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4亿元的巨额亏损背后,北京文化的电视剧业务又是怎么了?
北京 万元 文化
作者: 剁椒娱投©
2020-06-19 14:53:07
[ 闻蜂导读 ] 2月13日,武汉新增14000多例新诊断冠状病毒病例。这背后的原因是湖北省更换了新的领导班子,前上海市市长被任命为湖北省委书记。 一些金融人士评论如下:1 .这是表外转账。新总统上任后,不良贷款通常会暴露出来;2.商誉也有减值,未来的表现是可以预期的。 最近,有这样一个典型案例——北京文化2019年季度报告显示净利润为1.17亿英镑,但全年预计亏损24亿英镑。 上市公司

2月13日,武汉新增14000多例新诊断冠状病毒病例。这背后的原因是湖北省更换了新的领导班子,前上海市市长被任命为湖北省委书记。

一些金融人士评论如下:1 .这是表外转账。新总统上任后,不良贷款通常会暴露出来;2.商誉也有减值,未来的表现是可以预期的。

最近,有这样一个典型案例——北京文化2019年季度报告显示净利润为1.17亿英镑,但全年预计亏损24亿英镑。

上市公司突然遭受巨大损失,被称为“业绩雷雨”。这可能是上市公司管理层的一场巨大危机,但也可能只是一个金融骗局。

一些财务人员表示,当上市公司业绩集中爆发时,存在“财务浴”的可能性,特别是对商誉高的上市公司而言,这说明之前收购和重组的资产质量差,本身存在雷区。

但北京文化可能没有“金融浴”那么简单

漫游地球年的“精确打雷”

在当前的中国影视产业中,北京文化是市场上最具爆炸性的电影公司之一。从《心花怒放》到《我不是药神》、《狼来了2》、《未知的人》到《流浪地球》,投资眼光相当精准。

这次商誉减值的时机恰到好处。

所谓商誉是指假设一家公司的净资产只有100元,但由于其强大的竞争力,收购方愿意用150元购买它,所以50元将成为收购方的商誉。

为什么你说这次北京文化对商誉损害有微妙的时机?

首先,商誉减值主要是世纪合伙人和星河文化五年前分别形成的8.34亿元和6.41亿元。

然而,这两家公司刚刚在2018年结束了与北京文化的赌博。

比赛期间,两家公司每年都超额完成比赛。然而,赌博结束后,两家公司的表现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其中,星河文化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223万元,同比下降80%,世纪合作伙伴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706万元。

“这场比赛将于2018年到期,许多公司将在比赛到期后立即撤出他们的队伍。北京文化在退出之前已经持续了一年多,这很好。”斯诺鲍的一位投资者说。

北京文化股价图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收购奥菲娱乐。当时,奥菲娱乐斥资9亿元收购了享有盛誉的动漫平台。赌注到期后,有一个恶魔附体核心团队逃跑,而奥菲在2018年的商誉减值9亿元,其中4亿多来自恶魔附体团队。

当然,世纪伙伴和星河文化的表现有所下降,也有一些因素使得影视产业萎靡不振。从2018年开始,影视产业链中能赚钱的公司越来越少,业绩不佳是不可避免的。

然而,此时选择进行大量商誉减值的最重要原因可能是2月11日北京文化背后的北京文化股权变动宣布,最大股东华立控股拟将其15.16%的股份转让给一个投资并购平台或由博雅投资(北京文途集团旗下的一个投资平台)牵头的指定第三方。

看这里,你应该想到文章开头的隐喻。

一般来说,在新股东进入之前,最好是充分暴露公司以前的风险,在最低点“接单”,这样可以使业绩更容易,并在未来提振股价。此外,新股东可能是北京文化未来的最大股东。

“雷雨”时机的微妙也反映在北京文化的许多股东和高管在2019年多次减持股份。

在2019年初《漫游地球》发行后,北京文化的股价曾在2019年飙升至高点。随后,一些股东减持了股份。风能数据显示,2019年,北京文化以114倍的股东连续减持次数高居上市公司榜首,是第二名的两倍。

其第四大股东西藏久达在2019年连续14次减持北京文化股份。北京文化的另一大股东石河子无极股权投资有限合伙公司也减持了13次北京文化的股权。

然而,中国华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以娄小西为法人的西藏金宝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大股东均出现了被动减持。

就北京文化而言,16亿英镑的商誉无论如何都要摊销。2019年将会有“漫游地球”的爆炸效应,商誉摊销将成为一条可行的捷径。

因此,没有必要分配利润和消耗大量现金,2020年商誉的摊销压力也不会有太大变化,这更有利于北京文化的资本运营。

然而,接下来的三部曲《风神》是北京文化最重要的作品。

世纪合伙人的实际控制人娄小溪为什么急于辞职?

这一次,坏账项目主要是世纪伙伴的影视项目,主要是电视剧。

在分析这些项目之前,有必要了解下一世纪的合伙人公司及其创始人娄小溪。

娄小溪也是影视行业的大人物。看看世纪伙伴的原始团队。著名影视策划人卞晓军曾制作过《铁牙、铜牙、纪晓岚》、《宰相刘罗国》、《瘾》、《天杀龙》、《天下母亲》等经典电视剧。著名导演张莉曾执导过《走向共和》、《明朝1566年》、《邵帅》等电视剧。还有著名编剧严歌苓。

早年为华谊兄弟影视剧导演,与王、关系密切。在华谊兄弟上市前夕,2008年3月,娄小溪拟以1650万元的对价认购公司550万股,持有公司4.3651%的股份。然而,这笔交易最终流产了。

幸运的是,几年后,作为该法人的世纪合伙人,娄小溪迎来了一个资本化的机会。2014年,北京文化宣布将以13.5亿元的价格购买世纪伙伴100%的股权。当时,娄小溪是公司的最大股东,持有公司58%的股份。

然而,一方面,当时购买现金并不容易;另一方面,或许出于谨慎,北京文化在收购世纪伙伴和星河文化两个月后宣布了一项固定增长计划。

这就相当于,在收购之初,几乎所有的上市公司都回到了北京文化,用来购买北京文化的股份。

西藏金宝文化传媒和新疆佳盟股权投资合伙(有限合伙)都是当年为了入股北京文化而成立的,实际控制人是娄小溪。

2016年,北京文化将为包括这两家公司在内的8家公司增加28亿元。其中,西藏金宝认购北京文化5281.6万股,新疆甲盟认购3799万股,总投资约8.1亿元。

也就是说,有了《赌博协议》和《限购协议》,娄小西没有太多的机会套现,而是在2019年之前大量持有北京文化的股份。

去年,西藏金宝通过竞标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完成减持667.9万股。权益变动前,西藏金宝持有7.38%的股份,变动后持股比例为6.44%。此次降价的价格区间为8.14 ~10.35元,而此次降价的现金约为6532.78万元。

此外,从天眼的工商信息图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娄小溪还参与了其他一些公司和基金的持股。例如,北京简媜阳光国际传媒有限公司拥有多种股权渗透关系。

他还是何谦致远(北京)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的原股东,也是北京何谦致远影视文化的股东。他投资了何谦电影公司,参与了《绝技》、《智慧凯》和《师傅》等电影的制作。他还参与投资邵帅、白雪·洪雪等业界知名的电视剧。

随着电影资本化的加速,著名导演和编剧开始建立自己的工作室。在世纪伙伴的供应商中,张莉工作室排名第三。根据财务结果,世纪合作伙伴在2017年从张莉工作室购买了6293.59万元。

从2016年到2017年,张莉的工作室赚了1.3亿元,主要来自电影和电视剧,如《武东干坤》。然而,自从“吴东干坤”之后,张莉与他的世纪搭档疏远了。

有消息称,张莉将投资7亿元执导史上最贵的电视剧《曹操》。然而,这部电视剧是由鲁岗文化下的普罗维登斯电视台主导的,不是一个世纪的合作伙伴。

娱乐资本矩阵号Ylwanjia得知世纪伙伴的团队于去年解散。“我以前想和他们合作开发这个项目,但是他们也拒绝了我。”电影协会的一个朋友说。

业内有传言称,去年年中娄小溪与一家上市公司发生纠纷,但这一消息尚未得到上市公司的证实。

也是在2019年8月,北京文化宣布娄小溪辞去公司副董事长一职。

许多电视剧通过转让股份而不是直接发行股份来赚取收入。

在《北京文化》公告中,拟对世纪伙伴期末应收账款及其他应收款计提4.4亿元坏账准备。

被列入坏账的电影和电视节目包括“爱我你不要想太多”,这已经获得了发行许可证。该项目发行公司《中国娱乐时报》的内部人士向娱乐资本矩阵号ylwanjia证实,该节目将于2月24日在北京卫视播出,以接收《新世界》。投资北京文化的谢佳女王仍在办理2019年8月的拍摄许可证。“我爱你,这是最好的安排”已经在芒果电视台播出。

此外,还有《澳门故事》、《燃烧的父子》、《黄仁记》、《天涯岳明刀》等项目。其他项目的情况如下图所示。各项目2019年8月的信息如下图所示。

除坏账外,北京文化2019年将预留4000万元用于存货折旧。存货跌价准备是指由于存货的损失,导致销售价格低于成本,导致存货成本在中期或年末无法收回的部分。简而言之,它是未来存货的现值和原始成本之间的差额。

主要包括《江山不悔》,2019年11月,世纪合作伙伴与合作伙伴签署了电视剧《江山不悔》的终止协议。双方决定不再继续合作开发该项目。公司为开发的存货计提了1562万元的存货跌价准备。

本世纪初,合作伙伴参与了《澳门故事》、《白雪公主、好儿子好女儿》、《世界事务》、《这就是我们》等项目的开发,计提存货跌价准备1538万元。第二,2016年,世纪公司的合伙人拍摄的电影《藏在刀子后面》为股价下跌提取了900万元的准备金。

其中,由徐浩峰执导、许晴、耿乐和黄觉主演的电影《藏在刀后》原定于2019年7月15日上映。然而,由于电影的编辑风格,制片人和导演对利益分配持有不同意见,导致导演拒绝在电影上签字。他已经几次逃票,到目前为止没有被释放的希望。

此外,根据郑爽主演的电视剧《美丽女人的鬼魂》的数据,该剧后来更名为《今生只求苍明之爱》,拍摄将于2019年4月开始,2019年8月完成。根据豆瓣的信息,它将在2020年4月播出,但没有播出平台的迹象。

该电视剧在2018年为公司带来了3.58亿元的收入,成为2018年收入最高的项目。据60集统计,该电视剧单集收入近600万元。然而,一些投资者称《雪球上的北京文化》,另一方回应称该剧尚未上映。3.5亿元是投资股份转让的收益,而不是发行的预售收益。

2017年,除了《狼来了2》为北京文化带来收入外,还包括4部电视剧,《迪徐人杰的秋官学校》8491万元,《奇遇》6792万元,《年轻侦探宋词》6226万元,《拼图》6132万元。

然而,在北京文化的五大客户中,光环时代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出资8491万元,泰冉中河影视有限公司出资6792万元,浙江永康满意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出资6226万元,北京方明泰和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出资6132万元,与上述四部影视作品的收入完全一致。

不同于一般的影视公司,它们的收入来自电视台和视频网站,北京文化的收入来自同行。

业内一些人对娱乐资本矩阵数字公司ylwanjia表示,在电视剧行业,如果一个项目尚未获得发行许可证,但其共同投资者需要提前“赚取一些利润”,他们可能会选择与主要控制方或项目发行方,甚至业内其他公司谈判,通过转让项目股份等方式提前锁定利润。

但即便如此,北京文化的利润经常被其他项目“吞噬”。

以狼战士2为例。北京文化发布公告,出资1.4亿元人民币。其关联方北京聚艺电影联合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投入宣传费用6000万元,担保费用7759万元,共计1.38亿元用于发行《狼来了2》。此外,它还以500万元参与了该项目的制作。

《狼勇士2》上映后,为北京文化带来了3亿元的收入,为公司带来了1.6亿元的毛利。加上制片人的收入,粗略估计这部电影的北京文化回报约为2亿元。

同时,世纪伙伴和星河文化2017年的业绩承诺接近3亿。凭借《狼勇士2》的收益,该公司2017年的利润应该在5亿英镑左右,没有明显的业务损失,但实际公布的利润只有3亿英镑。

其他利润在哪里?

也许就像2019年一样,《漫游地球》成了一场大爆炸,但公司仍然损失了24亿元。

北京文化的未来表现:《风神三部曲》是最大的期待

2015年,北京文化聘请浙江卫视的夏简担任北京文化的总裁,负责公司的综艺部。夏扬曾为国内知名人士创作过一系列顶级综艺节目,如《中国好声音》和《奔跑的兄弟》。但是两年后,夏简离开了。2019年,娄小溪带领的电视队也输了。

然而,我不得不承认北京的文化实力绝对是电影界最好的之一。

通过首都的布局,北京文化已经把许多顶级电影人,如、陈、宁浩、和纳入其权力范围。如果你仔细观察,你会发现这个资本网络背后最大的驱动力是北京文化的股东之一——富德人寿。

富德人寿要么与这些导演一起成立电影公司,要么直接投资北京文化电影项目,相互合作,引进电影产业的重要资源。

《北京文化》的发布表明,以富德人寿为投资方的重庆水木承德文化产业基金和北京文化共同投资了丁晟的电影《特警队》。水木承德也是宁浩控股的天津猴王电影公司的股东。它还是郭帆文化传媒公司51%控股股东九洲建元的控制人。

此外,厚德前海基金背后的大股东也是富德人寿。厚德前海与北京文化的联系也相对密切。两家公司的合作在于北京文化投资影视项目,而影视项目背后的公司则由厚德前海投资。厚德前海投资的优质项目也可以在未来融入上市公司北京文化。

然而,在2019年,除了爆炸性电影《流浪地球》之外,北京文化的其他电影项目的市场表现并不十分令人满意。《被光抓住的人》总收入7000万元。《舞动的大象》票房收入3900万元。

接下来,最受期待的保护项目是风神三部曲。一位二级市场分析师告诉娱乐资本矩阵号ylwanjia,这三部电影投资了30亿元,北京文化10亿元,剩下的20亿元主要是从外部筹集的。

“对比2018年现金流量表和2019年现金流量表,我们可以发现2019年现金流中用于购买商品和服务的现金增加可能主要是由于“风神”项目带来的现金消耗。"

“每个人都期待着北京文化的电影片段,尤其是《封神》三部曲。”“这是北京文化未来最大的机遇,”这位分析师表示。

更多关注微信公众号:jiuwenwang

相关文章

  • 刘旷的头像

    刘旷

    购团邦资讯网创始人

  • 冯耀宗的头像

    冯耀宗

    IT评论者、互联网观察员、SEO专家

  • 卢松松的头像

    卢松松

    百强自媒体、IT博客50强、创业者

  • 康斯坦丁的头像

    康斯坦丁

    知名IT评论人,科幻星系创建人,多家知名媒体及企业特邀顾问专家

  • 王雪华的头像

    王雪华

    RUN媒体创始人

  • 月光博客的头像

    月光博客

    知名IT独立博客作者龙威廉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