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狼disco火了,“老舅”董宝石:把俺的节奏放在俺的大火炕上
说唱
作者: 中国新闻周刊
2021-07-20 17:36:51
[ 闻蜂导读 ] 董宝石凭借《野狼disco》火了,即便这并不是新作,但在这个夏天,却显得横空出世。他在《长春往事显然,这个刚刚成名的东北嘻哈所以,说唱成为了一种逃离和拯救的途径,让他得以从烦闷的灰色现实中逃逸。同学打游戏,他戴着耳机,听说唱组合“隐藏”乐队的歌曲。说唱、街舞、涂鸦、DJ这一系列街头文化彻底打动了他。有时,夜里12点,董宝石也会几个玩说唱的朋友,躲

董宝石凭借《野狼disco》火了,即便这并不是新作,但在这个夏天,却显得横空出世。他在《长春往事显然,这个刚刚成名的东北嘻哈所以,说唱成为了一种逃离和拯救的途径,让他得以从烦闷的灰色现实中逃逸。同学打游戏,他戴着耳机,听说唱组合“隐藏”乐队的歌曲。说唱、街舞、涂鸦、DJ这一系列街头文化彻底打动了他。有时,夜里12点,董宝石也会几个玩说唱的朋友,躲着警察,在长春的对于那些受董宝石觉得自己“天生就该搞艺术”,但他不会乐器,所以打算选择播音主持方向参加艺考。母亲没同意。经历过家庭经济的波峰浪谷,也目睹过大规模的国企下岗潮,这个长春主妇仍然希望自己的儿子能进体制内找个铁饭碗,实在不行就去当兵。说唱圈边缘人他得抓紧机会赚钱,这没什么可避讳的,毕竟,在此之前的十多年里,这个喜欢嘻哈的男人从未能依靠音乐养活自己。这是他扬眉吐气的时刻。事实上,在2017年《中国有嘻哈》出现之前,国内绝大多数说唱歌手的生存状况都很惨淡。养家糊口的需求是迫切的,即便是说唱歌手。所以,董宝石也得考公务员,当然考不上,不但考不上还被说唱圈的朋友嘲笑了一番。这成为董宝石前半生挣扎的某种隐喻,一直在稳定生活和街头自由之间辗转反侧。最终,他去了一家商场当主管,月薪3400元。“吾人族”的其他成员,也都选择了更实际的工作,有人去电视台,有人去了高速公路管理局,有人开起了街舞工作室。来到成都,董宝石已经年近三十,没有赖以谋生的技能,找工作并不容易。他卖过水龙头,也干过手机批发和优步司机,工作一直不稳定。业余时间他一直在做音乐。只不过,与在东北不同,身边没有了可以一起玩说唱的朋友。他尝试联系喊麦,类似一种中国本土的低配版说唱,主播大多来自东北。它与说唱的核心同样是饶舌与押韵,但曲调类似数来宝,内容呈现的是底层青年的精神世界和某种意淫:抱怨社会不公、女人爱钱、兄弟背叛,或用古风词句描述对帝王将相和佳丽美人的无尽想象。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尴尬的艺术。在知识分子的话语系统中,它备受嘲讽,在官方的定位里,它需要打压,而在民间,却广为流传。相较于音律和歌词都更复杂、高级的嘻哈,这种本土说唱却让一批表演者发家致富。嘻哈与喊麦之间一直关系尴尬,处于鄙视链的两端且壁垒厚重,但董宝石在某种程度上说,冲破了二者的结界。成为“老舅”随着节目热播,一批年轻的说唱歌手获得了巨大的流量和商业价值。董宝石知道浪潮来了,说唱终于也可以赚钱,却心情沮丧。“对自己的一种怨恨,对整个时代的不满。浪来了,我没参与上的那种感觉。”董宝石回忆。他想起高中时自己父亲的模样,他曾发誓绝不活成这样,如今自己却成了父亲的复刻。辞职创作这段时间,董宝石专门研究了《中国有嘻哈》。他见到其中能火的歌手,都一定有一个“人设”。他将自己在90年代的东北记忆和如今的互联网元素拼贴其中。歌词中,既有90年代的“BB机”“嗦了蜜”“滑旱冰”,也有如今的“共享单车”、潮牌“supreme”和土味情话“把你的名字写在烟上然后吸进肺里”。

他开始像一个导演,为“老舅”设计行动、编织故事。“老舅能带你干啥?东北老舅就带你蹦迪,亲切又好玩”。董宝石说,于是,有了《老舅社会摇》这首歌。而在《同学聚会》中,则混杂了更多他自己的真实落寞。歌曲中,“同学马老三”问“老舅”在做什么生意?他说,“写点饶舌小歌曲”,得到的回应是,“这么大个年纪,你咋还在跳霹雳”。这一切让董宝石的歌充满画面感。这几首作品共同塑造出了一种典型的东北人格,一个苦闷的、失败的东北男人,一直用吹嘘、自嘲和玩笑消解痛苦。近几年来,东北成为了社交媒体中的热门话题,那里的文化特质和东北人的性格特征都成为了一个个有趣的“梗”,电视剧《马大帅》中的范德彪,快手里一个个老铁、老妹儿,班宇、双雪涛的小说中,那些生活和尊严被时代碾碎,内心惶惑,硬撑着活下去的下岗工人,像接力一样传递印证着人们对于东北的想象。而现在,董宝石把接力棒拿到了自己手上。

2018年,蒸汽波音乐团体“霓虹未来协会”找到他做演出。蒸汽波的演出大多在酒吧,底下的观众会跟着音乐跳舞。董宝石为了能适应这样的环境,开始创作一些能让观众“听了动起来”的歌曲,然后,他就写出了《野狼disco》。

第二年,他站上了《中国新说唱》的舞台,用浓重的东北口音对DJ说,“大妹子,Put my beat on my big fire bed——把俺的节奏放在俺的大火炕上”,随后唱起《野狼disco》,“你跟我左手画个龙,右手画个彩虹,在你胸口上再比划个郭富城”。台下的荧光棒舞成一片,评委邓紫棋也跟着用手比划起画龙的动作。从此,这首歌流窜进所有社交媒体和传统电台。董宝石火了,有人依旧叫他老铁,但更多的人开始叫他老舅。

","content_hash":"6b48a3bc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