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坑蒙拐骗到“福布斯精英”,哈罗单车创始人杨磊13年造假史
哈罗单车
作者: 科技新资讯
2018-04-17 11:16:06
59.2K
[ 久闻导读 ] 泥沙俱下的中国互联网创业风口,正在将一位来历不明的骗子送上神坛。

4月13日,哈罗单车被曝完成新一轮7亿美元融资,蚂蚁金服、复星等参投。同时,哈罗相关人士称其已进全国220多座城市、180多个景区,最新日订单量超2000万单,在近百个入驻城市实现盈利。

在共享单车烧钱难以为继、行业未来走向成迷之际,“近百城市盈利”这一哗众取宠的说辞引发了众多质疑,有投资人晒数据直指哈罗2000万日订单造假。此外,媒体报道哈罗单车此前已将全部单车抵押,传言中多次投资哈罗的蚂蚁金服事实上受限于竞业协议难以出手。

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野鸡项目,到巨亏40亿仅烧出5%的市场份额,并且涉嫌大量数据和财务造假,这背后其实是哈罗单车创始人杨磊连续多年坑蒙拐骗、以创业之名游走于各种风口和市场乱象的生意和猫腻。

精心包装的骗子

杨磊,出生于1988年,在成立哈罗单车之前,已经有四次跟风创业经历,涉及笔记本修理、电脑配件销售、代驾、停车等乱象频出的创业领域,并全部以失败告终。

但在对外公开的自我介绍中,他将自己包装为成功的连续创业者:“历经3次创业,他主导的第一家公司,以亿计美金出售;第二家,他是联合创始人,该公司而今在业界依然红火;他所执掌的第3家公司是爱代驾;而后创业做车钥匙、哈罗单车。”

在2005年至今的十几年间,从一个沉迷游戏、不学无术的大学生到坑蒙拐骗侵占大量用户资金,通过数次身份包装,终于在2017年摇身一变,成为“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

(一)第一次创业:“上亿美金卖给上市公司”

2005年前后,刚上大一的杨磊即开始沉迷于网络游戏,经常去学校附近的电子城转悠。时间长了,为了解决游戏花费的大量金钱,他开始帮一位老板开淘宝店卖电脑配件。

杨磊称,他在大一暑假和帮工时认识的一位生意人合伙筹资10万元,成立“必达电子科技”主营计算机销售和组装,“他出7万,我出3万”。此后五年,这家在中国几乎随处可见的销售公司修了三年笔记本,卖了2年戴尔电脑,但一直没有起色。

在杨磊2010年的博客记述中,他坦诚其公司运营五年面临的多方困境。“我一直怀疑我做的这个行业有问题,后来我做了一个比较久的分析,不是行业差,更加不是没有客户,也不是货源不稳定,而是自己没有能力把它做的更加的好。”

从坑蒙拐骗到“福布斯精英”,哈罗单车创始人杨磊13年造假史

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形容必达的经历是仅仅5年便为自己打拼出的一份漂亮成绩单:“公司最多的时候有400多人,年营业额5000万美金,最终以上亿美金的价格卖给了某上市公司。”

从坑蒙拐骗到“福布斯精英”,哈罗单车创始人杨磊13年造假史

而博客中暴露的真实情况是,“目前我们3年内做到年营业额1000-800万利润有400-520万,这个数字也要很大的努力。”——每年100多万毛利,这就是杨磊打工的类似于百脑汇档口的小店的实际规模,那甚至不是他的公司。

资料显示,这家店早在2001年就成立了,有超过5个店员,据此推算,每年的净利润大约在几十万上下。那个时候,13岁的杨磊初中都没毕业。到他大学加入后来离开,实际情况都没有他吹嘘得那么神乎其神

从坑蒙拐骗到“福布斯精英”,哈罗单车创始人杨磊13年造假史

这样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店,如何在杨磊的采访中变成了年营业额5000万美金公司,并以上亿美金卖给某上市公司?

如此巨额的并购交易,没有任何公开信息可查,可见其真实情况只能是不了了之,因为无利可图而最终关张。如果说这次创业只是漫天吹嘘的小本经营,为其包装“血统”,接下来,说谎成性的杨磊将第一次靠坑蒙拐骗侵吞大量普通人的利益。

(二)第二、三次创业:侵吞4亿用户资金,无照经营被叫停

2010年9月,杨磊注意到出行成为新的风口,在上海成立“币达代驾”,开始了一段新的狗血创业经历。由于没有靠谱的实际项目和融资能力,在2010年9月到2012年9月的近两年时间里,杨磊的公司一直没有动静,在IT桔子里显示为已关闭。

2012年9月,杨磊将“币达代驾”关停,开始新项目“爱代驾”,后被媒体曝光涉嫌制造庞氏骗局,非法侵吞大量普通司机资金,被杨磊个人用来购买保时捷,以及公司广告投入。

2014年8月,有媒体报道爱代驾在上海涉嫌炮制庞氏骗局,上千名代驾司机在爱代驾上海总部讨要说法,要求返还无理由扣押的佣金。

原来杨磊在通过爱代驾收取兼职司机押金后,并没有按规定在次月或数月后返还押金、发放代价费用,而是全部用于杨磊个人消费以及广告投入。杨磊骗得师傅押金后马上去买了一辆保时捷。同时还有投资人爆料,杨磊拿投资人的钱私人享受,使得公司出现严重的资金链短缺,造成司机辞职潮涌

从坑蒙拐骗到“福布斯精英”,哈罗单车创始人杨磊13年造假史

当时爱代驾的财务只有不超过侵占司机款项10%的资金用于运营系统,每月为了吸引新的资金和不断包装自己获取更多的信任,要投入更多资金的同时又会之前过程变相的转嫁到新加盟的代驾司机身上,如此循环往复。如果以爱代驾宣传的一年内增加到20万名司机,其骗取的押金超过4亿。

在网上,大量司机和用户进行曝光和维权。

此后,爱代驾情况急转之下,订单量骤降,师傅利润很低,甚至出现“司机荒”、“辞职潮”以及骗取司机信息费和对顾客不负责等行为。

2014年9月,杨磊被供应商八戒公司告上法庭,要求支付欠款近50万,法院最终判定杨磊及其公司需还款共计26万。

在深圳,电视新闻曝光爱代驾种种不正规操作,以及将责任全部推卸给司机和乘客的行为。由于其不正规、不诚信、资金链断裂有倒闭风险,深证市工商部门以无照经营为由对其进行叫停。

2015年7月,行将倒闭的爱代驾被李斌旗下的易车网出资占股24%,成为其最大股东。李斌投资的同时,杨磊被出局,不得不在各方投资人和用户的不满中辞去CEO职务。

但爱代驾并未起死回生,时至今日,代驾市场已被滴滴代驾把控,没有人再记得这家公司。

至此,杨磊的第二第三次“成功创业”以狗血收场,币达代驾关停,他说是“该公司至今在业界依然红火”,第三个项目爱代驾没做起来便早早挂掉。

他非法侵吞的大量代驾司机的血汗钱也追逃无门。令人震惊的是,这次创业闹剧,不仅没有将他清除出市场,却成了杨磊日后继续行骗的“履历”。

(三)第四次创业:短命项目,成立不久便退出

2015年2月,杨磊开始攒局追逐刚刚兴起的智慧停车风口,注册公司“上海静遥”做“车钥匙APP”, 一键呼叫专人泊车、还车,同时对停车场资源进行整合和管理。

在7月李斌正式接手爱代驾这个大坑后,杨磊对外以爱代驾业务“进入稳定期”为由“辞去”爱代驾CEO职务。

就像狡兔三窟一样,他不断在风口之中辗转腾挪,次次都以失败收场,同时继续其精心包装的明星创业者身份。

然而这个项目甚至更为短命,几乎没有实质性的进展。终于到2016年9月,杨磊带着团队从车钥匙中“抽离”,奔赴下一个风口骗融资。

2016年9月,共享单车成为新的风口,杨磊成立哈罗单车,随即在资本助推下进行一系列数据和财务造假。

一切都是假的

即使见惯了互联网行业大风大浪的投资人也没有想到,在ofo和摩拜形成双寡头的稳定格局之后,会有另外一家单车在资本的助推下强行成为需要被扶起来的“阿斗”。

2017年10月,哈罗单车宣布与永安行合并,杨磊出任CEO,随即开始在资本的扶持下加速发展。到2017年12月,哈罗已经完成超过5亿美元融资,投资方包括蚂蚁、复星以及GGV等。

4月13日,哈罗单车相关方放出了融资的消息,号称7亿美金,随后金额被否认。在其一路“高歌猛进”背后,大量牛头不对马嘴的数字开始浮出水面。

根据哈罗投资人沙烨透露,哈罗最新日订单量已超2000万单。当晚21时,即有投资人发朋友圈提出质疑。

若按日订单2000万计算,每个活跃用户日均使用哈罗的次数超过20次。但根据朱啸虎的采访表示,即使是摩拜,每辆车的车均单每天也不足1单。

根据腾讯科技报道,哈罗单车用户覆盖率仅为4.61%,很难与2000万日订单对照在一起。“220个城市”这一说法也扑朔迷离。相反,近一个多月,各地传出的都是哈罗被城市政府拒绝、清退的消息。

从坑蒙拐骗到“福布斯精英”,哈罗单车创始人杨磊13年造假史

在成都,哈罗被限制在绕城之外的郊区,持续偷投进城,已被主管部门约谈限期整改;在广州和深圳,主管部门严控总量,哈罗投放被叫停;在郑州,哈罗无视禁令强投,被约谈收车……

哈罗投资人称其一个月开了40多城,但业内人士爆料其在二三线城市被大量拒绝,在三线城市正在减量裁员。

更令人惊异的是,哈罗单车在全行业都盈利困难的情况下宣称在“近百城盈利”,被业内人士戏谑为“放卫星”。“哈罗现在还用月卡抢夺市场,跟ofo 和摩拜初期类似,车基本是免费让用户骑,订单收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如果这都能实现盈利,那真是一项奇迹。”

大量夸张的数据背后,哈罗单车的财务状况也令人生疑。

目前哈罗官方宣布总共融资不超过40亿人民币,按照500万辆单,每辆车800元计算,已经将融资花光。

在日常成本上,杨磊称每辆车每天的运维成本仅为0.3元,日订单2000万单,这意味着每日运维成本就需要600万元,如果算上正式员工工资等其他项目,成本会更高。

这些钱从哪来呢?业内人士分析,要么哈罗已大量挪用用户押金,要么哈罗在官宣的单车数量、车辆造价或日订单等数据存在严重水分。

如此看来,无论是杨磊的各种背景,还是哈罗单车对外宣称的运营数据,几乎可以说“一切都是假的”。

扶不起的“阿斗”

那么,这样一个通过重重包装,靠造假运作牟利的人,能否在资本的助推下将哈罗单车扶上正轨?人常说,退潮的时候,才能发现究竟谁在裸泳。

成天“放卫星”的哈罗单车,在杨磊的经营之下,巨亏40多亿仅烧出5%的市场份额,永久地错失了进入主要战场的机会。在单车市场饱和和各地政策高压线下,彻底沦为了“资本水漂”。

一方面,无法进入一线城市的哈罗单车,在广州、深圳、郑州、成都、石家庄等地强投被叫停、清退成为普遍现象,政府权威不容挑战。

另一方面,哈罗“大后方”正遭遇滴滴青桔的挑战。在免押、月卡、新车等烧钱项目上,青桔的力度并不比哈罗弱,哈罗5%的市场份额需要应对滴滴的撕咬。

有媒体认为,“一线城市进不去,哈罗精心布置的免押、月卡等市场策略就打不出效果,这也是哈罗市场份额持续在5%徘徊的原因。”

经过长时间的激烈竞争,共享单车早已进入注重运营效率和大数据实力的下半场。在行业天花板来临之际,杨磊却依然让哈罗单车采取烧钱铺量等行业尚未饱和时的运营方式,用初级手段应对越发复杂的单车市场,造成极大的资源浪费。

令人惊讶的是,惨不忍睹的哈罗单车现状,并没有引起杨磊的反思,反而忙着嘲讽远远将自己甩在身后的摩拜。在摩拜单车被曝出账目问题时,同样巨额亏损的杨磊却忙着对友商进行嘲讽。

从坑蒙拐骗到“福布斯精英”,哈罗单车创始人杨磊13年造假史

从坑蒙拐骗到“福布斯精英”,哈罗单车创始人杨磊13年造假史

一系列乱象和经历背后,是杨磊能力不足、认知水平堪忧的真相。德不配位之人,恐怕无法执掌哈罗单车。就这样,2017年7月20日,杨磊入选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单。这个一路追逐风口、又多次失败的跟风创业者,终于用十三年时间,把自己包装成了成功的“精英”,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人模狗样地出现在公众面前。

这样的故事,在中国互联网的创业大潮下竟然至今才被戳破。也许从一开始,它就不应该被允许发生。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