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向“乡镇青年”下沉,“资讯界拼多多”趣头条也难成为另一个拼多多
拼多多
作者: 潇湘财经
2018-09-15 16:06:55
59.2K
[ 闻蜂导读 ] 趣头条还是上市了,也是在纳斯达克。而且首日收涨128.43%,期间5次暂停交易,市值最高超过58亿美元。

再向“乡镇青年”下沉,“资讯界拼多多”趣头条也难成为另一个拼多多 文|孔虬

来源|潇湘财经(XiaoxiangFin)

这股价走势像极了拼多多。因为“假货”、“山寨”一直都是拼多多头上的乌云,上市以后拼多多的股价也从高峰时期的27美元下滑过最低的17.22美元。同样,一度被媒体称为“资讯界拼多多”的趣头条也一直受困于版权问题。那些从网络抓取,噱头十足、低端媚俗的内容正逐渐被贴成趣头条的标签。

那这样的趣头条究竟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拼多多?

一、趣头条与拼多多,不同的路,相似的景

再向“乡镇青年”下沉,“资讯界拼多多”趣头条也难成为另一个拼多多 之所以讨论趣头条会不会是下一个拼多多,是因为两者有诸多相似的点。

1、同样都是农村包围城市的胜利

从2016年6月到2018年的如今,两岁半左右的趣头条,已成为位列第二的移动内容聚合应用,仅次于今日头条。根据招股书和第三方的数据,趣头条月活跃用户已达到4880万人,日活跃用户也接近1710万,平均每位用户花在上面的时间接近55.6分钟,登录率高达95%,累计装机量达1.54亿,周人均打开次数超过50次,日均评论量超过28万条,人均阅读数超过20篇,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如此好的成绩,令一大堆资讯类APP自叹不如,更别说那些被寄予厚望,重金支持的大厂产品。这也许是趣头条自创立以来,定位无比清楚的结果。正如趣头条的创始人谭思亮所说,趣头条的一切运营、推广模式都是围绕三线以下城市用户精心设计的,包括网赚模式、直销模式在内。这样的用户群,与拼多多高度重叠。

根据易观国际的数据,截至2017年底,位于三线及以下城市移动端用户达到4.96亿,占总移动用户的比例为51.1%,平均每人拥有0.5部移动设备。而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三线及以下城市的移动用户增长将远超一二线城市,预计在2020年达到5.99亿。根据腾讯调研显示,2017年,下沉市场用户人群在线阅读、在线看视频、在线听音乐以及在线游戏、广播等方面的需求都高于移动互联网用户的整体水平。在下沉市场,普遍存在着娱乐场所少,工作压力小的现状,人民群众休闲娱乐的需求还远远没有被满足。这就意味着趣头条依然有“机”可乘。趣头条CFO王静波称,“五环内”用户短期不是趣头条的核心目标,未来继续在三四线以下城市扩张,换一种说法就是聚焦“下沉市场”。虽然下沉市场很像未开拓的处女地,但其实已经有成型的固有生态。就趣头条来说,下沉三线以下城市,的确避开了一二线这一片竞争激烈的红海,但在小城镇,也要跟麻将、网吧等之前的居民休闲模式进行竞争,现阶段,更像一种原有娱乐空隙的补充,其市场也是需要激烈的竞争,才能进行休闲模式的彻底转换。

2、都陷入不断模仿的恶战之中,继而开启烧钱大战

就在趣头条模仿拼多多依靠“社交关系链”扩散期间,类似的资讯平台鱼贯而出,包括淘新闻、悦头条、惠头条、米赚头条等在内的一系列发钱推广、让利获客的移动内容聚合平台纷纷面世。

在如此高同质化竞争的当下,趣头条只有不断加大金钱奖励,或者提高自身内容的质量,才可能和其他平台区分开来。趣头条则把宝押在了金钱奖励上,根据招股书数据显示,趣头条在用户忠诚计划上耗费大量资本。2016年投入5090万元,占同期收入的87.8%;2017年投入4.196亿元,占同期收入81.2%。2018年上半年投入6.119亿元人民币,占同期收入的85.2%。但从资讯聚合类平台的特性来说,因为并不生产任何信息,只是搬运,各平台的信息都靠网络抓取和媒体入驻。而趣头条这一平台,对作者的奖励并不大,也就并不能吸收高质量的内容方。趣头条联合创始人、董事长谭思亮也承认:“趣头条成立时间短,且内容平台需有一定规模效应,当前对作者一端投入程度还不够,这点与其他平台存在一定距离,未来会加快弥补。”从之前的招股书中看,趣头条的大部分资金都用在现金推广和投钱留存用户上面。但除去金钱激励,趣头条并未和任何资讯类平台构成较大的差异。这一点,反衬出趣头条本身护城河的薄弱。

3、都疯狂融资,甚至流血上市,却只是为了填补烧钱导致的资金缺口

疯狂烧钱换来的也有业绩的增长,趣头条在2016年营收为5795万元,2017年达5.2亿元,同比上一年增长近9倍,2018年上半年,趣头条营收7.2亿元,已是去年全年收入的1.4倍。

可惜的是,翻倍增加的收入依旧没有解决亏损问题。趣头条还是在烧钱拉客和留客的泥淖里,无法自拔。趣头条2016年净亏损1090万元,2017年净亏损9480万元,2018上半年净亏损为5.144亿元。即使除去奖励两位创始人股权激励的1.8亿,趣头条2018上半年的实际亏损也有3.3亿,而2017年同期只有2830万元,增幅近11倍。但为了保持这个增速(更多的是面子工程已经开始做了,就不得不继续做下去),只有继续融资。2017年10月1日,趣头条获得4200万美元A轮融资。今年3月16日,趣头条又完成逾2亿美元的B轮融资,整体投后估值超过16亿美元。就在上个月,趣头条再引入包括人民网旗下基金在内的战略投资,投资额约6000万美元,估值再次上涨,达到27亿美元。不久前,趣头条还获得了来自京东集团4000万美元的认购意向,同时得到上海报业集团旗下澎湃新闻的战略投资。

8月18日凌晨,趣头条宣布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书,想要在纳斯达克上市,并融资逾3亿美元。而不到半个月时间,趣头条就在9月4日,再次更新了招股书,延迟到9月14日挂牌交易,预计发行1600万份ADS,代表A类股大约400万股普通股,而发行价介于7.00-9.00美元/ADS。根据计算,趣头条募资金额在1.12亿美元-1.44亿美元之间,融资金额一下子腰斩。

但更大的问题并不在融资金额,而是趣头条秉持的仍然只是传统互联网的粗暴打法,依靠烧钱抢占用户,并寄希望资本加注,来为自己续命,但资本还会不会接盘,愿意花多少钱接盘成了未知数。根据上市之后拼多多的第二季度财报,拼多多累积净亏损已达78亿,那上市后的趣头条又将亏损多少?

二、趣头条与拼多多,相似的境况,不同的命

再向“乡镇青年”下沉,“资讯界拼多多”趣头条也难成为另一个拼多多 潇湘财经认为,趣头条不太可能成为第二个拼多多,理由有四:

1、摆脱不了的低俗帽子,只可能让趣头条成为教育用户的踏脚石

趣头条与低价拼购的电商“黑马”拼多多相似,都是以微信、QQ为根据地,拉人头的形式来构建自己的用户生态,人头越多,用户获得的好处也越大。这也导致趣头条主要的精力聚焦于如何获得更多的用户,对平台的内容却没有那么上心。人民日报更是在今年5月发表文章《人民日报调查“刷新闻赚现金”App:内容低质频遭吐槽》中批评趣头条们的内容低端,充斥着各种打擦边球的假新闻和低俗信息。一旦拥有巨大公信力媒体的低端说法成为趣头条的代名词,趣头条很难摘下这顶不好听,更不好用的帽子。在拼多多崛起时,马云曾说过,让拼多多替自己教育用户。那趣头条呢,焉知不是在替今日头条教育用户?

2、用户的“降级”,只会让趣头条的商业价值也加速“降级”

身居上海,心在农村的趣头条精英们,虽然深知人性弱点,但也应该明白用户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傻。一个只把趣头条当做赚钱工具的用户,实际上并不会关注趣头条发布的任何信息。更重要的是趣头条引入流量的网赚模式,很可能导致一个文盲只要经过教导,也可以在趣头条上赚取金钱。根据教育部和第三方统计,我国文盲高达8700万,其中2000万左右为15至50岁的青壮年文盲,而且90%在农村。这样的用户,虽然造就了平台的繁荣,但广告的转化率并不高,即使用户有点击有转化,也并未是广告商所期望的状态。

因为趣头条的用户降级,必然引起的是消费需求的降级。因为趣头条的用户降级,必然引起的是消费需求的降级。根据《中国统计年鉴》的统计口径,我国收入水平最高的前20%数量的居民,2016年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为59259.5元,收入最低的20%人群,2016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仅为5528.7元,不到高收入人群的十分之一。有数据表示,“农村贫困地区平均月收入只有600元左右。根据当地的生活水平,这样的收入只够一天吃四碗炸酱面而已”。趣头条这样的目标用户们,看新闻只是为了赚点小钱,改善伙食而已,所有钱都用于日常支出了,根本无力购买趣头条上的产品。所以,一旦广告主发现趣头条的流量并不能为自身带来好处,主要依赖广告收入的趣头条,将面临何种境地,可想而知。

3、牌照缺乏,趣头条面临的政策风险更大

在招股书中,趣头条称未来可能会遭遇政策监管趋严、营收结构单一、用户忠诚度下降等问题,其中,趣头条特别说明公司尚未获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和《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是2017年6月1日网信办新修订《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的结果,它首次将微博、微博和网络直播新媒体形式纳入到监管范围内,要求相关单位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没有证的趣头条,一旦政府叫停新闻服务,将会重大挫折。

根据新京报记者报道的,趣头条同样未获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按照2008年实施的《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凡从事网络视听经营服务的互联网公司,应当取得广电总局颁发的《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否则将构成非法运营。但牌照并不容易取得,在政策环境愈发严格的情况下,发证难,经营网络服务需要的证件也在不断加多。缺少证件,虽然不会导致互联网公司立刻停止运营,可这始终是悬在头上的达克摩斯之剑,不知道何时何刻,将会对趣头条造成致命性的打击。

4、开括新赛道,趣头条几无胜率

拼多多的成功,给了趣头条们底气。但电商和内容消费,是完全不同的模式。联合创始人、董事长谭思亮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在接受36氪专访时就说道:“未来我们希望成为一个泛娱乐内容平台,比如说资讯、有视频、有小说、有段子、有漫画、有音频。资讯只是最容易切到人群的介质。”

自此,趣头条的野心显露无遗,意图进军一切消费时间的领域,去构建庞大的文娱帝国。但这样的计划,也是大多数文娱公司正在走的路。不说BAT那些互联网巨头,今日头条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就已经出品抖音、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这三款全民皆知,用户过亿的产品,更是在自媒体平台、问答平台、社交平台、游戏等领域大肆布局。在内容消费上,用户有着太多的选择,而趣头条们,除去可以带来真金白金的收益外,并没有任何过人之处可以促使用户留存。

总之,趣头条,明显成不了下一个拼多多,一旦融资的资金烧完,趣头条留给市场的,或只有黯然离去的背影。

配图来源于网络

【完】

潇湘财经(微信ID:XiaoxiangFin):泛财经新媒体,重点关注Fintech、区块链等财经金融领域。 《财富生活》等多家杂志特约撰稿人。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