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不再被称为“中国病毒”,但事情还没有结束。
中国 病毒 亚裔
作者: 叁里河©
2020-06-08 10:20:21
[ 闻蜂导读 ] 1982年6月23日,在底特律,出生于广东的华裔美国人陈·普拉兰在参加朋友为他举办的单身派对时,被两家克莱斯勒工厂的白人员工用歧视性语言骚扰。双方发生了争吵和身体对抗。陈离开酒吧后被两名白人追赶,被他们用棒球棒殴打,几天后死亡。 本月初,当新的皇冠传染病在英国开始流行时,新加坡学生乔纳森·莫克(Jonathan Mok)在伦敦街头被一群歹徒殴打。他的眼睛肿了,睁不

1982年6月23日,在底特律,出生于广东的华裔美国人陈·普拉兰在参加朋友为他举办的单身派对时,被两家克莱斯勒工厂的白人员工用歧视性语言骚扰。双方发生了争吵和身体对抗。陈离开酒吧后被两名白人追赶,被他们用棒球棒殴打,几天后死亡。

本月初,当新的皇冠传染病在英国开始流行时,新加坡学生乔纳森·莫克(Jonathan Mok)在伦敦街头被一群歹徒殴打。他的眼睛肿了,睁不开。

陈和莫有两个共同点:第一,他们都是黄种人;第二,人渣犯了一个关于他们的国籍的错误,当他们犯了暴力。

打败陈坚果的汽车工人是上世纪80年代日本汽车冲击美国市场的产物。克莱斯勒无法抗拒丰田。底特律的蓝领阶层饱受全球贸易之苦,他们认为自己是在报复一名日本人。当伦敦歹徒袭击莫克时,他们大喊中国人不应该把新王冠带到英国。

随着疫情的发展,社会网络和现实生活中对中国人的歧视不断发生。一位住在法国的中国女性在推特上发起了“我不是病毒”的话题。这个话题立刻吸引了许多评论,从每个人的叙述中可以明显看出,不仅中国人受到歧视和攻击,那些有亚洲面孔的人也可能受到攻击。

功劳:黄玫瑰/全国广播公司新闻

因为,像前两个例子一样,种族主义者显然来自外貌协会。

今年2月,一名泰国裔美国人在洛杉矶地铁上被一名男性乘客辱骂了10分钟,称中国人腐败,对所有疾病负有责任。之后,他开始打骂另一名乘客,“所有的疾病都来自中国,所有的东西都来自中国。他们真的很恶心。”“他们可以很聪明地说,‘是的,我开发了这个,我开发了那个。’但是你甚至不能擦屁股。"

二月中旬,在加利福尼亚的圣费尔南多谷,一名16岁的亚洲男孩在学校遭到同学的辱骂和殴打。他还被指控感染了新的皇冠病毒。洛杉矶八年级的越南学生戴·迪伦·穆里亚诺(Dai Dylan Muriano)因为被水呛到并咳嗽而被送往学校医务室。当他回到教室时,他的同学嘲笑他得了新的冠状肺炎。后来他对母亲说:

“任何其他咳嗽的学生都不会被开除。因为他们不是亚洲人。”

同样在二月,越南策展人安阮在英国的一个艺术展上被拒,因为她是亚洲人,被认为是病毒携带者。阮玲玉还发布了艺术品经销商兼策展人拉奎尔·阿兹兰(Raquelle Azran)的电子邮件。另一方在邮件中说,“很抱歉下周不得不取消你的援助工作。冠状病毒在任何地方都会引起焦虑,而亚洲人被认为是病毒的携带者,不管公众是否公正。”阿兹兰说,阮玲玉的出现会给观众带来担忧。

3月14日,另一个泰国四口之家在德克萨斯州米德兰的超市购物时被一名墨西哥男子用刀袭击。这四个人都受了重伤,尤其是那两个孩子,他们的脸被划了一道很大的口子,几乎毁容了。如果枪手不是被下班的边境巡逻人员制服的话,这四名家庭成员早就死了。联邦调查局认为这是由新患肺炎引起的种族歧视。

移居英国10年的泰国人帕瓦特·西拉瓦塔昆也在伦敦遭到两名青少年的袭击。袭击者拿起相机疯狂地向他开枪,对着他大喊“冠状病毒”,并拿走了他的耳机。袭击者不仅没有逃脱,还一拳打破了他的鼻子。这次袭击让他在自己热爱的城市感到不安。

韩国、日本、马来西亚...来自世界各地的亚洲人正在发起一场运动,警告亲戚和朋友要小心种族歧视,甚至来自他们周围的暴力袭击。

根据旧金山州立大学亚裔美国人研究系的一项调查,在2月9日至3月7日的四周里,与冠状病毒和反亚裔歧视相关的新闻报道数量增加了50%,第四周的新闻报道数量直接上升到140篇。

领先的研究员兼亚裔美国人研究教授罗素·杰昂(Russell Jeung)进一步表示,这些数字“只是冰山一角”,因为媒体只报道最严重的案例。英国的“停止仇恨英国”和其他国家的类似网站也报道了最近针对亚洲人的暴力激增。

特朗普在3月16日开始在社交媒体上称这种新的冠状病毒为“中国病毒”,他在一周内每天的新闻发布会上都用这个词。媒体还拍摄到,他讲话中的“新冠状病毒”被用手变成了“中国病毒”。

在他的领导下,共和党高级官员也开始将病毒与中国联系起来,这对于共和党来说显然是一箭双雕。

首先,他们把疫情的爆发归咎于外国进口,在与他们合作后,他们一直说“战争状态”,制造了一种外部威胁的现象。这对统治者来说意味着什么?在政治学中有一个词叫做“集会效应”。轮旗效应),大意是当美国受到国际社会的重大打击时,总统的支持率将会上升,甚至在一段时间内飙升。

政治学家约翰·穆勒(John Mueller)为这一现象设定了三个属性:来自外国的涉及总统的具体而严重的创伤。

肯尼迪在古巴导弹危机期间,卡特在伊朗人质事件期间,布什在9/11之后,以及奥巴马在击毙奥萨马·本·拉登之后,都经历了由升旗效应带来的民意调查上升。尽管他没有明确说明现任者,但保守派网站《国家评论》上的一篇文章代表他表达了自己的意图,将这一新流行疾病描述为“缓慢的珍珠港事件”。

昨日公布的盖洛普民意测验也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创下新高。具体来说,中间派和民主党的支持率大幅上升。在许多政治观察家看来,这是国旗聚集效应在起作用。

其次,通过强调病毒的中国性质,白宫将经济问题积累的负面情绪转移到了种族关系上。当特朗普首次强调中国病毒时,美国股市刚刚经历了两次崩盘,而昨日通过的2万亿美元刺激计划仍处于酝酿的早期阶段。

执政党在选举年特别关注经济数据,尤其是第二季度的经济数据。股票市场和就业是总统最引以为豪的两个人物。现在他们一个接一个地被击中。当然,最好的方法是计划如何弥补,同时转移人们的注意力。

种族歧视是特朗普上任以来的一个标签。对他来说,这个标签利大于弊,可以稳定基本磁盘。从效果来看,在推特和脸书上激增的中国病毒理论证明了这一点。然而,遗憾的是,除了白人和黑人之外,一些亚洲人甚至中国人也加入了队伍,高呼中国病毒的口号。他们显然认为,他们可以通过在行为、口音或外表上接近白人来“洗白”。这当然是幼稚的。

在特朗普喊出“中国病毒”后不久,日美联盟JACL在官方网站上发表声明称,亚洲人不是病毒。日裔美国人作为亚裔美国人群体中唯一一个在现代遭到两次严重歧视和边缘化的少数群体,显然对这种基于种族歧视的政治所带来的长期而深刻的损害有着更多的体验。

竹井乔治,第三代日本移民,因《星际迷航》而家喻户晓,几天前在电视上接受采访。他认真地讲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关押在美国集中营的日本人陈·纳特被误认为是日本人而不幸的故事。他警告说,总统的言论将导致社会的长期分裂。

来自浙江余姚的华裔女记者谢汉兰(音译)也在自己的脸书主页上发布了一个状态,呼吁所有亚洲人,尤其是那些“看起来像中国人”的人,做好保护自己的准备,并对负责任的政治家和组织负责。

美国劳工部刚刚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上周申请失业救济的美国人达到了300万。经济陷入衰退,失业率居高不下,在疫情好转之前很难看到好转。新皇冠造成的困难至少暂时类似于当年底特律的困难,甚至更糟。

因此,在底特律亲身体验过陈坚果的希恩认为,尽管特朗普不再吹响“中国病毒”的哨子,但对亚洲人的歧视将进一步扩大,就像她脸书页面上的照片——一列出轨的火车。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