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新加冕病人遗体的解剖引出了一条通向光明的荆棘之路。
患者 病毒 病理
作者: 学术头条
2020-06-19 15:07:58
[ 闻蜂导读 ] 2月16日凌晨3点50分,在国家法律和政策的允许下,经患者家属同意,武汉金印滩医院完成了该国首例新感染冠状病毒死亡病例的尸检。 同日下午18时45分,金印滩医院成功完成了该国第二例新诊断肺炎的尸检。 尸检由参与非典病例尸检的法医病理学家、湖北省司法鉴定协会会长刘亮教授等相关专家共同完成。目前,这两具尸体的尸体解剖和病理已经提交检查,预计将在10天内提交

2月16日凌晨3点50分,在国家法律和政策的允许下,经患者家属同意,武汉金印滩医院完成了该国首例新感染冠状病毒死亡病例的尸检。

同日下午18时45分,金印滩医院成功完成了该国第二例新诊断肺炎的尸检。

尸检由参与非典病例尸检的法医病理学家、湖北省司法鉴定协会会长刘亮教授等相关专家共同完成。目前,这两具尸体的尸体解剖和病理已经提交检查,预计将在10天内提交病理报告。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官刘亮教授参与人体解剖学

发掘遗骸的意义是什么?

现有的医学诊断通常从患者的咽喉拭子和重症患者的肺灌洗样本中确认新冠状病毒的存在。虽然这种方法可以更准确地筛选确诊的患者,但是如果没有病理解剖,就没有病理收集的完整和系统的信息,并且新的冠状病毒疾病的病因和病理机制不能作为一个整体来解释,疾病如何发生也不能作为一个整体来认识,并且也不可能知道这些病毒在肺部的何处分布以及它们是否也分布在身体的其他部位和器官中。

在临床上,一些患者不表现出呼吸系统症状,而是表现出心血管、神经和消化系统症状。所有这些都需要通过病理解剖来澄清。只有通过研究各种器官的病理切片,我们才能发现病毒是如何损伤人体细胞、组织和器官的,然后我们才能开出正确的药方,进行准确的治疗。

强调病理解剖学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病理学是基础医学和临床医学之间的桥梁。只有病理解剖学和病理学的存在,我们才能从基础医学过渡到临床医学,从而治病救人。病理学家的尸检结果中可以发现许多临床上不清楚的问题。

同样,通过病理解剖,我们可以更清楚地知道病毒集中在哪里和器官,它会造成什么样的损害,损害有多严重,以及损害是由病毒自身的毒性还是由人体免疫系统的过度反应造成的。

患有新冠状病毒肺炎的重症患者在后期常出现白肺,肺的呼吸功能严重受损,导致呼吸衰竭。只有通过病理解剖,我们才能知道这是由新的冠状病毒单独引起的,还是由人类免疫细胞如巨噬细胞、中性粒细胞、单核细胞或B细胞的联合作用引起的。

通过解剖获得新冠状动脉肺炎的病理,有助于探索新冠状动脉肺炎患者的临床病理变化和发病机制,从根本上发现新冠状动脉肺炎的致病性和致死性,为今后危重患者的临床治疗提供依据。

此外,从传播的角度来看,法医检查也与感染途径有关,如判断是否发生了粪-口感染,是否在食道或气管中发现了更多的病毒,这很能说明问题。

刘亮在接受《健康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月16日的解剖工作主要是基于材料,“病毒需要被灭活,因此获取材料的组织需要被浸泡更多。接下来,将在显微镜下观察切片,看看其细胞结构和组织结构发生了什么变化。”同时,鉴于新冠状病毒感染与非典型肺炎的异同,刘亮教授表示,初步的肉眼观察暂时无法对两者进行比较,需要进一步的微观、病理和病毒学研究。

尸体解剖有许多困难。

自去年12月武汉新冠状病毒肺炎爆发以来,它一直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随着感染人数的增加,世界各地的主要学术期刊也发表了相关的临床病例研究成果,但从未有过任何与尸检相关的研究。

据参与尸检的刘亮教授说,当面对媒体时,他说:“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是死亡,但死因还不清楚。自1月22日以来,我一直呼吁对新诊断的肺炎进行尸检,但推进这项工作太难了。”

为什么尸检这么难?

首先,中国人民有和平埋葬地球的传统观点。要说服病人的家庭成员接受他们的亲人没有获救,必须接受解剖是不容易的。

其次,它担心病毒的传播,因为仍然有大量的病毒在死去的病人身上。如果在解剖过程中保护不当,会有继发感染的风险,这对解剖者来说尤其危险。

最后,尸检要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进行,需要联系多个部门审批。这个过程极其复杂。各种因素共同使得遗体的解剖变得困难。

第一个突破发生在郑俊华教授的团队中,他是上海医疗救护队湖北第一分队的队长,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临时总支部书记兼副院长。

郑俊华教授在接受《卫生时报》记者采访时说,自从他带领第一批上海医疗队到金银滩医院接管病人的治疗后,这两名病人一直处于危险期。经过医护人员20多天的24小时治疗,他们仍然没有被带回来,不幸去世。

然而,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精心治疗,病人的家属可以看到医护人员在抢救病人时的紧迫感和奉献精神。“在病人不幸死亡之后,我们对病人的死亡感到非常难过,但是在经历了这种悲痛之后,我们更渴望通过解剖对以后的治疗有更多的指导意义。在第一个病人去世后,经过两个小时的不懈努力,家人终于理解了解剖的意义,并悲痛地签署了同意书。”在接受《健康时报》记者采访时,郑俊华没有忘记向患者家属致敬,感谢他们对这一重要原则的理解。

郑俊华(左二)和第一组患者康复出院

由于卫生委员会的有效支持和批准,尸检进行得如此之快。刘亮教授说,国家卫生委员会按照特殊事务和特殊办事的原则,于15日上午召开了紧急会议。在紧急发布文件的同时,委员会迅速向重点医院发出口头通知。

有一套国内标准来解剖传染性病人的遗体,以防止病毒的传播。目前,中国符合传染病解剖标准的解剖室很少。北京地坛医院有一个用于非典研究,但其他地方没有。由于不可能将遗体从武汉运送到北京,金印滩医院首次留出负压洁净手术室,以确保病毒在解剖时不会传播。最后,在刘亮教授等相关专家的配合下,新冠肺炎死亡患者的尸检工作顺利完成。

非典对人体解剖学的深刻影响

根据ICTV冠状病毒研究小组在预先打印的平台BioRxiv上的论文,“根据病毒的系统发生、分类和常规,其小组认为该病毒是与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相关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的姐妹病毒”。一般来说,新的冠状病毒和我们所知的非典病毒属于同一个物种。

那年非典病毒剖析揭示了什么重要信息?

丁艳清教授,前南方医科大学病理系主任,南方医院病理系主任,曾经为世界上第一具非典遗体做过尸检。之后又进行了3例尸检,为阐明发病机制、治疗和保护措施、建立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措施做出了突出贡献。

根据他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和《病理学杂志》上发表的论文结果,丁艳清的团队发现非典病毒在汗腺、肾脏、胃肠道等部位呈阳性。除了非典患者的肺部。这一结果证实,除呼吸道传播外,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病毒还可通过粪便、汗液和尿液传播,为该病毒的传播途径提供了大量证据。

萨拉病毒存在于胃(2A)、肠(3A)、汗腺(8A)和肾(7A)

此外,丁艳清团队首次提出肺和免疫器官是非典病毒攻击的主要靶器官,并首次提出“促炎因子”的过度表达与非典急性肺损伤和全身多器官损害密切相关,有效指导临床实践。

香港大学病理学系临床医学教授、澳洲皇家医学院病理荣誉院士约翰·尼科尔斯(John M Nicholls)对2003年2月和2003年3月死于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的6名患者的遗体进行了尸检,并研究了其中一名患者的尸体组织样本和开放性肺活检。

根据其在《柳叶刀》杂志上发表的一篇论文中的介绍,通过组织学和病毒学研究,并根据尸检结果,所有六名患者都有最近感染了非典-CoV的血清学证据。弥漫性肺泡损伤很常见,但并不常见。明确的形态学改变是支气管上皮剥脱、纤毛丧失和鳞状化生。

其中1例继发细菌性肺炎,4例出现巨细胞浸润。肺泡和肺间质巨噬细胞明显增多。两名患者观察到血液吞噬作用。肺泡肺细胞也显示出肥大的颗粒状两亲性细胞质。进行完整尸检的病人患有脾白髓萎缩。电镜检查显示上皮细胞胞浆中的病毒颗粒对应冠状病毒。

因此,根据尸检结果,非典与肺上皮细胞增殖和巨噬细胞增多有关。吞噬细胞的存在支持以下论点:细胞因子失衡可能是导致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患者临床症状的重要因素。该研究结果为该年萨拉患者的激素治疗提供了一定的理论支持。

通往战争和流行病的道路充满希望。

疾病的医学知识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包括临床、基础、科学研究、病理解剖和其他方面。只有各部门、各方面通力合作,才能对疾病的认识不断深化,为疾病的彻底攻克提供基础。

到目前为止,对新皇冠肺炎的医学知识仍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在疫情最严重、诊疗方案尚不完善的时候,我相信如果能够对一些死者进行系统的解剖,一定会有助于从病理学角度了解新型冠状病毒的病理生理进展和发病机制,也有助于预防和治疗。

让我们期待相关解剖学研究工作的顺利进展,尽快开始指导临床工作。我们还期待尽快遏制相关疫情。来吧,中国!

更多关注微信公众号:jiuwenwang

相关文章

  • 刘旷的头像

    刘旷

    购团邦资讯网创始人

  • 冯耀宗的头像

    冯耀宗

    IT评论者、互联网观察员、SEO专家

  • 卢松松的头像

    卢松松

    百强自媒体、IT博客50强、创业者

  • 康斯坦丁的头像

    康斯坦丁

    知名IT评论人,科幻星系创建人,多家知名媒体及企业特邀顾问专家

  • 王雪华的头像

    王雪华

    RUN媒体创始人

  • 月光博客的头像

    月光博客

    知名IT独立博客作者龙威廉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