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病时期企业增减指南:哪些行业仍在逆势上升?
疫情 企业 行业
作者: 经济观察报
2020-06-08 10:20:21
[ 闻蜂导读 ] 从2020年2月1日至3月20日,超过12万家企业消失,超过36万家企业在国家工商登记名单上出生。这是《新快报》独家提供给《经济观察报》的数据。与2019年同期相比,注册和注销数量大幅下降,但不同行业发生了结构性变化。 在制药行业,注册资本为1000万英镑的注册企业数量呈上升趋势,比去年同期增长了近3倍。教育和大型住宿企业依然强劲,注销和注册数量没有显著波动。在运

从2020年2月1日至3月20日,超过12万家企业消失,超过36万家企业在国家工商登记名单上出生。这是《新快报》独家提供给《经济观察报》的数据。与2019年同期相比,注册和注销数量大幅下降,但不同行业发生了结构性变化。

在制药行业,注册资本为1000万英镑的注册企业数量呈上升趋势,比去年同期增长了近3倍。教育和大型住宿企业依然强劲,注销和注册数量没有显著波动。在运输业中,多式联运和运输代理业成为唯一新增企业数量同比增长151%的行业。

首先,浙江新增服装企业大幅下降

疫情下,浙江纺织、服装和皮革行业面临压力。

在2020年的数据范围内,全国纺织服装行业的新注册企业数量同比下降27.1%,而浙江的同比下降77.2%。在皮革、毛皮、羽毛及其制品和鞋类行业,全国新增企业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但浙江同比下降65.1%。

“公司可以再坚持两个月,但如果持续很长时间,它可能不得不停止工作,解雇员工,并让各部门的核心人员完成少量订单。毕竟,仍有资金在里面,很难直接选择暂停业务。”在浙江绍兴从事服装外贸四年多的沈媛从未想过自己会面临这样的危机。

年销售额数百万美元,企业规模可达到行业中低水平。产品主要出口到欧洲、美国和南非。这是沈媛的企业报告卡。但是现在,受国外疫情的影响,他的订单开始直线下降。

沈媛介绍说,目前纺织出口行业主要分为两部分。一是服装出口,即购买面料后,委托相关生产企业生产服装再出口,这也是申源的经营方向。二是出口面料,即直接出口面料,最后在其他国家加工成服装。出口方向主要是孟加拉国、越南等相对落后的国家。

由于沈媛主要从事服装出口,自2月中旬企业复工以来,他一直没有感受到疫情对企业的影响。该公司甚至加班加点,以赶上订单的交付日期。

然而,一个月后,企业的危机开始一步步显现。

“从3月中旬开始,包括几年前谈判但尚未产生的订单、刚刚装运、甚至已经在海上漂浮了一个多月、即将抵达出口国港口的订单,都面临大规模取消。客户说完成的订单不应交付,未完成的订单不应发出。下一步的订单应该根据几个月内的经济复苏情况来决定,”沈媛告诉《经济观察报》。

一位已经在这个行业工作了40年的美国客户给沈媛发了封邮件,称这是他们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取消订单潮。

沈媛说,由于纺织品出口将会有一些赊购客户,由于欧洲疫情的影响,服装店关门,客户的库存无法出售,所以许多长期合作的客户表示,他们暂时可能无法支付之前的订单,甚至有些客户表示,他们可能最迟要等到今年7月。

除了取消旧订单,沈媛发现新订单更少可怜。

申源表示:“现有订单中约有50%被取消或暂停,新订单量仅占前几年的30%以上。欧洲基本上没有新订单,美国也很少。目前,南非局势相对较好,正常报价与以前相同。”

沈媛开始担心企业在新旧订单急剧下降的情况下的后续运营。

沈媛表示,短期内,企业资金流动压力不会太大。纺织品出口行业的整个链条基本上采用信贷模式,赊购面料和辅料,然后允许服装厂赊购加工服装。下游客户也赊购服装。衣服最终售出后,顾客的回报将能够偿还面料厂和服装厂的信用。在正常情况下,供应链中的每个企业最多可以获得大约两个月的信贷。

不过,沈媛担心客户的付款会超过两个月。“如果是这样,供应链中每个企业的现金流压力都会非常大。公司规模越大,面临的人员和租赁成本就越高,对公司的影响也就越大。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我们可能不得不停止工作,裁员,并在各部门保留一些关键人员来完成少量订单。这应该仍然能够生存,并等待行业的复苏。这也是整个行业将面临的局面。”

(2)珠江三角洲医药制造业新注册企业数量明显增加

2020年,制药行业新注册的企业数量从2019年的2716家增加到2020年的7319家。其中,注册资本在1000万元以上的新注册企业从2019年的472家增加到2020年的2276家,占全行业的比重从17.4%上升到31.1%,上升了13.7个百分点。

“2020年第一季度医药行业的同比销售额可能会受到影响,”克里特国际公司副总裁段立欣在医药制造业已成为投资和公众关注的热点之际向记者表达了这一感叹。

段立欣说,这种流行病似乎导致了医疗资源的流失。然而,在第一季度,住院病人数量的减少远远超过了新的冠状肺炎带来的新病人数量。在流行病期间,由于感染风险较高,去医院的病人数量减少了。其次,医院为了控制疫情也停止了选择性手术,只进行了紧急手术,从而大大减少了就诊和手术的次数。因此,一季度医药行业的销量可能会发生变化,但这不会影响医药制造企业数量的快速增长。

“这种流行病对制药业产生了次要影响,但远远没有影响到该行业的基本面。我们的根本是在老龄化和社会经济增长的背景下,人民对高质量医疗服务的需求迅速增长,这也是制药行业企业不断增加的一个核心原因,”段立欣说。

从地区来看,北京和上海的新企业数量变化不大,新企业数量在50家以下。另一方面,广州和深圳的注册企业数量大幅上升,2019年广州新注册企业数量从43家增至128家,深圳从101家增至419家。

段立欣说,目前,广东和深圳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和经济活动都很高,与北京和上海没有太大区别。然而,大型制药公司的诞生数量少于华北和江浙两省。因此,这些数据实际上反映了广东制药行业填补空白的过程,广东市场的竞争程度相对较小。近年来,我们可以看到广东在生物医药方面的追赶,如上市两年多的华大基因和上市不到一年的深圳微核心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段立欣还表示,制药行业的门槛也很高,这就是为什么新注册企业的注册资本比例在1000万以上。

不仅投资高,而且行业竞争激烈。

“制药行业面临的竞争压力不仅来自同行之间的竞争,也来自强有力的政府监管。与此同时,仅高投资还不足以满足制药行业的需求。它还需要足够的高端人才来覆盖整个研发链,这也是中国目前所缺乏的。在制药工业的未来,它必须是老产品的成本比率,新产品的技术含量和推广能力,以及背后的人才,”段立欣说。

(3)广州的零售批发业在全国独树一帜

从2020年2月1日至3月20日,零售业有超过20,000家被撤销注册的企业,而2019年同期为近60,000家。其中,不同注册资本区间的注销企业数量下降约50%。

“冰与火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这是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陈立平对当前零售业的直观评价。

陈立平表示,对于生鲜超市、水果店等生鲜零售企业来说,目前发展非常好,如广州的钱大妈、北京的朝鲜法、深圳的百国园等,其中很多已经在疫情期间一个月内实现了上年利润的一半以上。这也主要是因为人们住在家里,对新鲜产品的需求大大增加。同时,它也带动了副食品、调味品和其他产品的销售增长。

另一方面,对于百货商店和购物中心来说,情况很糟糕。目前,百货公司的商户基本上无法开门,居民对非食品类商品的需求也基本上变成了网上购物。没有人去购物,但租户必须继续承担相对较高的租金。

对于金浩来集团董事长吴金红来说,他也经历了零售企业在疫情期间遇到的各种冲击。

他发现零售企业面临的最大考验是供应链。“大多数具有连锁功能的小型连锁零售商店都有自己的分销能力,因此不会受到太大影响。然而,对于一些自营零售企业来说,有限的分销和运输能力将导致无力购买货物。”

他还发现,随着肉类、面粉和其他产品的销售直线上升,食品类商品出现了大幅增长。这也迅速增加了食品专业企业的营业额。

从地区来看,全国零售业新增企业仅占去年同期的62.4%,但广州是独一无二的。广州零售业新增企业数量远远领先于其他三个城市,与2019年新增企业数量持平。与此同时,数据还显示,全国批发行业的新企业数量仅为去年同期的47%,但广州的批发行业也在逆势上升。新企业数量从2019年的3061家增加到2020年的5509家,同比增长80.0%。相比之下,北京同比下降49.7%,上海同比下降44%。

陈立平说,与广州和深圳相比,北京和上海的租金和劳动力成本都很高。同时,近年来,北京等一些地区对开设零售店有非常严格的规定。例如,在北京,超市销售加工食品需要根据餐饮业的要求进行。多重因素的叠加使得零售企业更难进入某些领域。就广州而言,它位于珠江三角洲的物流中心,尤其是生鲜等产品的集散地,这也决定了广州的商业流通企业相对发达。

从注册资本规模来看,批发行业200万以下企业仍占主导地位,2019年和2020年分别为55.6%和63.3%。新的零售企业也更接近中小企业,200万以下的企业占新企业的74.9%,低于66.7%。

陈立平说,从疫情来看,水果店、熟食店、超市等社区企业在稳定社会供给方面有很大优势,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与此同时,我们也需要看到,在过去的几年里,投资逐渐转移到规模不大的小型零售企业,包括便利店、专卖店等。另一方面,政府对社区零售的大量政策补贴也在不断促进小零售商的发展。

吴金红还表示,零售行业的许多中小企业仍在整合。同时,企业同质化现象仍然比较严重。零售竞争无非是两点——商品和服务。服务的好坏没有界限,但如果零售企业能够在商品供应链中实现安全和可持续性,它们也将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第四,不同规模的餐饮企业受到冲击。

数据显示,2020年2月1日至3月20日,全国餐饮业核销企业3084家,同比下降54.5%,相比之下,2020年全国各行业核销企业总数同比下降65.9%。

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表示,在过去的一两年里,中国的食品饮料行业取得了快速发展,从2017年的3.8万亿元和2018年的4.2万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4.6万亿元。依靠消费升级和整个新一代的人口红利,整个餐饮行业已经进入全面爆发阶段。

然而,在疫情期间,大厅内的食物限制和家庭隔离等措施的实施也给中国经济带来了巨大影响。朱认为,这在餐饮业中更为突出。“我们可以看到,疫情正在蔓延,人员流动受到极大影响。基本上,没有人出去吃饭。餐饮公司正在寻找自救的方法。”

数据显示,不同规模的餐饮企业都受到了疫情的冲击。在2020年取消的餐饮企业中,不同注册资本范围的企业占总数的比例与2019年基本持平。

“可以说,疫情本身加速了整个餐饮业的洗牌和淘汰。疫情过后,剩下的餐饮企业基本上都是品牌好、抗风险能力强、经营正常的企业。这实际上是对中国餐饮业整体产业结构升级的一个很好的支持,”说。

与疫情给餐饮业带来的损失相比,朱认为,今后应更加重视餐饮业的出路。朱表示,经过这次洗礼后,剩余的含金量相对较高的餐饮企业在未来的整体经营和风险控制上一定会更加成熟,这将有助于这些餐饮企业在未来加快国际化的道路上少走一些弯路。

教育行业等待冬天的结束。

新皇冠流行病的到来必然会“杀死”一些企业。

据《经济观察报》不完全统计,在疫情期间,包括IT兄弟、明溪大话、同乐之旅在内的许多培训机构都先后宣布品牌“破产”。2月底,艾雪总裁和腾越总裁在网上做了K12教育培训机构疫情调查报告。根据这份报告,87%的机构表示他们受到了很大甚至严重的影响。60%的机构预计今年上半年净收入会像滑铁卢一样下降。超过75%的机构预计现金流最多只能维持三个月。

收入、场地租金和人工成本的下降考验着每个组织的生存能力。梧桐树资本投资总监董帅告诉《经济观察报》,从1月底到春节,可以看出教育产业呈现出两种趋势。一方面,大多数离线培训活动都被屏蔽了,另一方面,在线教育在空之前一直是积极的。这一波强制性外部因素导致所有线下机构停止培训或在线转型,在线机构获得了巨大的免费流量。

在此之前,教育行业的竞争一直呈白热化趋势。以K12跑道为例,近年来儿童英语出现了一对一、一对多模式的竞赛。在线大班、城市小班和一对一模式都在竞争。2019年,将会有一场K12暑期教育战。

爱心学习副总裁兼双师型教室主任文欣认为,由于行业的全面竞争和多元化,双师型教室等新的教学场景和解决方案也应运而生。可以说,K12行业整体在疫情爆发前处于相对乐观的状态,增长率空。

大多数线下机构甚至在学校复课前都会继续承受压力。

董帅说,从实际角度来看,关闭企业的数量应该与去年同期大致相同,或者略多一些。危机通常集中在规模大于小型和微型企业的中型机构,但规模不足以抵御风险。然而,任何线下教育企业无疑都会受到疫情的影响。

数据显示,2020年有77家注册资本超过200万英镑的教育企业被取消,而去年只有108家。然而,注册资本不到200万英镑的被撤销注册的教育企业数量已从2019年的451家增至378家。

至于取消教育行业的企业,文新认为,“全国许多地方也相继出台政策,减轻企业负担,支持中小微型企业成功度过疫情。第二,院校对K12教育产业的长期信心依然存在。K12教育是一个受经济环境影响较小的反周期行业,也是一个急需的行业。在疫情爆发前,低迷市场中的家长已经点燃了他们对高质量教育服务的渴望,消费升级和全面二孩教育等积极因素为K12教育产业带来了新的机遇。"

董帅认为,一家公司将经历一系列决策,从决定关闭到注销——处理股东关系和企业清算——而实际的注销数据可能会从生成到统计都滞后。

6.交通:快速终端站蓬勃发展

2003年的非典催生了数万亿的网上购物和快速增长的快递业。2020年,新的皇冠流行病似乎对运输业产生了另一个影响。

在运输、仓储和邮政行业,新增企业数量仅占去年同期的61.8%,但多式联运和运输代理业成为唯一新增企业数量同比增长151%的行业。从行业注册资本规模来看,注册资本在200万元以下的新增企业数量同比增长279%。

中国快递协会原副秘书长邵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表示,过去,“0+值”的铁路、公路、航空运输发展很好,但联系不够,导致运输行业成本高、效率低,行业间的联系企业属于多式联运和运输代理。在过去的几年里,市场已经逐渐实现了它的功能,所以它发展得非常快,而且市场空也非常大。

在运输、仓储、邮政等主要类别中,新增个体注册企业数量下降了60%以上,但邮政成为该主要类别中唯一新增个体注册企业数量同比上升的行业。从地区来看,在邮政行业注册的个体户表现出明显的地区集聚,新增421户,其中湖南、四川、云南三省占40%以上。大多数被指定为注册资本不到200万英镑的某某邮政机构。

邵表示,这一数据变化主要反映的是快递业末的发展趋势。“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的快递量迅速增长。2008年,这个数字一直是35亿。2019年,它达到了600多亿台,增长了30倍。快递有四个主要环节,包括收集、运输、分解和交付。随着业务量的整体增长,运输和分解两个环节发展迅速。大型快速公交中心正在蓬勃发展。然而,与收集和交付相关的社区网站的数量仍然远远不能满足需求。现在快递业正在全力推动快递终端的发展。因此,小规模交货地点一直在快速增长。在疫情期间,快递站点显示了它们的重要性。”

关于地区分布不均的问题,邵林忠表示,目前我国东、中、西部地区的快递量为“811”。中国东部城市的快递量和各种联系发展得相当好。随着东部地区的逐渐饱和,快递业的各个环节必将继续向中西部地区推进。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