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金融”改名“京东数科”,这才是真实的京东金融梦
京东金融
作者: 曾响铃
2018-09-21 19:48:35
59.2K
[ 闻蜂导读 ] 改名“京东数科”早就在意料之中,它是京东金融一直以来用“数字科技”占领场景的必然结果。

“京东金融”改名“京东数科”,这才是真实的京东金融梦 文|曾响铃

来源|科技向令说(xiangling0815)

Fintech圈子里最近最热闹的事莫过于京东金融改名“京东数科”了,随着京东金融将官方微博、头条、抖音都更名为“京东数科”,不少舆论认为这是从2017年开始的金融科技行业“去金融化”的一个必然的、标志性的事件,同时顺带酸一下京东金融“老路玩不转了”。

事实上,关于“金融科技”各方的定义本就不一样,要不要接触资金资产,还是做纯技术输出服务一直都有争论,所以金融科技“去金融化”这个说法本身就不太站得住脚。

京东金融在大佬、创业者环伺的市场中一直都比较另类,不太遵循常规金融科技公司的套路。去年,陈生强就搞出过“B2B2C”的金融科技模式概括,后来“让金融回归金融,让科技回归科技”一度成为圈内名言。

这次的改名,似乎也并不是去金融化那么简单。“京东数科”的改名里,京东金融业务或又在探寻不一样的发展路径。

从 “卖地”、“收租”到 “渔夫”

互联网大佬常常在同一个领域撞车,模式总是会有所区别。支付宝高调杀入小程序,但与微信的流量模式不同,走得多是商业场景;早前的百度 “智能小程序”又玩出全移动端开放的玩法。

金融科技也是如此,非同质化也给了竞争者不一样的机会,中小创业者因此得以生存。京东金融改名京东数科,或是在强化这种差异化,以谋求更大的竞争机会。

1、依靠C端赚利差的时代基本已经过去

互联网大佬做金融科技的优势最大的莫过于流量了。支付宝虽然是蚂蚁金服的一部分,但整个蚂蚁金服的余额宝、招财宝等子板块都在吸取支付宝及背后的阿里电商流量。

流量的好处是可以低成本收割,不用费太多功夫就能“财源滚滚”,因此早期金融科技喜好在C端赚取利差,例如余额宝通过互联网流量将小笔资金汇聚成超大额资金,获得面对银行的议价权获得较高的存款收益率,将其中一部分返回给用户,剩下的由归自己(根据官方数据,投资银行存款占比92%)。

其他诸如蚂蚁借呗/花呗、腾讯微粒贷、百度有钱花等等金融科技产品,虽然盈利模式不同,但都是围绕流量作中间业务。

这些收入的实现,本质上都是一种“寄生”,自身没有价值创造和增长。这意味着,它们的兴衰的真正原因和监管关系不太大,而是随整个金融市场而变化,缺乏主动权。

例如余额宝的收益眼看越来越低,但官方一直缄默。在利差这件事上,留给民营金融科技公司的流量收割窗口已然过去。

2、“卖地”、“收租”成主流金融科技服务模式

所以,去金融化并不主要源自监管的逼迫,而是由行业过去玩法所决定的自然而然的走向。

对外提供解决方案输出成为金融科技公司的着力点,其目的和价值,也绝非规避监管风险,而是技术输出不是掮客业务,能够创造真正的价值,从而主动性更强。

这种价值创造聚焦在B端,本质上都是陈生强定义的B2B2C模式,目前玩法各有不同:

A、卖地:以百度金融(现在叫度小满)为代表,其特征是做把手头的资源和技术作底层打包,以基础设施的方式一次性卖给B端用户,获得收益,类似云服务里的IaaS。

例如,度小满云帆开放平台布局了消费金融多条产品线,包括“满易贷”、“尊享贷”、“小期贷”等,场景覆盖日常消费、医美、教育等,根据金融机构用户的借款需求进行匹配提供信贷服务。这些东西都是成型的产品,百度把自己的客户资源、风控资源打包卖给了金融机构,之后的使用可能更多靠B端的“自由发挥”。

B、收租:以蚂蚁金服为代表,其特征是并不完整输出成品,而是设置好条条框框照要求进行操作,靠资源供给“收租”,类似云服务里的PaaS。

例如,蚂蚁金服开放平台提供的是一项项具体的服务(类似租赁配套),向商家开放支付能力、电子发票、营销能力等,向金融机构开放中间件开发、云资源运维、数据运营等能力(本质上是给予如何操作业务的规则),从而获取合作收益,这是既定玩法下的收租行为。

3、“京东数科”似乎在走“渔夫”模式

卖地可看作一次性出让,盈利能力要看“地皮”是不是值这个价,百度金融在产品上的不足或成了它的软肋,类似有产品能力不足问题的飞贷、品钛之类创业者都选择了收租的模式,出租能力设定规则。

而收租也有不足,小房东、小业主尚可商谈,蚂蚁这种包租婆容易沾染阿里系“控能”的调性,对厌恶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金融机构来说更难以接受,毕竟,如果蚂蚁金服凭借自身资源拓展了大部分金融机构,应用同一套能力,发生相同风险的概率大大提升。

以此对比,京东数科似乎是要走“渔夫”模式:给你一些鱼饵,同时教会你钓鱼,即先用数据和技术去解决金融的问题(从无到有),然后带着场景和客户把创新金融业务再还给金融机构(让客户自主发展)。

其“雅典娜”计划,或者“渔夫”的典型。该计划的目的是解决城商行信用卡业务痛点,从九江某银行案例看,首先在信用卡卡片设计、目标人群分析等具体环节为客户建立线上自动化监测、分析、回测系统,完成“拎包入住”触达消费者的过程,这本质是授予“鱼饵”的过程;随后,持续帮助银行解决用户运营和团队建设上的长期需求,例如帮助建立数据分析团队,进行专业培训,持续提升金融营销能力。

此外,就是京东数科发布的“北斗七星”,一方面用信贷平台、量化营销、智能身份识别、智能信贷系统、大数据风控、ABS资产云工厂、风险运营一站式服务解决从零启动的问题(鱼饵),另一方面持续增强获客与活客能力(钓鱼能力)。

由此,京东既“出租”了自己的能力,也像“卖地”一样让客户自由发展。

抢占场景,除了时间、空间、功能还有技术

无论是卖地、出租还是当渔夫,金融科技都离不开母平台的支持,不同金融科技抢占场景的方式与各自母平台的“习性”密切相关。

京东金融之所以改称“京东数科”,根本原因还是在金融科技行业语境下,走“数字科技”抢占场景的路线是其最恰当的机会所在。

1、腾讯系金融:占领“时间”

腾讯系金融,包括微信支付、微粒贷、财付通等产品抢占场景进行对外输出的资本,不用说肯定来自于腾讯的社交:靠社交对时间的占有形成无缝粘合,比如微信支付的零钱(红包),高频、全时段、小额占领全天候各个时间段的场景。

7月,腾讯与江苏银行合作探索所谓“社交+金融”合作模式,也体现的是用社交抢占场景的“时间”思维。

2、蚂蚁金服:占领“空间”

马云说阿里要做商业地产,这体现到无论内部产品还是外部产品都与具体的消费场景对接,是对空间的占领,例如单车、快递、健身、医疗、机票、火车票……

蚂蚁金服的梦想,是希望占据各个空间场景,让线下各个角落都承接起金融服务,这符合电商语言下的金融科技服务路线图。从实际业务来看,蚂蚁金服不单向金融机构输出,也向大量商户输出金融科技规则。

3、度小满:占领“搜索”功能

百度金融之所以喜欢“卖地”,还在百度的搜索服务本质就是一个由关键词进行场景分配的业务,把用户送过去后,责任就结束了。

度小满的有钱花、百度钱包、度小满理财等产品,或多或少还存在有当年李彦宏“点赞”O2O要把搜索框变服务框的痕迹,多数场景来源与搜索这个常用功能密切相关。云帆平台的“成品出售”也承袭了分发的基因。

4、京东数科:占领“数字科技”

京东金融虽然来自京东系,但其出身定位与电商的关联并不太大,相对于其他平台总是从社交、电商、搜索等场景引申出金融科技平台,京东金融一开始就强调自己“通过B2B2C的方式为金融机构提供企业级服务”,也即在时间、空间、功能这些东西之外抽象出数字科技占领场景。

让金融回归金融,让科技回归科技,京东金融多次强调自己不以扩张资产负债表为盈利模式,而要专注于场景、获客、运营、风控、交易和系统服务等,赚“技术服务”的钱。

这一切发生在监管风暴之前,说明京东金融并非被动转向,让每个金融场景中需要技术支撑的地方都用上京东金融的“数字科技”是京东金融早就布下的局。

也因此,改名“京东数科”早就在意料之中,它是京东金融一直以来用“数字科技”占领场景的必然结果。各种场景占领的方式谈不上谁优谁劣,但至少,对“京东数科”的改名不应该过度解读,它只是一件自然而然、早晚要发生的事。

【完】

曾响铃

1钛媒体、品途商业评论等2016年度十大作者;

2虎啸奖评委;

3作家:【移动互联网+ 新常态下的商业机会】等畅销书作者;

4《商界》《商界评论》《销售与市场》等近十家杂志撰稿人;

5钛媒体、界面、虎嗅等近80家专栏作者;

6“脑艺人”(脑力手艺人)概念提出者,现演变为“自媒体”,成为一个行业;

7现为“今日头条问答签约作者”、多家科技智能公司传播顾问。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