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戴着面具的照片正在被收集和出售。
的人 照片 卖家
作者: 中新经纬©
2020-06-08 10:20:21
[ 闻蜂导读 ] 在这种流行病的情况下,戴口罩已经成为所有人每天外出或在办公室工作的必要“装扮”。然而,你可能不认为有些人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收集和出售自己的时间卡或戴着面具的面部照片。一位卖家告诉中信经纬记者:“我手里有成千上万张带面具的脸部照片,一张20美分,折扣超过10万。”。 目前,带面具的人脸识别技术已经在实践中得到应用,因此,带面具的人脸数据泄露也会造

在这种流行病的情况下,戴口罩已经成为所有人每天外出或在办公室工作的必要“装扮”。然而,你可能不认为有些人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收集和出售自己的时间卡或戴着面具的面部照片。一位卖家告诉中信经纬记者:“我手里有成千上万张带面具的脸部照片,一张20美分,折扣超过10万。”。

目前,带面具的人脸识别技术已经在实践中得到应用,因此,带面具的人脸数据泄露也会造成巨大的安全隐患。中国法律委员会互联网协会副秘书长胡刚告诉中信经纬,人脸信息必然会被身份确认。如果人脸图像被非法使用,公民个人、企业甚至国家安全都可能受到损害。

01“我想要多少戴面具的脸的照片就有多少。”

卖家A说他手里有大约20000张戴着面具的人脸图像,“一半来自互联网,一半来自现实世界。”卖家说,“一些被抓取的照片是模型,一些是公共人脸数据集。真实世界部分是人们进出住宅区时拍摄的面部照片。”

卖家口中的“爬行”指的是“网络爬虫”,这是一个根据特定规则自动在网上爬行信息的程序或脚本。有些人把爬行动物比作探测机器,它模拟人类的行为,在不同的网站上漫步,然后记住他们看到的信息,“就像一条不知疲倦地在大楼里爬行的蠕虫。”

来自卖方a的插图

至于如何获得这些带有面具的真实世界的脸部照片,卖家没有直接解释,而是说,“是时候打卡进去并得到保存的照片了,这些照片都是几年后拍的。时间是非常新的。你肯定在网上找不到它们。”

卖家说:“我们通常用这些照片进行带面具的人脸识别算法训练。如果你确定,戴面具识别算法的源代码加上数据集总共是1000元,如果数据集是一个人脸数据集,也是1000元。它们都在互联网上,可以随时链接。”

卖家乙向中信经纬记者介绍,他手里戴着面具的头像来自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平台。据卖家介绍,他手里有几十万张这样的照片,“你要多少我就有多少,一张只要20美分,超过10万张的照片有折扣。”

与卖家b聊天截图

卖方b的插图

后来,卖方送来了几幅插图。新华社经纬注意到这些插图都是自画像角度。照片中的人物都戴着面具,都使用不同程度的美。

在网上获取脸部照片是违法的吗?

至于上述卖家出售人们进出门卫时拍摄的面部照片,一名律师告诉中信经纬,不清楚卖家是如何通过购买、入侵监控或考勤系统获得这些面部数据的。然而,未经授权获取公民面部照片并出售以获取利润是非法的。

怎么可能从网络爬虫或者像朋友圈和微博这样的社交平台上获取其他人的面部照片呢?这是非法的吗?

卖家B没有解释这些照片是如何收集的。

在head电子商务平台上进行图像识别的工程师郑明(化名)通常会接触到大量的人脸数据。他告诉中信经纬记者,通过爬虫技术从网络上捕捉公众脸部照片数据是完全可能的。“现在一些外国实验室已经披露了大量人脸数据,可以在网上下载。其他的,比如在网上购物平台上卖面具的商店,可能会拍一些模特的照片来展示,这些照片也可以被捕捉到。至于直接从朋友和微博上获取照片,据我所知,目前还无法实现。这些卖家可能会一个接一个地手工收集它们,在圈子里流传,不断丰富地图集,或者直接从其他来源购买它们。”明成说。

上述律师表示,其他人上传到社交平台的图片只是那些正在行使自己的图片权利的图片权利人的图片。如果没有明确授权他人使用图像,任何人将图像用于商业目的都将侵犯他人的图像权利。

胡刚表示,从理论上讲,所有从互联网上获取数据的行为都应该得到权利人的批准,如果用于商业化,应该支付一定的赔偿。“例如,在一个特定的系统中,比如朋友圈,其他人只有权利看到肖像,没有权利使用或出售它。如果肖像未经授权被用于其他目的,则被视为侵权。”胡刚说。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丁晓东在谈到这些问题时表示:“我认为抓取明星照片等公共图片没有问题,但这种行为还需要根据图片的来源和图片的场景来确定。如果抓取微博和朋友相册等半公开图片,由于生物信息的存在,存在一定的风险,抓取需要一定的限制。"

如何保护你的“脸”?

目前,人脸识别技术已经广泛应用于移动支付、办公旅行、智能安全、教育、零售等行业,并逐渐被人们所接受和使用。然而,由于人脸数据作为生物信息的唯一性,如果不标准化,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后果。2019年,换脸应用“ZAO”和杭州“第一个人脸识别案例”都引起了热烈讨论。

胡刚说,人脸信息必然要进行身份确认。如果人脸图像被非法使用,公民个人、企业甚至国家安全都可能受到损害。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目前所有人都戴着面具的特殊背景下,带面具的人脸识别技术得到了发展和广泛应用。百度、小米和其他公司已经将带面具的人脸识别技术应用于办公园区。

这意味着戴口罩不能再有效地阻挡机器前的面部信息,戴口罩的面部数据泄露也会造成很大的安全隐患。

上述卖家A告诉中信经纬记者,大部分戴口罩的脸部照片都是为了训练算法的准确性而购买的。要建立一个带面具人脸识别的算法模型,就必须连续训练大量带面具的人脸信息卖家a说。上述律师表示,这些包含人脸信息的照片除了用于机器学习培训之外,还可能用于申请信用贷款,甚至注册公司。

胡刚建议市民们应该小心在网络平台上公开他们的高清照片。各种利用人脸信息的行为,如公民持有身份证照片的使用,都应纳入法律监督的范围。胡刚建议借鉴国外机制,建立专职的个人信息和隐私保护机构,承担相关的权利管理和保护职能。它不仅可以授权他人合理使用,还可以依靠公益团体诉讼对非法使用者进行惩罚性民事赔偿。

“如果市民发现自己的面部信息被盗用,他们可以向消费者协会、工商协会、互联网和其他部门投诉。如果有必要,他们也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胡刚说。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薛军认为,有必要为人脸识别设定一个门槛。“面部信息与一个人的生活有关。如果发生泄漏,风险特别高。因此,为了进行最严格的保护,在收集之前必须获得用户的明确同意。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有时没有必要获得个人同意。收集敏感的生物特征信息需要国家授权。”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