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的人口竟然在减少?深圳2019经济数据背后的信号。
深圳
作者: 大湾区房产投资
2020-08-01 13:10:52
[ 闻蜂导读 ] 1、GDP。超过5.5万美金,向着人均6万美金冲刺,遥遥领先,这是支撑南山区房价最重要的数据。37.7%。这个占比是下滑的,我印象中最高在2017年,40.8%。2、人口。占常住人口比重36.8%;常住非户籍人口849.10万人,增长0.1%,占比重63.2%。显示出,整体常住人口还是在增加,比之前有所减缓。突出体现在户籍人口继续积极放宽,但是常住非户籍人口增加变缓。移动电话用户量,这个口径

1、GDP。超过5.5万美金,向着人均6万美金冲刺,遥遥领先,这是支撑南山区房价最重要的数据。37.7%。这个占比是下滑的,我印象中最高在2017年,40.8%。2、人口。占常住人口比重36.8%;常住非户籍人口849.10万人,增长0.1%,占比重63.2%。显示出,整体常住人口还是在增加,比之前有所减缓。突出体现在户籍人口继续积极放宽,但是常住非户籍人口增加变缓。移动电话用户量,这个口径被视为比较接近真实的。在2019年,这个数字出现了过去5年来的首度下降——移动互联网用户量从2018年的2978万户,下降到2019年的2518万户,减少460万户。深圳常住人口虽然继续增加,但不能掩盖总量人口在去年实际上出现减少的事实。每当实体经济下滑/萧条期,这个“总量人口”数据就会下滑。在2006-2019年的14年时间里,深圳移动用户量分别在2009、2015、2019年出现下滑,而这三个年份分别对应次贷危机、去库存、贸易战(但这三个年份,房价同时出现上涨,前面两个年份更是暴涨,因为在这几个年份,都出现了货币政策放宽用以对冲经济下滑)。3、固定资产投资。民间投资增长9.2%;港澳台商经济投资下降0.5%;外商经济投资增长75.0%。深圳民间投资增长3.0%,是拉低投资率的最大因素。从全年看,无疑也显示,第四季度,深圳民间投资出现了大幅提升,最终是稳住固投的最大因素。我们回顾去年第四季度便知,这是政府极力扩大招商引资(比如一下子拿出35平方公里土地,以及积极卖地)的结果。在2017年增速是22.5%、2018年是12.5%,三年时间下滑到个位数,显示投资信心下降得非常剧烈。背后原因,只是经济因素,还是说叠加了其它,需要警惕。考虑到深圳的“6个90%”,稳不住民企,城市就完了。4、进出口数据。5、存贷款。住户部门杠杆率,结论自然是继续上升,2019年为83.2%,比2018年略有增加,比2015年增加了20多个百分点。过去4年的增加,整体是比较缓和的,显示出控制住信贷、去杠杆的功效。86%以上,2019年想来也差不多。信贷参与率问题。中国的信贷参与率只有30%多,还不到美国的一半。这意味着,我们的房贷风险可能比想象中为大,意味着少部分贷款购房乃至高杠杆购房的家庭,他们的房贷风险为大量没有参与住房贷款的家庭给分摊了,均值看起来低。但实际上考虑到这一层,风险有可能是倍数。鉴于深圳的人群年轻化,基本上买房子都会用贷款,这个比率应该会高不少。但这部分数据不掌握,无从判断。6、小幼学生。减少4所;在校学生106.90万人,增长4.0%。深圳2019年小学生、幼儿园招生人数都出现了罕见的下滑,尤其是小学生招生人数,是历史上第一次下滑,幼儿园招生数也至少是过去15年来罕有的两次下滑之一。20‰以上,并未出现显著波动。也许唯一比较有说服力的解释就是第2条分析——有关人口流出400多万的事实。按照这一逻辑,同样去解释2015年的幼儿园招生数下滑,也靠得住。创新动能下滑,这部分需要强力加固。而唯一真正能够使之稳固的方法,是严格的捍卫及完善法治。严格重申保护私产、像保护物权一样保护知识产权、给民企以稳定的投资信心。要认清一点基本常识:市场一定是最有效率的资源配置手段,但是维护市场正常运转的成本不是免费而是极为高昂的。法治是至高无上的规则,是市场之所以能够有效运转的先决条件。深圳必须要在这一点上做出非常好的示范,重新检讨政府-市场边界的厘定,把打着法律的旗号出台的一系列干预扰乱市场的规章干预重新梳理,否则的话,还搞什么“先行示范”?纾困而不刺激。几乎每一次经济大滑坡的时候,政府只能无奈的启动印钞机,进行逆周期的对冲。2020年的经济困难,一定是40年以来无先例的。但要看到,这个困难并不单单是只因为疫情,而是在疫情之前经济“困难”就已经发生了,疫情的突然来袭,是让实体经济“霜上加雪”。在处理这样的问题的时候,没有什么好办法,一定是注入流动性,防止紧缩。

但是基于过往的历史经验,一旦发生货币扩张,人们就会去抢房子。现在已经发生了,很有机会很快会波及到全国。政策的两难已经逼到极致——既要放松货币又要稳住房地产,既要纾困又不要刺激,既要稳住经济发展,又要防止不要再现2007、2009、2015。怎么去实现这样的目标,可谓极为困难。但如果不处理,最终其实导致的是深圳的实体成本进一步上升,贫富分化进一步剧烈。

所以,在决策之前,要反问一句:管理层承担不承担得起房价再大涨一波的历史责任?大涨之后又将怎么度过那接下来的煎熬期?如果这两个后果想明白都OK,那就干,如果不OK,那就要谨慎。

我们普通人是管不了那么多,真正操心的,是自己的钱不要毛了,不要毛了,毛了,了。

来源:朱罗纪

更多关注微信公众号:jiuwenwang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