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股市结束11年,巴菲特一夜之间损失68亿美元
美国 美股 流动性
作者: 腾讯新闻《一线》
2020-06-08 10:20:21
[ 闻蜂导读 ] 许多年后,面对美国股市第三次崩盘,投资者想起了2016年初a股崩盘所引发的恐惧。 3月12日上午,美国东部时间,道琼斯指数、纳斯达克指数和SP 500指数大幅下跌9%,近1万亿美元的市值瞬间蒸发。 在海通量化小组组织的专家会议分享会上,为了查明事件的来龙去脉,美国证监会专门召集了一个小组,花了半年时间进行研究分析,形成了最终报告。通过报告中的数据,我们可以看

许多年后,面对美国股市第三次崩盘,投资者想起了2016年初a股崩盘所引发的恐惧。

3月12日上午,美国东部时间,道琼斯指数、纳斯达克指数和S&P 500指数均大幅上涨空并暴跌,5分钟后触发了历史上第三次导火索,距上次导火索仅两天时间。

大多数人认为冒险是赚钱的捷径。在他们看来,更高的风险通常会带来更高的回报。

最近的美国股票试图证明它们是错的,即使是在机构投资者占多数的市场。

一周前,世界各国央行仍在沿着宽松的道路越走越远,道琼斯指数已接近3万点。微软、亚马逊和谷歌相继加入了苹果的万亿市值团队。特斯拉超越波音成为市值最大的工业公司。尽管许多美国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因原油价格大幅下跌而被抛售,但能源股不再是该指数的权重。

自2018年以来,波动性明显高于以往,但这种过热信号未能阻止二级市场继续动荡。人们只能听到财富在耳边叮当作响。

因为他们也相信:人们有多勇敢,土地有多肥沃,在新高之后还会有新的高点。

没有人是傻瓜,每个人都知道股价不可能一直上涨,尤其是在经历了11年的牛市之后,他们都希望自己不是最后一个接受报价的人。

经历过2000年科技泡沫的投资者可能会忘记,创纪录的高点之后可能会是创纪录的暴跌。

霍华德·马克斯不止一次强调,最危险和最大的风险不是来自低质量或高波动性,而是来自过高的购买价格。

美国股市这次的下跌速度甚至比2015年夏季的a股还要快。2015年6月,上证综指在两个月内从5178点跌至2850点,跌幅为45%。美国股市一个月内下跌近30%。

巴菲特每周两次经历他89年来从未见过的导火索,或将见证历史上最快速度的牛市结束。

就连避险资产也开始失灵。传统黄金和新比特币从3月11日开始暴跌,纽约商品交易所(COMEX)黄金价格下跌逾6%,突破每盎司1600美元的支撑,抹去了自2019年7月以来的所有涨幅。与这些避险资产相比,人们只相信手中有现金是有把握的。

“就在上周,每个人仍对增持哪只股票持乐观态度。一周后,风险偏好急转直下,11年的牛市在乐观情绪中戛然而止。“你看到的是牛市已经持续了11年,但故事的另一面是市场风险已经累积了11年,”美国最大证券公司嘉信理财(charles schwab)的一名美籍华人分析师向腾讯新闻“王千”描述道

正如华尔街传奇人物、黑石集团私人财富解决方案部门副主席拜伦·韦恩(Byron Wynn)预测的那样,2020年的美好时光将转瞬即逝,利润将提前实现。

幸运的是,美联储不希望这场舞会尽快结束。

在会议期间,纽约联邦储备委员会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将在周五进行5000亿美元的一个月和三个月的回购操作,这将是每周固定的。

向银行注入更多流动性的举措被投资者视为一种拯救,三大指数的跌幅立即收窄。

市场从美联储得到了一个勇敢的信号,摩根大通,美国股票市值最大的金融公司,被认为是最直接的受益者。

股价从-10点直线上升至接近红色。

然而,这5000亿美元并不是美联储下一次购买高风险资产,而是直接从银行借款,以提供正常的流动性,以防银行没有交易对手可以相互借贷。

反应积极的投资者继续抛售股票。在短暂的午后反弹后,道琼斯指数继续下跌超过1800点。

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全球500名最富有的人每天损失3310亿美元,巴菲特的财富昨晚蒸发了68亿美元,美国股市大幅下跌。

萧条从何而来?

在牛市中,人们经常会失去判断力,高估自己。当风险真的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过于低估了风险。

华宝基金副总经理李慧勇认为,这一风险的直接来源是全球疫情的意外影响。随后全球股市下跌的传染效应引起了美国股市的共鸣。

根据他的推断,目前美国股市的主要逻辑如下:流行病影响-经济衰退-长期经济复苏结束-10年牛市结束。

插入这条主线的第二条线是选举带来的不确定性。

“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竞争使得对冲政策很难或不足以及时出台。”

资本市场的价格变化反映了投资者的预期。

他认为,如果疫情得不到妥善控制,此类突发事件将导致不可避免的调整提前开始。这就是为什么随着全球疫情蔓延,美国股市开始调整。

股市调整何时见底?李慧勇选择从经济角度分析。

因为国外的流行周期比中国晚四分之一。乐观估计显示,中国经济在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开始好转。如果悲观,全球经济将进入两到三年的调整期。

这意味着经济增长何时会改善,股市何时会调整到底部。

然而,短期调整仍取决于疫情的变化。

如果海外疫情得到控制,对股市的信心将逐步恢复。“我们应该注意美国和欧洲新感染人数的变化。”他对钱王说。

除了爆发疫情,公司的基本面跟不上股价上涨也是主要原因之一。

投资者乐观的预期继续推高公司的估值,但收益却跟不上。

显然,在2018年前推动股市上涨的因素中,2018年前的主要推动力是业绩,此后,业绩更多来自估值的提高。

"在持续上涨之后,调整的风险已经累积."

程序化交易导致恐慌

累积的风险、疫情在海外的蔓延以及原油价格的持续大幅下跌,已经将本已脆弱的情绪带到了崩溃的边缘。此外,指数基金和程序化交易推动了流动性恐慌。

chansons的首都沈梦也指出了程序交易急剧下降的原因。“现在,90%以上的美国股票交易来自高频项目,这是一种类似核裂变的连锁反应,导致美国股票持续暴跌。”

一名高频交易商告诉腾讯新闻“王千”,在程序化交易中,一旦账户中的股票达到风险点,系统将自动抛出大量止损指令,以平仓,确保优先资金。然而,平仓带来的资金撤出将导致股指下跌,并进一步触及其他分销客户的风险底线。由此产生的恐慌将蔓延到整个股市,形成踩踏事件。

高频交易出现在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证券市场。与通过持有股票投资组合赚取利润的传统方式不同,高频交易很少为了通过交易获得利润而持有隔夜头寸。经过30多年的发展,高频交易已经成为主流投资策略,一系列知名对冲基金应运而生。

2010年美国股市的闪电崩盘事件让高频交易“出名”。在当天结束的短短五分钟内,S&P 500指数大幅下跌9%,近1万亿美元的市值瞬间蒸发。

在海通量化小组组织的专家会议分享会上,为了查明事件的来龙去脉,美国证监会专门召集了一个小组,花了半年时间进行研究分析,形成了最终报告。通过报告中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如此独特和有竞争力的市场结构为许多高频交易策略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为了更好地构建高频交易系统,美国的许多定量基金不遗余力地开发应用程序、操作系统、流程通信,并使用顶级网络硬件来缩短交易所需的时间。

此外,它还将寻求将交易系统的服务器放置在交易所所在的计算机房中,以克服交易所地理位置之间的距离,并缩短两个交易所之间的数据传输时间。

海通量化团队引用了一家曾经拥有展播网络的公司的例子,该公司花了3亿美元挖掘芝加哥和纽约之间的一条私人电缆,并将其出租给外界。尽管月租金高达数百万美元,但华尔街的高频交易者仍趋之若鹜。

原因很简单,它可以将原来16毫秒的传输时间减少到13毫秒。这一看似微不足道的改善不仅在芝加哥至纽约的航线上拥有美国最大的现货套利交易,而且还承担着期货引导现货的重要功能。

对于高频交易者来说,3毫秒的差异可能是云和泥的区别。

高盛(Goldman Sachs)在一份关于美国股市崩盘的报告中表示,多年来量化对冲基金在牛市中的迅速崛起,有助于加速股市崩盘。也就是说,当大盘下跌形成下行趋势时,商品交易顾问(CTA)基金将启动强制抛售模式,并对市场施加额外的下行压力。

流动性危机远未到来。

“流动性危机可以看到货币市场的风险和问题,”东北证券(Northeast Securities)首席经济学家傅鹏告诉王千,美国股市目前不存在流动性危机。

在货币市场上,各种金融机构通过各种资金拆解、互换、互换等工具获得流动性补充。

然而,如果所有金融机构都陷入困境,流动性市场将变得越来越紧张。

"金融机构越紧张,它们对对手的信任就越少."因此,他们将变得更不愿意成为交易对手。结果,信贷将收紧,抵押品将恶化,流动性危机将开始爆发。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向银行紧急注入流动性也是为了防止各种金融机构失去相互借贷的对手,导致流动性枯竭。

傅鹏直言不讳地表示,但目前没有危机迹象,其中大部分是流动性紧张的情况。

他将美国股市暴跌定义为投资者的抛售:

"并非所有的抛售都是流动性危机."

要定义流动性危机,人们需要看看货币市场上各种借贷、掉期和掉期的成本。

他通常关注两个指标:法国-OIS(远期利率协议和隔夜利率互换之间的利差)和伦敦银行同业拆放利率-OIS(伦敦银行同业拆放利率和分离利率互换之间的利差)。

在全球衍生品市场,3个月伦敦银行同业拆放利率是离岸美元的关键短期基准利率。

从上图可以看出,最新的OIS森林资源评估超过了50个基点,但仍在100以内。

"这些数据仍处于正常的流动性压力水平,远非流动性危机."

与美国股市相比,他更担心的是美国债务。

明斯基的时刻会到来吗?

明斯基时刻是指美国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Heyman Minsky)描述的时刻,即经济的长期稳定导致债券和杠杆率上升,然后金融危机导致资产价格崩溃,进而陷入长期去杠杆化周期的时刻。

"根据目前的美国债券曲线,下一个结果是债务通缩衰退."傅鹏警告说,这意味着明斯基的机会大大增加了。

各国如何阻止明斯基时刻?他认为核心在于控制债务杠杆。

如何缓和历史最长的牛市

美国股市持续时间最长的牛市始于2009年3月9日,当时S&P 500经历了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期,盘中一度跌至666.79点的低点。

在讨论是否将银行系统国有化后,美国金融系统慢慢从悬崖边缘的恐慌中走出来。截至2020年2月19日,S&P 500指数达到本次牛市的最高点:3393.52点,11年内上涨408.93%。

从行业来看,在过去10年的11个S&P 500行业指数中,包括非强制性消费、信息技术、金融、房地产、工业和医疗卫生在内的6个主要行业的指数上升了300%以上。其中,可选消费和信息技术行业在过去十年中增长了500%以上,是美国股市十年牛市的创造者和最大赢家。科技股,包括网飞、脸书、亚马逊、苹果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等科技公司的优异表现,一直引领着美国股市最长创纪录牛市的趋势。

生产11岁牛的基础是什么?

兴业证券认为,资本流动是最重要的注脚。

从2009年到2018年,全球基金从新兴市场转移到发达市场,几乎所有的基金都流向了美国。2万亿美元资本流入美国金融市场,8000亿外国资本进入美国股市。全球资本的回流已成为美国股市重要的增量资本来源之一。

其次,从2009年到2018年,美国交易所交易基金的流入量为2.25万亿美元,而国内股指基金和股指交易所交易基金的流入量为1.6万亿美元。被动基金成为10岁美国牛的第二大增量资金来源。

在国鑫证券分析师项燕看来,除了传统的利润增长和估值下调带来的利率上升外,一个重要因素是美国上市公司大量的股票回购。

回购本身类似于股息,可以被视为公司的股息政策之一。然而,回顾美国股票的整个11年周期,在全球低利率环境下,大量美国股票上市公司发行债券回购股票,推高了股价,并将财务杠杆发挥到了极致。许多世界著名公司的资产负债率甚至超过100%,因此它们的股本为负,净资产收益率为负。

以麦当劳为例,2014年其资产负债率仅为63%,2019年达到117%。

在传统意义上的财务管理,这已经是破产和即将破产的迹象。然而,在当前的美国股市,许多此类公司的股价都在持续上涨。

天使的另一面是魔鬼。项燕认为,一旦外部力量使利率上升,上述逻辑链将完全逆转,变成融资困难、股价下跌、融资更加困难、股价进一步下跌。因此,美国股市的最大风险在于利率和财务杠杆。

悦凯证券还表示,自2014年以来,美国非金融企业的利润增长几乎停滞不前。美国股市的上涨主要取决于企业发行的债券的估值和回购。然而,高收益债券市场中由风险规避引起的风险溢价会阻碍企业的债务融资。

企业信用风险的增加和美国股市的大幅下跌,将进一步加深投资者对安全资产的追求,使投资者能够将更多的筹码投向美国国债等安全资产,进一步挤压美国股市。

抛售仍未结束,美元资产仍是最好的防御手段。

在仅仅一周内连续遭受两次打击后,分析师仍然预测,抛售可能远未结束。第一美国信托公司的首席投资官杰里·布拉克曼评论说,股票市场处于恐慌之中。大多数人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是他们是否已经触底。我想我们只到了一半。

高盛(Goldman Sachs)首席美国股票分析师大卫科斯汀(David)表示,他预计S&P 500股市将跌至2450点的低点,比周三收盘价低10%以上,这是基于S&P股市下跌的收益。

CFRA首席投资策略师萨姆·斯托瓦尔表示,标准普尔可能跌至2400点左右。如果S&P今年实现零增长,最终市盈率为15倍,那么S&P应该降至2460倍。如果S&P也从高位下跌20%,它将以二战以来最快的速度跌入熊市。

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乔纳森戈卢(Jonathan Golub)表示,他现在预计S&P第二季度的收益将下降8%,第三季度下降2.1%,第四季度反弹10.1%。他将S&P 500今年的整体预期每股收益从175美元下调至165美元,并将预期增长率从0.2%上调至6.2%。

然而,斯托瓦尔指出,自二战以来,熊市平均下跌了33%。在12个熊市中,有6个熊市的底部只从高位下跌了25%,因为它下跌得非常快。“这就像撕掉创可贴一样。你走得越快,完成得越快,即使影响更大。”

即使人们预计美联储将在即将召开的利率会议上再次降息,恐慌的缓解和预期的调整也不会像想象的那么大。毕竟,从最近几天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的趋势来看,市场基本上认为美联储将再次降息,并再次转向量化宽松,但这并不是真的好,因为“一切都符合预期”。

即便如此,以美国股票为代表的美元资产仍是所有资产配置的首选。

许多市场参与者强调,美元指数最近走强,表明美元对主要货币正在升值。

一位香港基金经理告诉王千,美国股市在调整后仍将是分阶段入市的时机。

如果世界上所有的资产都跌入深渊,美元资产也将最后一个跌入深渊。

需要理解的是,只要世界货币体系不被重塑,美元的全球地位不被动摇,QE央行就会继续存在。

然而,美元资产需要在不同时期进行不同的配置。

如果美元升值,傅鹏认为,这意味着投资者现在正专注于国防,选择增持美元现金资产,增加需求。

从长远来看,如果全球货币继续升值,持有现金可能是最不坏的投资,但肯定不是最好的投资。

"资金最终会流向风险资产。"一位从事海外对冲的基金经理如此肯定。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