消灭工作结束后,开始交流经验,第一组的成员把他们今天在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反馈给医生和护士,他们很快就会进入小木屋。

第一组介绍了在训练穿脱防护服时,根据专业指导,他们习惯穿两层防护服,一层防护服在外面,一层一次性隔离服在里面。但说到实战,由于防护服的规格和质量不同,为了保证安全,每个人都加了一层隔离袍。俄罗斯在里面、外面、里面和外面穿了三层塑料衣服,非常不方便。此外,当时在收容所医院的信息系统可以上线之前,每个病人的入院记录和病例数据都必须手写,这既费时又费时。

听着同事们的工作经历,我不自觉地变得紧张起来,脑海中涌现出各种各样的想法:如果护目镜没有系好,掉了怎么办?如果我不小心撕破了防护服,该怎么办?

我知道胡思乱想是没有用的。我只能说服自己冷静下来,在等待进入机舱的日子里练习穿戴和脱下防护装备。

每天下午的晚餐时间,是我和家人之间固定的视频对话时间。一般来说,我在屏幕的一端吃盒饭,而我的妻子和儿子在屏幕的另一端吃熟悉的家常菜,边吃边和小家庭成员聊天。隔着屏幕,倾听彼此身后的噪音,想象彼此的日常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我妻子很少表现出她的担心,因为担心我会因为她的担心而担心。但是聊天的时候,她忍不住向我提起,我来武汉后,她经常失眠。我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安慰她:“不会有事的。我们都受过训练,非常注重个人防护。会没事的。”

2月14日是情人节。早上一醒来,我就给妻子发了一个微信,祝她节日快乐,并为没能陪她一起度假而感到抱歉。

我妻子在微信上回复我:“当你平安归来,你余生的每一天都将是情人节。”

我默默地读着这一行字和心里的几个字。我认为世界上最浪漫的话,但仅此而已。

我第一次穿上成人尿布。

2月16日,终于轮到第10组进入机舱。等了这么长时间后,我终于能够去战场了。我有点兴奋,当然也有点紧张。

8:30集合,9:00准备,10:00进入机舱交接,在机舱工作6小时。在这六个小时里,你不能脱掉你的防护服,所以你不能吃、喝或去厕所。早上吃饭时,我小心翼翼地喝了几口水。我不敢喝太多。我害怕我憋不住尿,想去厕所,但我一点也不敢喝。我担心出汗过多会导致脱水。

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在里面穿了尿布。这是我第一次穿成人尿布。说实话,那种感觉真的很不舒服。它很厚,覆盖在我的屁股上。天气炎热,覆盖着。当我走路时,我会磨我的大腿根。

9点钟,公交车准时把我们送到了汉阳郭波收容所医院,下车后立即开始穿戴防护用品。头罩、口罩、隔离衣、防护服、无菌手套脚套、防冲击护目镜、全套设备仔细穿戴后,已经是满头大汗。之后,队友会互相帮助检查衣服是否正确,是否有任何物质损坏。经过连续数百天的训练,这些步骤已经非常熟练,半小时后,我们开始有秩序地进入船舱。

汉阳收容所医院分为48个分单位,每个单位有22名病人。每个护士负责照顾三个单位的病人。我负责1至3号病房的60多名病人,但作为一名负责病人护理的医生,我不得不发号施令,处理紧急情况,几乎没有时间照顾病人,所以我自愿接管了他的病人。一个人照顾120多人。

与同事在客舱工作(由受访者提供)

嘴巴和鼻子被两层面具盖住,窒息的感觉很明显。我是近视眼,戴着眼镜,眼镜外面戴着保护眼罩。我面前的两层玻璃很快就变成了白雾,这使得一切看起来一片混乱。两个小时后,水蒸气凝结成“满天的星星”,在我眼前闪烁,让我眼花缭乱。

两只耳朵停不下来,人群的嘈杂声,防护服相互摩擦时的当啷声,各种噪音混杂在一起,塞在引擎盖里,像一台破旧的旧收音机,收不到信号,却固执地大喊大叫,吵得人头疼。

防护服坚硬、厚实且不透水,质地类似于农村地区用来装化肥的编织袋。我不敢转动脖子,也不敢抬头。这些都是危险的行为。每一个毛孔都时刻恐惧地感受着防护设备的状态,因为害怕在防护服被撕破时听到“砰”的一声。头皮发麻,指尖冰凉。

在机舱工作的最初几个小时里,我几乎不停地磨牙几秒钟,不停地告诉自己“先忍一会儿,然后再忍一会儿”。穿着防护服,测量了120多名患者的体温。如果有任何异常体温,你需要做笔记。然而,你手上可以戴三层橡胶手套。钢笔握在你手里,你几乎感觉不到。写每一笔都需要很大的努力。

病人不像我想象的那么善良。有些病人不太稳定。看到其他病人做核酸检测,他们会非常焦虑,不断问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去做检测。

“不要担心,不要恐慌,每个人的病情发展都不一样,测试时间也不一样。每个人都应该相信医生,他们会做出合理的安排。”我耐心地安抚焦虑的病人。

为了减轻医务人员的工作压力,医院从每个单位的病人中选出一名单位负责人,协助管理每个单位的病人。作为“避难所里的新手”的第一天,第一小组的负责人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中午,我原本计划让病人去食物分发点领取打包好的午餐。我一被指派,这个单位的主任马上站起来给我提建议:“我自己拿不到。如果其他病房的病人看到了,他们会急着去拿,那会很乱。你可以叫保安来帮忙,把打包好的午餐带给我们分享。”

然后他转向他的病人说,“我们都将遵守规则。没有匆忙,也不会有混乱。”他的语气平静而有力,对风有很好的把握。我停了一会儿,仔细地想了想。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我很高兴有这样一个认真负责的单位主管作为我的得力助手。

在幸存的最初几个小时后,身体开始慢慢适应缺氧状态。但是不可穿透的防护服仍然让我感觉很热。尿布只能装尿,不能装汗水。进入机舱后,我身上的汗水再也没有流过,我的内衣已经吸收了足够的汗水,紧紧地贴在我的皮肤上。此外,还有许多病人在接受治疗,而且身体消耗远远超过平时。早上,这几顿饭被完全消化了,扁平的胃里发出0+的声音。幸运的是,没过多久我就饿了,但我不再觉得饿了。

之前,医疗队给每个队员发了一份《武汉方言翻译材料》,这是工作中常用的武汉方言,如“厥一品”(注射剂)、“相当实”(严重)、“唰啦”(快速)等,读起来很有意思。当我有空时,我拿出这本小册子,看了看,做了一些笔记。当我进入船舱时,与病人的交流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困难。每个人都知道交流的重要性。基本上,我使用带有一点地方口音的普通话,并以较慢的速度说出我的需求。虽然花了些功夫,但我能理解。

下午四点钟,经过六个小时的工作,我把疲惫的身体拖出了小屋。

离开机舱的过程比进入机舱的过程更复杂。首先,隔离袍、口罩、手套和鞋套的最外层被从污染区域移走。然后,负责消毒的工作人员走进半污染区,拿着两个装满含氯消毒剂和75%酒精的喷壶,打开左右两边,从头到脚喷我们。然后脱下你的防护服,在进入清洁区域前再喷一次。到达清洁区域后,你还需要用生理盐水洗眼,并用碘伏或75%酒精消毒鼻孔和耳朵。每个团队成员完成一套完整的杀戮工作大约需要半个小时。虽然步骤复杂,但可以有效防止交叉感染。

当我回到酒店时,已经是下午6点多了,我换上湿衣服,填饱肚子,然后打开手机向家人和朋友报告平安。回答了一轮后,我倒在床上,向后仰着。我透过手机屏幕看着鼻梁上的水泡,默默地计算着下一次输入的日期。

当樱花盛开时

收容所医院的大多数病人都患有轻微的疾病,但许多人的痛苦和悲伤是非常沉重和深刻的。我知道我感觉不一样。我只希望做一个合格的树洞,这样他们就可以有一个地方倾诉和放松自己。

其中一个病人是一位53岁的姐姐。她的丈夫和姐夫感染了新的冠状肺炎,并于同一天去世。然而,在她哀悼死者之前,她自己也受到了病毒的袭击。“那是2月3日。在她的丈夫和他的兄弟去世后,我立即得到了诊断的消息,我的孩子被隔离了。从未经历过那种痛苦的人无法想象。我哭了两天两夜。”

但是当她告诉我这些事情时,她没有哭。“那些离开的人已经离开了,但我还有孩子和老人要照顾,我们都需要好好生活。当我康复出院时,我必须捐献血浆来拯救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她说话时眼睛里的执着深深打动了我。一场流行病使成千上万个家庭的亲属分离开来。我所能做的就是小心照顾,并帮助他们尽快战胜疾病。

日子一天天地平稳地向前推进。进入船舱的时间和呆在酒店里为战争做准备的时间就像是猪肉上的瘦肉和肥肉,逐渐成为我在武汉的常态。但是每次我进入收容所医院,我总能在平常的平淡中感受到生命的活力。

在一位研究心理学的团队成员的建议下,我们创建了一个名为“汉阳避难所家庭人群”的微信群。进入群组的二维码粘贴在防护服上,让患者扫描二维码进入群组,方便医生和护士及时与患者沟通,为患者提供心理咨询。

渐渐地,这个聊天小组变得越来越活跃,病人们会用表情包互相鼓励。我有时会瞥一眼工作时的聊天记录,但我忍不住笑了。

据说锻炼能使人的大脑分泌多巴胺,让人感到快乐。当不进入机舱时,团队的一些成员在酒店里反复观看在线视频,并自学舞蹈、太极拳和五禽戏。当进入机舱时,带领身体条件允许的病人一起做简单的运动。

每当音乐响起,收容所医院就变成一个大型的广场舞蹈场景,裹着防护服的“塑料人”在前面笨拙地跳舞,男人、女人和孩子戴着面具在后面做统一的动作。我的四肢不太灵活,也没有勇气在公共场合露面。我只是开心地看着。之后,我在网上看到了许多媒体报道。病人积极乐观的态度感动了全世界的人。

武汉的气温正在缓慢上升,秋装和裤子正在一层一层地脱落。

在二月即将结束的那天,当我早上出门的时候,我发现酒店门口的樱花正在盛开,粉色的花瓣一层一层地挂在树枝上。非常漂亮。说实话,我以前在武汉大学对樱花并没有太多的渴望。我一直以为那只是一个风景点。然而,当我看到樱桃树时,我真的希望疫情能尽快结束。每个人都可以摘下面具,去武汉大学欣赏樱花。

越来越多的病人出院了,收容所医院变得越来越冷清。3月4日是我进入收容所医院工作的最后一天。我们的医疗队负责500多张床位,将近400张。

就在那天,医院在三月庆祝了病人的生日。护士长提前点了一个大蛋糕。工作人员在活动区摆了一张桌子,上面放着苹果和牛奶,以示爱意。

一个60岁的叔叔在他的生日聚会上唱了一首“为了谁”。”泥巴裹着裤腿,汗水湿透了后背。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你是为了谁……”

收容所医院庆祝病人生日

在这首歌中,我不禁回想起我在收容所医院工作的十几个日日夜夜。我说它既不长也不短。我欢迎并打发了一群群的人,男人和女人,老的和年轻的,高的和矮的,胖的和瘦的,但是我真的记不清有多少名字和面孔。恐怕我摘下面具,在路上看了一眼,就认不出对方了。但是我们一起度过了这个艰难的春天。

事实上,收容所医院的工作并不像每个人想象的那样令人兴奋和危险。我只是走出船舱,一次又一次地走进船舱,带着三层塑料袋和两层雾眼镜做日常工作,测量体温,测量血压,分发药物,安慰病人。每当我听到有人赞美和赞赏“逆行英雄”,我总是想谈论别人。

3月8日,汉阳郭波广场医院将最后一批患者送走并关闭。

许多队友冲过去拍照。我没有和他们一起去,而是独自呆在旅馆房间里。过去喧闹的旅馆里一片寂静。那天正好是妇女节。根据我脑海中的印象,我画了一张我母亲的素描画像,然后用手机发给了她。我祝她节日快乐。我妈妈非常高兴,急切地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我只能回答:返回的日期还没有确定,根据上级的要求,我们还需要原地待命。

3月17日,在酒店等候的第10天。

早上五点,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我认为有一项紧迫的任务,我努力想马上完成。结果,医疗小组成员告诉我:起来打包!我今天要回家了!

当我们把行李拖出酒店时,路的两边都挤满了自发前来告别的人。人们戴着面具,挥舞着手臂,一个接一个地喊着:“你辛苦了”,“谢谢”,“欢迎再次来到武汉”...

我口袋里的手机不停地响着,“汉阳收容所”的病人知道我们要回家的消息,在网上把我们打发走了:“祝你健康安全回家”,“武汉是你的第二个家”,“明年樱花开放的时候,就是我们团聚的日子”...手指迅速滑下,我的心在屏幕的另一边感受到了这种情绪。

事实证明,单词越简单,越容易让人哭泣。我周围的同事已经开始擦掉眼泪,我的喉咙感觉很热。

38天的战争流行病来得快去得也快。武汉大学的樱花仍未开放。虽然很遗憾,但想到我们家的花即将盛开,我还是很开心。

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广场(身份证号:仁达信恩熙),听写:童小慧,采访和文章:李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