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认为,意大利的流行病已经到了一个拐点,集中在“茧化”老年人。
疫情 意大利 大区
作者: 中国新闻周刊©
2020-06-08 10:20:21
[ 闻蜂导读 ] 3月27日,身着防护服的士兵将棺材从贝加莫地区运往意大利米兰西恩塞劳巴德的萨莫公墓。 意大利徘徊在高峰线上 在意大利北部伦巴第亚的一家重点医院,所有的床位都被占满了,手术室变成了临时的重症监护室,走廊和行政区域挤满了病人,但每天都有60到70名病人涌入。这些病人大多年老体弱,病情没有恶化。医生需要不断地决定是用剩下的呼吸机来治疗65岁的呼吸衰竭患者

3月27日,身着防护服的士兵将棺材从贝加莫地区运往意大利米兰西恩塞劳巴德的萨莫公墓。

意大利徘徊在高峰线上

在意大利北部伦巴第亚的一家重点医院,所有的床位都被占满了,手术室变成了临时的重症监护室,走廊和行政区域挤满了病人,但每天都有60到70名病人涌入。这些病人大多年老体弱,病情没有恶化。医生需要不断地决定是用剩下的呼吸机来治疗65岁的呼吸衰竭患者,还是留给下一个病房的85岁有并发症的患者。

尽管一些医院向医生打招呼,并要求禁止媒体采访,但自3月以来,一些匿名的意大利医生仍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第一线信息和观察结果。

截至3月30日,新的冠状病毒疫情已在意大利感染101,739人,11,591人死亡。死亡率是世界上最高的。然而,与此同时,意大利“二战以来最大的危机”可能会好转。同一天,意大利4050例新确诊病例连续三天下降,创下两周新低。

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指出,欧洲新发肺炎疫情有一些稳定迹象。意大利和西班牙的疫情可能正接近高峰期。几周前在欧洲实施的封锁措施开始生效。

《新欧洲华侨报》总编辑吴杰志愿为中国援外医疗队翻译。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现在意大利和意大利专家认为,意大利疫情正从爆发期进入拐点,每天新诊断病例的数量可能会进一步减少。

地中海生物医学研究所的流行病学家、意大利环境医学协会副主席普里斯科·皮西泰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根据我们的模型,整个意大利的峰值恰好在三月底。”此外,如果在过去几周内,由于政府的严格限制,新感染人数继续定期减少,这种流行病可能会在2020年6月结束。

国家封锁助推“转折点”

意大利北部两个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给出了两个完全不同的答案。

截至3月29日,在拥有1000万人口的伦巴第,有超过40,000例确诊病例和超过6,000例死亡。在邻近的维内托特地区,500万居民中约有8000人受到感染,300多人死亡。

作为意大利“头号病人”的来源,伦巴第菌的人口密度较高,在疫情开始时面临着比维内托特更糟糕的情况。然而,一些专家指出,面对社区传播,两个地区做出的不同公共卫生决定对该流行病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2月底,维内托特政府开始对确诊病例进行广泛检测,包括轻度和无症状病例。根据地方法规,所有确诊病例的家庭和邻居都要接受专业人员的病毒检测。如果测试套件暂时不可用,他们也需要单独等待。

另一方面,伦巴第采取了一种更保守的流行病预防方法。截至3月20日,也就是意大利实施最严厉封锁的前一天,该地区接受检测的实际人数只有维内托特的一半,而且没有无病感染者接受检测。投入追踪案件、家庭隔离和监测的资源也非常有限。伦巴第的防疫理念是“以病人为中心”,而维内托特的政策是一种针对性很强的“以社区防疫为中心”的防疫控制模式。

显然,伦巴第的保守防疫是意大利防疫“混乱”的缩影。在采取全国性封锁措施之前,意大利中央政府卫生部、民防部、20个地区和8000多个城市发布了一系列相互矛盾的行政指示。在是否关闭学校、酒吧和其他聚集场所的问题上,这一政策已经被多次重复。

意大利的医疗系统分为两个主要层次:中央和地区。2001年宪法修订后,覆盖全体人口的公共医疗服务转移到地区管理。每个地区在医疗事务上几乎完全自治。名义上负责领导卫生事务的意大利卫生部被评为0+。

在各地区意见不一的情况下,意大利总理科特选择逐步扩大封锁范围,并通过法令提升限制性措施,最终将“以社区防疫为中心”的隔离封锁制度延伸至全国。

封锁和隔离严重集中的疫区也被认为是意大利迎来“转折点”的关键措施。麻省大学医学院的鲁山教授指出,这与重症患者的病毒载量有关。如果一个地区有更严重的病例,他们传播的人很可能接触到大量的病毒颗粒。

“为什么年轻人也会被感染?因为当病毒载量很高时,免疫系统无法抵抗。”卢山说,这将导致该地区严重病例的数量呈几何级数增长。

吴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鉴于意大利疫情的严重程度很高,中国专家组开出的“处方”也是“早期发现、早期诊断、早期隔离、早期治疗”,以防止患者慢慢发展成重症,造成恶性循环。

但在实行国家封锁之前,意大利的防疫政策陷入了“不是阻止病毒传播,而是跟随它”的状态。

伦巴第和维内托特采取封锁措施后的第一周,47,000名意大利人因“无正当理由”外出而被警方罚款。

帕多瓦大学病毒学教授乔治·帕鲁(George Paru)指出,禁止公共集会等措施涉及宪法问题,而关闭学校和公共场所需要与地方政府协调。意大利采取的封锁措施已经竭尽全力。3月21日,意大利新确诊病例数达到峰值6557例。连续十天之后,每天新确诊病例数徘徊在4000至6000例之间,总体增长率下降。

截至3月31日,意大利疫情基本控制在北部伦巴第、维内托特、罗马和皮埃蒙特地区。在其余16个地区中,5个地区的确诊病例不超过1,000例,13个地区的病例不超过2,000例。

在3月24日发表的一篇论文中,牛津大学动物学系的古普塔教授领导的一个小组指出,“群体免疫”的实现可能有助于导致意大利流行病的“转折点”。

根据意大利严重病例的数量,该小组估计到3月6日,60%的意大利人可能已经接触到了新的冠状病毒。然而,古普塔的团队没有给出明确的解释。60%的人是否获得抗体意味着“群体免疫”可以实现。

对此,香港大学流行病学教授本杰明·考林(Benjamin Cowlin)向《中国新闻周刊》(China News Weekly)指出,关键不在于“群体免疫”所需的特定比例,而是“如果人口中有免疫人群,任何流行病的影响都将变得相对较小。”接受免疫的人越多,这种流行病的影响就越小。"

意大利的防疫和控制没有放松。意大利卫生部表示,政府目前实施的所有封锁和限制措施将至少持续到4月12日复活节。意大利自治区事务部长博卡也公开表示,谈论重新开放学校和工厂是不恰当和不负责任的。

老龄化的困境

3月25日,一架中国东方航空公司空包机抵达意大利米兰。这是自3月12日以来中国向意大利派出的第三支医疗队和第四批救援物资。除中国外,古巴和阿尔巴尼亚的医务人员也于近日抵达伦巴第,加入防疫工作。

在疫情开始时,意大利向欧盟寻求医疗资源。然而,法国和德国政府对口罩和防护服等医疗用品实施了出口限制,其他欧洲国家也没有响应欧盟委员会的呼吁。意大利政府只能从俄罗斯、美国和南非寻求急需的供应。

关于欧盟在危机中的效率,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一次失败的欧盟领导人会议上直言不讳地表示,欧盟在危机中的政治反应可能意味着欧盟的终结。

当欧洲确诊病例总数即将超过10万时,成员国最终达成协议,欧盟宣布建立“拯救欧洲”医疗用品战略储备。欧盟委员会还成立了一个流行病应对小组,由欧盟主席冯·德·莱恩领导,他宣布了“确保整个欧洲有足够的防护设备和医疗用品供应”的目标。

除了建立一个370亿欧元的新皇冠病毒应对投资计划,并召集各国讨论经济援助计划,如发行债券,该组织还开始规范成员国的边境管制。目前,欧盟基本商品的自由流通已经恢复。德国和法国暂停了对意大利的出口限制,并承诺向意大利运送100万顶防护面具。自3月24日以来,一些意大利病人被转移到德国的医院接受治疗。

严重老龄化的发达国家面临着临界增长率急剧上升的风险。意大利是欧洲老年人口比例最高的国家,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意大利在传染病流行时有更好的保护老年人的制度。意大利有一个全国流感监测系统,该系统根据1000名服务于基层的全科医生报告的数据,持续监测全国范围内的流感感染率和严重率。疫苗接种是整个保护系统最重要的事情。65岁以上的人需要接种疫苗。

目前,预防和控制新的皇冠流行病的最大困难在于缺乏疫苗。欧洲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发布的传染病预防和治疗指南强调,除疫苗外,个人防护是保护老年人免受传染病侵害的方法。

本杰明·考林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最好的方法是给老年人“做茧”。只要有局部传播,老年人就不会受到感染。这意味着政府需要安排货物运送,保证药品供应,取消儿童对老年人的探视,以免他们因为日常事务而离家出走。

丹麦卫生部传染病研究所传染病预防项目主任凯尔·莫巴克领导的小组长期以来一直在跟踪和研究欧洲国家的死亡率。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在新冠状病毒爆发后,除了意大利的死亡率上升之外,该团队还没有监测到其他欧洲国家死亡率与流感疫情相同的明显变化。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其他有老龄化问题的欧洲国家逃脱了,因为“死亡登记和死亡报告之间总是有几个星期的延迟”。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