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人寿怎么样,靠不靠谱,是正规保险公司吗
作者: 保财论道
2019-11-30 14:58:29
[ 闻蜂导读 ] 随着实控人潮汕商人张峻的“归隐”,以及被监管“点名”为问题公司,富德生命人寿,这家曾在资本市场纵横捭阖的保险公司,近三年来,愈显低调。

 

万能险大户转型3年记|富德生命人寿,一座休眠的火山

导读

随着实控人潮汕商人张峻的“归隐”,以及被监管“点名”为问题公司,富德生命人寿,这家曾在资本市场纵横捭阖的保险公司,近三年来,愈显低调。

从舆论的风口浪尖退下,富德生命人寿的低调并不能掩盖背后仍有问题待解:个险渠道难挑大梁;虽持续提升却仍显“拮据”的偿付能力;频繁且隐秘的大额关联交易。

一座休眠火山,或能概括富德生命人寿当下的境况。是否还存风险因子?是否会爆发?均是未知。

01

蝶变未成,作茧自缚

回到十三年前。2006年,张峻带领富德系拿下生命人寿的控制权;2008年主导生命人寿总部从上海搬迁至深圳 ;2010年,生命人寿驶入发展快车道,并于2015年达到巅峰时刻。

期间,生命人寿更名为富德生命人寿,除寿险公司外,陆续设立生命资管、富德财险,形成一寿一财一资管的模式,富德保险控股集团至此成立,并成为国内第三家保险控股公司。

2015年下半年,富德生命人寿保费跨入千亿俱乐部,当年保费仅次于中国人寿和平安人寿,跃居于行业第三,市场份额达6.8%,总资产超4000亿;2016年,这一成绩再度刷新,截至3月中旬,仅开门红总保费即突破千亿。

2016年年度工作会议上,时任富德生命人寿董事长方力发声,提出富德生命人寿未来5年的战略发展目标——“全面进军第一集团,打造行业一流标杆”,显现雄心勃勃。

富德生命人寿的快速崛起,是典型的资产驱动负债模式,通过银保渠道的短期理财险产品开路,迅速拉升保费规模,辅之以激进投资,如举牌浦发银行、金地集团、农产品等多家上市公司,野蛮生长。

祸福两相倚。转折也发生在2016年,富德生命人寿实控人张峻因牵涉案件协助调查,公司随之陷入舆论漩涡。

2017年,监管从严防风险,富德生命人寿被点名为“问题公司”之一。

彼时,业内也颇为关心这家公司的未来,在实控人失联、偿付能力压红线、流动性不足、业务亟需转型等多重压力之下,富德生命人寿如何扛过来?

如今,风雨飘摇中整顿三四年的富德生命人寿,褪去表面光环,愈显低调,但看似波澜不惊的湖水下,暗涌却也难以忽视。譬如,常年处于低水平线的偿付能力充足率,约3年未披露过的偿付能力风险评级,以及巨额资金的关联交易。

02

高速急刹,转型有难

因万能险业务被监管点名后,富德生命人寿开始谋求转型。

2016年,富德生命人寿原保费收入1039.99亿元,万能险业务收入681.09亿元,大幅亏损37.76亿元;2017年,原保费收入下降至824.94亿元,万能险业务年收入横刀砍去半数,为370.2亿元。

这一动作,也被视为富德生命人寿借助监管政策契机,被动兼主动调整业务结构,转变早前激进发展过程中的现金流刚需,摆脱对中短存续期产品的依赖性,不被规模所绑架。

至2018年末,富德生命人寿保险业务收入仍呈同比下降趋势,实现740.78亿元的原保费收入,同比下降10%,万能险业务收入则隐有“复苏”迹象,同比增幅达51.19%,保费收入559.44亿元。

2019年前9月,富德生命人寿保费收入417.85亿元,同比缩减32.88%,市场份额约1.69%,市场排名降为第13位。

原保费与万能险保费此消彼长,也正是富德生命人寿需要咽下的“苦果”。不同于具备高执行力的个险队伍的华夏人寿等,通过费用驱动,快速拉升原保费收入来实现转型“软着陆”,富德生命人寿更为依赖银保渠道。

从2018年年报来看,富德生命人寿2018年年度原保费收入居于前5位的保险产品为年金保险,主要销售渠道均是银行代理渠道,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居前3位的万能险产品,也是来源于银行代理渠道,这也恰恰反映出富德生命人寿个险队伍暂难“挑大梁”的弱点。

回顾近两年,银保渠道业务的价值发展、可持续发展多受质疑,不少险企已经将目光转向个代、经代渠道,譬如大型险企中的新华保险、太保寿险,均在逐渐淡化银保渠道,大力培养个险队伍。在此方面,富德生命人寿或已“慢人一步”且无明显优势。

若个险渠道的贡献,难以支撑原保费快速发展,自然需要万能险业务前来“搭手”,一方面保证规模保费不出现大幅下滑,另一方面,也可弥补短期现金流,缓解流动性压力,而后者,正是富德生命人寿的底线。

03

隐秘资金流、低位偿付能力

2016年,富德生命人寿的关键词包括“确保流动性”,3年将逝,流动性压力犹存。

“保财论道”注意到,自2016年1季度,富德生命人寿风险评级骤降为D级后,就再未披露过偿付能力风险评级,只表示称公司已通过银保监会“偿二代监管信息系统”,完成各个季度的风险综合评级数据报送。

评级结果未知。但对比同业,譬如偿付能力充足率处于相似水平线、且早前发展模式类似的百年人寿、珠江人寿,也能推测,富德生命人寿风险评级或多位于B、C档,徘徊于偿付能力是否达标的边缘。

从数据来看,截至2019年3季末,富德生命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从1季度末的97%上升至108%,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从122%上升至130%。根据银保监会偿付能力工作会议披露情况,截至2季度末,人身险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40.1%,富德生命人寿较此还有一大段距离。

除耗时进行业务结构调整外,补充流动性、缓解偿付能力压力,最快速且直接的方式,无异为发债、增资补充资本金,或是出售资产回笼资金。据了解,近两年来,持有大量资产的富德生命人寿,未出售过核心优质资产。

尽管如此,富德生命人寿的现金流动之大,也令人咋舌。2018年,富德生命人寿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00.36亿,投资活动、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70.54亿、-41.49亿;2019年前3季度,富德生命人寿累计净现金流超过300亿。

此外,富德生命人寿与子公司之间,仍保持着密切的关联交易,2019年至今,已开展至少20笔关联交易,多涉及债务担保,主要集中在富德生命人寿子公司香港富德资源。

“保财论道”粗略梳理,譬如,富德资源出于资金需要,向华夏银行、浦发银行、平安银行申请贷款,富德生命人寿子公司前海基础设施、深圳瑞源等向相应银行存入保证金提供担保,涉及金额超30亿人民币(美元、港元按即时汇率换算)。

早在2018年初,富德生命人寿为解决富德资源流动性问题,还曾向其提供2.6亿美元的财务资助,涉及境内外4家公司的财务流转。

关联交易可节约交易成本、提升交易效率,但其中潜藏的风险性也不可忽视,如何利用这把“双刃剑”,还需把控好管理原则。

更多关注微信公众号:jiuwenwang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