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前,当“一吻”变成红色时,是不是“香港味”的再现?
香港 文化 备注
作者: 新周刊©
2020-06-08 10:20:21
[ 闻蜂导读 ] 今天的香港电影缺乏很多曾经被定义为煽情、刺激、刺激甚至暴力的“香港味”,这可能成为反映香港流行文化发展现状的一个棱镜。 最近,两首老歌的突然流行在中国音乐中引发了一场久违的“复兴”。 其中之一是吴柏1996年发行的《最后的舞蹈》。在台湾戏剧《我想见你》中,这一旋律伴随着激烈的鼓点,在2020年成为第一个佩戴神器的灵魂。再加上《战歌》,丰南队纠缠折

今天的香港电影缺乏很多曾经被定义为煽情、刺激、刺激甚至暴力的“香港味”,这可能成为反映香港流行文化发展现状的一个棱镜。

最近,两首老歌的突然流行在中国音乐中引发了一场久违的“复兴”。

其中之一是吴柏1996年发行的《最后的舞蹈》。在台湾戏剧《我想见你》中,这一旋律伴随着激烈的鼓点,在2020年成为第一个佩戴神器的灵魂。再加上《战歌》,丰南队纠缠折磨人心的情感防线依然让人瞬间落泪。

闭上眼睛,你的脑袋里全是许光汉·许。/“我想见你”

另一首是广东歌曲《秦楚》,改编自沙音和布展的模式。

杨千嬅的声音清脆而整齐,带有强烈的节奏旋律。视频图像从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香港明星的惊艳亮相,到引人入胜的高等数学计算公式。大多数大学教授惊喜地发现,只要BGM是“一个吻”,就没有什么是不可逾越的。

在"一切都可以用吻来吃"之后,这首粤语歌曲很快就走出了圈子,"无处不在x "成为了一个新的流行表达。

在作业中有“到处钉钉子”,在游戏中有“到处坑”,在给文科学生提供的关于宝藏(鬼)和占有(牲畜)的复习材料中有“到处文章”。

一切都可以“无处不在”。/serge mile

发行16年后,钱洁从未想到这首充满浮躁的老歌会带来如此盛大的文化狂欢。

然而,稍加考古,就不难发现,早在两三年前,B站的主人就发现了这批珍宝。当时,这首歌的大部分视频图像都是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年轻香港明星。

在一帧接一帧闪现的影视作品中,他们微笑着回头看,"一吻夺人心,一吻杀人"。

当一群人被编辑过的幽灵动物“初晴之吻”洗脑后逃跑时,另一群人想起了曾经辉煌但难以恢复的一段时间。

香港在上世纪末是一代人的精神坐标。

说到亚洲流行文化,没有人能绕过香港。

多年来,香港电影和流行音乐一直在继续制作,但很少有人能同时获得流量和好评。

与此同时,一系列经典香港电影被改编并重新放映。然而,这些新作品引起的最大反响是所有观众对原作的怀念。

坦率地说,新的改编并不一定毫无价值。这只是成功和失败的标志。上世纪末在香港产生的流行文化,的确是一代人的白月光,不可替代。

《纽约时报》的评论家曾经评论过一部出口到美国的早期香港功夫电影,他们说:“一切都太过分了,太疯狂了。”

这原本是对香港电影浮夸风格的一种批评,但后来却成了那个时期香港文化的一种荣誉象征——那是一个香港文化产业蓬勃发展的时代,也是电影院和唱片公司的最后一段恋情。

2001年,陈果制作了一部名为《香港有好莱坞》的电影。就标题本身而言,毫不夸张地描述了香港的鼎盛时期。

东方红,太阳升起,香港有好莱坞。/“香港有好莱坞”

在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美国电影占据了全球市场,但香港是个例外。在此期间,只有少数在香港上映的好莱坞电影受到好评,有时只占不到30%的票房。

1981年,斯皮尔伯格的作品《夺宝奇兵》既受欢迎又成功,赢得了许多奥斯卡提名。然而,它在香港电影中被击败了。当它发行时,它被香港电影打败了,比如《吓人的人》、《十八般武打》和《去愤怒的海》,票房排名第16位。

后来,里程碑式的电影《谁陷害了兔子罗杰》(Who Framed Roger Rabbit),结合了真实的演员和动画角色,也在香港落败,只获得了《赌徒》三分之一的票房。

此时,香港是自由的试验场,电影的所有可能性都在这里得到充分释放。

普通故事,经典演绎。/“赌徒”

20世纪70年代之前,李小龙在海外为香港功夫电影建立了声誉。之后,成龙带头,在功夫电影的基础上,融合了喜剧、冒险、城市警察和其他元素,成为继李小龙之后的又一位亚洲巨星。

与此同时,在八十年代,随着一批“新浪潮”导演的出现,香港电影一直在利用黑帮电影、超自然和武侠电影以及现代现实故事。此后,一些经典作品不断涌现,至今仍是一代人的精神坐标。

当时江湖上的兄弟代言人是马克。没有人不喜欢他用燃烧的纸钱点燃香烟时的固执,也没有人为他在枪林弹雨中倒下的场景而悲伤。

当时,香港喜剧主要由周星驰定义。他们无法躲避周星星、唐伯虎和其他九岁芝麻官员的微笑。你无法掩饰主权财富的突然和严肃的评论:“曾经有一个真诚的爱在我面前,但我不珍惜它。”

"你妈妈叫什么名字?"/“中国奥德赛月光宝盒”

爱情是黄金时代香港电影的主题。所有的鬼魂都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温情。

王灏儿成就了单纯执着的聂萧乾,而梅艳芳则演绎了青楼女子的每一次迷恋和迷恋。

1980年进入电影界的,也因在《美女如云》中扮演宁而获得“哥哥”的称号。

在那之后,他变成了一个迷人的12岁少年,一个在风中沉睡的阿尔菲,一个独自在镜中起舞的欧阳峰,一个忍受着孤独却又总是忍气吞声的欧阳峰,一个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街头度过孤独时光,直到最后才意识到自己属于哪里的何宝荣。毕竟,他没有机会重新开始。

张国荣是当时香港明星的代表。像电影产业一样,香港的流行音乐产业在20世纪的最后20年里发展迅速,群星璀璨。

这两张脸“杀了”我。/“美丽的女鬼”

在七十年代后期,香港的音乐事业在许多有影响力的宫廷歌手如、、谭和的领导下,进入了第一个繁荣时期。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偶像时代已经到来。谭咏麟、张国荣、陈百强和梅艳芳将香港的音乐产业带入了全盛时期。这四个人在八十年代基本上垄断了香港大大小小的音乐奖项,被称为“三王一后”。

此后,香港媒体“授予”了著名的“四天王”,明星争夺战蔓延至内地。

1993年,蔡明在春晚小品《星门》中扮演一个年轻偶像女孩,海报贴满了她的房间和她的生日,成为当时一群狂热追随香港文化的年轻人的真实写照。

"哪个地区是少数粉丝?"/“粉丝”

这也是偶像剧发展的“青铜时代”。艺术家得到的包装和宣传资源比今天少得多。然而,在激烈的竞争中,他们所做的是努力工作。

所以现在,人们不仅怀念流行歌曲,还怀念谭咏麟一年举办38场音乐会的“绝望”表演,张国荣每年发行最畅销专辑的实力,“四天王”赢得20世纪90年代最受欢迎男歌手奖,以及金马奖和金象奖的辉煌成就。

今年4月1日,韩国电影将重新放映《霸王别姬》。海报使用了张国荣的程蝶衣来演唱贵妃的醉酒之美。

多少年过去了,那些让当时的香港文化熠熠生辉的人仍然是绝对的美丽。

我认为这是中国电影的崛起,但我不认为这是顶峰。/“霸王别姬”

香港的怀旧味道不仅仅是奶茶。

直到现在,微博上仍不时出现一个标签,要求每个人贴上“最具香港风味的照片”。然而,“接吻”之所以受欢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第一次听证会上它是“香港”。

“香港味”究竟是什么,事实上,确切的定义并不清楚。然而,人们对“香港味”总是有很强的感性认识,它可能只是一幅画、一个音、一个词、一段旋律。

最经典的“香港味”无疑是香港电影和粤语歌曲。这些作品不仅带来了前空的香港文化繁荣,而且将“香港味”定义为一种独特的审美风格。

王家卫的皇家摄影师杜可风曾经谈到霓虹灯在电影中的重要性。“我们的空房间是氖空房间,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能量空房间,这是香港的能量。”

因此,香港街道上散落的霓虹灯和高纯度的霓虹灯成为王家卫电影中“香港味”的代表。

在重庆森林,金城武穿过拥挤的街道和小巷。他身后的霓虹灯带着模糊的光影。他穿过许多人群,打开一个又一个霓虹灯。他经过那个戴着太阳镜的金发女郎。

“只有孤独没有期限。”/“重庆森林”

在《花样年华》中,坐在出租车后座上的苏丽珍扑到了周目·云的肩膀上。高饱和度的色调使光影变得浓厚。小灯在后玻璃中慢慢退去,仿佛一切都丢失了,无法追踪。

杜可风说,“霓虹就像女人的口红。”这是一种香港的色调,色彩鲜艳而嘈杂,但它是孤独的,因为它太强烈了。

在这一边,寻找婚姻的人们来去匆匆。镜头一转,巨大的霓虹灯旁边就是章子怡2046年独自点燃的香烟。没有人知道她此刻的心情。

城市文化是“香港味”美学的主题,就像《重庆森林》中的火热繁荣和《堕落天使》中的冷漠孤独。这座城市是多方面的,一方面它是一个现代大都市的多彩而繁荣的世界,另一方面它是日益分化的个体之间MoMo不可抗拒的疏离感。

不管多么堕落,真实的感情都会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来。/“堕落天使”

“香港味”的背后是香港作品浓厚的地域气息。著名的粤语歌曲使香港的每个角落都唱出了独特的风格。

人多的弥敦道最有可能“迷路并寻找脚印”。沿着芬德利路到太平山顶,却想到了“曾经某某在旁边”;有多少人乘搭港岛线,却听到收音机说:“下一站,天后”。

当然,在狮子山下还有一首最经典的歌,就是“放下彼此心中的矛盾,共同追求我们的理想”,它唱出了香港人的身份“香港是我们的家”,定义了香港敢于斗争、敢于进入黄金时代的精神。

这些地名因香港制造的文学和艺术作品而闻名,现已成为一种文化象征。人们可以在香港的另一边欣赏风景,并试图破解香港文化的秘密。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重庆大厦曾经被学者描述为“世界中心的贫民窟”,但在王家卫的电影中,你不难感受到灯光下的混乱、危险和复杂的关系。

重庆大厦,像梁朝伟的眼睛一样,也有ABCD。

例如,许鞍华在香港回归两周年之际拍摄的电影《千言万语》中,将油麻地的旧区作为拍摄地点。

许多住在这里的香港人保留了他们的传统生活方式。这个区域记录了七、八十年代“香港”意识的形成,浓缩了殖民地时期香港的社会记忆。

"悲伤或快乐,生与死也是香港的领土。"在香港生产的“香港风味”是在这个国家出生和成长的文化产品。它是由香港人对社会历史和自身身份的不断思考而动态建构的。

每个人都对“香港味”着迷,但对香港人来说,怀旧也是对地域文化和价值的反思。

香港需要反省。/“一千字”

大陆人眼中的彼岸,外国人心中的东方

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香港文化被大量输出到内地。《四天王》吸引了最早最热情的粉丝群。到目前为止,即使是不会说广东话的人,在听到“上海海滩”主题曲时,也能以很大的气势哼出两句“浪在跑,浪在流”。

黑色外套和白色围巾,许文强曾经引领时尚潮流/上海海滩

文化繁荣的背后是当时香港经济的繁荣。七、八十年代工业化的迅速发展,使香港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

现代经济体系的成熟和消费社会的形成为文化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充分的条件。在全世界的眼中,香港已经成为亚洲领先的繁荣和富裕的地方。

然而,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的大陆,受环境的影响,文学艺术长期处于相对沉寂的状态,大众文化的输入填补了这一时期人们精神的“0+窗”。以邓丽君为代表的台湾流行文化和以高仓健为代表的日本戏剧潮流相继涌入中国,其中《香港制造》仍以其独特的魅力书写着一代人的文化记忆。

贾在《香港:就这么简单》一文中写道:“后来,县城开始建录像厅,主要放映香港电影。我整天都沉迷于此,我在一间充满香烟的黑暗房间里通过电影了解香港。”

而从贾在他的“地下”作品中对香港城市形象的描绘,我们也可以看到当时内地对香港的总体印象——

在《山居》中,香港被想象成一个“性与城市”。在《小武》中,内陆腹地的年轻人谈起香港电影《走遍世界》、《英雄本色》,充满了对江湖精神的敬仰。在《站台》中,香港电视剧《霍元甲》和《上海谭》在汾阳小镇的电视上频频亮相,象征着香港流行文化的广泛辐射。

在《三峡好人》中,一个痴迷于周润发角色的歹徒也被称为“马克”。

从八十年代到世纪之交,内地一直对香港充满了隔岸观火的想象。这种想象承载着人们对丰富物质生活的渴望,以及对现代化和大众文化的崇拜,这是当时大陆所没有经历过的。

在欧美世界,香港一直被赋予西方对东方异国风情的憧憬。

在《情人》中,由香港演员梁家辉扮演的中国大亨,可以说是西方人心中东方浪漫气质的最好注脚——“何就在那里,远远地坐在车后,隐约可见的身影,纹丝不动的风,心都碎了。”

所有的浪漫都是从一次简单的闲聊开始的。/“爱人”

在浪漫主义叙事的另一面,上世纪末香港文化在世界范围内的密集输出也促使西方世界重建了对香港的想象。当时,受西方影迷欢迎的香港电影大多是追求感官刺激、暴力动作和激情的类型电影。

因此,当时的香港影评人大多以王家卫、关等艺术电影作品为范本,而西方影迷则完全偏爱吴宇森、徐克、成龙等类型电影。

香港文化被重新想象为“亚文化”的代言人。席卷海外的趋势在一定程度上加深了西方世界对东方的“错觉”,但这也无疑宣告了香港文化输出的成功。

1991年,李连杰主演的电影《黄飞鸿》在曼哈顿放映了一个月。/“黄飞鸿”

"所有美好的旧日时光将在明天被抹去."

2009年,谢安琪的“西铁街”在香港音乐四大奖项中,共获得16项大奖,包括“十大翡翠金曲”和“十大中国金曲”。然而,这也被许多人视为香港音乐的最后一首“年度金曲”。

"所有美好的旧日时光将在明天被抹去."这首歌唱的是香港一条尘土飞扬的老街,实际上也显示了进入新世纪后香港流行文化的衰落。

"美好的时光不会每天都发生,梯子也不可能一步登天."/第31届中国金曲奖

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席卷香港,一度势如破竹的经济发展被迫中断。

新千年后,随着内地经济和文化的不断发展,娱乐业也迅速崛起。尤其是以超女和快男为代表的模特选秀节目流行之后,大陆偶像越来越受欢迎。曾经主导中国语言圈的香港流行文化已经逐渐失去了竞争力。

在“硬实力”不复存在的情况下,香港文化本身也遭遇了时代发展的困境。《中国新闻周刊》指出,曾经作为香港电影名片的警匪片逐渐衰落,是由于社会结构的变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香港的青年就业人数越来越多。黑社会也在迅速清理白人,杀人越来越少。”因此,反映香港独特城市文化的黑社会情况、乱世和警匪勾结,已经失去了存在的基础。

从拍摄《反腐风暴》第四部开始,豆瓣的得分最高为6分。

然而,支持黄金时代的香港明星的退休或换工作,使香港娱乐业陷入了一个变绿变黄的尴尬局面。

粤语歌曲在大陆逐渐成为一种流行的流派。然而,近年在电影院上映的香港电影在票房和口碑方面大多不尽如人意。

香港奥斯卡金像奖,一度被认为是一场神仙打架的场景,今年获得了最大的关注,提名了杰克逊·易的最佳男演员。

没有人能否认提名这位四个角色的兄弟是以非凡的力量做出的。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今天的奥斯卡奖不再是它曾经象征的荣耀。

然而,除了记忆,还有更平静的声音。香港作家马家辉在接受Phoenix.com采访时认为,衰落的不是香港电影,而是要求更多的内地新一代观众。

“以前在大陆,尤其是没有互联网的时候,我们不用看。看着它会很好。现在90后的新一代,更不用说00后了,可以在网上看到你想看的东西,你的视野也开阔了。你能回头看香港电影,而不是看它们吗?”

就香港电影而言,“技术、灯光、表达和所讨论的深刻问题都有了很大的改进。”或许,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香港终于摆脱了最初的批评,即“一切都走得太远,一切都是疯狂的”。

这样,回到今年的奥斯卡提名,《金色资本》和《梦幻爱情》讲述了香港的故事,关注了普通人的生活问题。在家庭剧《花椒的味道》的表层下,隐喻着台湾海峡两岸和三地之间的关系。舒叔叔关注性少数。然而,《麦过客》以超社会性的方式关注了超级城市中弱势群体的生存状况,呼应了许多经典作品的主题。

获得第39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的《叔叔》聚焦于老年同性恋群体。

必须承认,今天的香港电影缺乏很多“香港味”,而这些“香港味”曾经被定义为耸人听闻、令人兴奋、扣人心弦,甚至是暴力的,这可能成为反映香港流行文化整体发展的一个棱镜。

进入新世纪后的20年,香港的流行文化可能确实越来越小,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不再是“香港”。在不断变化的社会现实中,新一代的香港精神不断被挖掘,成为香港文化的一个全新注脚。

参考

魏。大陆影像中的香港想象——以贾的电影《[》为中心。惠州学院学报,2019,39(05):777+128。

马楠楠。许鞍华电影中的港城空及其文化意蕴[J]。浙江传媒学院,2013,20(06):120-124。

王芸。《香港流行音乐的社会学宏观考察》(1980-2000)[著。当代音乐,2017(12):118。

陈克威。《从影像民族志角度看香港电影与香港精神》[著。电影文学,2019(20):40-45。

《香港电影的秘密》,大卫·波德维尔,海南出版社

《杜可风:霓虹灯》(视频)

“香港的基因充满了模糊和混乱”,公众号“凤凰网阅读”,201914

《为什么香港不能让警察变成像无间道一样的土匪》,《中国新闻周刊》,20198

"香港奖前所未有的危机,杰克森·易拯救?"Iris”公共号码,202013

文章来源于回声的微信公众号:新周刊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