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所:见证林县殊荣的窗口
红旗渠
作者: 渠畔趣闻
2022-10-02 07:44:44
[ 闻蜂导读 ] 四所:见证 □ 因开发文庙,原林县第四招待所被拆除了,引来不少社会舆论街谈巷议。有一代人相伴成长,见证过其辉煌难割舍情怀;有艺术界、建筑界人士说这是一座艺术典型,地标性建筑,毁之太可惜;更有不少老同志无奈地感叹道:一个记载着林州辉煌历史的载体灰飞烟灭了!有位文化专家痛心地说:四所是林州文明发展史的重要标志,拆除将来是要后悔的。作为一名林

四所:见证

因开发文庙,原林县第四招待所被拆除了,引来不少社会舆论街谈巷议。有一代人相伴成长,见证过其辉煌难割舍情怀;有艺术界、建筑界人士说这是一座艺术典型,地标性建筑,毁之太可惜;更有不少老同志无奈地感叹道:一个记载着林州辉煌历史的载体灰飞烟灭了!有位文化专家痛心地说:四所是林州文明发展史的重要标志,拆除将来是要后悔的。作为一名林州民间文化保护志愿者,查阅有关资料谈些浅见认识。

01

据史料记载,文庙始建于北宋,是祭拜孔子的庙堂,历经元、明、清时代保存至今,在全国成百上千座同类建筑中,除显示林州有尊孔传统或儒学同全国一样是占据主导思想地位象征外,別无它意。

随着林州(原林县)社会经济的发展,特别是红旗渠的建成,20世纪60年代为适应上级领导来林县检查指导工作和参观红旗渠接待之需,在文庙前盖一栋二层木梁楼房,成为林县县委客房。当林县被确定为国家对外开放点后,来林县参观学习的国内外宾客激增,林县县委政府成立了四个招待所,原林县县委客房被定为“第四招待所”,以接待外宾及国内重要客人为主,“四所”就这样应运而生了。70年代初,在原林县县委客房基础上,向南扩展临街加盖了南楼。四所南楼、北楼、西辅楼组成前院,主要政务活动在此举行。按协议规定,南楼主体是林县投资,内部设施装修由河南省外事部门投资36万元逐步完善。为了显示国家形象,专门配备大红旗车一辆,以适应接待外宾需求。

南楼分两层共31个房间,每层各设一个会议室、一个总统套间,楼内铺有地毯,房间暖气、卫生间、空调、淋浴设施齐全。这些现在看来都是寻常百姓生活事,当时在河南所有酒店、招待所设施中是最高档次,林县管理也是最好的,被称为“林县的钓鱼台国宾馆”。建所规划时,杨贵书记就指示要突出林县特色,院内栽有柿树、核桃树、山楂树。秋天,红彤彤的柿子挂在树梢,地下有红溜溜的山楂,不少中外游客见此大开眼界纷纷拍照留影。南楼造型简朴大方实用,室内水磨石地面,地基墙面是规范的长条形太行山青石,墙面锻着一条条斜纹,彰显建筑之乡石匠之工艺。许多中外宾客进了四所小院除感受到温馨之外,深感林县虽属山区但并不“土气”,院虽小但有与时俱进的朝气。这次拆除,民工反映,此小楼虽然50年过去了,但它根基坚固,做工精细,建筑风格并不落后,加之丰富历史因素仍具有魅力。

02

在四所成立之前十多年,林县也来过几次外宾。1972年落成后,才大规模地接待客人。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地位,有一种口头说法是第三世界国家把中国抬进联合国的。后有不少兄弟国家以“抬轿功臣”身份来中国访问。在此之前周恩来总理在一次外事工作谈话中明确指示:“第三世界的朋友来访,要让他们多看看林县人是如何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精神修建红旗渠的。”还有一次接待外宾时,周总理自豪地向国际友人说:“中国有两个奇迹,一个是南京长江大桥,一个是林县红旗渠。”希望他们去参观。从此,林县成了对外开放县。林县、大寨、沙石峪村(河北遵化县)作为对外开放参观点,意为向全世界介绍中国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发展道路。

在这十年中,相继有不少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和联合国官员及国际要人分别来林参观红旗渠。联合国工委主席迪曼1973年2月参观红旗渠后说:“参观了红旗渠有必要更改历史说法,世界上有七大奇迹不对,红旗渠应列入第八大奇迹。它不仅是技术的成功突破,而且是政治上意志的战胜。”1974年2月25日赞比亚共和国总统卡翁达在李先念副总理陪同下参观了红旗渠等项工程后,在四所举行的答谢宴会上热情洋溢地说:“感谢毛主席和周总理为我们安排了这样好的参观项目,我建议所有发展中国家,也就是第三世界都来这里学习。”1978年4月16日联合国水利考察组参观红旗渠后一致称赞:“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都不会看到这样艰巨的石工建筑。”主任海菲更称赞说:“红旗渠工程比登月更伟大。”1979年8月17日斯里兰卡民主共和国总理参观红旗渠后说:“我要多次向我国人民介绍中国人民为修建红旗渠作出的巨大努力和牺牲,以提高我们人民的自信心。”1979年8月22至23日马耳他共和国议会议长参观红旗渠后高兴地说:“看了红旗渠,回去怎么说,想来想去,只有说,你们都去看看。”1973年3月南斯拉夫通讯社主编参观红旗渠后说:“红旗渠是人类智慧的纪念品,我到过世界50多个国家,看到过许多建筑,但红旗渠对我印象最深。”

其他一些外国党政代表团和专业部门有:苏联政府代表团、阿尔巴尼亚政府代表团、罗马尼亚政府代表团、越南政府代表团、几内亚政府代表团、赞比亚政府代表团、也门政府代表团、柬埔寨政府代表团,阿根廷共产党代表团、泰国共产党中央负责人、智利共产党中央书记等。

红旗渠同时引起侨居海外和港澳台人士的高度关注,国际知名人士有:美籍华人著名物理学家吴健雄、袁家骝夫妇;美籍华人科学家牛满江夫妇;王俊民夫妇;叶南、袁晓园夫妇;著名数学家陈省身;美籍著名学者赵浩生、蒋艺,旧金山斯坦福大学历史系主任、林县籍老乡王靖宇等。还有许许多多外国客人和海外华侨对红旗渠热情洋溢的赞美和评价,有不少国外人士对红旗渠的认识评价超过了我们的认识高度。其中的典型人物更彰显林县外事接待的意义和作用。

1972年3月美国人南希女士随“美国关心亚洲学者委员会”一行15人来林县参观红旗渠,开始下榻四所,后来她对红旗渠产生了浓厚的研究兴趣,在参观团走后她便以了解农民生活生产为由,搬到了城关大菜园村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100多天。返京后她在北京外国语学院任教。后来她又五次自费来林县,白天下地和农民一起干活,晚上深入农家拉家常搞调查,以此社会调查内容获得美国社会学博士学位,成了中国通。再后来她供职于(纽约)华美协进社中国语学院院长,做中美友好工作。1998年和1999年两次故地重游,一是看看改革开放林县的变化,二是感谢大菜园村民对她的关心支持,她亲切地把这里称作她的“第二故乡”,一再表示退休后要来这里安家落户,做一个名副其实的林州人。

1971年至1980年林县共接待世界五大洲119个国家和地区党政领导人、社会团体、专家学者、新闻媒体等1300个团体,11300多人次来林县参观学习。50年前林州就打开了通向世界的大门,为此有了“中国林州、河南安阳”的戏称。

03

20世纪70年代党和国家领导人郭沫若、乌兰夫、赵朴初、李先念和夫人林佳眉,王震、孙健、钱正英、申健、陈永贵、赵朴初、叶飞、陈慕华、顾明、姬鹏飞、乔冠华、吴学谦、钱正英、何英、余湛、符浩、王海容、黄镇、解力夫、蒋南翔、吴冷西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中央各部委及各省市自治区领导、地市级以上领导人除陪同外宾外,大多数都专来林县参加考察学习过,许多客人都留下了珍贵的墨宝。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诗人、书法家赵朴初参观红旗渠后激动不已,当天在四所南楼一会议室写下了:“久闻红旗渠,今朝喜得见,劈开太行山,漳河入林县……”的著名诗篇。

1939年初曾担任河南省委书记,文革前任河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郑州大学校长并被誉为中州理论专家的郭晓棠,十分关心林县建设,为能有更具体的身份支持林县工作及红旗渠建设,六十年代中期自愿兼任林县县委第二书记。在林县期间曾长期居住林县县委客房。1965年6月他创作了《红旗渠颂》长诗,由林县一中教师康跃北谱曲成音乐史诗,由林县一中教职员工学生演奏,成为第一个用现代化乐器宣传红旗渠的节目;当年的师生现在回忆起那气势磅礴的音乐,激情满怀的诗句,还能显现当年激动不已的容颜。1966年,郭晓棠在全省第一个被《河南日报》《河南广播电台》突然公开点名批判,正在中南局开会的杨贵书记奉命立即请假提前回林县把郭晓棠送往郑州。他在接受批判期间仍关心着红旗渠建设,利用监视松散间隙重回林县参观红旗渠全线建设情况,直至1969年被迫害致死,1979年得以平反。

华山,广西南宁人,20世纪三十年代在上海参加革命,后到延安及各抗日根据地工作。曾在《新华日报》《华北日报》等多个抗日根据地报社当记者,创作《鸡毛信》小说。于1961年自然灾害期间下放河南任省文联副主席,他直接掂着行李来到林县胡家庄安家落户十多年。他十分关心林县及红旗渠建设,县委县政府有关会议也邀请他参加,听取他的意见,所以四所也是他常住之地。他认真总结了采桑公社土门大队红旗渠水浇不着而用打旱井方法弥补的经验,写了一本《旱井世界》的小说,在全国影响很大,土门也成了水利建设的一个参观点。1965年大寨大队党支部书记陈永贵带队来林县参观,专门考察了土门旱井。后应大寨要求,华山协调,林县县委指派土门大队组织队伍去大寨帮助打了第一口旱井。

华山和原新华社社长穆青是延安时期老战友,1966年上半年华山邀穆青来林县采访全程陪同,俩老战友相聚于太行山共同讨论着对林县、对红旗渠的态度及报道观点。

著名诗人郭小川,跟随王震359旅转战全国,先后在解放军总政治部、南京军区任职,后受迫害下放林县蚕厂。他十分关心林县和红旗渠建设,林县县委政府有关会议也邀请他列席。周总理去世的消息广播后,他在四所北楼202房间怀着悲伤的心情连夜写了著名的《悼念周总理》的长诗:“纷飞的泪水,锤打着,太行山的悬崖绝壁"“红旗渠的水浪,一瞬间,转欢笑为悲鸣”。粉碎“四人帮”后中央通知他立即返京,因激动难眠因故遇难于安阳。

林县还有一些党政军高级干部子女因各种原因自愿来林县下乡插队,因四所不断有高干来往,也给他们带来一些家庭信息,他们也会常聚于此,林县人民的包容使他们互相抱团取暖并增强战胜困难的信心。返城后他们不忘林县,除从各个角度给林县支持外,时不时重返四所聚会,寻找当年林县人民关爱他们的感觉。

“四所”,接待了政界、新闻界、文化界等许多政治家、专家学者、名人大侠。更多的是在后来的岁月中才知道他们有的是受迫害而来,有的是来锻炼体验生活,有的就是来执行特殊任务。林县“四所”,代表了那个时期中国的政治生态,这里发生的许多事情都是有故事可讲,并还有待进一步发掘。他们无论个人命运如何,都为林县各方面建设,特别是对红旗渠的宣传作出了贡献。

04

1971年10月25日意大利和中国重新建交,意方提出了和中国进行正常的文化交流,周总理同意意大利政府派出意共党员、世界著名摄影家安东尼奥尼来中国拍摄记录片。1972年摄制组一行七人(六男一女)进驻四所,后深入林县工厂、农村完成了纪录片《中国》在林县的取景任务。1972年12月《中国》在意大利首映,影片相对客观地记录了当时中国城乡生活,真实地向世界介绍了中国,在西方世界引起巨大反响。1973年10月在江青指示下,“四人帮”以《中国》诬蔑、攻击中国为由,指示外交部下令停止此片放映,展开对安东尼奥尼讨伐,并旁敲侧击对周总理进行攻击和批判。四所职工非常困惑这几个客人来这里住了几天怎就给国家找来这么大麻烦。1979年外交部为纪录片电影《中国》平反,我国驻意大使向老安道歉。2004年北京电影学院对安东尼奥尼电影纪录片《中国》举办理论研讨会,一票难求。现在这个电影不但为我们(特别是林县)留下了一份珍贵的历史资料,更是世界各国纪录片教学观摩的典范。

05

中央新闻记录电影制片厂从红旗渠动工就关注着红旗渠命运,起初以林县县委客房为基地,长年来往于林县和北京。红旗渠全线通水成功后,厂长郝玉生及姜云川、韩浩然等老一辈新闻电影工作者,才放心地正式讨论、决定制作反映红旗渠艰苦奋斗历史的纪录片。他们从十多年来对红旗渠资料积累的10000多尺胶片中,选择编辑了《红旗渠》纪实电影片。该片不但反映了红旗渠的艰苦奋斗,而且用胶片组接了一个共和国初创和成长的历史过程,阐述了中国共产党在新的历史时期的初心。此片在国内外放映,全国家喻户晓。

安东尼奥尼《中国》事件后,江青指示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要再拍一部反映红旗渠的电影纪录片,反击《中国》。1974“新影厂”又一团队进驻林县四所。1975年8月他们制作完成了《红旗渠畔展新图》纪录片,在全国发行。主题曲作者就是“新影厂”音乐室年轻的大学生王立平。林县及红旗渠在国际和国内的盛誉,大多数人对林县和红旗渠的了解,还是得益于中央新闻记录电影制片厂当年依托四所制作的《红旗渠》和《红旗渠畔展新图》这二部力作。林县是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长期创作基地,四所是他们运筹帷幄、生活工作和栖息家园。“新影厂”为宣传林县和红旗渠起了十分巨大的作用。

许多“新影厂”人员长期住四所,逐渐由工作关系过渡到对林县、对红旗渠个人情感关系。王立平老师住四所期间正是打倒权威,“知识越多越反动”时代,但四所职工经常看到他从未放弃练习业务并积极教四所职工唱歌,后又到艰苦的东岗公社砚华水村体验生活。王立平教授离开林县后作品越来越多,声誉越来越高。2008年7月音乐家王立平教授出差路过安阳,在繁忙的工作中专门抽出一天时间回林州四所,接见当年他住四所时的老员工。没想到离开30多年后还如此看重四所,不忘底层朋友,使人感动。四所在王立平教授思想上的意义不得而知,但四所把王老师及“新影厂”员工当作思念中的朋友,常常提起却是永远的话题。

四所餐厅西墙原挂有一巨幅水彩画《红旗渠颂》,是在1949年开国大典天安门城楼挂第一幅毛主席戴八角帽画像作者周令钊教授指导下进行创作的,七十年代中期他带领学生进驻林县体验生活,在四所创作完成了这幅巨作并赠送给了四所,长期在餐厅西墙挂着供来往人员欣赏。现在这幅作品作为宝贵财富被林州收藏。

著名导演凌子风住四所给职工讲抗日战争时期文艺工作者到前线慰问部队九死一生故事及拍摄《赵一曼》电影的细节,四所职工至今都没忘这些深深的教育。华山夫人红线女,广东文联副主席、著名粤剧演员,千里来林县探亲住在四所,下厨帮忙,随时都可对员工演唱粤剧,非常亲切。

除“新影厂”外,《人民日报社》《新华社》《河南日报社》等国家主流新闻媒体机构都在林县四所长期驻有记者,跟踪报道林县及红旗渠信息,他们为林县及红旗渠宣传作出了重大贡献。四所给他们家的温暖,著名记者王彪、马文慧、袁漪、魏德中、周淑丽等也把四所及林县作为自己的第二故乡。

06

1980年以后,外宾逐渐减少,四所仍继续承担接待个别外事客人和中央及各省市自治区客人任务。20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央领导李鹏、乔石、温家宝、姜春云、陈俊生分别来林州参观考察红旗渠。陈俊生于1993年10月15日向中共中央国务院写了《关于河南林县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创业精神的调查报告》。中央多个领导做了贯彻落实的批示,中央电视台又播放了《艰苦创业红旗渠再度风流》的稿件。全国各地特别是中西部地区农村干部纷纷有组织有领导地来林县参观学习红旗渠精神。四所和其他各宾馆又一次迎接了这一参观潮,承担了这一接待任务约80多万人次。

河南省委省政府时任主要领导侯宗宾、李长春、马忠臣、宋照肃等多次来林州考察、调研,并于1991年4月在四所筹划接待了在林县召开的“红旗渠精神杯”河南农田水利基本建设保障大会,1993年7月召开的中共河南省委五届七次全体会议。1993年5月召开的“日月神杯”伞翼滑翔赛,五湖四海的运动员、教练员,报纸、电台记者从天南地北五湖四海云集林州,采访报道林县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绩,林县沉默几年后再度风流。

四所为适应林县新形势要求,向社会全面开放。县委县府在此召开过无数次改革开放的决策会议:1989年组织理论专家学者反复讨论推敲提出了“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团结协作,无私奉献”的红旗渠精神;1994年也是在这里组织人员申报县改市决议;在改革开放中她迎来送往了一批批在这里集结、酝酿战太行、出太行、富太行的队伍奔向全国市场;也有全国各路精英下榻这里问计太行,决胜林州。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县委大院与四所一墙之隔,有许多重大决策是在院与所之间很方便的沟通酝酿中作出的。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四所命运也迎来了挑战,面临改革。职工反映,我们经营得好好的,每次都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对改制充满了疑惑不解,有心抵制。领导说这是上级的决定,是上级对你们的关心,你们要俊鸟先飞,给经营不好的企业起个榜样,四所职工服从了上级决定。改制协议签订那天,厨房、餐厅、客房都收拾得干干净净,像往常一样拿着笔记本,在南楼一会议室开会,积极配合上级的布置,参与了全过程,从此四所走向了没落衰败。

07

在四所,郭沫若题写了“青年洞”“分水岭”,李先念题写了“山碑”“发扬红旗渠精神,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以及乔石等许多中央领导在此都留下了十分珍贵的墨宝。红旗渠不但是物质财富,而且是伟大的精神财富。无论“改开”前或“改开”中,因红旗渠写出无数的优秀文化作品,完全形成了一种更具特色、更有深刻内涵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现象一一红旗渠文化。这是中国共产党先进文化的典型代表,也是中国最优秀文化的传承作品,而四所就是许多优秀作品的直接诞生之地。

从国际视野看,中国是一个传统文化积淀深厚的国家,是一个经济大国,文化大国。但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曾戏言中国不会成为文化强国,讽刺中国只会出口电视机,而不是思想观念。但林县向全世界“输出”了“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团结协作、无私奉献”的红旗渠精神,引来世界各国的参观学习。四所不但承载了中国优秀文化,而且是输出中国思想文化的场所,四所光荣地承担了这个重担。在全国2000多个县中,国家唯独向全世界开放林县这个大门,林县享此殊荣十多年。林县四所是世界了解中国的窗口,增进中外友谊的桥梁,也是林县人民冲向全国迈步世界的蹒跚学步之地。如此辉煌,是林县人民值得自豪、骄傲之地,是值得永远纪念之地。

这次开发文庙把四所全拆,扩大到1000多平方米,有专家指出:文庙和南楼相距100多米,南楼地址临街只有100多平方米,本身两者之间不是对立关系,保留南楼和孔庙南北对称,相得益彰也是很好的文化传承。如能把四所南楼改造,完全可以作为展示林州殊荣、独具特色的博物馆。

许多来过林县、在此下榻过的宾客,再来林州住进现代化宾馆也不忘去看看四所,见面聊天都以不同方式聊到四所,探访四所过往今生。这种人脉既是林州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是物质财富。

四所是了解林州殊荣、民族自强的窗口。回眸浓情岁月,四所虽只是空洞概念上林县的家,犹如红旗渠水在人们心中流淌不息,说明她有更宽泛的情感、更凝重的文化、更深邃的意义。四所记录着许多中外历史事件,若干年后四所也可能会成为“红船”那样的精神和文化符号。

四所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代表,她的魅力是由她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实质体现的。

四所虽然落伍退出了历史舞台,但她还有许多文化需要发掘,还有许多信息需要解读。图文:胡录学

编辑:

相关文章

  • 刘旷的头像

    刘旷

    购团邦资讯网创始人

  • 冯耀宗的头像

    冯耀宗

    IT评论者、互联网观察员、SEO专家

  • 卢松松的头像

    卢松松

    百强自媒体、IT博客50强、创业者

  • 康斯坦丁的头像

    康斯坦丁

    知名IT评论人,科幻星系创建人,多家知名媒体及企业特邀顾问专家

  • 王雪华的头像

    王雪华

    RUN媒体创始人

  • 月光博客的头像

    月光博客

    知名IT独立博客作者龙威廉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